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六百零八章 空白的记忆
    “嗡……”

    陆辛的影子,与聚集在了沙漏旁边的白色精神体壮到了一起,倾刻之间,这些精神体便已经一只接一只的破碎,化作了点点白辉,激散开来,但却又交织在一起,混乱又激烈。

    就连陆辛,也微微有些意外。

    父亲的力量,如同一道黑色的洪流,沉重,阴冷。

    所过之处,是一种让所有的生命活性变得枯萎,所有事物扭曲崩坏的蛮不讲理。

    而那沙漏召唤过来的苍白精神体,在被黑色的影子击碎之后,破碎的白光,却没有立刻消散,而是仍然汇聚在了沙漏的周围,形成了一条一条白色缎带,被黑色影子的力量挤压,像是花瓣一样绽放了开来,看起来瞬间就已经绷紧到了极限,但硬是没有被击得崩溃。

    看起来自然是黑色影子大占上风,处于毫无争议的强势地位。

    但这,已经足以让陆辛吃惊。

    因为这还是他第一次遇到,足以与父亲僵持的力量。

    以前父亲这小暴脾气,那不是见谁打谁,而且打谁谁立马哭?

    这只沙漏召唤过来的力量,属于什么性质,居然可以在父亲的手底下勉强支援?

    “咦?”

    父亲也明显发出了诧异的声音。

    旋即,他仿佛是担心被陆辛听出来自己正在疑惑,力量滚滚向前涌了过去。。

    一阵仿佛无数刀片的刀锋交织在一起飞快磨擦的声音,细密清晰,让人心里恶心又难受。

    父亲的力量一波接着一波,黑色的影子不断加深,向着前方逼去。

    勉强撑住了影子的白色精神力量,正在被飞快的磨灭,像是钻头用一种狂野残酷的方式不段挺进,崩碎的精神力量火星一般溅向了四面八方,将周围的家具震得哗啦啦晃动。

    “你究竟是什么怪物?”

    而那个手里握着沙漏的年青人,则更为惊恐。

    陆辛因为黑影没有第一时间将他干掉,而觉得诧异,他感觉到的,却是恐慌。

    绝望之下,忽然间发出了一声刺人耳膜的尖叫,做下了一个冒险决定。

    手里抓着那个沙漏,拼命大叫:“精神覆盖!”

    “嗡……”

    巨大的空气震颤声忽然激荡在这个房间里。

    沙漏再次绽放出了耀眼的白光,里面的沙子,则一瞬间,少了起码三分之一。

    而且这一次,沙漏里面闪烁出来的白光,已经不再一昧的抵抗黑色的影子,反而不停的散开,覆盖在了黑色的影子上,顺着黑色的影子,飞快的向着陆辛的身上蔓延了过来……

    这种白色的精神力量,性质非常的奇特。

    如果拿着显微镜仔细去看白色的精神体,就会发现精神体的细微处,是一幅幅场影,一个个不同的人影勾连成片,就好像电影的胶片,细细密密的对接在一起,滑上影子的表面,便飞快将其覆盖。就像是漆黑的海水,覆盖了一层油光,在红月下显出了异常的绚烂。

    “咦?”

    陆辛都微微有些惊讶。

    精神覆盖的道理,他懂,但他有点不习惯,居然有人会“精神覆盖”自己?

    冷不防之间,他被这种白色的精神体,沿着影子来到了身前,攀上了他伸出的手掌。

    以前都是他选择覆盖别人的……

    一个念头闪烁间,那白色的精神体已经顺着影子,到了他的跟前。

    这一刻,陆辛有两个选择。

    一是立刻切断与黑色影子的连系,以免那种怪异的精神力量接触到自己。

    二是任由这种白色精神力量沾染到自己。

    他想都没想,便选择了第二种。

    毕竟那是父亲,一家人,怎么可能在这时候切断?

    另外一点就是,不得不说,他对那种白色的影子,还是挺好奇的。

    ……

    “啊?”

    在白色影子沾到陆辛的手掌上时,有一声惊呼响了起来。

    不是陆辛,而是那个手握沙漏的年青人。

    他似乎完全没想到,白色精神体真的可以覆盖过去,沾到陆辛的身上。

    不过旋及他就知道了原因,表情激动而疯狂。

    整个人的身体都在扭曲变化,融入了那种白色的精神体,快速的向着陆辛冲了过来,彼此精神力量接触的一霎,陆辛甚至可以感受到他心里的意外之喜,还有劫后余生的激动……

    “就算你们可以封锁其他人的记忆,但还有一个人封锁不到……”

    “那就是你……”

    “没想到,你的记忆之中,也有这么大的空白……”

    “你的力量虽然强,但你的弱点,也大到了无法想象……”

    “……”

    在这一声声的精神力量震颤,散发出来的激动与兴奋念头之中,陆辛身体猛得向后倒去,下意识的一个倒翻,稳稳落在了下方一辆轿车的车顶之上,半跪半坐,晃了晃脑袋。

    那个穿着黑衣服,手握沙漏的年青人,已经不见了。

    他钻进了自己的身体。

    在这么一瞬间,陆辛感觉好奇怪。

    回忆不停的翻腾起来,像某一刻冷不丁回想起了前女友。

    不受控制。

    不过陆辛想的并不是前女友,主要是他也没有,他连现女友都没有……

    他想起来的是一幕幕往事。

    准确的说,是他从离开了孤儿院,再到遇见小鹿老师,这一段时间的往事。

    这一段回忆,对他来说,是空白,仿佛一直都是在浑浑噩噩之中渡过。

    但如今,却一下子显露出了鲜活的细节。

    在他的记忆里,忽然浮现了一幕幕,那是自己离开了孤儿院后,没有灵魂一样,赤着脚,穿着孤儿院里的衣服,走在了混乱的大街上时,面前出现了一个穿着黑色的衣服,手里握着一个沙漏的人,他带着温柔的笑脸,对自己说:“小朋友,你为什么在这里,没人照顾你?”

    那时的自己,什么都不懂,只能静静的看着他。

    这个手握沙漏的人,将沙漏倒转了过来,沙漏发出了温和的光芒。

    他的表情,则带着神秘与友好,轻轻向陆辛伸出了手:“走吧,我会照顾你。”

    陆辛看了他一会,然后没牵他的手,却静静的跟着他向前走去。

    他们穿过了大街小巷,来到了一个普通的居民。

    穿黑衣服的人开始照顾自己,给自己买吃的,给自己准备换洗的衣服……

    ……甚至,这些记忆里,还出现了这个人带自己去游乐场的场景,教自己读书的场景,给生了病的自己喂药的场景,和自己一起放风筝,踢球,带自己去河里摸鱼捉虾的场景。

    从这时开始,记忆里到处都是他的影子。

    ……

    这种感觉,让陆辛觉得非常的奇怪。

    这个脸色苍白的年青人,原本对自己来说,只是一个陌生人。

    但随着那些久远的记忆出现,他却渐渐变得熟悉。

    原来自己早就认识他了,原来以前他曾经照顾过自己那么久……

    随着陆辛的眼神,逐渐消失了敌意,变得温柔。

    ……

    他的记忆深处,那个年青人也逐渐变得兴奋了起来,心情甚至很激动。

    沙漏可以发挥出来的三种能力:

    一,扰乱对手记忆,使其失去逻辑,暂时忘却将要做的事情。

    二,制造记忆沙粒,召唤不同精神体。

    三,带自己进入别人的记忆空白区域,编织新的记忆。

    这个人很可怕,是自己从来没有遇见过的对手。

    但他的记忆里,却有着大片的空白,这又是最容易对付的一种类型。

    只需要填补上他的这片空白,自己就可以从他的敌人,变成他的朋友,亲人。

    甚至可以在这片空白的记忆里,给他留下暗示。

    让他认为他是自己安排在了青港的,只等着自己出现就会叛变的一个卧底……

    ……当然,这个人还是有点怪的。

    自己在记忆里为他编织了这么多,但无论是哪个场景中,居然一直都没有见他笑过。

    但是自己没有时间思索,帮他编织这段空白的记忆,就已经耗尽了精力。

    他这片空白的记忆,简直像个无底洞,消耗了太多的沙子。

    ……

    终于,在沙漏里的砂子,消耗掉了一大半后,手握沙漏的人迎来了曙光。

    在记忆里,他已经与陆辛非常的熟悉了,甚至可以说是相依为命。

    于是他知道,自己终于到了最后时刻,给他这段记忆画上句号,并让他把自己当成卧底的时候……只要成功了,这个青港的强大能力者,就会成为自己的卧底,执行自己的意愿。

    “我要走了……”

    记忆中,他看着陆辛,脸上露出了伤感的表情:“我要去做一件伟大的事情……”

    年幼的陆辛,静静的抬头看着他。

    “我是神的侍者,愿意为神奉上一切……”

    他神色严肃的看着陆辛:“也许有一天,我们会再度相遇,记得,你到时候要……”

    ……

    话还没有说完,他忽然发现,周围好像出现了什么不对劲的场景……

    记忆里,自己选择带着这个不正常的孩子居住的地方,是青港随处可见的公寓楼,有着卷发的大妈还有爱喝啤酒的大爷,这种让人熟悉的场景,也是最容易让回忆编织成功的元素。

    但他忽然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自己挑选的公寓,变成了一栋老楼。

    孤凄凄的,座落在繁华的城市里,格格不入。

    老楼上面,是一轮鲜红的明月,老楼里面,则是一扇扇黑漆漆的窗户。

    正打算给陆辛的记忆画上一个句号的自己,正带着年幼的陆辛,站在了老楼前。

    他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更不知道这是哪里。

    ……

    吱呀……

    有清晰到仿佛可以灌入人的骨头缝里的阴冷声音,他惊恐的看到,那栋沉默而黑暗的老楼,不知何时,有一扇位于一楼,正对着自己的窗户,正在慢慢的,被人推了开来……

    黑洞洞的窗户里面,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静静的看着自己。

    他心里忽然莫名的感觉到了一种悸动,仿佛有阴冷的虫子爬上了自己的皮肤。

    “吱呀”“嘭”“嘻嘻……”

    更多的窗户,从里面被慢慢的推开,仿佛一只只黑洞洞的眼睛在看着自己。

    声音不同,有窗轴磨擦声,也有粗暴的推开声,甚至还夹杂着几声神秘的冷笑声。

    一种对危险的直觉,瞬间直击他的脑海。

    他下意识的握紧了沙漏,并想要后退。

    但却没用,退开了几步,却又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动过,仍是在那栋老楼前。

    直到这时,他才意识到,自己是在别人的记忆里。

    ……

    ……

    于是他有些惊恐的四下里看去,就看到了身边年幼的陆辛。

    陆辛正仰头看着他。

    这个在记忆里,脸上一直没有过表情的小孩,脸上正露出了怪异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