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六百二十九章 地狱设计师
    “太好了,我终于找到了组织了。”

    夜猫子从墙里挤了出来,一屁股坐在地上,深深的叹着气:“哥,姐,你们是不知道啊……”

    “我太不容易了我。”

    “我搭了一支商队的车,寻思混进城里来,还能省个路费,但没想到,这一搭车,就跑到一个军事基地去了,周围都是人,我又不认识出来的路,正好你在群里问,我就放了几个烟花给你指明位置,结果一不小心曝露了,他们都跑过来抓我,我就只能赶紧快跑啊……”

    “我越跑,追我的人越多,越跑,追我的人越多,吓死人了……”

    “我还以为你们不过来接我了呢……”

    他说着,甚至有点感动了起来:“没想到,你们还是来了……”

    “刚才我都感觉快跑不掉了,幸亏你们出手,把后面那几个能力者给搞定了……”

    “我急忙在后面追你们啊,你们跑的好快……”

    “……”

    他一边说一边抹着头上的虚汗,胖胖的脸上满是欣慰的笑容。

    “啥玩意儿?”

    但是陆辛与德古拉一听却都懵了:“原来那能力者是你引过来的?”

    难怪他们一开始已经逃过了火种警卫厅的追捕,结果迎头又碰上了一群黑匣子的能力者,合着对方本来就是在追捕这个胖子,结果两波逃犯,在这个热闹繁华的城市里偶遇了?

    什么缘份啊这是……

    “对啊对啊……”

    夜猫子一脸的诚实:“幸亏有你们,不然我就被追上了……”

    说着,脸上忽然升起了期待的神色,看着德古拉:“姐,我那三万块钱的尾款……”

    “聚会还没开始呢!”

    德古拉顿时发起了脾气,不仅瞪了夜猫子一眼,甚至还瞪了陆辛一眼。

    “瞪我干嘛……”

    陆辛想着,忽然又想到了一句话:“他的尾款为什么是三万?”

    “距离聚会还有三十六个小时呢,这就已经搞得满城的人在追捕我们了。”

    “唉,本来我计划缜密,万般小心,结果却因为你们两个曝露了……”

    “……”

    德古拉又气又不满,愤愤的说着。

    只是她的话多少让陆辛感觉有些迷茫:“好像她曝露是因为她抛尸抛错了地方啊……”

    “哥,你有吃的没?”

    正在德古拉沉吟着时,夜猫子已经看向了陆辛,露出了可爱表情。

    “哦,有。”

    陆辛从袋子里翻了一下,拿出了一根巧克力棒给他:“这玩意儿行不?”

    “太好了,哥。”

    夜猫子欢天喜地的接了过去:“我就爱吃火腿肠……”

    “……”

    陆辛微微有点愣,想要告诉他不是长条状的东西都是火腿肠的,但他已经吃起来了。。

    “怎么办?”

    陆辛转头向德古拉看了过去。

    这事情的发展是真的有点没想到,无意中倒是又碰头了一个。

    “问题应该不大……”

    德古拉迎着陆辛的目光,本来有点纠结的表情,又立刻变成了一副风淡云轻的样子,冷笑道:“我们可都是研究院在茫茫人海里挑选出来的高级人才啊,世界这么大,哪里不能随便逛,至于火种,呵呵,本来就是自身难保的时候,还想卯足了劲跟我们为难,那么……”

    她微微一顿,小虎牙都呲了起来,正想发个狠。

    但也就在这时,忽然夜猫子猛得转头,向外面的万家灯火看去。

    再下一刻,陆辛与德古拉,也瞬间察觉了不对。

    他们所在的房间,没有开灯,漆黑一片。

    所以通过落地窗户向外看去,反而更可以看到这座城市光彩流溢的繁华夜景。

    但如今,不知为何,当他们的视线看向外面时,便感觉,外面那些灯光与建筑,街道,居然都像是凝固住了。本是真实的都市夜景,如今却给人一种,变成了静止画面的感觉。

    同一时间,某种来自于精神层面的压力,忽然像是微风一样,扫向了四方。

    在这一刻,陆辛甚至都隐隐出现了幻觉,仿佛周围的建筑与高楼,正在快速的拉近,自己的视线,穿过无数建筑,瞬间来到了几公里外的半空,一辆直升机的机舱里面……

    机舱里面,正有一个穿着雪白中山装的男人,猛得睁开了眼睛。

    “唰!”

    同样也是在这时,陆辛反应过来,收回了思绪。

    眼前的幻觉顿时消失。但那种奇怪感觉的残留,在告诉他,如果他刚才没有收回思绪的话,便会在那个穿着白色中山装的男人睁开眼睛的一瞬,与他进行某种层次的视线碰撞。

    而就连陆辛自己,也不知道如果两个人的视线进行了碰撞的话,将会出现什么样的后果。

    ……

    ……

    “这种奇怪的精神扫射……”

    德古拉也明显感觉到了不对,忽然有些吃惊的开了口:“没有错,是地狱设计师……”

    “地狱设计师?”

    陆辛听到了这个古怪的称呼,微微皱眉。

    “没错,就是帮助火种设计地狱的人之一。”

    德古拉脸色凝重,但旋及又有点迷茫:“他不应该在地狱那边呆着吗?”

    “咋这时候就出来了?”

    “……”

    “城里闹成了这样,不出来才怪吧……”

    陆辛心里顿时有些无奈:“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我们……”

    德古拉下意识就要开口,忽然又停住。

    这时远方的夜空里,明显能够感觉到空气波纹在混乱的颤抖,那应该是有大量的能力者在飞快的向着他们这个方向靠近,只是方向有些混乱,似乎是无法具体知道陆辛他们在哪。

    同时,高空中直升机的射灯也飞快在近处划过,似乎好几架直升机在靠近。

    下方街道上,刚才显得一片混乱,有点像无头苍蝇一样乱窜的警车与装甲车等等,似乎也收到了指令,正在统一向前推进,分别留在了各大路口,然后疏散着周围的人群,可以发现,他们或许仍然没有具体的目标,但正在试图将周围这一片区域,给彻底的封锁起来。

    “来不及了……”

    德古拉闻言,表情也变得有些严肃,低声道:“群友们,别怪我没提醒你们啊……”

    “在火种城,我们需要小心的就是黑匣子里面的高位祭司,还有那几个在火种里面负责设计地狱的人,传说中,他们都是实力远远超过了普通能力者的存在,甚至可能根本不是人。”

    “有可能我们遇见他们的第一时间就会莫名的死掉,或是忽然疯掉……”

    “……”

    “咦?这么厉害吗?”

    夜猫子有点意外,脸上肥肉颤了颤,害怕的道:“要不我们先联手将他干掉?”

    “……”

    陆辛与德古拉同时怪异的看了他一眼。

    “你玩呐?”

    德古拉瞪了他一眼,道:“如果是在城外,我们遇到了他,或许还能打一打,但如今可是在火种城。这是人家的地盘,我不知道你们在自己的领地能够走上什么台阶,但是在火种,再强大的能力者也会被压制在第三个台阶上,与高级祭祀交手,根本就是找死……”

    “所以,我建议……”

    她一脸的严肃,郑重的说出了决定:“分头走!”

    “啥?”

    听着她的话,陆辛与夜猫子都愣了,四只眼睛无辜的看着她。

    “凑在一起,目标太大了……”

    德古拉已经拉起了箱子,一点也不负责任的道:“所以,聚会时,在地狱之门见吧……”

    “别耽误时间哦,在他看到我们的时候,就晚了……”

    “……”

    说着话时,她已快步走到了这个房间的另一边窗户前,飞快的溜了出去。

    见她走的干脆,陆辛与夜猫子也大眼瞪小眼,夜猫子明显带了点祈求的向陆辛看了过来。

    陆辛却忽然反应了过来,从自己的袋子里,又拿了两根巧克力棒递在他手里,道:“朋友,违法的事情我是不干的……不到万不得已不干……更何况你这违法性质还挺严重……”

    “我也帮不了你,咱们后天见吧……”

    “……”

    说着也急忙拎起了自己的箱子,快速向着另一个方向溜了。

    不能不溜,自己也是要名声的。

    最多就是被迫无奈闯个哨卡,再看他们,又是杀人又是闯军事基地的,太疯狂了……

    “谢谢你啊哥……”

    在他毅然拖着行李箱走的时候,身后的夜猫子则有点感动的看着手里的巧克力棒,用力向他挥着手,喊着:“那我等后天跟你见了面的时候,再请你按摩吧,地方你挑啊……”

    ……

    ……

    同样也是在这个时间,直升机上,有人向穿着白色中山装的男人道:“找到了吗?”

    白色中山装男人缓缓睁开了双眼,轻声道:“被他们躲过了。”

    “看样子,对方能力很强啊……”

    “……”

    “那怎么办?”

    旁边的指挥官明显有些焦急:“地狱之门打开在即,这时候怎么可以出事?”

    “着急什么?”

    穿着白色中山装的男人冷淡笑了一声,从旁边人手里,接过了一个平板电脑。

    慢慢划动,眼神冷酷了起来:

    “有人闯进了火种A级军事基地惹出大动静,吸引全城的目光;又有人趁机闯进了城西的秘密实验室,以诡异手段造成整个区大停电,趁机盗走了关键寄生物品;此外,又有人刺杀了黑匣子的高级祭祀,还有人把火种高层的那位宝贝公子,从九十九楼扔了下来……”

    “此外其他的趁机闹事,抢银行,偷窃的不用多说。”

    “更关键的是,黑匣子那边刚才汇报了一个可怕的消息……”

    他手指轻轻擦过了屏幕,上面是一幅简易速描画。

    上面是一个攀在了墙壁上,手里拎着一只行李箱,嘴上还叼着一个黑色袋子的男人。

    他表情冷漠,微微侧面,眼睛平静,还夹着些不屑。

    一看就是蜘蛛系的手笔,也只有蜘蛛系,才可以寥寥数笔,勾勒的这么维妙维肖。

    身穿白色中山装的男人盯着这副速描画上的男人,目光微微变得阴冷:“在他们追踪那个从军事基地里逃出来的能力者时,忽然有两个人出现,把他们拦截了下来。不仅使得他们直接追丢了那位能力者,甚至还在短暂的交手之中,被人杀掉了一位黑匣子的高级祭司。”

    “我已经让安全那边确认过,他就是从外界一路闯过来的人,一路杀到了火种城前,整个内部交通网的保安部队都拿他没有办法,甚至连他究竟是什么能力都没有分析出来。到了火种,本来已经做好了拦截的准备,却没想到,他又提前在火种城里安插好了内应……”

    “谁能想到呢?他只是让手下人顶替了一位高级祭司而已,就成功混进了城来。”

    “……”

    说着,他微微咬牙,表情又是凝重,又有一点点的兴奋,低声道:

    “呵呵,胆大,疯狂,又心思缜密,且心狠手辣……”

    “这样的人,全世界又有几个?”

    “可以确定,我们这是受到了一个严密谋划的袭击,而且这袭击说不定才刚刚开始。”

    “这样的人来到了火种,谋划一定很大。”

    “……”

    说到了最后时,他忽然将平板扔到了一边,道:“我们没时间跟他们过家家了!”

    “直接启动应急防御程度,让他们看看火种的真实一面吧……”

    “尤其是这个人,我们必须要在地狱之门开启之前,把他找出来,彻底清理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