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六百一十八章 不给人活路的规则
    “姓名?”

    “陆辛。”

    “从哪里来的?”

    “青港。”

    “什么身份?”

    “青港二号卫星城深度商务城西分公司业务部最年青主管。”

    “嗯……去哪里?”

    “火种城。”

    “做什么?”

    “……收尾款兼,访友。”

    “……”

    来到了这个混乱之地代理人处,陆辛才发现,好像跟自己想的不太一样。

    他还以为代理人就是一个代理人,说个话,交点钱,拿了批条就能上路。

    却没想到,居然规模不小。

    在一处破败镇子上,却有一栋墙壁粉刷的崭新的大楼,一群持枪的人在这里,专门给人批条。镇子旁边,就是一个高大森严的卡哨,通过卡哨,便是平整宽敞的“货道”。。

    交钱拿批条,就可以直接上路了。

    于是他老老实实排了队,老老实实的过来交钱,老老实实的回答问题。

    “收尾款兼访友?”

    负责检查陆辛这辆车的,是一个歪戴了帽子,怀里抱着枪的中年男人,嘴里叼着根烟,还是陆辛刚才敬的。胸前的扣子也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怎么的,硬是上下都没有对齐,歪歪垮垮,把气质拿捏的十分精准。一边懒洋洋的询问着陆辛各种问题,一边打量着他的车。

    他听着陆辛的这个回答,也微微有些诧异。

    似乎很少听到这样的理由。

    但也没有多问,只是斜眼瞅了瞅陆辛,便又继续问道:“有没有官方身份?”

    “官方身份?”

    陆辛怔了一下,才摇头:“没有。”

    他在青港,属于特殊污染清理部,算是一个官方身份。

    但是这个特殊污染存在的事情,本来就没有真正公开过。所以这个身份,多少也有些非常规的意思。另外就是,他这一次出来,是私人事情,并非公干,当然也就不是官方身份。

    他的身份是青港二号卫星城深度商务城西分公司业务部门最年青的主管。

    “没有官方身份……”

    对方又看了他一眼,道:“那你有没有信仰?”

    “信仰?”

    陆辛多少又有点怔住了,这个问题怎么回答。

    他明白对方问的,应该是类似于真实教会什么的。

    混乱之地本来就是派别复杂,五花八门,现在看,似乎教徒也成了一种身份。

    但如果严格说起来的话,自己倒是和真实家乡的教徒们打过一点交道,只是本来就不熟,更谈不上信仰了,所以沉吟了一下,也只能很诚实的向对方坦承:“没有什么信仰……”

    这话一回答,对方也有点意外了,又上下打量了陆辛一眼。

    好一会才道:“在我们这有熟人吗?”

    “这个……”

    陆辛下意识就想说有,和那个接近两米的村长不就算是熟人吗?

    不过转念一想,他叫什么来着?

    对方见他语塞,便已经有了答应,脸上直接露出了一个奇怪的笑容。

    低头看着单子上面的记录,又抬头看了陆辛一眼,道:“你既没有官方背景,又没有信仰,在我们这里还连个熟人都没有,而且不是跟了车队,自己一个人就开了车跑过来了?”

    陆辛怔了一下,道:“犯法了?”

    “不犯法,不犯法……”

    歪帽子笑的很是开心,道:“我们就欢迎你这样的。”

    说着,轻轻踢了陆辛的改装越野两脚,道:“里面没违禁品吧?”

    “没有没有。”

    陆辛立刻否认,自己可不是那种人。

    改装越野里面藏了不少的枪,但枪在荒野上,也不算是违禁品,所以这也是实话。

    对方似乎也从陆辛的表情上判断了出来,觉得他没有说谎。

    又或者说,本来就不太在意。

    因此绕了一圈之后,便不再检查,而是下巴微抬,直接向陆辛道:“三千。”

    陆辛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么?”

    对方笑了一声,吐了个烟圈,道:“过路费,三千。”

    说着摊开了手掌,上下一晃动,道:“交了钱,领条子,上路。”

    “啥玩意儿?

    陆辛脑袋都“嗡”了一声,难以置信:“怎么了就三千?”

    “我就一个人啊……”

    “也没带什么货物,也不是去做什么生意,就只是一个人一辆车,过路费就这么高?”

    “……”

    “是呀。”

    对方看着陆辛有些着急的样子,笑的眼睛都眯了起来,道:“正因为你自己一个人,又没什么官方背景,也不属于什么教派,甚至在我们这里连个熟人也没有,我才收你三千……”

    “不过你下次过来,就算有熟人了,直接找我,多少可以打个折的……”

    “……”

    “你这……”

    陆辛也听出了对方的意思,心里有气,却强压了下来。

    保持着平静,试图跟对方讲道理,笑道:“这不符合你们的规定吧?”

    既然火种有代理人批条子的条例,陆辛相信他们对于过路费收多少,怎么收,肯定也是有一套标准的。单人单车,只是上个路而已,怎么可能就一下子要交这么高的费用?

    但迎着他的质疑,对方却顿时板起了脸:“老子说的话,就是规定。”

    陆辛不说话了,他不喜欢这种讲不了道理的对话。

    微微沉吟了一阵,他还是退让了一步,又拿了根烟让过来,道:“队长,通容下嘛……”

    “我身上真没那么多钱……”

    “……”

    “呵呵,开这样的车,你说身上没有钱?”

    歪帽子听了陆辛的话,呵呵的笑了两声,又看了一眼陆辛的越野,道:“车不错。”

    “?”

    陆辛明显没有听懂。

    歪帽子冷笑了一声,向远处点了点下巴,道:“看到那边没有?”

    陆辛顺着看过去,就见墙边处,堆着一辆一辆破旧的车。

    有的轮胎都干瘪了,也有的只剩了一个空壳子。

    歪帽子笑道:“你要非说没钱,咱也不难为你。”

    “把你这辆留下,从那边挑一辆能开的开走,这也算你交过路费了。

    “……”

    “这怎么行?”

    陆辛微微皱了下眉头,把递过去的烟,又拿了回来,叼在自己嘴上。

    然后从自己的袋子里,拿出了自己那位中心城的朋友手术刀送给自己的古董打火机,慢慢点着了。那个歪帽子明显是识货的,一看陆辛那个打火机,眼睛都微微有点直了。

    “队长,你这就有点过分了……”

    陆辛也是一边点着烟,一边慢慢思索着道:“不能过个路,还要我的车吧……”

    那个歪帽子冷笑了起来,斜乜了陆辛一眼:“你想怎么样?”

    “我希望按规矩来嘛……”

    陆辛带着最后的希望,向他说道。

    “我说的就是规矩。”

    歪帽子脸色一下子变得有些阴冷,一拉胸前的枪口,对准了陆辛,冷笑道:

    “机会给你了,你却装不明白,如果硬是不肯交的话……”

    “你猜墙边那些没人要的车是从哪来的?”

    “……”

    陆辛听明白了,抬头看了一眼枪口,没有躲避。

    脸色也变得认真,慢慢的道:“你要一定要这样,那我就得向你们领导投诉了……”

    “?”

    歪帽子的表情明显有些迷茫。

    都愣了一下才笑了起来,看了陆辛一眼,忽然转头喊道:“队长。”

    不远处的一堆货物堆叠起来的小山上,一个戴了墨镜和人打牌的男人伸头看了过来。

    歪帽子笑道:“有人要举报我。”

    陆辛也抬头看向了他,道:“领导,他收我三千的过路费,不然扣我车。”

    那个戴了墨镜的男人也愣了一下,看了陆辛一眼,但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向着歪帽子看去,噗的一声吐掉了嘴里的烟头,道:“别他娘的废话,你知道规矩,呆会拿两千过来。”

    “好的好的,队长。”

    歪帽子点头哈腰,然后看向了陆辛,道:“你听到了?”

    “你这一举报,我的三千变成一千了,所以,你的过路费,就三千,变成五千了。”

    “……”

    说到了最后时,带着些宿醉血丝的眼睛,已经眯了起来。

    沙沙沙……

    周围好几个抱着枪闲逛的人见这边有事,便也都笑嘻嘻的凑了过来。有人把玩着手枪,也有人在周围寻摸了一下,抄起了一根木棍,还吹了吹木棍上面已经生锈的铁钉子。

    可以看出来,那铁钉子上有些暗红色的粉末,不知道是不是已经干涸了的血迹。

    气氛说变就变,那么大的太阳底下,似乎有种危险的气息在浮动。

    “这样的话……”

    陆辛脸上也没有了表情,只是低头沉吟着,似乎在经历一番艰难的思索。

    然后他才道:“我可以不走这条路吗?”

    他看向了歪帽子,仿佛是在对他进行最后的祈求。

    歪帽子脸上已经满是不耐烦,嘴角抽动,张口就要骂,但陆辛忽然一抬手,止住了他。

    “不用说了,我明白。”

    说着,指了一下自己的越野,道:“我上去考虑一下行不行?”

    歪帽子看了一眼越野,以为他是要上去拿钱。另外,周围路障那么多,根本不怕他做什么,于是冷漠的点了下头。只是挂在胸前的冲锋枪却握紧了,枪口对准了陆辛的后背。

    陆辛并不怕他会背后开枪,坦然拉开车门,坐了上去。

    ……

    ……

    “呵呵呵呵,规矩讲不下去了,你打算怎么办?”

    车后座上,父亲阴冷还带了点幸灾乐祸的声音响了起来,似乎有些兴奋的看着陆辛。

    “规则是人类智慧的结晶,让人遵守规则,就可以很好的活下去……”

    陆辛叹着,插进了钥匙,声音微微有些疑惑:“但这么好的东西,他们怎么不珍惜呢?”

    “活都活不下去了,抢点也不过分……”

    “那么,不给人活路的规矩,不去遵守,也是合理的吧?”

    “……”

    一边说,他忽然发动了车子,一拉档位,狠狠踩下了油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