笔趣阁 > 万法无咎 > 第二百二十二章 高下悬殊 不胜不得
    姜敏仪身着窄袖灰袍,原地绕行三闸后,静观周遭新芽逐渐滋润壮大,旋即抬首望天,看着那漆黑小点一步步放大,显露出完整的轮廓人形。

    那人看似是飞奔而来,但是有过几次合界经验后她已然知道,其实在对方的视角中动静恰好相反,倒像是自己迎了过去。

    界域稳定,双方遥遥立定。

    姜敏仪面上,毫不掩饰的露出惊讶,以及三分震动。

    来人形容,雍容正大,深不可测却又微玄缜密,将至为庞大的气机,汇炼入如玉神华、轻盈从容之中。

    玉离子。

    玉离子凤目一凝,明显也露出三分惊讶,但是这惊讶之意只是一闪而逝,收敛之后又有三分了然。

    玉离子淡淡道:“归无咎、轩辕怀不参与三次清浊玄象之争,按理说我之对手唯有秦梦霖一人而已;但是此战之前,本人心念流动,在一瞬间却也曾有你的位置。但是现在看来,姜道友却并未想过会与我交手。”

    “若是如此,此战也就没有太大的意义。”

    她说的是“没有意义”,而非“没有悬念”。

    因为,本身就没有悬念。

    姜敏仪并未因为一点意外就完全懵神,心神迅速发散,思考这“遇合”的缘由。

    在她心念中,自己的对手定是席乐荣无疑。

    这并非是因为粗率的“命中注定”之说,因为自己与席乐荣二人涉及武道正统之争,所以就必须是这二人搅在一起;相反,这当中是有着切实道理的。

    自百余年前姜敏仪撬开圆满之上的一丝缝隙后,这数百年来勤修苦练,又不缺切磋指点之人,再加上白虎印所负机缘气运,故而她此境已经大臻圆熟。

    但是想要更进一步,却是难之又难了。

    再往上的真流境界,并非常法可以突破。

    轩辕怀之辰阳八剑合一,归无咎之空蕴念剑,乃是一身道术之所系的根本;御孤乘玉离子得《空蕴散神经》,又在极早之时便将此法当成突破战斗力极限的关键,埋下一粒种子。最后得轩辕怀启发,方才领悟这幽微境界。

    黄希音之成,乃是道途之开始,便是从“念剑演化图”的圆内圆外、借道对证而来。

    秦梦霖是最有说服力的例子。

    她与归无咎有虚丹相合之缘,近乎于达到了知见相通的地步;但是归无咎所精擅的剑道真流,她也不能轻易入手。反倒是最终通过与轩辕怀一战,从唯实唯理大道中窥见了门径。

    为何?

    因为她所习阴阳道道术中心阵灵眸、清意明心之道,本来暗合推演大道的缘故。

    由此可见,就算你资质通天,又得名师指点。但若并未及早种下心芽,然后在合适的时间激励启发,这“真流大道”便是无源之水。

    姜敏仪的斗法之道,混同一切有利因素为己用,以心灯为一统,本是一种极特殊的斗法路数,连与李云龙这般和真流之道“渊源有自”也做不到。

    所以,答案就十分明显了。

    姜敏仪度量自身今日之战力,或许可以在最细微的尺度上胜过席乐荣一线;若是与再往前的数人交手,明显不及。

    更何况,若是与御孤乘交手也就罢了。玉离子明显要比御孤乘和现在的黄希音高出一线,甚至极有可能稍胜秦梦霖,足以竞争当今之世的第三人。

    莫非自己低估甚多,“自知”上尚不若玉离子这个外人准确?

    如此念头,想来便觉得荒诞。

    姜敏仪生性直接,有所疑惑,直接就发问,并不觉得如此便堕了气势:“敢问玉离子道友,你说曾经料到一瞬,或许能与我交手,依据何在?”

    玉离子淡然道:“性相统属,命中注定。”

    姜敏仪微微蹙眉。

    如果玉离子只说后四个字,她定然以为是对方故弄玄虚糊弄自己;但是多出了“性相统属”四个字,似乎却又并非如此。

    玉离子并未等待姜敏仪进一步发问,淡淡道:“所谓‘命’字,有人信之,有人拒之。若是信奉,等若一切后天的努力皆是徒劳无功,万事早有定数。这自然是锐意进取之人万万不肯承认。但若是拒绝,又无可辩驳的看到,冥冥之中的许多遇合、机缘、阵营划分、敌友之势,前路因果,简直妙若天成。且功行层次愈高,这巧妙遇合就愈加显著。完全说是凑巧,同样十分牵强。”

    姜敏仪心中一动,道:“阁下有何高见?”

    玉离子道:“很简单。性相统属,自有聚合。前事自然并非注定;但是在每个人不同的性相下,其所持的‘可能性’便教预料之中为窄。若是道心明断,再将许多明显错误的可能性裁剪,说是‘命中注定’,也不能说错。”

    姜敏仪沉吟道:“在玉离子道友的心目中,本人性相何属?”

    玉离子从容道:“这三次清浊玄象之争之所以令天下英杰趋之若鹜,便是传言道其中自有定数,能够令最合适的二人交手。在绝大多数人心目中,所谓最合适,自然指的是旗鼓相当的对手。”

    “唯有旗鼓相当,斗法愈加激烈,本身潜力、知见,亦会完全激发彰显。”

    “但是很显然,并非人人都是如此。”

    姜敏仪垂首不语。

    玉离子续道:“我之心念,但有来敌,一力破之而已,敌手强弱如何,是否对本人道术有所启发,本人并不关心。修行是修行,斗法是斗法。将胜人凌人的实战过程,当做修行证道之法……其实不合我意。”

    “而姜敏仪道友却正好相反。世间有擅胜之人,便有擅败之人。所谓‘善败’,便是天然乐于迎接比自己更强的对手,在逆境与绝境中方能激发自己更高的潜力。”

    姜敏仪只是静听,并未出言反驳。

    但玉离子面色却忽然有几分古怪,道:“可是最终……我还是猜错了。对手有可能姜敏仪道友的一念,浮现之后很快就被我否定了。”

    一番理论,本已甚令姜敏仪心许,但玉离子话锋一转,又似尺水兴波。

    姜敏仪平静道:“为什么?”

    一番交谈,玉离子牢牢把握住主导权。

    但姜敏仪也一直是顺势而为,并未刻意去争夺。

    玉离子道:“因为……你和我的差距,太大了!更遑论我的斗战路数,完全克制你的手段。失败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脆败。若是不但失败,抑且并无‘证得’,那这一战又有何意义?”

    姜敏仪闻言默然。

    尽管因为料敌失误或者过于自负导致失败的例子屡见不鲜,但姜敏仪知道,玉离子并未犯下这样的错误。

    甚至,她自己也认同玉离子的看法。

    姜敏仪的斗法路数,是仙武合流,将自身柔韧持久的优势发挥到极致,再加上白虎印的护身之法兜底。如今她道术较百年前更精湛了许多,但大致路数并未改变。

    当年二次清浊玄象之争与席乐荣一战,姜敏仪曾评价到,如果席乐荣坚持原有的“天钺”之法再精心揣摩,而不是别出心裁的转走控制、碾压的“衡·天钺”之法,那么败的就是她了。

    因为姜敏仪并不害怕任何磨盘功夫,唯独忌惮超越她防御极限的爆发。

    而眼前这位,在这一点上几乎算是当世第一。

    姜敏仪当然知道玉离子有多可怕。

    没有丝毫疑问,席乐荣的“天钺”就算沿缘由路线进化,威力再如何提升,也决计赶不上玉离子的凤舞九天。

    姜敏仪知道,自从得知轩辕怀并不参战后,秦梦霖为三次清浊玄象之战所做的准备,李云龙、御孤乘、席乐荣等人最多只是稍加留意,主要的精力都放在玉离子身上。

    而以玉离子为假想敌的推演中,其中大半精力,又在如何化解玉离子这招天地变色的凌厉手段,逐渐过渡到推演大道得以发挥的轨道上。可见面对凤舞九天一击,秦梦霖也是把自己放在挑战者的位置上,寻求破解法门。

    当年河上之战,轩辕怀接下席乐荣、李云龙、御孤乘的神通完全游刃有余,但是面对玉离子的倾天一击,也唯有动用自家的两种根本手段之一,方能化解。

    没有胜机,也没有证得。

    没有丝毫侥幸,甚至运气也无能为力。

    玉离子罕见的一笑,道:“三次清浊玄象只论缘法,不论敌友。当时我思忖之后,以为若你果真要挑战明显较自己为强者,那么堪称你良师益友的秦梦霖,或许是更好的选择。毕竟,你们关系特殊,也算缘法之一;她的神通手段又以绵密见长,想要斗多久就斗多久。”

    “这样罢。既然说了这许多,也不吝啬再给你十息时间。”

    “在这十息之内,你若是想明白能从今日之战中获得什么,也就不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