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六百二十五章 火种城里的神经病们(二更)
    “楼顶的人听着,立刻停留在原地,等待执法人员询问。”

    “如若反抗或是逃走,你们将会遭到重武力清除……”

    “……”

    整个人都微微发懵的时候,头顶上的直升机已经飞快的靠近,有大扩音器的声音从直升机上传了下来,同时借着散乱的灯光,明显看到了直升机上,有长长的狙击步枪从驾驶舱内伸了出来,更有的直升机下,直接悬挂着黑洞洞的集束型枪管,已经远远的描准了他们。

    同时,还隐约可以听见楼下有人大声喊着:“发现特级重犯嫌疑人及其同伙……”

    “启动一级应急程序,立即对其进行抓捕……”

    “……”

    头上是雪亮的直升机远射灯,下方是成群结队的执法队人群,想必是顺着德古拉抛尸这条线找过来的;更远处则是一批一批全副武装的特别应急部队,那应该是发现了德古拉带自己入城这件事有问题的应急部队;脚下酒店房间里,还有一队查假钞的火种警卫厅人员……

    “我只是闯了个哨卡而已,怎么就特级重犯同伙了?”

    陆辛几乎有点抓狂的向德古拉看了过去,很想问问这个办事靠谱的人:“你是怎么在整个城市这么乱的情况下,还能招来了半个城的警力与一支军队专门赶过来抓我们的?”

    但是这一转过去,就看到她正拖着箱子撒腿就跑。

    跑的金发飞扬,毫不拖泥带水。

    “你……”

    陆辛无语,就听到上方有人大喝:“立刻停止逃跑意图,否则我们就要开枪了……”

    “还跑?”

    “开枪!”

    “……”

    “呯……”

    一颗子弹猛得向陆辛脑门上打了过来。

    “喀……”

    周围到处都是直升机射来的强光,陆辛甚至没有看到子弹飞过来,但就算他的脑子反应不过来,身体却已经很自然的作出了反应,猛得一歪,直接贴在了自己的左肩之上。

    “啪”

    枪响声后发而至,一颗子弹已擦着他的脑袋飞过,重重的钻进了楼顶的砂石之中。

    “怎么直接就开枪了?”

    陆辛的脑袋歪了回来,又惊又怒,甚至还想跟直升机上的狙击手讲讲道理。

    “不是应该先喊放下武器投降的吗?”

    “再说了是她逃跑,怎么不打她?”

    “……”

    不过他脑袋忽然折到那种可怕的程度,又歪回来生气的样子,明显吓到了直升机上的人。

    还不等他真的把话说出来,便听得哗啦啦拉枪拴的声音,一片子弹突突突的向着他所在的楼顶扫了下来,周围的泥砂石子溅的满地都是,就像是站在了一锅沸水的表面一般。。

    “说不清了这……”

    陆辛都能感觉到子弹交织,撕裂自己周围空气的危机感。

    就连自己,在这样密集的扫射之下也不安全,只好拖着箱子向德古拉追去。

    只是心里未免还有些委曲:“我只是闯了个哨卡而已……”

    ……

    ……

    同一座城,不同的时间,无数的事件发生着。

    穿着红裙的优雅女人,一双腿在暗色调的室内光下,显得嫩白而修长。她掌心里托着红酒,轻盈晃动着,慵懒的靠在了沙发背上,看着对面那位衣冠楚楚的年青男子,轻轻微笑。

    年青男子双手交叉,痴迷的看着她,道:“我第一次见面就喜欢你,不,应该说是,迷恋你,我不知道你从哪里来,也不知道你的身份,但是,你的气质,你的样子,一定是位真正的公主,我想,这辈子我做过唯一绝对不会后悔的事情,就是把你接到了这里来……”

    穿着红裙的女子轻声一笑,捂住了嘴巴,道:

    “你把话说的这么好听,那这杯红酒,我是必须要喝的喽?”

    “……”

    年青男子殷勤的举杯,碰了一下她酒杯的底座,笑道:“当然。虽然在一位女士面前,说出这瓶酒的价值,未免有点太失身份,但我还是想说,这瓶红酒已经是世界上仅剩的几瓶了,即便是在红月亮事件发生之前,也已经是这个世界上最贵的拍卖品之一……”

    “这是我的珍藏,也只有这样珍贵的红酒,才能配上你的身份……”

    “……”

    女人的眼睛似乎微微亮了一下,柔柔的看着他:“喝了这杯酒,会发生什么呢?”

    男人的笑容很好看,眼睛有些暖味:“一定会很有趣。”

    女人笑了起来,忽然轻盈的起身,裙边划出了一个小小的圆,靠在了酒店的窗边,背景是这座城市繁华的底色,仿佛一位精灵,向着男人投来了一个几乎要让人沉醉的眼神。

    然后,她举起酒杯,一饮而尽,眼神很快变得迷离。

    “太好了……”

    男人微笑起身,轻轻拍着手。

    女人站在了窗边,轻轻咬住了红唇,眼神里隐隐透出了些不一样的东西。

    诱惑,疯狂,以及暗示。

    男人有些激动了起来,轻轻脱下了西装外套,还松了一下腰带。然后脸上带着计谋得逞的微笑,将自己杯子里的红酒也一饮而尽,感觉到红酒里有些东西已经开始作用,他长长的吁了口气,快步向着窗边那个他这辈子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走来。心脏甚至开始剧烈跳动。

    连他都忘了,自己多久没有见过这么迷人的猎物了?

    优雅的身段,完美的五官,这……

    心里闪过了这样的念头时,他走上前,轻轻揽住了女人的腰肢,便要开口说话。

    “嘘……”

    女人食指放在了唇前,示意他噤声,然后纤细白嫩的手臂,搭在了他的肩膀上,正当男人又惊又喜,感觉美梦从天而降时,女人忽然身形向旁边一侧,然后将他掀了出去……

    半开的窗户撑不住男人的重量,前失未有的失重感传来。

    足足在下跌了十几米时,男人才忽然反应过来,猛然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大叫。

    优雅的女人在窗边听着,足足过了七八秒,才听到楼下传来“咚”的一声。

    她脸上顿时露出了心满意足的微笑。

    轻盈的一个滑步,来到了桌边,拿起酒瓶,又倒了浅浅的一杯。

    轻轻嗅去,闻着芳香的酒液,她微微摇头:“这么好的酒里下药,可惜了呀……”

    “朱先生,出了什么事?”

    “快开门……”

    “……”

    门外走廊里,忽然传来了重重的敲门声,是男人坠楼时的惨叫惊动了外面的保镖。

    女人喝光了杯子里有问题的红酒,感觉到了微微的燥热。

    用手扇了扇风,自语道:“药劲挺大呢,看样子该泄泄火了……”

    同一时间,房间被撞开,无数持枪的保镖冲进了房间。

    看着空荡荡的只剩了女人一个的房间,以及那扇大开的窗户,顿时意识到了什么。

    脸色变得无比惊恐,旋及就是愤怒,不知多少枪支瞬间掏了出来,指向女人。

    更是有人大叫着,快通知董事长……

    而在他们的惊慌与混乱里,女人忽然轻盈的转身,从裙子底下,掏出了两把手枪。

    瞄准了那些保镖,脸上露出了迷人的微笑,道:“我们跳舞吧?”

    呯呯呯呯……

    她双手开枪,轻盈的走向了房门,走廊,电梯。

    手里的枪不停的开火,子弹打光了便拿起保镖们的枪继续开火。

    一路从九十九层高的酒店,向着下方杀了过去,身形在电光石火之间穿梭。

    裙角飞扬,像是在跳舞。

    ……

    ……

    城市的另外一个地方,一个西装笔挺的男人,趁着停电的混乱,穿过了几个禁闭的门。

    来到了一个秘密的实验室前,微微驻足。发现这个实验室已经反应了过来,在通往实验室的最后一扇门前,居然已经聚集了大量的安保人员,纷纷手持枪支电筒,瞧准着来人。

    “安保措施做的这么好?”

    男人看着那一片黑洞洞的枪口,忽然露出微笑:“这说明我找对地方了?”

    说着话时,他的脑袋忽然分开,裂成了九块。

    每一块都变成了一根细长的脖子以及铺满了红色鳞片的蛇头。

    然后九颗蛇头之上,十八只黄褐色的眼睛,同时射出了异样兴奋的光芒。

    ……

    ……

    “袋子准备好了吗?”

    “你家庭作业到底写完了没有?”

    “回头你们老师再把我叫过去批头盖脸一顿训,看我不抽你……”

    “……”

    一辆高大的卡车前,穿着白色吊带衫,黑色礼貌的男人一边开车,一边询问着旁边副驾驶上最多只有六七岁的小男孩,声音虽然凶恶,但从表情上看明显是一位关心孩子的父亲。

    “没写完,就快了。”

    小男孩抱着一把冲锋枪,一边好奇的把弄,一边不耐烦的道。

    “就知道你这熊孩子不靠谱……”

    男人愤愤的说着,忽然一转车头,加足了油门,狠狠向前撞去,只见前方一暗,经过了改装的车头已经狠狠的撞进了一个拉下了金属帘子的银行内,直撞塌了一堵墙,还把玻璃柜头撞塌了半边,正因为某种特殊原因加了夜班清点着银行账目的经理和员们,顿时都惊呆了。

    “干活快点!”

    男人把一个毛绒面具罩在了自己脸上,又给小男孩罩了一个。

    愤愤的嘱咐:“趁着这个城市里现在神经病多,先把这个银行给抢了。”

    “早干活早下班,回头做作业!”

    “带你出来就是为了让你明白生活的艰辛。”

    “你要记住,一定得好好学习,不然将来只能像我一样打劫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