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六百零七章 曹烨的代价
    “嗖……”

    陆辛脚踩着竖直的墙壁,甚至是一些人的脑袋,飞快的冲向一个方向。

    在所有人的思维,都近乎于停滞之时,他便可以精准的感知那种异常精神体的气息。

    并直奔他而去。

    比如这时候,他冲过去的方向,就是一扇打开的窗。

    而在这扇打开的扇里,是一个坐在了轮椅上,脖子歪着,不停流着口水的呆滞老人。

    ……那个污染源,似乎偏爱这种记忆空白的人。

    身形像是一只灵活而怪异的蜘蛛,陆辛瞬间突破了两百多米的距离,来到了窗前。。

    望着那位老人呆滞的眼神,露出了一个友好的微笑。

    “唰!”

    这一刻,老人虽然呆坐不动,但剪的板板正正的平头,头发茬子似乎都竖直了一下。

    旋及,一根细长的脖子飞快伸了出来。

    首端是一个拳头大小的脑袋,像是一条蛇,飞快从洞里钻了出来。

    用一种快到几乎看不清的速度,向着轮椅旁边的那位看护冲了过去……

    那位看护,是个二十啷当岁的小伙。

    原本这道精神力量,可以轻易的冲进这个小伙的脑海之中。

    但没想到,这个小伙此时表情呆滞,眼睛只是聚精汇神的看向了窗外的某个方向,因为这种聚精汇神的程度太深,几乎凝聚到了有枪指着他,他也不舍得眨一眨眼睛的程度……

    所以,那颗蛇一般的脑袋,便重重撞在了他脑袋上,像是直接撞上了铁板。

    陆辛甚至感觉,自己好像听到了“咚”一声,很响。

    这模样太滑稽,他几乎都乐了。

    “过来吧……”

    陆辛身影出现在了窗台上,抬手向前抓出。

    在他的视野里,那条蛇撞了铁板之后,便从那个呆滞的老人身体里跌了出来,看模样,是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年青人,他手里紧紧的抓着一个透明的沙漏,脸色异常的苍白。

    陆辛担心直接抓过去,出手会太重。

    所以话语里已经给了他足够的,让他赶紧自首的暗示。

    毕竟他究竟属于哪一方势力,究竟为什么躲藏在青港,又究竟为什么会向曹烨这样的普通人售卖可以影响到其他人记忆的特殊污染物品,都需要好好的审问,万一被自己不小心给捏死了,那么青港唯一的收获,就是又清除了一个隐藏在青港里面的特殊污染点而已……

    ……价值太小。

    ……

    “你不要过来啊……”

    看着陆辛的手掌向自己抓来,那个脸色苍白的年青人异常惊恐,无声大叫。

    与此同时,他狠狠攥着那个沙漏,猛得倒转了一下。

    “嗯?”

    在沙漏倒转的瞬间,陆辛心里都产生了一种极度怪异的感觉。

    就好像自己脑海里,有什么东西被狠狠歪曲了一下。

    这种歪曲的感觉非常清晰,也很短暂,有那么一瞬间,他的记忆直接乱了。

    刚刚自己是通过受污染的女孩陈薇,查到了这个杂货铺,又查到了这个污染源,然后过来抓捕。这些记忆一段一段,形成了先后逻辑,达成了自己要抓眼前这个污染源的目的。

    但在沙漏颠倒时,自己这些记忆忽然变得纷乱,像是搅成了浆糊。

    记忆乱了,也就导致他忽然短暂的忘了自己要做什么。

    便如一加一乘六除三得四,前面的一加一乘六除三乱了,后面的四便也站不稳脚。

    不过这个过程很快,仅仅是一秒左右。

    以前陆辛受到污染,持续最长的时间是五秒钟。

    那是在去中心城探亲的路上,遇到了那个神之躯体的大脑时。

    在那之后,陆辛受到污染,或者说影响的时间,越来越短。

    尤其是经历了黑沼城的事件后,他受到污染,几乎瞬间就可以稀释,难以产生影响。

    但是,如今随着那个年青人摇晃沙漏,他还是怔了一秒。

    这已经是很惊人的事情。

    好像这种类型的力量,对自己的影响,远比其他的污染要强……

    “……这是因为我本来记忆里就有着大片空白的缘故?”

    “……”

    陆辛这个念头也只是闪在一瞬间,便反应了过来,脸色微冷,继续抓去。

    这时候已经不管活口不活口的事情了。

    黑色影子形成了一只大手,父亲阴冷空洞的笑声已经响起……

    只是,刚才那么短的时间里,那个年青人已经做出了另外一个动作,他将沙漏凑到嘴边。

    大叫:“收回所有的代价!”

    很简短的一句话。

    沙漏里面的沙子,却一下子沸腾了起来。

    与此同时,整个青港城里,许多人忽然表情怔了一下,眼睛显得异常空洞。

    似乎是在一瞬间,脑海里的记忆被清空。

    出现了这种变化的人群里,其中有一个,便是警卫厅里的曹烨。

    ……

    曹烨之前已经向陆辛交待,他是在极度沮丧的情况下,被那个杂货铺里的神秘老人吸引,激动之下,付出了某种代价,买到了那个据说可以让他得到梦寐以求的爱情的便利贴。

    之所以他哪怕是在向陆辛交待时,都只说“某种代价”。

    那是因为,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付出了什么……

    他不是一个完全没脑子的人。

    亲眼目睹了陈薇的变化后,他第一时间不是美梦得逞,而是害怕。

    对方可以真的扭曲陈薇的记忆,当然也可以真的从自己的身上,拿走什么东西。

    所以他一直很害怕,甚至认真的从记事开始,回想自己的一生。

    但是他发现,自己人生中的每个重要节点,都可以很清楚的回忆起来……

    莫非,对方没有拿走什么?

    一开始的几天里,他一直心神不宁,甚至对陈薇都不感兴趣,就是因为这种恐慌。

    直到这一刻,远处的沙漏晃动起来,他才忽然明白,对方拿走的代价是什么。

    或许,不应该说是对方拿走的,而是对方,强行塞给了自己的。

    ……

    已经被支援小队用玻璃头盔控制住,准备带走的曹烨,忽然表情呆滞,眼睛充血。

    一些奇怪的感觉,迅速的涌进自己的脑海。

    他看到了自己从很小开始,就在一个神秘语言的教导下,了解着各种不同的仪式。

    从小就被一种语言灌输,随时甘愿为自己的神献身……

    记忆像是一幅画卷,如今他这一幅画卷,正在被快速的涂满鲜红的颜色。

    如果这种变化,是在某个深沉的梦里,或是不知不觉中完成,曹烨或许感受不到什么,顺理成章就变了,但是,因为这是在一瞬间,被强行塞进了这些记忆,他也反应了过来。

    忽然意识到了会发生什么,他身体猛得绷直,大叫:“我甚至还没得到她……”

    喊出了这句话时,他眼神绝望的向一个方向看去。

    那个方向,是同样被控制住,脑袋上罩了玻璃头罩的陈薇。

    他们的视线,通过两层玻璃头罩相撞。

    陈薇本来对曹烨是无尽的担心,甚至挣扎的比他还厉害,只想保护他。

    但是这时,却被曹烨那一瞬间的变化吓到,紧接着就看到了曹烨的目光,那是一种无穷的欲火像是火一样烧了起来,几乎要将她吞噬下去的目光,绝望,而又无比贪婪的目光……

    这种目光她很熟悉。

    因为在以前,某个晚自习后的夜晚,她在黑影里,看到过这样的目光。

    虽然在她的记忆里,这种目光本来属于张卫雨。

    但如今从曹烨的眼睛里看到,她还是下意识的感觉到了恐惧,并条件反射般的厌恶。

    曹烨最后看到的,就是陈薇恐惧而厌恶的眼神……

    ……

    ……

    不知道看到了那个眼神时,曹烨心情是什么样的,因为下一刻,他就丢失了自己。

    那个在卫星城里长大,上学,觊觎隔壁的女孩,讨厌着身边的其他人,也被身边的其他人讨厌着的曹烨已经消失不见,他所有的记忆都开始被扭曲,被覆盖,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他是一个从小接受神秘灌输,效忠于神的教徒。

    “一切都是为了神……”

    他眼睛闭合又睁开,里面是一种异样的狂热:“我会在地狱里重生。”

    与此同时,他的左边牙齿,轻轻一舔,用力咬合。

    左边下排第三颗牙齿,其实已经被换成了别的东西。

    是在他进入杂货铺的时候换上的。

    只是他事后完全不记得这件事,也从来没有想起过,需要检查自己的牙齿有没有问题。

    一股苦涩,出现在了他的口腔之中。

    瞬间,喉咙与食道,都产生了一种被灼烧的感觉。

    “喀喀……”

    曹烨头上戴着的玻璃头盔,一下子出现了细密的裂痕。

    那是因为内部有精神力量瞬迅膨胀,冲击着这个玻璃罩头盔。

    原本,普通人的精神量级只有十个单位,只有在产生精神变异时才会出现大量的增涨。

    那是因为变异的一刻,可以直接从深渊之中,汲取大量的精神力量……

    曹烨便在短时间内,经历了这个过程。

    他目光变得坚定而狂热,眼睛里忽然鲜血疯狂窜了出来。

    下一刻,玻璃头盔猛得炸裂,子弹一样飞快的炸向了四面八方。

    与此同时,一条苍白的精神体从头颅里钻了出来。

    它飞到了空中,被某种强烈的力量吸引,瞬间向着某个方向飞去,与其他在这座城里,不同位置飞出来的苍白精神体一起,接连不断的,出现在了拿着沙漏的年青人的身前。

    这一刻,沙漏瞬间绽放了耀眼如太阳一样的光芒。

    曹烨与其他的苍白精神体一起,虔诚的作出了祈祷姿势,看向了眼前。

    ……

    下一刻,陆辛身边,涌动着无穷恐惧的黑色影子涌了过来,瞬间将它们淹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