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六百一十一章 五种寄生物品
    小孟还是主动想起了这个任务的事情,并主动表示这二十万由他来给。

    不过需要一点时间。

    据小孟说,他需要先摸一下自己老爹的行动路线,趁他不在的时候,去把他最为珍贵的那个宝贝烟斗偷出来,处理掉了之后,再把里面的二十万抽出来给陆辛,多的留着自己花。

    整个过程合理合法,行风流水,仿佛本该如此。

    代价也不大,挨顿打就完了。

    反正自己是亲生的,他还舍得打死不成?

    他感觉很值,毕竟自己可是亲自参与,亲眼目睹了一件特殊污染事件的发生啊。

    无论面子还是刺激感都满足了……

    当然了,无论是他还是肖副总,严格说起来,他们其实都没有看到太多超出现实的神秘现象,在整件事件里,他们经历的最神奇的一幕,就是看到陆辛顺着墙壁爬了下来……

    第一眼看到是恐惧,事后想起来又刺激。

    不过他们自己却心满意足了。

    这话他们也不好说,不然陆辛可能会对马戏团的工作挺感兴趣。

    ……

    陆辛也感觉心满意足,敲定了这二十万,便又留在警卫厅,对这一次的任务作了详细的汇报,比如自己是如何被人找到,以私活的名义去调查那位校花的怪异单身状态,又如何看到了她和人逛街,如何举报她们开房,如何经过审讯,得知了“爱情便利贴”的存在……

    ……至于最后对方怎么死的,不知道。。

    ……并不排除对方是在走头无路之后,绝望自杀的可能。

    最后,整整二百零一字的报告,交给了陈菁,尽到了自己的责任。

    “单兵先生,到饭点了,想吃什么?”

    写完了报告之后,小女警适时的迎了上来,关心的询问。

    “今天先不用了,回去有事。”

    陆辛笑着拒绝,当然心里还是有一点点的可惜的。

    肖副总等人居然也都没走,像群流氓似的凑在了警卫厅的门口,一边抽烟一边等陆辛,看样子也想请陆辛去吃顿宵夜,听听他这个“官方抓鬼大师”再讲讲精神污染的事情。

    不过陆辛同样也跟他们说,时间有点晚了,回头再说。

    然后他自己开上了车,藏起了自己内心的些许小激动,不动声色的赶回了自家老楼。

    ……

    ……

    当陆辛推开车门,再度看到了那栋老楼时,心里便有种怪异又好奇的感觉升了起来。

    那个手持沙漏的年青人,在他脑海里编织的记忆,都已经被他庞大的精神力量稀释,消失的无影无踪。

    但是,那段记忆的最后,那个年青人被老楼里的某些怪异夺走了沙漏,最后甚至连身体,都被撕成了几块夺走的一幕,却还在陆辛的脑海里,清淅的存在着……

    “老楼并不是空的?”

    陆辛默默的想着:“最起码,在我的记忆里,并不是空的?

    抱着这种想法,他认真的打量着。

    空中一轮红月,仿佛就悬挂在了老楼的上空,给黑暗的楼体镶嵌了暗红色的边。

    所有的窗户都是黑的,沉默而孤寂。

    这与陆辛的记忆里,老楼所有的窗户都打开时的那一瞬,形成了一种强烈的对比。

    ……

    为什么在那个手握沙漏的人,给自己编织记忆的时候,老楼会出现?

    这是因为,自己那段空白的记忆里,老楼本来就占据了极大的份量,所以无法避免?

    只要触碰到了那段空白记忆,老楼就会出现?

    ……

    心里想了很多问题,陆辛深呼了口气,走进了楼中。

    楼道里,仍然是黑漆漆的,压抑且安静,有种阴冷的过道风轻轻卷在身上。

    陆辛细细的感受着这楼道里的感觉,缓步向前。

    在他身后,父亲高大的身影,还有妹妹纤细的身影也都已经出现,并肩站在楼道另一端。

    他们两个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好奇的看着陆辛走进了一楼楼道。

    微微有些紧张,但又有些好奇。

    两个人都没有阻止陆辛,只是站在了楼道口处,静静的看着向着前方走了过来。

    陆辛慢慢的走过楼道,感受着两侧门后的安静。

    然后,他慢慢的,停在了一扇门前。

    这是一楼的一个房间,位置对应的是“一零三”。

    陆辛还记得,记忆之中,正是这个房间的窗户里,忽然伸出了一只手,夺走了沙漏。

    也是从这个房间开始,其他房间,跟着热闹了起来。

    ……

    脚步来到门前,轻轻站定,陆辛转头看向了房门,然后慢慢伸出了手。

    咔嗒。

    房门被陆辛拧开了,和其他的房间一样,似乎都没有上锁。

    陆辛在门口站了一会,等房间里的冷风擦着自己的身体飞过,才又缓步迈了进去。

    手掌摸索着在墙上滑过,指尖是一种颗粒状的触感,仿佛是活的,当自己的指尖接触上去时,便已微微绷紧,甚至因为自己的抚摸,而出现了某种生命在激动时的战栗感……

    然后陆辛摸到了灯光开关,轻轻按动。

    “喀……”

    灯光瞬间照亮了整个房间,甚至显得有些耀眼。

    在灯光铺满整个房间的一瞬,似乎有种拥挤的感觉,瞬间在房间里潮水般褪去。

    这种东西退的很快,几乎灯光都追赶不上。

    因此陆辛也只来得及,在这个明亮的灯光看,看着房间里的布置。

    ……

    看起来是个很普通的房间,有着老旧的沙发,过时的电视机,织成了阴暗花纹的地毯,还有仿佛只属于一些老人回忆里面,扶手都已经被抚摸的发亮,四四方方的古老木椅。

    木椅上没有人,但却有一个沙漏,静静的放在了椅座上。

    沙漏甚至还在微微的颤,就好像,在开灯之前,还有人坐在这里,轻轻的把玩。

    “居然真的在这里……”

    陆辛表现出了微微的惊讶,慢慢走了过去,将沙漏拿在了手中。

    这看起来就是一个普通的玻璃沙漏,只是里面的白色沙子已经非常少了,几乎见底。

    微微一晃,发出了轻微的沙沙声。

    “好奇怪啊……”

    陆辛默默的想着。

    明明那个手持沙漏的年青人,是在刚刚才被发现,然后与自己在战斗之中丢了沙漏。

    而且和自己战斗的地方,也是在由青港的支援小队封锁的三条街道之内。

    但是在自己的记忆中,十几年前,从那个年青人手里夺走的沙漏,却真的在这个房间里。

    记忆有些时候,仿佛与幻觉差不多,都无法确定真假。

    但这个沙漏的存在,又仿佛在告诉自己,记忆里的事情,都是真的。

    很寻常的一件事,但里面的逻辑扭曲,时间错位,却给人一种非常怪异的感觉。

    ……

    手里握着这个沙漏,陆辛思索了一会,转身出门。

    临着走出这个房间时,他的手指再度按在了那个灯光开关按钮上,微微停顿。

    然后他转头向着空荡荡的房间里笑道:“我拿走啦。”

    说完,轻轻按下了按钮。

    房间一下子变得黑暗,眼睛都有些不适应。

    所以不知道是不是眼花,陆辛看到,重新陷入黑暗的椅子上,似乎出现了一个身影。

    坐在了黑暗中,静静的看着自己。

    ……

    ……

    “所以,其实这个沙漏,才是这一次污染事件的主谋?”

    手里拿着沙漏,缓缓上楼,陆辛心里想着。

    他还记得,那个穿着黑衣服的年青人在与自己交手时,手里一直在紧紧的握着这个沙漏。

    他无论是影响自己的思维,还是召唤这个城市里其他的精神体,甚至是在帮自己编织记忆时,手里都紧紧握着这个沙漏,施展能力时消耗的,也是这个沙漏里面的白色沙子。

    那么,这应该也是一个厉害的寄生物品了。

    似乎,真是越庞大的组织,越喜欢利用一些寄生物品来做事情。

    这可能是因为,寄生物品在某种程度上,反而比能力者更可控,更稳定的缘故?

    既然找到了这个沙漏,那么自己当然要上交给青港的。

    这是一位特殊污染清理人员的专业与素养。

    ……不过,可以稍晚点交。

    ……

    回到了楼上时,陆辛便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将黑色袋子里的几样东西倒了出来,还把自己的眼镜也摘了下来,与这个沙漏、黑桃J的扑克牌、十二阶魔方、六识脸谱等东西放到了一起,然后仔细的打量着这几个奇怪的东西。

    七个层面的特殊寄生物品,好像快凑齐了……

    眼镜是白教授当初为了让自己更稳定的进入第二阶段,从“红月的凝视”那幅画里,抽取了一定的精神力量,并经过逆转,制造出来的。本质上属于十三种精神力量里的“混乱”。

    它的用处在于,可以让自己感觉情绪稳定,属于情绪层面。

    十二阶魔方,可以让自己短时间内,变成另外一种特质,属于感知层面。

    黑桃J的扑克牌,可以让自己借用一些深渊的规则,这应该属于……本能层面?

    毕竟深渊是人心的投映与交织,本身就属于本能。

    至于记忆沙漏,明显就是属于记忆层面。

    六识脸谱最为古怪,它的作用是可以让人施展不同类型的能力。

    脸谱本身就是戴在脸上的,改变他人对自己的认识,再加上,它赋予人能力,就是通过扭曲一个人本身的认识来达到的,也就是说,它的能力,属于七个层面里的“认识”层面。

    那么,七个层面里,自己现在已经拥有了五个了。

    还差两个……

    欲望与自我。

    欲望这个好解决,酒鬼手里,就有一件类似的寄生物品,可以借过来。

    这么说,实质上,自己只差了一件:自我层面的寄生物品。

    这可去哪里找呢?

    坐在了自己老楼的家中,陆辛有些为难的思索起了这个困难的问题。

    ……

    ……

    “叮零零……”

    也就在这时,电话铃声忽然响起,韩冰的声音微微有些诧异:“单兵先生,出事了……”

    陆辛微微惊讶:“什么事?”

    “是娃娃……”

    韩冰有点担心的道:“娃娃发脾气了……”

    “她……她正在向特清部索要她的任务报酬……”

    PS军事大神如水意转型新作,老白向废土文,书名《火力法则》,书荒的朋友可以看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