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六百三十五章 联盟最强雇佣兵
    “夏虫?”

    “她怎么会在这里?”

    “……”

    看到了夏虫的一刻,陆辛被分了心,眼睛里的黑色粒子迅速的消褪。

    就连身边的影子,也瞬间平息了下来,父亲和自己一样好奇。

    “快来啊……”

    看着陆辛微微发呆的样子,夏虫有点焦急的跺了跺脚:“再晚就来不及了……”

    “哦哦……”

    陆辛这才反应了过来,看了一眼周围正像是潮水一般挤了过来的黑色精神体,还有正身上仿佛没有半点情绪波动,只是机械般与黑色精神体对抗的负零部队人员,立刻不动声色的打消了心里刚刚生起的念头,快步在负零部队成员的保护下向夏虫的方向走了过去。

    “抓住我的手……”

    只探出了半个身子的夏虫,快速拉起了陆辛的手,退回了房门之后。

    “吱呀……”

    房门关闭的一刻,无数黑色的精神体以及混乱而浑浊的精神力场,顿时全部消失。

    周围的世界变成了血红色的废墟,陆辛与夏虫穿梭在了这废墟之中,也不知道翻过了多少残破的墙壁,与龟裂的道路,终于来到了一个完整的门前,快速的开门走了进去。

    用了些许时间,陆辛适应了这个房间里的光线。

    只见自己正身处一个昏暗而逼仄的房间里,只点着几盏昏黄的灯泡。

    房间里各式各样的枪械与电脑,堆满了角落,看起来杂乱无章。

    靠近墙角的两张行军床上,还躺着两个人。。

    一个身上缠满了绷带,正是中心城的能力者,自己的好朋友,之前曾经送过自己一个古董打火机的手术刀。另外一个则是驯兽师,她坐在了床上,身边堆满了纸巾,像一座小山。

    “咦……”

    手术刀听到房门打开的动静,被缠的只剩了一条缝的眼睛里,露出了些许兴奋的微光。

    十分吃力的向陆辛抬起了手,嘴部的绷带不停的扭动,看起来很热情。

    “哎呀……”

    陆辛急忙上前,握住了手术刀的手:“怎么伤的这么重?”

    手术刀嘴巴不停的扭动着,把绷带挤出了一点缝,声若蚊蚋的开着口。

    陆辛忙靠近了他的嘴边,听到他是在说:“你好。”

    陆辛急忙握着他手,上下摇了一下,道:“你好你好,怎么伤的这么重呀?”

    手术刀的嘴巴颤抖着,又微声说了点什么。

    陆辛凑到了他嘴边,听到他说:“你怎么来啦?”

    “……”

    陆辛老是回答道:“夏虫调查员带我过来的。”

    手术刀的嘴巴又颤抖着开口,陆辛附耳过去,听见他问:“最近过的还好吗?”

    陆辛有点无语了,轻轻放下了他的手,还帮他揪了一下绷带:

    “都伤这么重了,就别想着聊天了。”

    “……”

    说着不管手术刀的嘴巴乱动,转身看向了驯兽师,笑道:“你好。”

    驯兽师使劲的擤着鼻涕,用纸巾擦了,扔到一边,带着哭腔道:“我不好。”

    陆辛愕然:“怎么啦?”

    “太可怜了。”

    驯兽师道:“那些人,那些死掉的人,他们太可怜了,我,我感同身受,我同情他们,但是,我发现自己一点也不帮不上他们,真的,我感觉自己特没用,人生没有意义……”

    “……”

    陆辛有点接不上话了,转头向夏虫看了过去:“这是咋了?”

    夏虫刚刚关上了房门,然后快速的检查了一下房间的布置,这时候才转过身来,道:

    “不用管他们两个了,一个在与黑匣子的高级祭司交手时受了重伤,浑身上下只有眼睛和嘴巴能动了,一个受到了地狱气息的污染,情绪正处于极度混乱之中,还没调整好呢。”

    “……”

    陆辛微微诧异,转头看了他们两个一眼,忍不住道:“那这是怎么回事?”

    “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

    “应该说,是你为什么在这里才对吧?”

    夏虫也好奇的打量了陆辛一眼,坐在了一个破旧的沙发上。

    跷起了自己的腿,拿出了酒精擦饰着腿上的伤口。

    一边擦,一边微微咧着嘴道:“我们本来就是追踪灵魂交易过来的,想要顺藤摸瓜,找到地狱的入口,结果与火种正面撞上了,交手的时候吃了点亏……”

    “你呢?你不是已经回青港了吗?”

    “……”

    说着,忽然想到了什么,有些警惕的看着陆辛:“难道是过来找我讨那两百万的?”

    “没有没有……”

    陆辛都怔了一下,才急忙摇头。

    迎着夏虫的质疑,他也觉得有点好笑:“我怎么可能为了两百万跑火种城来找你?”

    那两百万虽然还没有打给自己,但自己已经拜托了韩冰帮自己讨要了。

    “我觉得也是。”

    夏虫看了陆辛一眼,道:“看出了你喜欢钱,但想想也不可能为了区区几百万跑到火种城来。”

    “不过发现你出现在了这里,真让我吃了一惊。最一开始感应到地狱军团在行动,我还以为是地狱入口即将打开了,然后才发现,居然是你一个人在单挑这支地狱军团……”

    说着自己都忍不住脸色微沉,训道:“你真是疯了,不知道地狱军团的可怕吗?”

    陆辛解释道:“交手之前,我确实不知道呀……”

    说着微微一顿,道:“不过刚才遇到的玩意儿确实难缠,它们可怕在哪?”

    “你一个刚刚跟地狱军团交手,靠了负零部队才脱身的人,居然问我它们可怕在哪?”

    夏虫感觉逻辑有些不对。

    但想了一下,发现没有什么不对,再加上陆辛问了,下意识便想告诉他,道:

    “地狱军团,就是你遇到的那种精神乱流,是火种打造地狱之时诞生的产物之一。”

    “你可以直接看到精神怪物,那么你应该看到了,那是一种从未见过的精神怪物类型。”

    “它是由一只只单独的精神体构成,每一只精神体,都不是活人,且自身的情绪,被时刻保持在了最为强烈的状态下……你可以理解为,保持在了一个人濒临死亡时的状态。”

    “正因为它们时刻保持在这种状态,便使得它们几乎不会受到其他的污染,如同一个人在极度的愤怒下,甚至会忘了伤心与恐惧。”

    “地狱军团就是这样一种存在,如同一个由时刻保持着强烈精神波动的灵魂打造的军团。”

    “它们无法被污染,甚至可以说,它们就是能力者的克星。”

    “……”

    陆辛细细听着,忍不住轻轻点头。

    夏虫的解释,倒确实让他理解了一些刚才遇到的怪异现象。

    而夏虫则是一边说着,一边皱起了眉头,道:“之前我们调查的灵魂交易背后,就是火种。也可以确定,有一部分交易的灵魂,便是打造成了这样的地狱军团。第一次遇上时,我们也险些吃了大亏,幸亏有负零部队跟在身边,不然,现在我们可能已经全军覆没。”

    “负零部队……”

    陆辛也反应了过来,想起来刚才看到的一幕,微微有些好奇:

    “他们好像对付起来并不困难。”

    从刚才那一幕来看,他甚至有种感觉,负零部队对付那个军团,比自己还轻松。

    “你也发现了。”

    夏虫看了他一眼,道:“零负部队,某种程度上,与这支地狱军团是相互克制的。”

    她微微犹豫了一下,才坦然说了出来,道:“火种的地狱军团,是死人,时刻保持了极限程度情绪波动的死人。而负零部队,则是活人,通过了某种手段,将自身情绪或说精神力量的波动彻底压制住的活人。所以,他们也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免疫其他能力者的污染。”

    顿了一下,她才继续面无表情的道:“入行这么久,你应该知道D级人员的存在。”

    “负零部队,就是最强的D组。”

    “……”

    “嗯?”

    陆辛听着夏虫波澜不惊的解释,心里却隐隐受到了震憾。

    地狱军团,负零部队……

    在来火种之前,他甚至还感觉,能力者都是不可理喻,并且强大的。

    便如一个小小的记忆沙漏,便可以轻而易举的夺去普通人最珍贵且仅剩的东西。

    但如今,却忽然知晓了地狱军团与负零部队这两种可怕的存在。

    原来,在不知不觉间,这个世界上已经有了很多自己都想象不到的东西。

    他沉默了一会,没有说话。

    夏虫居然也出奇的理解了他的想法,没有催促或是什么。

    每一个知晓了负零部队存在的能力者,都会沉默一会,这也是人之常情。

    陆辛脸上的表情,也经过了微微惊讶,微微凝思,然后逐渐淡去,又露出笑容的过程,然后才向着夏虫道:“既然你们有了对抗地狱军团的能力,那为什么还一直守在这里?”

    “呼……”

    夏虫轻轻吁了口气,放下了自己散发着酒精刺鼻气味的腿,向陆辛道:

    “负零部队只是与地狱军团相互克制而已。”

    “论单体战斗实力,地狱军团自然不如负零部队,但在地狱军团源源不断的数量下,负零部队也是完全没有胜算的。”

    “更何况,负零部队因为自身的某些问题,他们无法进入深渊,所以,我们的很多作战计划无法完成,只能留在这里等待援兵。”

    “……”

    “援兵?”

    陆辛多少有些好奇。

    “是的。”

    夏虫认真点头,道:“我们之前一路追查,确定了地狱就在火种城,甚至拿到了切实的证据。按理说,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但是,因为我们得知,地狱入口即将打开,并猜测这应该是一个足以影响世界格局的大事,所以我们主动申请,留了下来调查这件事。”

    “只可惜在调查地狱入口这件事的过程中,我们遭遇了地狱军团,吃了大亏,并深切感觉到力量不足,因此已经向研究院发送了请求支援的信息,并且得到了研究院的同意……”

    说着,她的小脸上,也似乎难得的露出了一点激动,道:“援兵已经派出来了。”

    “据说,派来的是研究院眼中,最强大的一位雇佣兵……”

    “……”

    “等等……”

    看着夏虫隐隐有点期待的表情,陆辛忽然察觉了一点不对劲:“你说的人是谁?”

    “我没见过他的样子,也不知道他的实力,甚至不知道他手下有多少人。”

    夏虫有些怪异的看了陆辛一眼,继续有点感慨的道:“但我知道他的代号……”

    “……联盟雇佣兵市场里面的传奇人物,德古拉!”

    “……”

    “等等,等等,有点乱……”

    陆辛像是一下子被打击到了,连连摆着手,好一会,才用有点无语的口吻道:“如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研究院,研究院请这个最强大的雇佣兵出手,应该给了不少钱吧?”

    “当然了……”

    夏虫点了下头,道:“据我所知,这次研究发布的是最高等级的任务。”

    “仅仅是佣金,便高达……”

    微微一顿之后,她才郑重的说了出来:“一个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