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六百一十章 和娃娃的小秘密
    任务完成的消息,很快传递到了陈菁的耳中,随即便有支援小队入场,将陆辛捉拿那个手握沙漏的黑衣服年青人的地点,与最初发现那个年青人藏身的杂货铺,团团围了起来。

    周围被娃娃施加了影响的居民,也一个个在大喇叭的喊声里,老老实实躲在了家里。

    原本,在被娃娃影响到了这种程度之后,普通人根本就已经无法控制住自己,不过,如今身为精神领主的娃娃,似乎对精神力量,或者说自身负面影响的掌控,得到了大幅度提升。

    她可以稍稍调节自己对周围人的影响。

    便如此时,她便降低了对周围人对自己的那种狂热保护欲的影响,使得他们不再完全被自己的精神力量占据大脑,稍稍恢复了一定程度的理智,这样,就可以听到周围支援小队的呼喊,趋利避害,躲在家中。当然了,对他们脑海里深深留下来的印象,却无能为力了。

    娃娃就算想,也无法将自己的影子,从他们的脑海里彻底抹掉。

    陆辛这个全城情敌,也很难跑得掉了。

    ……

    “单兵,抓捕成功了吗?”

    一辆吉普车从远处的街角行驶了过来,陈菁从驾驶座上走了下来。

    “嗯嗯,完成了。。”

    正开心的和娃娃坐在了杂货铺外面的小板凳上,聊的非常开心的陆辛忙站了起来,指着杂货铺,认真汇报道:“售卖那种可以改变记忆的爱情便利贴的就是他。不过可以确定的是,真正释放污染的,其实是寄生在了他体内的一只精神体,他只是一个供其躲藏的躯壳。”

    “嗯。”

    陈菁已经得到了初步的汇报,并不感觉意外,道:“那只精神体呢?”

    “额……”

    陆辛怔了一下,有点心虚的道:“在刚刚的战斗中,它就这么……不见了。”

    “不见了……”

    陈菁也微微怔了一下,旋及深深的看了陆辛一眼。

    虽然听起来有点离谱,不过仔细想想,单兵出手抓捕的,活口好像确实不多……

    顿了顿,她才道:“可以确定污染已经被清理掉了吗?”

    陆辛顿时放心,道:“这个是可以确定的。”

    “那就好。”

    陈菁一句话,便相当于给这个B级任务定了性,看了一眼四周,向支援小队下令,道:

    “特殊污染无大事,所以这个杂货铺里的人,还是要带回去,查清楚了再放。店里面所有的货物,也要全部带回去筛查。另外,这三条街道解封前,也最好做一次简单的测试。”

    “是。”

    支援小队大声答应,立刻踩着沉重的靴子,啪啪啪的跑着散开了。

    陆辛还跟在一边嘱咐着:“抬这个老头的时候小心点,看起来已经经不起折腾了……”

    陈菁也是在交待完了任务需要注意的事项之后,才微微松了口气。

    她转过了身来,看着陆辛身边的那一团轻微扭曲的空气,隐隐构成了一个女孩的模样,乖巧的坐在了陆辛身边的小板凳上。因为娃娃没有影响她,所以她这时看不到娃娃的存在,但是能够通过精神力量的交织,感觉到娃娃就在那里,甚至可以感觉到她身上的欢喜。

    任务已经完成,陆辛便也转头,低声向那团精神力量说了些什么。

    能够感觉到,娃娃的精神力量,正在快速的从这一片区域内撤回,流向主城。

    小板凳上坐着的娃娃,也站了起来,轻轻向陆辛挥着手。

    陆辛也很亲切的向娃娃的精神力散去的方向摆手,并叮嘱道:“别忘了啊……”

    莫名感觉他们两个之间好像有什么小秘密……

    即使是陈菁,这时候也不由得有些好奇:“刚才我通过仪器看到,娃娃抱了你一下?”

    陆辛怔了一下:“啊?”

    陈菁接着问道:“你刚才悄悄对娃娃说了什么?”

    陆辛脸色有点不好意思了,摇了摇头,道:“其实,也没说啥……”

    “……”

    “……”

    陈菁看了陆辛一眼,不再追问了。

    回头让娃娃的保姆小队了解一下行了,娃娃是不会撒谎的……

    “任务已经完了,我也要赶回去。”

    陈菁想了一下,便道:“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一个隐藏这么深的精神体,在我们的天国计划已经进行了推进的情况下,还继续留在青港,甚至还在不定时的散播污染,这都不像是一个随机事件。更有可能背后有庞大的组织,还有一个缜密的计划,我需要尽快调查清楚。”

    陆辛忙点了下头,道:“那好,我需要跟你去总部做报告吗?”

    陈菁摇了下头,道:“看你,刚才我已经让二号城警卫厅递交了对那两个小孩的调查报告,如果你有什么补充的,就尽快交上来好了,倒是不必非得跑主城来按步就班的走。”

    陆辛明白了过来,道:“也是,就个B级事件而已。”

    “?”

    陈菁忽然觉得有什么不对,单兵是不是有点太不把B级事件放在眼里了?

    但反应了一下,又发现,好像也没什么不对。

    单兵确实可以不把B级事件放在眼里。

    ……

    ……

    既然陈菁说了可以不去跟去总部跑程序,陆辛也乐得省一趟。

    留下挺好的。

    毕竟这一次事件,就赚了总部的一个B级任务报酬,还有小孟的一个单。

    特清部的任务报酬是不用担心的,去不去都会给自己。

    小孟这个单可是没签合同,还是敲定一下比较好。

    至于是不是收了特清部的钱,那么小孟这份就不要了……

    ……这个问题陆辛没想过。

    ……

    同样也是在接到了“危机解除”的命令时,整个二号卫星城警卫厅里,所有人都长长的吁了口气,然后开始了紧张而又忙碌的工作。

    警卫厅的人忙着恢复秩序,支援小队的人则一边带着头上戴了防护罩,脖子上也卡了能力抑制器的陈薇离开,一边清理起了地上的尸体。

    曹烨已经变成了一具死尸。

    他的两只眼睛都已经爆掉,只剩了两个深深的洞。

    那是当他的精神出现变异,从身体里被迅速抽离的时候留下来的。

    那种异常精神力量如此之强,甚至将他的玻璃头罩都击得粉碎,子弹一样射向了周围。

    墙壁上一片片的玻璃碎碴,镶嵌成了钻石的模样,其中一些碎片上还沾染着他的血迹。

    按照支援小队的工作标准,所有的玻璃碴都要保证回收,以免出现了污染残留。

    “啊,队长,过来,快过来……”

    有一个支援小队的人大吃了一惊,忽然喊了起来。

    其他支援小队的人忙跑过去一看,就看到一个人躺在了地上,鲜血汩汩流出。

    正是张卫雨。

    他们很快就进行了检查,顿时吃了一惊:“他被玻璃碎片刺中了,受伤不轻,快,把他也带上,先送去急救……真是奇怪,他怎么会忽然跑了过来,倒像是故意迎了上来的……”

    “是那个女孩……”

    有人低声回答:“刚才精神体爆炸出现时,他冲上来替那个女孩挡住了玻璃碎片……”

    “嗯?”

    不少目光都向着另一边的陈薇看了过去。

    刚才她离着曹烨的距离是很近的,但是她身上却一点问题也没有。

    众人惊疑的目光中,陈薇自己,脑子也是混乱的。

    刚才的她,真切清楚的,看到了曹烨,这个记忆里对她无比温柔,甘愿付出一切的人,却露出了无法形容的阴冷、贪婪、凶狠的眼神,让她下意识里,感觉到了厌恶……

    但是,毕竟还是记忆占了上风,尤其是她看到曹烨惨死的模样时……

    她甚至都无法仔细的说清楚心里的感觉。

    难过?痛苦?悔恨?

    还是有着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疑惑?

    这种种混乱的思维,甚至让她都还没来得及产生因为曹烨去世的强烈悲伤,她便听到了旁边人的惊呼,旋及就看到了几个支援小队抬了起来的,张卫雨那张已经昏迷的脸庞。

    周围人的惊呼,让她忽然反应了过来,刚才这个人替自己挡住了玻璃碴?

    为什么自己一点也不觉得奇怪?

    脑海里忽然种种混乱感升了起来,目光下意识跟着那张昏迷的脸孔移动。

    那张苍白的脸,居然隐隐与自己脑海里的某些形象重叠。

    她下意识的摇着头,发出了一种混乱的尖叫。

    眼泪从眼眶里狂涌而出,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了谁流下来的……

    ……

    ……

    “唉,他们就这么走了……”

    看着陈薇与张卫雨一起被穿着白色防护服的专业人员带走,小孟还有肖副总等人,都微微发出了感慨的叹息。不过更多的,却是彼此对视一眼,那种眼底按捺不住的激动劲儿。

    实在是大开眼界了啊……

    连续奔走探查的特殊污染,终于在这时得以一窥真面目了!

    这回去了得吹多少?

    “你们看什么呢?”

    正当他们想着这个问题时,忽然一个好奇的声音响了起来。

    下意识的回头,所有人便都吓的一哆嗦,胆小的甚至还直接后退了两步。

    陆辛正背了袋子,从窗口爬了进来,好奇的看着他们。

    “小陆……小陆哥……”

    肖副总颤巍巍喊了一声,似乎还没忘记陆辛爬在墙上向自己打招呼的样子。

    “嗯?怎么大家表情都怪怪的……”

    陆辛感觉有点不对,抬头向前方走廊里,看起来表情都有些怪怪警员们看了过去。

    不过迎着他们的目光,这些员们立刻就都装作了若无其事的样子走开,没有人直视他的目光,直到他的视线转开了,才继续有点心痛的,酸酸的样子,偷偷从各个位置看了过来……

    为什么他们都有点看自己不爽的样子?

    ……

    “小陆哥小陆哥……”

    “刚刚,那个女孩是谁啊?”

    肖副总等人也在这时反应了过来,急忙围在了陆辛身边,眼神异常的关切。

    牵扯到了女孩的问题,就连特殊污染的神秘,也要靠边站了。

    忙着问道:“和你抱在一起那个?”

    “……”

    “女孩?”

    陆辛怔了一下,才意识到他们刚刚可能看到了娃娃。

    摇了摇头,道:“这不重要,重要的是……”

    微微顿了一下,想到自己的身份,直接要小孟这二十万,似乎也有点不好意思,深深看了肖副总一眼,发现他现在也是心不在焉,居然没有适时的替自己把重要的话说出来……

    于是他沉默了一下,看着小孟道:“怎么样?”

    “这件,由你提出,由我帮你解决的特殊污染事件,你觉得,我处理的还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