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六百一十七章 守规矩的人(四千字)
    哗啦啦……

    似乎是已经准备好了,这位村长一喊,远处立刻响起了纷乱的脚步声。

    簇拥在了门前看着热闹的女人与小孩都赶紧躲开了,让开了门口这块空地,然后就见村子的几个角落里,十几个青壮的小伙子挤了过来,一个个怀里抱着冲锋枪,身上缠着一圈一圈的子弹,在门前站成了整齐的一排,脸上带着淳朴的笑容,热情又期待的看着陆辛。

    村长笑道:“客人您瞧瞧,这个特产咋样?”

    “我们这村子,别的东西没有,就是枪和子弹不少。”

    “……”

    “这……看起来很不错啊……”

    陆辛认真看了一眼那些年青人身上缠着的枪支和弹药,忍不住称赞了一声。

    谁能想到这个小村子里,居然还藏了这么个小型军火库?

    村长笑眯了眼,似乎觉得陆辛的反应很满意,堆满了皱纹的眼角,开始扫过了陆辛面前所有他吃过的,没吃过但是端了上来的东西,同时从身后拿了一个破旧的小算盘出来。

    “不过这样的东西,其实我也有。”

    陆辛不等村长开始计算,便笑着回答,然后拎过了自己随身带的袋子里。

    拿出了一把左轮,放在了桌子上。

    村长低头看了一眼,笑道:“不错不错,不过你的特产比我们少很多啊。”

    “我还有呢。。”

    陆辛笑着回答,然后拿出了自己那辆越野车在临出发前,新配的电子摇控钥匙。

    在村长面前晃了一下,然后按下了上面的一个红色按钮。

    只听得“呜”一声,刚刚在热情的村民帮助下,洗得干干净净,显露出了本来的黑色厚重底色的钢铁怪兽,忽然自动发动了起来,并且冷不丁的快速的后退,来到了房门前。

    下一刻,只听得咔咔几声。

    车顶上,车前头,都有钢板弹开,几个黑黝黝的集束枪管伸了出来。

    仿佛怪异的眼睛,死死盯住了周围的人。

    尤其是后备箱,更是主动弹开,一只银色的电子机械狗站了起来,身上弹出枪管,并且左右转动,黑洞洞的枪管,不停的在周围人的脸上扫来扫去,似乎在寻找着瞄准的角度。

    ……

    ……

    哗啦啦……

    周围看热闹的人群,忽然消失的干干净净,探头探脑的在墙后面打量着。

    那些抱着枪的年青人,也顿时有点被吓住了,一个个如临大敌,举枪瞄准了那辆车。

    只是脸色显得非常的古怪,不知道跟这辆车对着开枪,谁吃的亏更大一点……

    “这……”

    身高接近两米的村长也给吓到了,脸上的老人斑都有点微微的颤抖。

    陆辛看着他,笑道:“我的特产,看起来还不错吧?”

    他是真的有点自豪。

    连他都不知道,只是用了一天时间,特清部居然就把自己这辆越野装成了这个样子。

    要承认,在这种有懂行的观众,自己又有一件确实值得炫耀的东西的情况下,出其不意的把东西亮出来,然后欣赏着别人又羡慕又有点害怕的眼光,感觉是真的挺不错的……

    “挺好,挺好……”

    村长愣了几秒钟,才反应了过来,尴尬的笑道:“客人的东西,比我们好多了。”

    说着训那群年青人:“赶紧把东西收起来,比比划划不丢人吗?”

    一群年青人顿时如临大赦,急忙收起了枪,一路小跑着向村子里面跑去。

    “不管怎么样,太感谢你们了。”

    陆辛满怀感激的看着村长,道:“又是要你们帮我抬车,又是帮着洗车,修车,你看这一过来,还这么热情的拿出了这么多吃的招待我,这里真是我见过最热情的地方之一了。”

    “不过村子里也不容易,这点小意思,一定要请你收下……”

    “……”

    说着,从袋子里摸出了两张五十元的纸币,刚要递过来,想了想,又收回了一张。

    “这个……”

    村长看了一眼陆辛收回去的纸币,有点呆滞,但很快反应了过来,笑道:

    “不用不用。”

    “顺手帮一把的事,能值个啥?”

    “不行不行,一定要收下,不然我心里过意不去。”

    “哎呀客人你太客气了……”

    “应该的应该的……”

    “……”

    经过了一番推让,陆辛坚持把这五十元塞进了村长的手里,顿时心事全无了。

    再吃起东西来,就没什么好担心的,还笑着聊起了家常:“这里的路不好走,地图好像也都是乱的。我本来是想去火种城的,但也不知道为什么,顺着路跑了几十里,看看地图,好像还更远了。村长,你们这里一般想往火种城里去的话,都习惯走哪条道过去?”

    “火种城?那可是内城啊,得走货道。”

    村长一听,微微琢磨了下,摇头道:“你确实走错道了,如果从青港过来,直接进入A线货道,顺着货道过去,直奔东区那几个大城,就可以顺利的去火种城了。现在你跑我们这里来,已经属于西边荒地了,走小道可不容易,你那车太大了,我倒是可以指给你货道的路。”

    “货道?”

    陆辛微微一怔,急忙仔细询问。

    村长解释:“货道就是人家火种公司修出来的那几条主干道,专门用来运输货路的,非常的平整,适合跑大车,既省油跑的又快,不过一般人是不让上的,需要去代理人那里申报了,再交上过路费,拿了批条,才能通过卡哨,进入货路,然后就可以直接去火种城了。”

    “这里还有这么好的路?”

    陆辛心里想着,忙仔细询问。

    听村长一解释,才明白了过来,原来混乱之地,也被火种开采公司,进行了大致划分。

    以火种集团的摩天大楼为中心,划出了混乱之地的核心火种城,火种城周围的大大小小聚集点与城镇,则又分为了东南西北四个大区,类似于四个大分公司,四个大区之外,则是大片的“荒地”,也就是虽然名义上属于火种管辖,但平时火种的人根本懒得理会的地方。

    混乱之地,指的其实就是这四个大区之外的荒地。

    在这样的荒地里,根本没有所谓的城镇市长等区域划分与行政架构,而是又分成一个个小区域,每个小区域都有一位代理人,向四个大区负责,替他们收购材料,分销物资等。

    而这所谓的货道,则是火种独占的内部交通网络,又长又宽的主干道。

    “这样的话,想顺利前往火种城,还真是个问题……”

    陆辛倒是认真的考虑起了这个问题。

    其实今天挺幸运的,遇到了这样一位明事理的村长,避免了很多麻烦。

    但继续走小路的话,一是还是有可能陷在坑里,二是,恐怕类似的敲诈与打劫都不会少。

    自己不见得每次都会遇到像这个村子里的人这么明事理的,万一有人想杀自己,为了公平,自己就得杀他们,但是,如果一路过去,遇到的太多,那岂不是要杀很多人?

    陆辛不想杀太多人,他不喜欢。

    既然如此,那就只有按这个村长说的,去找代理人了吧?

    为了不给那些人被自己杀掉的机会,去交了这份本来可以省下的过路费……

    ……唉,就当是自己对这个世界的妥协吧!

    ……

    “这样说的话,我也可以去找代理人?”

    陆辛想了一会,问出了这个问题。

    “可以啊,代理人什么都管,只要有钱,啥都可以给你办……”

    村长道:“不管是平时上货道的过路费,还是平时的收税,又或者是哪两边干起架来了,凡是荒地里的事,都归他管,哎,我们这里,就是因为上次跟隔壁的聚集点打架打输了,被抢走了不少东西和婆娘,搞得我们现在连下一季的税都不知道该怎么交上去了……”

    “唔……”

    陆辛若有所思,忽然道:“所以你们才想打劫我?”

    “这哪有……”

    村长理直气壮的道:“技术手段来讲,我们这最多是敲诈,还未遂,不是抢。”

    “……”

    面对这么细致的工种划分,陆辛也只能承认,他说的还是挺有道理的。

    微微摇了下头,既然对方这么诚实,陆辛便也道:“不过,这样做,到底也不太好吧?”

    “不管是抢劫,还是敲诈,都违法……”

    “……”

    “客人你这话就不对了。”

    村长居然直接反驳了陆辛的话,道:“我们活都活不下去了,还怕违法?”

    说着向门口一瞪眼:“三愣子你又吃石头,给我放下。”

    陆辛转头一看,就见门口蹲着个流鼻涕的小孩,拿着块石头在那里舔着,一边舔,一边看着自己桌子上的肉肠,两只眼睛放光,仿佛看一眼就尝到了肉肠,舔的更欢了。

    陆辛看着,有点于心不忍,拿了根肉肠递给他:“给你吃。”

    “哎……”

    村长立刻要阻止,但那小孩已经又惊又喜,“唰”的一声过来抢走了肉肠。

    看着他狼吞虎咽的样子,陆辛心情顿时很好。

    “你这……”

    村长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仿佛陆辛做的事很让人为难。

    陆辛也很快发现了问题不对,只见那个三愣子拿走了肉肠之后,不一会,门口就挤起了一片黑压压的小脑袋,一个个可怜巴巴的看着自己,他微微一愣,转过头去,就看到村长已经警惕的把桌子上的肉肠收起来了,不光是肉肠,就连窝头与粗面饼子也给收起来了。

    “小气的那样……”

    陆辛不满的看了村长一眼,走去自己车里,搬出了一箱牛肉罐头和面饼,放在了门口。

    “自己拿吧!”

    看着小孩子们蜂拥而上,手里拿,怀里揣的样子,他心情变得很好。

    村长看着这一幕,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似乎感觉到了陆辛对自己不满,又讪讪的把窝头和干面饼子放了下来,道:“村子里就是这个样,谁也不想把娃娃们饿着是不是?”

    一边说着,一边摇着头:“但你不知道啊,代理人收起税来有多狠,骑士团来抢东西,他们不管,转头说收多少税就收多少税,本来地里种这点东西就不够吃的,再扒拉扒拉全交给他们,结果回头一算,还欠了他们不少,活不下去了咋办,当然得想办法搞点吃的了……”

    “但有一说一,我们还是很守规矩的。”

    “……”

    陆辛都有点快理解他了,又忽然怔了一下:“你们都开始敲诈了,还守规矩?”

    “那当然了……”

    村长甚至有些自豪的道:“客人来了咱村,咱该帮忙的帮忙,该照顾的照顾,不管吃的喝的,甚至想整俩攒劲的节目咱们也是尽可能提供的,最后不管客人身上有多少钱,咱也不贪心,既不害命,也不伤人,抢完了也总是给人留俩路费,好歹能让他们活着回去……”

    “你说,咱是不是规矩人?”

    “……”

    “咦?”

    陆辛脑海里都感觉亮堂了一下。

    有一说一,为啥感觉这个村长的话还挺有道理的呢……

    活都活不下去了,抢点,敲诈一点,也是可以理解的吧?

    能够在抢与敲诈之外,留一点底限,似乎也确实算是一个守规矩的人了……

    感觉一不小心听到了深厚的人生哲理,平时不太怎么喜欢说话的陆辛,也渐渐的打开了话匣子,两人你一言,我一句,倒是开心的聊了起来,很快就已经聊成了很好的朋友了。

    村长不但详细跟陆辛说了这里的情况与规矩,还给他指明了去代理人那边的路。

    冲着他这份热情,陆辛也在离开时甚至多留了五十元。

    临走之时,村子里好多人都热情的过来送,友好的向陆辛摆着手,欢送他出村。

    村长亲自带着人送陆辛走了一段,以免他又周围的沟给陷进去。

    毕竟这些沟都是他们自己挖的,比较了解位置。

    临到了分别的时候,还非常关切的叮嘱着陆辛:“客人你可记得,到了代理人那里,一定要守规矩,不该说的话不要说,不该办的事不要办,你这点子特产,在人家那里可不算什么,咱们可都是老实人,千万不能跑人家那里耍小聪明,按规矩办事才能活得久……”

    “好的好的,你放心,回去吧!”

    陆辛笑着向他保证:“我一直都很守规矩的……”

    说完了再挥手与他们再见,带着极好的心情向着代理人处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