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六百零四章 特殊污染的清理,归我
    房间里一下子变得安静,只有张卫雨迷茫凄惶之后,彷徨无助而且压抑的哭声响了起来。

    其他人则都是面面相觑,本来感觉还挺聪明的脑袋,都被一种种难以理解的概念塞满了。

    冷不丁这么一听,他们甚至无法接受,爱情,也可以被人偷走?

    记忆里的形象,也可以改变?

    一个便利贴,就可以让一个单纯善良的女孩,恨极了原本自己最爱的人。

    又爱上了,自己本来最讨厌又害怕的……变态?

    ……

    ……

    “现在你们明白了吗?”

    察觉到了周围人的纠结与苦恼,陆辛平声静气的看向了他们,轻声向他们解释道:

    “这就是精神污染。”

    “它可能跟你们想的不太一样,不是鬼,或是怪,它就是一种污染……”

    “它们没有鬼这么善良,只是想要吓唬你或是杀死你。”

    “更多的精神污染,并不想杀死你,反而要你好好的活着。”

    “只是改变了你的活法,让你失去了选择的活着。”

    “……”

    陆辛的话,使得包括了肖副总在内,好几个人都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那位刚刚脱下了防弹衣的警员,手掌又下意识的向着防弹衣摸去了,但摸到了中途,却又收住,心里已经很悲哀的认识到了一个问题,真遇到了这样的事情,防弹衣确实没用。

    本来肖副总他们,跟着陆辛调查这些事,多少有种想找点新鲜的感觉。。

    冷不丁真看到了一只青面獠牙的厉鬼,或许他们会害怕。

    但事后,更多回味的是刺激感,与吹嘘的资本。

    可如今经历了陈薇等人的事件,却发现没有刺激,只觉有种难以形容的压抑盘恒在心间。

    那是一种扭曲,又荒诞,而且让人感觉无力的压抑。

    “那么……”

    在这时,忽然有一个人开口,正是小孟,他关切的道:“如果,陈薇是因为那个什么便利贴,才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是不是,只要我们把那个便利贴揭掉,就变回去了啊?”

    听了他的话,其他人也忙抬起了头来。

    他们确实在关心这个问题。

    一个便利贴,便造成了这么大的影响,那么,是不是揭掉便利贴,就解决了?

    “便利贴早就不在她身上了。”

    陆辛摇了摇头,轻声道:“那个东西,在贴到了她后颈的一刻,就已经起到了作用。她的记忆已经被改变,那个便利贴也就没有了,就像一个正确的答案,已经涂改成了错误的。”

    解释了这么几句,陆辛没有再深入解释。

    精神污染有着各种不同的类型,与不同的层次。

    污染越深,便愈难清理。

    浅层次的污染,人有着自己的自愈性,可以很快调节好。

    深层次的污染,一经改变,便会定型,想要靠自身调解,千难万难,甚至永不可能。

    便如一个老电影里讲过的,一个人越是想忘记一件事,便记得越清楚。

    记忆,本身就有着自己的特性与顽固。

    “可是,不应该这样子啊……”

    张卫雨猛得抬头,带着哭腔道:“小薇不能一直这个样子啊……”

    他忽然向着陆辛扑了过来,双膝跪在了地上,用力拉扯着陆辛的衣襟,道:“你说,需要怎样才能治好她,我愿意出钱的,真的,我哪怕打一辈子工,也要出钱治好她……”

    陆辛深深的看了他一眼。

    有种理性的思维让他明白,眼前这个人,或许打一辈子工,也赚不到多少钱。

    就像在小公司里辛苦工作的自己。

    很多人的命其实都不值钱,或许这世界上,看重他多过一切的,只有那个女孩。

    而他,也愿意用打一辈子工这个代价,去治好那个女孩。

    这或许就是爱情?

    让轻盈的生命,感受到自己的厚重……

    想着,陆辛心里忽然有些难过,对他们来说,爱情可能是他们唯一可以拥有的东西了。

    只可惜,他们仅有的东西,也会轻易的被人偷走。

    ……

    “这一块应该不需要你出钱的。”

    过了一会,陆辛才轻轻叹了口气,向张卫雨露出了一个笑容,道:“既然这件事已经被定性为特殊污染,就会有人来管,有专家来帮她治疗。她们都很厉害,应该会有办法。”

    “所以,你只需要努力去维护好你们自己的感情就行。”

    “特殊污染的清理,是我们的事。”

    “……”

    说出这番话来,他自己也都觉得有些奇怪。

    因为自己是个实在人,不太会像陈菁还有白教授他们一样,经常说些振奋人心的话。

    但是,如今,他觉得自己应该说一下。

    “谢……谢谢你……”

    张卫雨听着,眼眶都已经红了,他声音在颤抖。

    是因为既感激,但又有种自己什么做不了的感觉,能说的只有谢谢两个字。

    但这两个可以承载的东西都往往显得太少……

    倒是肖副总等人,听了这话,微微松了口气,脸上似乎都有些喜悦。

    小孟更是有些开心,将张卫雨拉了起来,道:“兄弟,别担心,有小陆哥在,不怕的。”

    陆辛忍不住看了这个小子一眼。

    整件事情里,有人得到了爱情,有人差点得到了喜欢的人,也有人或许可以得到拯救。

    唯独这小子其实啥也没得到。

    不过怎么看他现在的样子,倒显得挺开心的?

    又或者说,他也不是什么都没得到,起码这二十万的账单是他的。

    ……

    ……

    一边想着这些东西,陆辛一边低低的叹了一声,转头向外走去。

    他已经听到了上空有直升机螺旋桨鼓嘟嘟转动的声音。

    想必是特清部那边的人,已经过来了。

    肖总还有小孟等人见状,顿时有些焦急的道:“小陆哥,你去哪?”

    “既然已经查清了这件事与那什么‘爱情便利贴’有关……”

    陆辛一边回答,一边走出了门。

    整个走廊里还没有散去的警员,顿时敬畏的靠在了两边,给他留出了一条宽敞的通道。

    陆辛则回头看了肖副总他们一眼,笑道:“那当然要去把那个店铺查封了。”

    “老实讲,调查其实不是我的主业。”

    “对这些怪物还有神秘源头的催毁,才是我最擅长的。”

    “……”

    “!”

    这满屋子的人看着陆辛说出这句话的样子,心情忽然莫名的激动了起来。

    尤其是肖副总和小陆,眼睛里似乎都出现了星星了。

    小陆哥说这些话时,好帅啊……

    这才是想象中的官方抓鬼大师的形象嘛!

    ……

    ……

    “这种污染,很讨厌……”

    陆辛走向了楼顶的过程中,也在考虑着这个问题。

    毫不掩饰的说,他内心里,是真的有些讨厌这种形式的污染……

    每个人都是因为自己的记忆,才认识了自己,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

    人的一切,都建立在基础上。

    不然,甚至会忘了自己讨厌什么,又喜欢什么……

    改变了记忆,人还能剩下什么?

    另外,还有一种让他感觉到由衷讨厌的因素。

    那就是,他自己本身,也一直受到了记忆这方面的影响。

    如果说,以前对小时候红月亮孤儿院生活的记忆缺失,是因为自己不想想起来的话,那么,离开了孤儿院,再到自己遇见了小鹿老师这一段时间的记忆,却是一种真正的混乱……

    ……那段时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那是让陆辛,最有危机感,与空虚感的一件事。

    ……

    “单兵先生。”

    在陆辛走上了顶楼的过程中,就看到已经有穿着白色防护服的支援小队人员,抬着柜子,拎着箱子走了下来,见到了陆辛之后,立刻保持立正姿势,打了个招呼,才又匆匆下去。

    “嗯,你们好。”

    陆辛也一一向他们打着招呼,然后走到了顶楼,就看到了陈菁抱着双臂,站在平台上。

    没想到,居然是她亲自过来了。

    是因为这个污染事件,比想象中的还要严重一些?

    陆辛忙快走了几步,向她道:“组长。”

    “总部的命令是,确定了污染的源头与逻辑链后,尽快予以清除。”

    陈菁转过身来,脸上戴着硕大的墨镜,短发在还没停止转动的螺旋桨激起的风里飞扬。

    神情严肃的道:“我们的天国计划已经推行到了中阶段,之前已经有大量躲藏在了青港的能力者与神秘事物被发现,或是直接自己就察觉到了危险,悄悄的离开了青港……”

    “如今这件事,算是一个意外。”

    “这应该是因为,记忆类型的污染,本来就属于深度污染,藏的太深,娃娃的精神力量又还没有影响到这么深的层次,所以才被它藏了下来。只不过,不论它究竟是什么性质的污染,在我们青港已经开始实施天国计划,其他的污染都下意识远离青港的时候,它留下……”

    顿了一顿,她才有些冷酷的道:“都是对我们青港的一次挑衅!”

    ……

    “咦?”

    陆辛听着,都忍不住赞叹:“还是组长帅啊,说狠话都比别人更飒一些……”

    陈菁这时已经转过头来:“地址你问出来了?”

    “是的。”

    陆辛忙回答道:“青坡路24号乙,在一个小花园的拐角旁边,小门脸。”

    “好。”

    陈菁答应着,拿起了对讲机,大声道:“立刻封锁青坡路周围三条封道。”

    “另外,为防止污染源借人流离开,不要进行民众疏散。”

    “请娃娃做好准备,关注青坡路一带,随时保护可能会受到牵连的无辜民众。”

    “……”

    说完之后,才看向了陆辛,道:“已经做好了清理这个特殊污染的准备了吗?”

    陆辛点了点头,蹲下身系了系鞋带,道:“准备好了。”

    “麻烦了。”

    陈菁点了点头,她们也不是第一次合作了,自然不用说那么废话。

    陆辛答应着,便要出发,忽然想起了什么,回头道:“这件任务算什么等级?”

    陈菁怔了下,才道:“B级。”

    陆辛这才长长吁了口气。

    他记得很清楚,B级的任务,可是三十万啊……

    ……

    ……

    心情变好了不少的陆辛,径直走向了警卫厅的层顶边缘。

    周围的支援小队已经开始封锁,隐隐让这个任务出现了一种紧张感,所以陆辛没有再老老实实的进入警卫厅走楼梯,而是看准了方向,顺着一条直线向曹烨交待的那个店铺走去。

    建筑之间参差不齐,但对蜘蛛来说,似乎影响并不很大……

    斜挎了自己的袋子,走到了建筑边缘时,便径直顺着墙壁攀爬了下来。

    中间从一窗户里看过去,正好看到肖副总等人都呆呆的伸着脑袋过来瞧。

    陆辛笑着向他们挥了挥手,然后就见他们吓的一窝蜂后退。

    隐约还能听见一片“鬼呀”类的大叫……

    “这群人胆子这么小,见个蜘蛛系爬墙都吓的叫鬼,为什么还跟着自己调查了好几天?”

    “……”

    陆辛都感觉有点诧异,又菜又爱玩说的就是他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