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五百九十九章 伤心的不只这一个(二更)
    究竟是哪里比较怪?

    陆辛细细回想起来,发现自己很难说得清楚。

    没有强迫。

    因为刚才无论怎么看,都只是一个深爱着男孩的女孩替男孩出头,大方承认爱情的样子。在这个过程中,甚至还是女孩更主动一点,喜欢程度上,也是那个女孩对男孩更深一点。

    也没有伪装。

    无论是女孩看到了小孟,大方承认恋情的模样,还是见到男孩被小孟挤兑,替他解围,还是说自己很快就要结婚的样子,都是一种发自内心的举动,并不存在伪装的可能……

    这些陆辛都可以确定。

    或许,这就是一个年轻的男孩女孩之间的故事吧?

    虽然他们看着确实不怎么般配,但是,爱情是需要理由的吗?

    ……

    ……

    “好啦,果果,没什么好伤心的。。”

    陆辛深思着时,肖副总已经笑着劝起了小孟,拍着他的肩膀道:“你也高中毕业了,而且一看就不怎么聪明的样子,考大学是不可能了,提防着你爸跟你妈生个三胎夺你跟你姐的家产才是正事。”

    “情情爱爱的就不要想太多啦,作为前辈跟你讲,我们这种有钱人家的孩子,需要在感情里学到的第一课,就是不管你有多有钱长的多帅,总是会有女孩不吃你这一套的啦……”

    “……”

    他们都有既有一点同情小孟,也有一点觉得好笑。

    虽然陆辛刚刚说了这件事有点怪,但是看到了刚才发生的那一幕后,便已打消了怀疑。

    刚刚发生的一幕确实是有那么一点难以理解,但又实实在在是生活里发生的普通一幕,他们这几天,连变态杀手都见过了,也只是普普通通,这种小事又怎么可能真有污染?

    一群人里,只有高严还有点警惕。

    他想起了自己之前也经历过一件类似的事情,着了魔一样对一位朋友的女朋友着迷。

    但刚才的那一幕,连他都觉得,好像与自己还不一样。

    ……自己当时可是彻底失去了理智,而刚才那一对,怎么看都是正常的。

    ……

    同样也在他们安慰着孟果果时,陆辛微微抬了一下头。

    餐厅外面,这时正走过了一个裹着破烂羽绒服的年轻人。

    他经过餐厅时,冷冷的回头看了餐厅里的小孟一眼,然后迅速收回目光,快步向前走去。

    看他的方向,似乎是追向了刚才过去的陈薇还有她的男朋友。

    向餐厅里看的这一眼,只是下意识的瞬间一瞥而已。

    但陆辛却敏锐的捕捉到了,微微皱了下眉头,道:“看样子伤心的不只有你一个啊。”

    小孟猛得抬头,吸了下鼻子,道:“哪个?”

    陆辛向外看了去,街道上人不多,他们又靠窗,恰好能看到一个背影。

    也不光是因为人少,那个男人的穿着,在这街繁华的街道,也显得显眼了一些。

    小孟皱眉,认真打量了一下,道:“那个,好像也是我们班的人啊……”

    其他人也纷纷跟着打量:“哪个?哪个?”

    “就那个,穿着蓝色羽绒服的那个……”

    小孟道:“他叫张卫雨,两年前就退学了,这小子凶的狠,跟人打架把人打破头了才退的学,以前在学校时好像跟陈薇挺熟,据说他两家离的挺近,本来就是一块长大的……”

    “我对他印象太深了,一件衣服穿了一年都没换,现在好像已经进工厂打工了。”

    “……”

    其他人有点拿不准这是发生了什么,面面相觑。

    陆辛也有点不理解,道:“看样子他跟了一路了,还准备继续跟着……”

    如果是老同学,这么在后面跟着干什么?

    “鬼鬼崇崇的没好事啊,不行,我得跟着去瞧瞧……”

    小孟擦了一下鼻子,立刻站了起来。

    “坐下,坐下。”

    肖总等人急忙按着他的肩膀,道:“你跟过去瞧什么,是不是太无聊了你?”

    “我也跟着过去瞧瞧。”

    陆辛说着,站了起来,心里始终觉得有些怪。

    其他人听了顿时都微微一怔,急忙纷纷起身:“走走走,好有意思啊这个……”

    留了肖总在后面买单,其他人都快步出了餐厅。

    紧走几步,便看到了前面那个穿着蓝色羽绒服的少年。

    他仿佛是担心被陈薇她们发现,因此没有靠近,只是远远的跟着。

    陆辛他们几个,则远远的跟在了那个少年的身后。

    不过好在,那个蓝色羽绒服的少年,注意力全在陈薇身上,并没有留意到后面这些人。

    跟着走了四五分钟,已经快到了这条街的尽头,前面的蓝色羽绒服少年忽然停了下来。

    其他人也纷纷各找地方躲藏,探头向外看去,顿时怔住了。

    只见远处,陈薇已经和曹烨两个人,来到了街道尽头的一间酒店门口。

    曹烨拉着陈薇,似乎想进去,陈薇则明显有些羞涩,微微摇着头。

    然后曹烨就忽然生气了,猛得甩开了陈薇的手,大步向外走。

    陈薇忙追上他,曹烨大声喊了几句什么,隐约能听见一句:“你还是不爱我。”

    陈薇明显犹豫了,曹烨则是脸色一狠,用力拉着陈薇向酒店里走去。

    ……

    “我的天啊……”

    陆辛身边,又委曲又难过的低吼:“我究竟做错了啥……”

    “老天爷为什么要惩罚我,让我看到这一幕?”

    “……”

    可以看得出来,小孟真的很抓狂,一副快要疯了的样子。

    其他人也都有些同情,不知道是不是该赶紧离开。

    但陆辛却皱了皱眉头,反而更紧张的盯住了前面的蓝羽绒少年。

    小孟感觉抓狂,那个蓝羽绒服的少年,则仿佛更加痛苦了十倍。

    虽然隔着十几米远,陆辛都可以看到他拳头狠狠握紧,身体剧烈颤抖的样子。

    下一刻,他忽然再也忍不住,直接从躲藏的车后面冲了出来,大步向着酒店里跑了过去。

    口中不停的喊着:“陈薇,陈薇你……你疯了吗?”

    “不要被他骗了啊……”

    “……”

    紧接着,酒店里忽然响起了男人的喝骂,女人的尖叫,还有摔东西的声音。

    “出事了……”

    陆辛等人,急忙快步的跟了上去。

    到了酒店门口,就见那个穿着蓝色羽绒服的少年,正和曹烨扭打在了一起,明显这个少年的力气更大一些,骑在曹烨身上打,但是那个叫陈薇的女孩,却死死扯着他往后拉。

    少年被陈薇拉开,一张脸都成了扭曲的形状,痛苦又无奈,大吼着:“为什么?为什么?”

    一边说,一边又疯了一样,拿起酒店柜台上的玻璃摆件,便要向曹烨砸去。

    陈鹿却尖叫了一声,冲过来挡在了曹烨的面前。

    少年整个人都懵住了,身体摇摇晃晃,后退了几步,声音像是负伤的野兽:

    “你居然还护着他,你还护着他……”

    “……”

    “你是疯子吗?”

    陈薇则是又气又怒,向着那个少年大叫:“你凭什么冲进来就打人?”

    “你问我为什么打人?”

    少年向着陈薇大喊,双臂挥舞着:“他在骗你,你不要上他的当啊……”

    “什么骗我,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陈薇则是大声喊着,坚定的拦在了曹烨面前,保护着他。

    “你……你说和我有什么关系?”

    少年,或是张卫雨,露出了无比痛苦的表情:“我为你做过的事,你都忘了吗?”

    “我没忘。”

    陈薇眼睛里露出了痛恨的光芒:“所以我讨厌你,我一直都讨厌你……”

    “你……好,好这是你说的……”

    少年踉踉跄跄后退了几步,手里的玻璃摆件,都喀啦一声摔在了地上。

    他的身体都仿佛出现了痉挛,连说了好几遍,忽然大叫一声,转身向着酒店外面冲去。

    路边是一个街口,上面来回有很多的汽车,但他却一点也不管,直接从车流里跑了过去,一下子便有很多车紧急刹住,愤怒的司机纷纷从车窗里探出头来,向着他的背影口吐芬芳。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事情出现的快,发生的也快,再加上不明究竟,别人都不好插手。

    “留两个人在这里看看有没有事……”

    陆辛左右看了一眼,低声说了一句,然后快步向那个蓝色羽绒服少年的方向走去。

    小孟见状,左右犹豫,狠狠一跺脚,跟在陆辛身后赶了过来。

    ……

    穿过了路口,他们边走边找,很快就看到了那个蓝色羽绒服的少年,正蹲在了一处巷子口位置,呜呜呜的哭着,两只手抱住了脸,肩膀不停的耸动,显得极为凄惨,又可怜。

    陆辛还有小孟,以及后面跟了上来看热闹的肖总等人,都静静的看着他。

    “是张卫雨吗?”

    在陆辛的眼神暗示下,小孟犹豫了一下,走上前去,小声问道。

    “唰!”

    那个少年猛得抬起了头,见是小孟,立刻擦掉了脸上的泪水,转身就走。

    “哎,真的是你……”

    小孟吃了一惊,急忙上去扯他的胳膊:“刚才是怎么回事啊兄弟……”

    “滚……”

    张卫雨猛得一甩胳膊,没甩掉,怒气更盛,居然回拳向小孟打了过来。

    小孟“嗷”一声就蹲下了,高严几个人顿时吃了一惊,急忙上去拉,张卫雨身材瘦削,但却很有力气,几个人居然有点摁不住他,还是身高马大的高严,上去一脚给蹬在了地上。

    “浑蛋,你们放开我……”

    被人摁住了,张卫雨仍然眼睛通红,愤怒的像狮子。

    “浑蛋,你们有钱人,都是浑蛋……”

    “……”

    “这……”

    众人莫名其妙挨了顿臭骂,表情都讪讪的。

    倒是陆辛夹在了中间,冷不丁被人骂作这种浑蛋,还挺开心的。

    不过他旋及想起了装修房子的事情……

    无奈的叹了一声,走上前来,问道:“我们是有正事问你们的,你刚才为什么要打人?”

    “那个叫陈薇的女孩,又跟你有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