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六百四十七章 机械树里的怪物(四千字)
    “不好……”

    这样狂暴的联手攻势下,三位祭司都彻底慌了神。

    他们三人的精神力量虽然强,但是在陆辛的压制下,本来就已经极为勉强,再加上了夏虫那不讲道理的强盛火力覆盖,他们顿时感觉完全无法支撑。这等程度的精神力量碰撞之下,甚至连能力都来不及施展,面对着对方两个人,他们唯一的感觉,便是被摧枯拉朽。

    瞬间,他们同时向后退去,稳定的三角架构瞬间就变得散乱不堪。

    “咕咚……”

    大叫声中,周围混乱的精神乱流里,忽然响起了一声怪响,仿佛有庞大的液体在流动。

    连接在了三位黑袍祭司后脑位置的机械触手,同时鼓起了一个包,这个包顺着触手传递到了他的后脑,猛得灌了进去,下一刻,他们三人同时眼睛翻白,精神力量却又瞬间加强。

    扭曲混乱的空气弥漫在身前,与陆辛的黑色影子和夏虫的蓝色电光子弹碰撞在了一起。

    勉强撑住。

    即便是再度借来了更为强大的精神力量,他们居然也只是勉强挡住了这样的攻势。

    其中一位黑袍祭司,反应极快,一片嘈杂混乱之中,立刻向外部联络:

    “围攻失败……”

    “他的精神量级,太可怕了……”

    “……”

    另一边,刚刚乘坐电梯来到了地上,偌无其事向着大楼之外走去的地狱设计师,轻轻扶了一下自己的耳机,道:“不要用可怕,强大,恐怖这样的形容词,具体是什么量级?”

    黑色袍子的祭司大叫:“不知道……”

    “死亡诅咒已经失败,就连我们对他的精神力量压制,都完全占不到上风……”

    “……”

    地狱设计师的脚步微微一停,道:“确实有点古怪。。”

    但转眼间,他脸上便又露出了笑容,道:“这个世界上现在的古怪东西,确实太多了。”

    “但也正因此,证明了我们的选择是对的。”

    “神在俯视着世界,导致这个世界上的怪物越来越多。”

    “那么,选择了与神进行合作,并且打造属于我们自己的神域,才可以真正的立足……”

    “……”

    “现在是说这些的时候吗?”

    黑袍祭司大叫:“我们该怎么办?”

    “抱歉!”

    地狱设计师抬步向大楼外走去,身前已经迎上来了一位穿着黑色西装的秘书,他轻轻摆手,示意秘书等一会,然后向频道之中说道:“如果你们没有把握,那就放它出来吧……”

    “它?”

    地下深坑之中,黑袍祭司猛得转头,看向了机械树体,声音微颤:“要放它出来?”

    “当然,你们三个联手,都解决不了对手的话,只能让它来。”

    地狱设计师很坦然的道:“反正我们本来也是想着,把他送进神之梦魇不是吗?”

    “当然了,这有可能让你们三个也跟着陪葬,但是……”

    他微微一顿,笑了下,道:“……你们本来就做好了准备,随时为神献身,不是吗?”

    “……”

    黑袍祭司沉默了下去。

    地狱设计师则是抬手看了看腕表,轻声道:

    “最后的准备工作即将开始,我们不能让这么危险的家伙打扰。”

    “所以,你们现在可以做下决定的时间不多了。”

    “……”

    说完之后,他直接关闭了频道。

    径直走出了大楼,进入了一辆早就停在了楼前的黑色轿车里。一边接过了秘书递过来的,看抬头是某个关于火种全城居民安置的S级协议,一边微微皱眉,忽然抬头看向了秘书,道:

    “你现在通知城防那边,埋在了二号基地内的地狱伞电浆弹,可以引爆了。”

    “唰!”

    秘书猛得抬头看向了他,眼睛里微微惊恐。

    “我不希望有人打扰到我的设计。”

    地狱设计师坦然的看着她,笑了笑,道:“所以采用最彻底的解决方案比较好。”

    “……”

    “他怎么说?”

    在最中间那位祭司与地狱设计师通话之时,另外两位祭司,也都已经快要承受不住,前面一人释放无数精神体冲向了陆辛,另一个人则焦急的转身,向着通话的祭司大声询问。

    如今面对着陆辛,他们也都彻底慌了神。

    先前的设计与埋伏,居然全无用处。

    即便是眼前这个僵持的局面,在他们看来也已经越来越勉强。

    机械之树给他们提供了源源不绝的精神力量,使得他们三个人,都几乎在短时间内攀登上了精神领主的台阶,但是他们三个人联手,居然也只是与对方两人打成了平手。

    反倒是陆辛这边,在对方不讲道理的强横精神力量压制下,表情却是变得越轻松。

    他眯起了眼睛,黑色影子一波波向前推来。

    不仅三位祭司被他压制,甚至连周围充斥着的精神乱流,都已经被身上的精神力量所压制,而在这种力量仿佛无止境上升的过程中,他的脸上,甚至渐渐露出了一种怪异的笑容。

    “那是魔鬼吗?”

    三位祭司看到了陆辛脸上的表情,同时感觉到了一种难言的震憾。

    焦急之中,他们都着急的看向了先前那位与地狱设计师通话的祭司,焦急等待答案。

    但先头一位祭司,却在沉默了片刻之后,抬头看向了他们,道:“诸位同信,眼前这只怪物的可怕,已经超出了我们的想象,也对神之前降下来的意志,造成了一定的威胁……”

    “既然我们赶在此处,那么,或许便真的到了让神见证我们忠诚的时候了……”

    “……”

    一位祭司脸色扭曲,忽然大声道:“我们是真实教会祭司,黑匣子组织者……”

    “结果就在这里,要我们献身?”

    “……”

    听出了他话里的不甘之意,另外一位祭司低声道:“回归真实家乡,有什么不好吗?”

    “地狱之门开启之时,我们也必然会重新降临现实……”

    “……”

    话音落下之时,他低低的叹了一声。

    忽然之间,他猛得抬头,看了眼前正一寸一寸向着他们逼近的狂暴精神力量,头罩下的眼睛里,闪过了一抹绝决之意,猛得收回了自身精神力量,向着深坑中心扑了过去。

    “咦?”

    在陆辛本来就已经抢占了上风,眼看着就要拿下对方三个人。

    冷不防对方忽然又少了一个人,精神力量顿时长趋直入,瞬间压到了剩下的两人面前。

    “嗤……”

    鲜血几乎从剩下的两人眼中,耳朵里,鼻孔里,直接喷了出来。

    随着喷出来的,甚至还有某种不明的白色液体与块状物。

    冷不丁取得了优势,陆辛都不由得微微怔了一下。

    没有趁势拿下这两人,却转头看向那个在机械触手的帮助下,冲向了深坑中间的人。

    他不明白对方为什么忽然放弃了抵抗,等于是将两个同伴送到了自己手中。

    但他能猜到,对方冲向深坑中间,一定有什么用意……

    “我在他们身上,感受到了恐惧……”

    父亲的声音,适时响了起来:“他们一定做出了某种让他们自己都害怕的决定……”

    “至于吗?”

    陆辛心里想着,同时身形高高跳起,踩在了坑壁上。

    二指之间,多了一张黑色扑克牌,看准了那个黑袍祭司,就要施展能力。

    他还不知对方要去做什么,但对方此时要做的,一定要阻止。

    但黑色扑克牌闪动了一下,他身形却没什么变化。

    在这才想到,深渊已经被封锁,黑色扑克牌,也是属于深渊组别的能力,无法使用。

    “哗啦啦……”

    同一时间,对面剩下的两位祭司,一看不对劲,也瞬间做出了决定。

    其中一人便强忍着巨大的精神冲击,忽然反向着陆辛冲了过来。

    身在半空之中,黑色袍子便迅速变得膨胀,露出了一个膨胀而异怪的苍白身体,不对,那不是身体,而是一只只勾连起来的苍白精神体,挤在一处,组合成了一个庞然大物……

    这些精神体,像是一个无数人形组合而成的肉块,向着陆辛冲了过来。

    同时在这一刻,第三位祭司看着场间变化,脸色大怖,忽然低吼一声,向后退去。

    身体倒贴着靠在了墙壁,便飞快向上攀爬。

    “怎么这么莫名其妙的?”

    陆辛全然不知,这三位祭司,怎么一瞬间,就有了三个立场?

    ……

    “妹妹,帮忙……”

    嗅到了异常气息的他,人在空中,低声大叫。

    伸手抓住了妹妹伸过来的手,他飞快游走在竖直的墙壁上,向着深坑中心冲去。

    “收到!”

    下方残破平台上,夏虫沉声大喝,然后用力将多管转轮枪身上一个打空的弹匣拔了下来,丢在一边,又从腰间取出第二个弹匣换上,对准了那个无数苍白精神体构成的怪物打了过去。

    哒哒哒……

    无数子弹呼啸,轰在了那个怪物身上,将它巨大的身体撕扯成了碎片。

    硝烟升腾,把夏虫的小脸都熏成了黑色。

    “好酷……”

    陆辛都不由得感叹,同时觉得哪里奇怪。

    自己本来只是叫妹妹过来,帮自己躲避那只苍白精神怪物的攻击,没想到夏虫倒接过了话茬,把那只精神怪物给消灭了。这里面好像有点什么误会,但配合的却是非常的好。

    一直擅长单打独斗的自己,好像和夏虫还挺合拍的……

    一边想着,他的身体在墙壁上用力一蹬,从墙壁上弹出,向深坑中间扑了过去。

    深坑的中间,就是那株机械怪树。

    那第一个赶了过来,身穿黑色祭司袍的人,已经冲到了怪树面前,伸手拍出。

    喀喀喀……

    机括之声响起,机械怪树的表面,忽然有无数的机械零件开始弹动。

    快速的收缩,合拢,一个一米左右的“门”被显露了出来。

    下一刻,黑色祭司也就看到了门里面的事物。

    在这一样一刻,他的动作一下子变慢,缓缓转过身来。

    他面向了陆辛,轻轻揭掉了头上的黑色头罩。

    这才发现,他虽然脸色苍白,但却明显是个四十岁左右的女人,五官甚是精致。

    这向陆辛露出来的一个笑容里,有讥嘲,得意,但也有一抹感慨。

    只这一眼,便让人感觉,或许她除了黑匣子的祭司,现实中也应该有一个身份。

    不知是谁的妻子?

    又或是谁的母亲?

    但如今,她却在这地下深坑,与陆辛拼命。

    “嗤啦……”

    她只来得及向陆辛露出一个笑容,那个机械怪树打开的门里,便忽然伸出了一只手。

    一只苍白的手掌,快速抓住了她的脖子,发出咯吱一声。

    下一刻,她的脸上露出了绝望,恐惧的神色。

    然后她就直接被那只手拉进了矮小的门中,消失的干干净净。

    整整一个成年人,被完全扯进了金属“门”内。

    紧接着,是一阵狼吞虎咽的咀嚼声,骨头被咬断的声音,鲜血喷溅的声音。

    陆辛从半空之中投落下来,也只落在了“门”的一侧,因此看不见“门”里面的东西,只能看到那个女人被拉扯了进去之后,伴随着那些残忍的声音,鲜血缓缓流了出来。

    “哈哈,它放出来了……”

    “死定了,我们都死定了……”

    “……”

    半空之中,仅剩的一位黑匣子祭司,忽然发出了绝望的叫声。

    他本来想趁机逃走,但在爬到了地底深坑顶端的通风口时,却发现连通风口都已经被关闭,这让他感觉到了绝望,转身向下看来,看不清黑色头罩下面的脸,只能听到他有些疯狂的大叫声:“你是个怪物,不符合常理的怪物,但是……但是如今,我们都要死在这里……”

    陆辛没有理会这个祭司,而是慢慢向前走去。

    他径直走到了那个机械树干的空洞处,顺着那个门,向里看去。

    门里,有一个吃人的怪物。

    但他很想看看,那个门里的怪物究竟是什么……

    ……

    ……

    只是轻轻走出了两步,他就来到了门前,看到了里面的景像。

    那棵机械树的躯干内,是一个狭窄到,只容一个人蜷腿坐着的空间,陆辛看到,在这个空间里,正蜷着一个身材瘦削,皮肤苍白的男孩,脸上戴着一副蒙满了雾气的圆框眼镜。

    察觉到了陆辛的目光,他转头看了过来。

    与陆辛视线接触的一霎,他脸上也露出了深深的迷茫,然后渐渐的,居然变得有些惊讶。

    “是你吗?”

    他仔细的看着陆辛,小声的询问:“九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