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六百一十九章 这是我对规则的尊重
    “你想干什么?”

    陆辛想明白了这个问题,做下决定的同一时间,越野车的外面,本来就已经不耐烦的歪帽子,忽然听到车子发动的声音,顿时大吃了一惊,身体向后一退,立刻将冲锋枪举了起来。

    他身边的队友也立刻警觉,立刻纷纷端着枪指住了越野,同时有人大声喊着:

    “快停车……”

    “把路障拉起来,准备拦截……”

    “开枪啦……”

    “……”

    声音还未落下,忽然钢铁怪兽发出了呜呜的嚎叫,迅猛的向前冲撞过去。

    “这是个疯子吗?”

    “居然真想闯过去?”

    “为了三千块钱,这是连命也不要了?”

    “……”

    越野车的动静,一下子吓坏了周围很多人,纷纷扯着嗓子大叫了起来,更有几个凶悍的,包括了那顶歪帽子在内,脸色大变的同时,也毫不犹豫的向着这辆钢铁怪兽勾动了扳击。

    一排一排的子弹,就像是下雨一样,纷纷向着车上打了过来。

    叮叮咚咚,坐在车里听着很是悦耳。

    本来就是火种开采公司的顶配战斗车辆,车身是厚重钢板,玻璃也是防弹的,那么多子弹倾泄到了车身上,也只是留下了一点点白色印子而已。唯一伤到的,就只是油漆。

    “明明是五千……”

    陆辛想着,猛得踩下油门。

    顿时,车子嗖一下冲了过去,像是一头野牛。

    歪帽子躲避不及,顿时被车身擦到,直接摔出去了四五米远,撞在了墙上。。

    旋及陆辛在妹妹的帮助下,以车头为圆点,接近极限的状态甩出车身,调转了方向。

    然后又呜的一声加速,快速向着代理人公司的大铁门冲了过去,这时正有人着急的要将大铁门拉起来,但是车撞过来的太快,只拉到一半,车就到了,顿时吓的急向两边躲去。

    “哗啦”一声,车头撞的铁门晃动不已,野兽般冲出了笼子。

    “吱……”

    陆辛又一次急调方向盘,轮胎擦出了白烟,伴随着烧焦的气味,钢铁怪兽仿佛也感应到了他的不满,发出了愤怒的咆哮,毫无迟疑的转头,径直向着前方的货道卡哨冲了过去。

    他冲向的不是返回聚集点的路,而是货道。

    因为他一开始就想好了,要走货道去火种城,那么就还是要走货道。

    ……

    “那他妈是个疯子吗?”

    身后的代理人大院,坐在了货堆上打牌的队长看到外面的钢铁怪兽冲向卡哨,惊的眼睛都直了,一边急急的站了起来,挥手命人追赶,一边拿出了对讲机,让卡哨方面注意拦截。

    “呜呜呜……”

    后面,所有武装人员纷纷钻进车里,挂在车上,大呼小叫着。

    一辆辆的车疯狂呼啸着冲出了公司,追在后面。

    前方,卡哨前面,拦杆放下,一条条拦路带被拉了出来,铺在道路中间。

    卡哨里更有一排武装人员冲了出来,黑洞洞的枪口密集的对准了冲过来的钢铁怪兽。

    空气里弥漫着销烟与火舌的味道,让人肾上腺素飙升。

    “这就是你的主意?”

    车上,父亲与妹妹也明显有些被陆辛的举动搞的摸不着头脑,一方面是有些吃惊,另一方面,又有些掩饰不住的兴奋,向陆辛道:“你直接这么闯过去,也能算是在遵守规则?”

    “我是尊重规则……”

    陆辛稳稳的握着方向盘,认真回答道:“他们的规则有问题,遵守规则反而没有出路。”

    “所以,破坏,就是对这个规则唯一的尊重了吧……”

    “……”

    说话间,他急向前驶去,距离卡哨,已只剩了五六十米。

    他看到了那一排拉在了地上的拦路钉,以及一队举起了枪瞄着自己的武装人员。便用力一踩刹车,钢铁怪兽轮胎咬紧地面,在滑出了十几米之后,急急的停了下来,兀自喘着粗气。

    后面,噼啪的枪声响起,一辆辆车蜂拥而来,已堵死了后路。

    “受规则保护的坏人,还有不受规则保护的好人……”

    陆辛看看前方,又看看后方,低声自言自语,然后按动了那个隐蔽的按钮。

    “喀喀喀……”

    钢铁怪兽的车顶,车身,同时有钢板收缩,隐藏空间里,一架一架多管转轮枪像是机械臂一样伸展了出来,“咔”的一声搭在了卡槽之中,黑洞洞的指向前方,然后开始转动。

    后备内,一个金属盒子也弹出了四条机械腿,中间有红灯亮起。

    枪管对准了后面的来车,不停的左右扫动,像急不可耐。

    “是的。”

    陆辛先沉默了几秒钟,然后点头:“我还是更喜欢那个村子里的……”

    下一刻,他直接按动了按钮。

    “突突突……”

    忽然一片片的子弹,仿佛愤怒的火雨向着四面八方倾泄了出去。

    地面溅起了道道尘土,形成了一条深深的虚线径直扫向前方。

    路障,还有拦杆,同时被这些子弹打断,然后撕碎,迸溅向了周围。

    卡哨方面的武装人员在这密集的子弹面前,几乎咳破了胆,争相大叫着扔到了手里的枪枝,躲到了掩体后面,还有直接举起手来投降的。混乱的叫声被子弹呼啸声所淹没。

    而在后面,机械狗突突突不停的打出子弹。

    地面被它撕成了一片一片,像是在那些追赶车辆面前,划出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

    “啊哟”

    “快逃……”

    “妈……”

    “……”

    一连串大叫里,那些追赶上来的车辆急急刹住,没头苍蝇一般栽向了路边。

    感觉中,像是子弹呼啸了很久。

    但其实,只是向着前后两个方向,扫射了不到三十秒而已。

    这个世界就已经变得异常安静了。

    陆辛再点摁下按钮,微微发红的枪管,一根接一根的收回了车身之中。

    后备箱里,机械狗一口气打完了三百发子弹,也已经自动熄灭了红灯,打卡下班。

    钢铁怪兽安静了下来,它仿佛变成了最初时的样子,高大、沉默。

    但在这一片混乱之中,但却多了一种无形的威严……

    陆辛没有伤人,子弹也不是打向的人。

    但周围已经没有人敢正眼看向这辆车,无形中的规则已经被撕毁。

    在这沉默里,陆辛发动车辆,从一地的金属子弹壳中缓缓驶出,安然通过了卡哨。

    ……

    ……

    “终于还是走上了货道……”

    陆辛看着前方笔直平整的马路,感觉到了愿望被满足的感觉。

    他甚至有点满意的,低吁了口气。

    “直接这么闯上来,你就不怕惹出更大的麻烦?”

    后座上,父亲低声开口,声音似乎显得比以前更多了几分认真。

    “我为什么要害怕?”

    陆辛回答的理直气壮:“先毁了规则的是他们,那害怕麻烦的不应该也是他们才对吗?”

    ……

    ……

    “疯子,疯子!”

    同一时间,看着钢铁怪兽驶过了卡哨,上了大路,后面那些卡哨里的武装人员也好,追了出来的人也好,才缓缓的抬起了身。刚才那种如同死神呼啸一样的震颤感让他们直到这时都脸如死灰。看着那辆车远去的背影,没有一个人有勇气喊出去追他之类的话语……

    火力相差太悬殊了……

    那一辆车的火力,便已经超过了他们所有人。

    恐怕,就连算是公司里那些专门用来作战的改装车,也不过如此吧?

    “队长,我们……我们要不要?”

    过了好一会,才有人反应过来,看着坑坑洼洼的路况,心有余悸的问道。

    “不要!”

    那个戴着墨镜的队长一把扯下了墨镜,眼睛里又是凶狠又是畏惧,狠狠道:

    “等他走五分钟之后我们再追……”

    “他妈的,这究竟是什么玩意儿?”

    “他为什么要直接闯上货道?”

    “他不知道走在货道上,随时都会被火种的人拦截吗?”

    “这他娘的,根本就是一个疯子吧?”

    “……”

    说着,他已急急命令手下拿对讲机来。

    追上去的事情,可以等五分钟,但汇报的事情,却绝对不能等了。

    “有人闯关,重复,C2货道清河路卡哨,有人闯关,驾驶黑色改装越野……”

    “车上配有重武器,重复,重武器……”

    “……”

    有人闯进了火种开采公司自己的交通道路网?

    这个消息在火种是一件从来没有人发生过,也没有人敢忽略的问题,立刻便借助无线电波,飞快的传向了各个重要部门,最后,当作一个紧急事件,来到了一个人的面前。

    火种公司北区B1、B2至D4线路的总保安队总指挥,接到了这个消息之后,第一时间是不敢相信。但旋及他就看到了发送过来的监控视频,清楚的看到了那一辆黑色的车在用强大的火力轰烂了卡哨之后,旁若无人冲上货道的画面。并可以判断出,它正在向自己驶来。

    “这是什么毛病?”

    他一时很难理解,只能下意识的骂:“最近怎么冒出了这么多的神经病?”

    闯卡哨进入火种内部交通网,跟猎物主动钻进蛛网里来有什么区别?

    旁边的保安队员同时向他看来,急问:“怎么处理?”

    “堵住他,杀了。”

    保安队长几乎快要气的笑了,骂道:“这年头的神经病都是扎堆出现的吗?”

    “先是D4那边,有人让一个镇子的人在疯狂跳舞。”

    “再是B3那边,有人冒充我们火种的高管,骗着保安大队对他一路护送。”

    “最关键是有胆大包天的,把整整一个火车皮的垃圾,当贵重材料卖给了西大区……”

    “如今,居然又来了个直接闯哨卡的?”

    “疯了疯了……”

    “……”

    他越说越气,狠狠摔了手里的杯子:“就这个,一定要把他堵住。”

    “杀鸡儆猴,给那些不安份的人瞧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