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六百三十七章 为了一个亿
    夏虫眨了眨眼睛,面无表情的脸却传递出了深深的不解。

    她相信自己已经很清楚的向陆辛形容了深渊之中守着火种大厦的那个存在的可怕。

    那为什么这个叫单兵的家伙还是一定要去?

    这个家伙的强大,她是知道的,上次抓捕地狱使者,就已经有所猜测。

    但是,她相信,作为一个人,即使再强大,也有自己的极限。

    而且刚刚明明才看到,他在地狱军团的围攻之下,也已经有些走头无路,深渊里自己感知到的那个东西,可是比地狱军团还要可怕啊……

    正因此,看着陆辛一副浑然不觉,甚至还在认真做起了准备的样子,夏虫都有点无语:

    这家伙是疯了?

    甚至有个不怎么确定的想法:他是为了这一个亿,就要去挑战那么可怕的东西?

    幸亏陆辛不知道夏虫的想法,不然,肯定要谦虚一下……

    ……哪需要一个亿啊!

    ……

    纵然再三向陆辛确定了是不是真的要去深渊走这一趟,而且陆辛肯定的语气以及自信的态度也让夏虫动了心,但夏虫还是先照例等了半个小时,并且与负零部队联系了一番。

    如今,她们所在的位置,乃是火种城一处深入地下的密室。

    一层层厚厚的水墙壁阻拦,防御的无比严密。

    若是通过常规方法进来,需要连过数条走廊,再乘坐电梯深入地下八十多米,然后经过三层密封的大门,但借助于夏虫的能力,却只需要开门,进门,关门,便来到了密室之中。

    负零部队无法进入深渊,所以她们平时只能分开。

    好在负零部队有自身的特质,倒是并不害怕地狱军团的清洗,方面在地上打探消息。。

    “地狱军团已经撤退,火种城多处骚乱地点也已平息……”

    “暂时未知多少外来者遇难或遭擒。”

    “从火种城警卫厅及执法队的搜寻动向与行动轨迹判定,起码还有五人以上在逃。”

    “与雇佣军德古拉的接头暗号,仍无回应。”

    “……”

    拿到了这些消息之后,夏虫认真思索了片刻,还是决定与陆辛往深渊里走一趟。

    此前城中骚乱四起,她们也以为机会到来,一边观察,一边等待。

    但没想到,火种城以极大的魄力,直接派出了地狱军团,对骚乱四起的火种城进行了清洗,短短一个小时之间,便已彻底平定了所有的骚乱,强行将火种城恢复了之前的平静。

    即使是她们最抱有期待的德古拉,也一直没有与她们进行联系。

    在夏虫的角度来看,形势已经陷入了僵局,看不到机会,一直等下去不是办法。

    她们最缺的就是时间,那便只能行险。

    “我同意你的建议,也可以向你保证,会尽量向研究院帮你申请那笔酬金。”

    夏虫经过了缜密的思索,来到了陆辛面前,正色道:“但为了阻止地狱计划,也为了我们两个人的命,我带你进入深渊之前,需要向你约法三章。第一,进入深渊,一切听我的。”

    “第二,进入深渊之后,你不能自作主张。”

    “第三,若难度过高,不许硬撑,我说撤回来,就要撤回来。”

    “……”

    陆辛认真的听完了夏虫的叮嘱,微微有些迷茫:“这三章好像是一个意思啊……”

    夏虫眯眼,向陆辛看了过来。

    陆辛忙保证:“好好好,听你的听你的。”

    态度很诚恳,简直就像是听一个亿的那样保证听夏虫的。

    “那好吧,准备出发。”

    夏虫深呼一口气,开始准备,在身上套了一件研究院特制战术背心。一架压满了整整一盒特殊子弹的手提式多管转轮枪背在了身上。两边腰间又放了两大盒备用子弹。

    一把锋利的匕首,卡在刀囊之中,系在了自己的左腿上,又在右腿上绑了一个填进去好几件银色电子仪器的黑色小包。此外,甚至还顺便换了一双大皮鞋,以及长筒袜。

    这一来,整个人看起来立刻就像是一个……武器架子了。

    还是迷你型。

    看着夏虫非常专业的把自己装备成了武器架子,陆辛微微有点羡慕,自己也想表现的那么专业,但除了把自己黑色袋子里的一把枪拿出来检查一下又上了膛之后,就没啥事了。

    可惜了,自己本来两把枪的,左轮手枪却丢了。

    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找得回来。

    真要找不回来的话,以后回了青港,可怎么上班呢……

    “呼……呼……”

    在陆辛看着旁边的夏虫认真准备时,旁边响起了吹气声。

    转头看去,就见躺在床上,绑的像个木乃伊一样的手术刀,在废力的向自己招手,同时用力吹气,吸引自己的注意力,见自己目光看了过去,他立刻拼命的向自己眨眼示意。

    急忙靠近了他,耳朵贴在他的嘴边,就听见他用微弱的声音嘱咐着:“得捧着她来……”

    “哦?”

    陆辛转头看向了一脸严肃的夏虫一眼,恍然大悟,用力点了下头。

    手术刀努力的将自己的手提高了两厘米,微微作了一个竖起大拇指的动作……

    “等我三个小时。”

    做好了准备之后,夏虫严肃的向一边哭哭啼啼抹着眼睛的驯兽师道:“如果三个小时之内我还没有回来,或是没有向你们传递新的目标,那么便标志着我们此行的任务失败……”

    微微一顿,表情毅然:“你们可以立刻通知负零部队,让他们带你们离开火种城!”

    手术刀眼睛里配合的露出了感动的神色,但他说不了话。

    “那你去呗……”

    一边的驯兽师则是狠狠擤了一下鼻涕,道:“反正活着这一辈子,谁能不死呢?”

    “能够安详的离开这个世界,就是最大的幸福了吧?”

    “……”

    “这个送别的气氛,好像有点不对……”

    陆辛心里生出了古怪的感觉,转头向夏虫看了一眼。

    夏虫也明显因为没有得到自己想得到的回馈而微微发呆,不过很快反应了过来,小嘴微微一瘪,就恢复了之前的严肃凝重,转身向陆辛伸出了自己肉乎乎的小手,道:“握住。”

    陆辛急忙上前握住了她的手。

    夏虫深呼了一口气,低声道:“为了世界的文明与秩序……”

    转身拧开了门把手,一步踏入了进去。

    ……

    ……

    暗红、龟裂、残破的色彩映入眼帘,干燥,阴冷的气息扑到了脸上。

    陆辛跟着夏虫进入了深渊,并因为这一次身负价值一个亿的任务的缘故,比之前更为仔细的打量起了这一片与火种城重叠的深渊。

    大体的感观上,与其他地方进入的深渊,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同,同样是那种绝望而让人感觉到窒息的色调,庞大又看不见边际的绝望。

    但又确实有些异常。

    微一定神之后,陆辛便发现,这个地方,那种被人窥伺的感觉,少了很多。

    仿佛这里的深渊,不像其他的地方,有那么多鬼鬼祟祟的东西存在。

    也不知道这是因为火种城的居民都陷入了沉睡的缘故,还是因为刚才现实火种城里,地狱军团对整座城市的清洗,吓跑了这些原本蛰伏在火种城深渊位置的怪异精神怪物们……

    “嗤啦啦……”

    地面上,一层一层的黑色干枯手掌,却远比其他地方更厚实,更浓密。

    也很凶残。

    进入深渊,没走几步,夏虫的双腿,便已经被割得满是鲜血。

    就连陆辛,也感觉皮肉疼痛,低头看去,裤子已经被割出了一条条的裂隙。

    这些代表着人类贪婪与恶意的手掌,居然不怕自己。

    陆辛并没有说什么,但心里生出了微微的不满意。

    自从进入了这座城,从一开始那个上来就找自己要五千块过路费的歪帽子,再到一路上不分青红皂白出动直升机拦截自己的军队,再到追得自己满城跑的警卫厅与执法队,还有当着自己的面要掏走自己债主心脏的苍白手掌,再到跑大街上围殴自己的地狱军团……

    ……火种城,似乎真的对自己很不尊重啊!

    ……

    在陆辛思索着这个问题时,夏虫拉着他的手掌,一路向前,很快来到了城心位置。

    目光穿过暗红色扭曲的空气,他们很快看到了自己的目标。

    很明显。

    深渊里的一切,都是呈现出了残破不堪的形状,包括偶尔会在这里看到的生命。

    但是,在他们的眼前,这片废墟的中心处,却有一栋完整的大厦高高耸立。

    它有着暗红色的外观与模糊的楼体,像是废墟上的王者一样伫立,直指乌云聚汇的天空。

    周围的精神力量,像是潮水一样向着它涌去,又以它为中心向外扩散了开来。

    “好狂啊……”

    陆辛看着那栋高大的火种大楼,微微低叹。

    “小心点……”

    而在看到了那栋火种大楼的同时,夏虫则明显变得警惕了起来,她小腿噼哩啪啦,拉着陆辛一路纵高伏低,借着周围高低错落的破败建筑隐藏着自己的身形,仿佛在做贼……

    陆辛记得,她以前进入深渊,都是蒙着头直接往前冲的。

    这次居然这么小心……

    “感受到了吗?”

    拉着陆辛来到了一处低垂的墙壁后面,夏虫微微探了下头,又快速缩回。

    小脸上一片凝重,低声询问道。

    陆辛点了下头,知道夏虫指的是什么。

    他也确实感觉到了前面的火种大楼旁边,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阴冷的扫视着周围。

    只不过,这种感应并不真切,实在是离的太远了。

    “能不能再近一点?”

    夏虫听了,顿时严肃的摇头,道:“绝对不能,我是在为任务负责,也是在为我们两个的生命负责。现在,是我能接近它的最大限度,再往前去,就有可能会被它发现了……”

    不仅她一脸严肃,甚至连趴在了她头顶上的一个胖乎乎的虫子都跟着点头。

    “这个……”

    陆辛微微有些为难,忽然想到了临来时手术刀叮嘱自己的话。

    心里顿时明白了什么,组织了一下语言,严肃道:

    “我也知道这样很危险,但是,你可是研究院中级调查员啊夏虫小姐,火种城打造地狱这么大的事情,直接交给了你,不知多少人的生命就在你的手里,就是因为他们相信你……”

    “背负着这么大的责任,我们又怎么可以退缩?”

    “……”

    “咦?”

    夏虫听着陆辛的这番话,微微呆了一下,表情似乎有些开心,又强行忍住。

    然后,她凝重的点了下头,道:“那好吧,再往前一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