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六百四十五章 给活人的葬礼(三更)
    那仿佛是代表着死亡的飘带,接触的一瞬,便会被毁灭。

    但迎着这夹杂了黑色粒子的狂暴力量,那三位一上两下,呈三角形站队的三位黑袍子祭司,却没有并点动摇身体,最上面的一位祭司微微抬头,露出了头罩下半边苍白的脸。

    下一刻,他展开两只苍白枯瘦的手掌,用力一拉,将自己黑色的袍子从中间扯了开来。

    袍子下面就是他的身体,但掀开之后,露出的却是一个黑洞,不知通往哪里。

    “呼喇喇……”

    下一刻,忽然像是惨白的虫子从里面挤了出来,无数苍白色的精神体钻出了袍子。

    一只接着一只。

    每一只都是人体形状,甚至带着各种不同的表情,狰狞或是凄厉,一涌而出,看起来居然有几百只之多,飞快的涌向了前方,与挟着黑色粒子而来的影子,在半空之中相遇。

    “哗啦啦……”

    便如之前陆辛对抗地狱军团时相仿。

    苍白色的精神体无穷无尽一般飞了出来,撞在了影子上。

    瞬间便已经被消融,毁灭。。

    但无穷的精神体疯狂向前涌来,却也阻住了黑色影子继续向前靠近。

    “啊……”

    双方的力量,似乎在这种冲撞中,同时向高处扬去。

    高昂的嘶吼声撕裂着这一片深坑工厂里的空气,仿佛负伤的野兽。

    一丝丝,一缕缕,数不清的精神乱流,在这片空气里散开。

    粗野蛮横的挤进了周围的空气里,使得周围空气越来越浓郁,压力越来越大。

    整个地下深坑,似乎都隐隐变成了一片精神乱流的汪洋。

    就好像整个洞穴潜入了深海,拥有着可怕压力的海水,填进了这片空间。

    这一幕,简直重现了陆辛当初在开心小镇狙击科技教会时产生的精神怪流。

    只是,如今空间更狭小,精神乱流的压力也越大。

    ……

    ……

    “你已经死亡,生命追逐着眼前的光……”

    在那位黑袍祭司释放无尽苍白精神体,借助于这种无尽消耗的方式抵住了狂暴的黑色影子时,三角形位置的另外两位祭司,则同时开始了不同的动作,其中一位祭司开始祈祷。

    头罩下面,有一种低沉到了仿佛地底传出来的声音,幽幽响了起来。

    陆辛不想听。

    但是周围的精神乱流,在他声音响起来时,都形成了一种奇异的震动。

    他的声音,被强行送进了自己耳中。

    有那么一刻,他居然真的产生了幻觉,好像自己躺在了一张柔软的床上,周围是无法形容的黑暗,身体也是无法形容的沉重。唯有眼前,飘着一束白光,仿佛给自己指引着出口。

    自己下意识就飞了起来,追逐那束白光。

    随着白光越来越近,自己的心脏已经停止,就连血液,也要开始停止流动。

    “唰!”

    但他只是微微一沉,便猛得睁开了双眼。

    “这是什么?”

    他感觉很怪异,以前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能力,但他感觉到了危险。

    黑色的袋子叼在嘴上,飞快的伸手进去翻找,急思应对之法。

    “什么?”

    对方见到陆辛一幌神间,便睁开了双眼,同样一惊。

    旋及,其中一位黑袍祭司,人在半空之中,手指飞快的点动,似乎进行了一个仪式。

    下一刻,周围无穷的精神乱流里,有一条条黑色的锁链出现。

    仔细看去,才发现那些黑色的锁链,居然是一颗又一颗拳头大小的手掌交织而成。

    它们带着自己特有的生命活性,瞬间从左右两边,攀上了残破的平台,然后蟒蛇一样一圈圈缠到了陆辛的腿上,巨大的力量,几乎将陆辛扯倒,同时顺着脚腕,向着蔓延而来。

    “嗯?”

    陆辛在这一刻,微微皱眉。

    身上的黑色影子立刻就要下沉,将这些锁链撕扯。

    夹杂了黑色粒子的影子,瞬间便有一部分分了出来,将黑手组成的锁链淹没,但是下一刻,影子褪去,锁链居然安然无恙,仍是缠在了自己的双腿上,只是停止了蔓延的势头。

    “不好,这锁链不是他们对你的攻击……”

    “是你自己……”

    “你的双腿已经死亡,所以被他们地狱的规则所束缚……”

    “……”

    父亲的声音,有些惊怒的响了起来。

    “我的双腿死掉了?”

    陆辛微微诧异,甚至还没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下一刻,对面黑袍子祭司的声音,已经再次响了起来:“你的身体,躺在了土壤之中。”

    “亲人的低泣,在你耳边回响……”

    “……”

    周围的精神乱流随着他的声音响起,居然仿佛真的形成了一幅幅的画面。

    周围的世界颠倒,自己好像躺在了土坑之中,手里似乎还捧着一束白色的花。

    从自己的视角,可以看到土坑的边缘,有人静静的看着土坑里的自己,低声哀泣。

    有小鹿老师、娃娃、陈菁、韩冰……

    咦?

    怎么全是女人?

    他这么想着时,土坑的边缘位置,又出现了壁虎、肖副总、白教授、刘经理、楼下卖早餐的大爷,手里捧着一个打火机的手术刀,之前在火种的混乱之地碰到的老村长……

    ……不对,怎么感觉壁虎在偷笑?

    “唰!”

    陆辛又冷不丁睁开了眼睛,眼前的幻象瞬间消失,父亲的怒吼声在耳边响起:

    “他们在影响你,打起精神啊……”

    陆辛有些愤怒,自己又何尝不知道危险?

    立刻便要移动身体,却发现移动身体的意识出现,但却一动没动……

    低头看去,便忽然看到,那种黑色的锁链,居然已经捆到了自己的胸口位置。

    “这是什么见鬼的能力?”

    陆辛都有些生气了,感觉一切都是诡异里透着荒诞。

    他已经很久没有这种诡异的感觉了。

    面对这三位祭司,比面对地狱军团时还可怕。

    那时候,自己只需要对抗地狱军团,但这三位祭司,却分工明确。

    他们居然像是计算好了自己的反应,每一步的动作,都在克制着自己……

    通过脑袋与中心那棵机械树的连结,获得了无穷无尽的精神力量与对自己对抗。

    又通过不同的能力来对自己进行偷袭。

    仅仅是短暂的交手,他便感受到了这些祭司的疯狂。

    有哪个正常人,愿意被机械触手直接刺进自己的后脑之中?

    这些人是疯了吗?

    又或者,正是因为火种公司,以及信仰真实家乡的黑匣子组织,有着这样一个接一个的疯子,所以他们才敢于进行这一个又一个没有底限的实验,最终使得他们,在极短的时间内,便获得了种种可以让他们获得到强大力量的方法,也打造出了一个个的强大能力者?

    ……

    ……

    同样在这一刻,那半空中的三位祭司,已经隐隐慌了手脚。

    他们没想到,陆辛居然又醒了过来。

    而且黑袍影子的狂暴进攻,几乎让他们快要承受不住,濒临崩溃,但他们咬牙撑住,毕竟,他们已经意识到,眼下这一刻,他们就是在与陆辛打消耗战,看谁更先对彼此造成影响。

    “你……”

    那位祭司的声音,甚至都有点颤,借着强大的意志平稳了下来,恢复了低沉与厚重:

    “你回忆起了往事,又任其如光影般消散……”

    “心中许有遗憾,但又如何比得上即将到来的永恒宁静相比……”

    “最爱的人捧起第一把土,轻盈的洒在了你的身上……”

    “……”

    陆辛忽然感觉周围的精神乱流,在这时安静了许多。

    仿佛回忆不受控制的涌入脑海,他也不由自主的再次看到了那种幻象。

    他看到有个人影……可以确定是女的,正蹲在了土坑的边上,脸上还挂着晶莹的泪珠,两只手轻轻捧起了土壤,慢慢的向着自己的身上洒来,她就是自己最爱的那个人吗?

    ……长啥样啊这是?

    “泥土埋葬了你的身体,大地永远守护你的安宁……”

    “而你的灵魂,则躺进了冥河,只有永远的安静,陪伴着你,流向星空深处……”

    “……”

    对方的声音,似乎隐隐加快了语速。

    周围的精神乱流越来越强,对方的力量,也越来越强。

    似乎真的已经彻底将陆辛淹没,他居然一动不动,整个人仿佛陷入了呆滞之中。

    “你是在做什么?”

    身边,夏虫大叫了起来。

    周围的精神乱流实在太过沉重,丝丝缕缕都带着狂暴的气息。

    对于无法打开深渊,无法召唤精神生物降临的她,根本就是跨过了好几个等阶的打击。

    不过,她可以进入深渊的体质还在,还是勉强的恢复了精神,高声大叫了起来。

    在她的视野中,陆辛还是伸开双臂,挡在了她面前,只是一动不动。

    任由狂暴的精神力量,将他包裹……

    ……

    ……

    同一时间,祭司的声音,已经变得越来越空灵,仿佛远离了这个世界。

    “你在人间的痕迹,被死亡抹去……”

    “你的物品,被持有你思念的人带走,你的遗产,留在了你爱的人身边……”

    “你……”

    “……”

    祭司的声音,仿佛一场盛大的吟唱,低沉,悲伤,但又带着隐隐的平静。

    除了有些许的加速。

    而当他用满怀感情的语调,说到了最关键的地方,即将为这场吟唱,画上结尾时,他的声音忽然哑了一下,那个“你”字,连续说了好几遍,但就像是嗓子梗住,硬是说不出来。

    “你怎么了?”

    旁边的祭司都已经快撑到极限,忍不住低声发问。

    负责吟唱的祭司表情也有些惶恐,声音顿了一下,低声道:“也不知道为什么……”

    “到了遗产这里,就进行不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