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六百三十二章 手挽手的黑衣军团(一更)
    “那是什么?”

    靴子声响起的一刻,陆辛猛得抬头,看向了街道的另一个方向。

    火种城还是那种火种城,街道与路灯,看起来都与之前没有什么区别。

    但随着那种沉重而整齐的脚步声,这座城市却忽然有一种让人感觉极为压迫的气氛出现。

    陆辛看到,街道的另一端,忽然有迷迷蒙蒙,类似于雾气的东西出现。

    但很快就分辨出来,那并不是雾气。

    是空气变得浑浊,一丝丝的扭曲,勾连成片,形成了像雾气一样让人视野模糊的景像。

    在迷蒙深处,隐隐可以看到,正有一片攒动着的人头,快速逼近了过来。

    唰!唰!唰!唰!

    一声一声,越来越近,震耳欲聋,仿佛整座城市都在跟着摇晃。

    不,不是城市在跟着摇晃。

    而是自己的精神受到了影响,在与那种脚步声发出了共鸣,所以产生了这种摇晃感。。

    ……

    ……

    陆辛深呼了一口气,知道厉害的东西出现了。

    他从长椅上站了起来,烟蒂扔在地上,踩灭,行李箱放在了长椅上。

    自己则提着黑色袋子,认真的看向了街道尽头的黑暗之中。

    同一时间,趴在了他背上的妹妹顿时来到了精神。

    顺着他的后背爬到了他的肩膀上,好奇的向街道的另一个方向看着。

    脚下因为旁边路灯的照射而出现的模糊影子,也变得清晰了起来。

    像平铺在地面的纸张一样慢慢折起,变成了一个高大而沉默的身影,站在了陆辛身边。

    “汪汪……”

    没皮的小狗从阴影里走了出来,没有眼皮的眼睛透着邪异的光,死死盯着前面。

    更后面,还有四个看不清形状的小家伙,手牵着手,躲在了小狗的身后。

    ……

    ……

    “啊……”

    随着沉重而整齐的脚步声靠近,忽然间一股浓重的味道充斥进了鼻端。

    潮湿,阴冷,带着种让人感觉恐惧的味道。

    通常味道只会让人喜欢或是厌恶,但这种味道涌入鼻端的瞬间,却莫名的让人感觉心脏重重一跳,整个身体都陷入了一种极为不舒服的状态。

    紧接着,便是混乱的声音,瞬间传进了陆辛的耳膜,身上的汗毛,一下子就炸起了一层。

    陆辛的视野,都模糊了一下,周围的路灯光芒拉成了长长的影子。

    下一刻,他才重新瞳孔收缩,向前看去,顿时一种让人呼吸微微停顿的画面。

    模糊而扭曲的空气里,随着那种整齐的脚步声以及嘶喊声,走出来的,是一个一个的人。

    他刚才看到的,阴影里面攒动的人头,居然真的都是人头。

    那是一群穿着黑色西装,与锃亮皮鞋的人。

    有男有女,年龄也有老弱大小。

    他们手挽着手,肩并着肩,迈着整齐划一的步伐从街道的另一端走了出来。

    每一步抬步,每一次落下,动作都是异常的统一。

    每个人脑袋上都带着黑色的礼帽,帽沿下面,则是一张苍白的脸。

    动作不急不慢,一步一步,向前走来,身后不知有多少,根本看不见尽头。

    看着这群人,陆辛甚至都生出了一种错觉。

    自己好像看到了一条河。

    这是一条以人为单位的河流,踏着统一的步伐,穿着统一的衣服,带着一种诡异却又沉重的气势,唰唰唰的从黑暗之中流了出来,然后快速的淹没着这一条空荡荡的街道。

    他们所过之处,都被那种黑色的礼帽顶所淹没。

    陆辛看到,刚才在这条街道,或者说这座城市里,时不时悄然出现的死人,在这一条“人河”出现的时候,都露出了惊慌而恐惧的表情。他们有的向远处奔逃,有的向旁边爬去。

    但是,那条“人河”,还是面无表情的赶上了他们,然后,淹没了他们,再没半点声息。

    没有什么撕咬或是杀戳,他们只是将这些人影淹没而已。

    一旦被那整齐划一的队伍赶上,便被他们吞噬进了队伍里,再看不见半点影子。

    ……

    ……

    “这就是火种城的底牌?”

    “他们就是试图用这样的方法,把这些进城捣乱的人解决?”

    陆辛沉默的看向了那片人流,心里展开了思索。

    他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也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形式的精神体存在形式。

    而在他思索着时,街道上已经被“人流”所挤满。

    后面,他们这支队伍的尽头还是没有看到。

    但是在街道的另一边,则也有一支人流出现,两者皆顺着街道涌向前方,于陆辛身前不远处相遇。整齐划一的踏声,融合成了一个,两只相对而来的人流,也混在了一起。

    然后,他们同时转头,看向了路边,小河前的草地上,长椅旁边的陆辛。

    时间出现了片刻的寂静。

    那种整齐划一的脚步声,突兀的消失,这一刻,静的似乎可以听到这个城市的心跳。

    再下一刻,似乎有无形的力量在后面挤压,前面的人又开始迈步,旋即,整齐的脚步响起,他们的速度忽然加快,一张张黑色帽沿下惨白的脸晃动,同时向前陆辛挤了过来。

    “汪汪……”

    没皮的小狗微微后退了一步,但立刻被黑色影子里的父亲看了一眼。

    心一横,它忽然冲了上去,身上的血沫子抖动,张开了不受脸皮束缚的血盆大口。

    被没皮的小狗咬住之后,正常人是情绪立即不受控制的失控。

    极为容易陷入一种牛角尖的极端情绪之中。

    精神体上面,则是被它咬住之后,精神体立刻就会被他身上的血色肌肉颜色淹没。

    那是一种成为了它自身精神力量的附庸及延伸的表现。

    谁也不知道这一条人河,究竟是什么性质。

    但是,没皮的小狗咬在了他们身上的时候,居然没有出现半点变化,既没有人的情绪忽然间失控,也没有出现他的血色开始蔓延到这群人身上的画面……什么也没有发生。

    倒是没皮的小狗,反而被人河向前撞击的力量,直接撞的倒退了回来。

    几乎跌入河中,趴在草地上呜呜的叫。

    “嗯?”

    陆辛微微皱眉,感觉到了一点诧异。

    他感觉到了没皮小狗的兴奋。

    没皮的小狗,每一次受到了伤害,都会兴奋的异常。

    而这一次,它兴奋到简直失禁,趴在了地上,翻着白眼,肚皮都慢慢翻了过来……

    ……哦,它没有肚皮。

    但是,确实可以看出,他简直爽到了晕眩。

    这是不是说明,仅仅是刚才那一下的接触,没皮的小狗就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伤害?

    “唰”“唰”“唰”“唰”

    在陆辛诧异的时候,面前的人河可不会停下,仍是继续向前冲来。

    这一次,不用陆辛特别嘱咐什么,阴影里那几个小家伙,已经同时出手,无论是十二阶魔方,还是黑色扑克牌,又或者是记忆沙漏、六识脸谱,同时散发出了精神触须向前迎去。

    黑暗之中,各种怪异的精神力量展形了自己的形状。

    有的迅猛,有的阴险,有的直到接触到了对方,才忽然出现在了野视之中。

    但结果,毫无作用。

    它们各自有着不同的能力者精神特质。

    但是,这些精神特质涌到了那群人身上时,却都瞬间被弹了回来。

    这甚至与陆辛受到了污的时候都不一样。

    陆辛是靠着精神力量将污染稀释,但是那一群人河,却像是根本不受污染的影响,无论是什么样的污染,都没有使得他们的队型出现哪怕半点的混乱,甚至没有对他们的速度形成半点阻拦,便这么像是一片黑色的潮水,踩着整齐的步子,手挽着手向陆辛冲撞了过来。

    “哥哥,让我去……”

    蹲在了陆辛肩膀上的妹妹,已经非常的兴奋,高高跳,向着那群人扑去。

    两只小手张开,不信邪似的摸向了前面黑衣人的脸。

    下一刻,妹妹被弹了回来,呆呆的坐在了陆辛肩膀上,小脸上静静流下了眼泪。

    一边抬手抹着眼泪,一边道:“还是你们去吧……”

    ……

    ……

    “怎么会有不受影响的精神体?”

    陆辛哪怕没有妹妹最后做这个测试,也看出了这一群黑衣人的怪异,他一时间之间,想不通这个原理,因此微微回头,与黑影里的父亲对视了一眼,旋及抬手向前按了过去。

    随着他的动作,黑色的影子忽然大片向前涌出。

    黑色的人流已经到了陆辛身前两米开外,瞬间与黑色的影子撞在了一处。

    “嘶啦……”

    忽然一连串细密而清晰的粗布撕裂声在耳边响起。

    周围的水泥地面,树木,草屏,同时出现了一道道被锋利的刀锋割过的痕迹。

    空气像是被一片一片的撕裂,瞬间变得浑浊不堪。

    人的大脑都像是在瞬间被撞成了浆糊,一种铁锈般的味道,自鼻腔之中瞬间涌动了起来。

    陆辛的脑袋海里,瞬间出现了无数分辨不清真假的幻听与幻视。

    唯一清晰的是父亲在惊疑的大叫:“怎么会这样?”

    ……

    “嗡……”

    在父亲的影子与那群穿着黑西装的人群碰撞时,陆辛瞬间便感受到了一种电击般的触感。

    耳朵里无数的声音响了起来。

    有大口喘着粗气,但气息却越来越短的声音。

    有电击板打在了病人胸口的皮肤上,震颤出心跳的声音。

    有微弱而无意识的呢喃声,也有因为惊恐而尖利,又因为生命的消逝而短暂的呐感声。

    还有沉沦进了绝望,彷徨无助,卑微的抽泣声。

    之前那种潮湿阴冷的气味再次涌入鼻腔,铁锈味道镶嵌在了鼻管黏膜之上。

    陆辛终于明白了过来,这不仅仅是血液的味道。

    如果非要形容这种味道,那便是死亡。

    ……

    ……

    “该死,该死……”

    那一瞬间,庞杂而来的幻觉,几乎要将陆辛淹没,父亲的怒骂声惊醒了他。

    强行睁开眼睛向前看去,陆辛就看到了自己之前从未想过的一幕。

    他看到父亲的影子涌向前方,却被那群穿着黑西装的人身上带来的扭曲与浑浊气息抵住。

    双方形成了某种程度的僵持。

    但更显眼的是,影子的特质,没有浸染到对方的身上,倒是对方身上的混乱与扭曲,通过影子,向自己的身上蔓延了过来,正一丝丝从自己的双足开始,将自己的身体缠绕。

    父亲没有污染对方,反而是对方的特性开始污染自己。

    之所以双方形成了某种程度的僵持,反而是因为父亲的精神力量在起作用。

    ……

    “怎么会?”

    陆辛看清了这一幕,心里生出了和父亲一样的错愕与惊疑。

    父亲非但没有污染到那些精神体,反而被它们顺着黑色影子污染到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