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六百五十一章 行走在城市里的神
    无数的问题在夏虫脑海里拥挤着,还没有化作可以询问的问题问出口时她却忽然看到,单兵还有他的“同学”,居然已经偌无其事的向前走了,很快就落下了自己几十厘米远。

    急忙快步跟了上来,想着该怎么问。

    但在这个世界,陆辛与二号走的很快,又或者是,不是走的快,是这个世界变化的太快。

    他们从破碎的地板上向前走去,很快就推开了一扇只有半边的门,看到了一只生长在地平线上,足足占据了半个世界大小的黑色眼睛,然后走进了这只眼睛,来到了一座湖边。

    他们走进了湖底,看到了一架电梯,乘坐电梯向下沉去,来到了太阳之上。

    周围都是黑色的土壤,与喷涌而起的烈焰光环。

    他们穿过了光环,来到了一个树立着巨大而锋利刀刃的森林,斜侧了身子,从刀刃之间小心的穿过,可以看到刀刃的光滑表面,自己的脸在被拉成了各种扭曲怪异的形状。

    尤其是,当他们走出很远之后,那倒影里的自己,居然还在看着自己笑。

    夏虫经历着这一切,感觉充满了扭异而怪异的触感。

    一切都显得如此光怪陆离,但又满满的真实感。。

    她甚至感觉自己的大脑都像是被塞进了一个万花筒里,短时间内就见到了无数的怪诞,但若是让她形容,她反而感觉到了一种语言的严重匮乏,无法用言语重述这些经历。

    更为奇怪的是,她感觉前面的两个人,似乎都有点习以为常的样子。

    那位被单兵称为“老二”的人也就罢了,单兵居然对这一切也表现出了兴趣不高的样子。

    他为什么不慌?

    他们两个在这种怪异的地方都如此平静,就显得自己看起来很慌了……

    ……难道不正常的是自己?

    无穷疑问中,他们穿过了光怪陆离,来到了一处不知有多深的的悬崖边上。

    跟着脚步没有丝毫迟疑的二号跳了进去,经历了无穷的失重感,他们发现,自己来到了看不见尽头的大桥之上。踩着湿漉漉的桥板,走了很久,很久,仍然看不见尽头在哪里。

    夏虫感觉走的腿都酸了,时不时的要快跑两步,跟着前面的两个人,几乎崩溃掉:

    “到底在哪?”

    “……”

    二号停了下来,平静的转头看向了夏虫:“就在这里。”

    “因为你问了,所以,就在这里。”

    “……”

    夏虫一时根本无法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却见到二号已经走到了桥边,向下俯视。

    陆辛与夏虫,揉了一下眼睛,便看到,这一条不知从哪里流了过来的河,里面居然没有人,而是满满当当,都是一些鲜红的人,无数的人,各种各样,年龄各异,表情也各异,他们从河的另一端拥挤的流了下来,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推向前方,滚滚从面前流过……

    他们有的人在大呼,但却发不出声音。

    有的人在挣扎,却没有人可以靠岸。

    他们只是向河水一样,永不停止的,一直向着前方流去。

    ……

    ……

    “他们就在这里。”

    在陆辛与夏虫呆呆看着这条大河时,二号低声道:“每一个进来的人,都会来到这里。”

    “我因为害怕这里的空洞与庞大,所以我一直想摆脱这里,那个声音告诉我,可以把其他人带进这里,但我没想到,带进来后,他们便渐渐的被同化,成为了这个世界的一部分……”

    “但我还是孤伶伶的一个人,一切都没有改变过。”

    “因为只有我进不了这条河……”

    “……”

    陆辛与夏虫静静的站在了桥上,看着那条河从遥远的地方流下来,滚滚向远方。

    看着无数的人,在河里挣扎、哭喊。

    站在岸上,似乎都可以感受到他们的痛苦。

    但是,他们却无法说出什么话来,仅仅是那河里的人那种疯狂与绝望,便像是有着无穷的力量,可以影响到他们,让他们感觉心脏都要跳了出来,内心里,只想快点远离这条河。

    “地狱军团,就是从这里出去的吗?”

    陆辛不知道外面来的人,怎么进入了这条河的,但意识到了另外一个问题。

    这条河的样子,与自己之前在火种城里遇到的地狱军团,在外表上有很大的不同。

    但是莫名的,他面对着这条河,却想起了那支地狱军团。

    那就是由无数人组成,滚滚荡荡,似乎可以淹没一切的“人之大河”。

    似乎那条大河,再可怕无数倍,就成了眼前这样的河。

    “不仅是地狱军团吧?”

    一边夏虫,忽然开口,她这一路上不知多少次想问出问题,但没想到,好容易开口的时候,却是给他们回答问题:“火种城里,每到午夜,都会有一些绝望的东西出现,满街乱跑。”

    “那种东西的出现,便是因为一种感觉。”

    “与这个地方很像……”

    “……”

    “可能是吧……”

    二号的回答,仿佛是梦呓,迷茫的道:“我只知道,之前被我带到了这里来的人,都会经历这样一个过程。他们先是会因为看到这种高层次的东西,感觉到激动,因为感受到了永恒的气息而兴奋,甚至跪在了地上,不停的祈求,感恩,感恩自己能有这样的机会……”

    “但很快,他们就会见到这个世界的真相……”

    “然后,他们便开始了无尽的恐慌。”

    “……”

    夏虫忍不住抬起了头,目光落在二号的脸上:“吃了他们吗?”

    “不是……”

    二号摇了下头,道:“比吃了他们更可怕。”

    “这里是神的梦境,所以这些人,都会在这里感应到一种超越自身生命层次的强大,很多人,都认为这就是他们一直在追求的感觉,所以他们坚定的认为自己来到了真实家乡……”

    “只可惜,他们总是忽略,这里确实是属于神的梦境。”

    “但是,这并不是一个美梦,而是梦魇。”

    “……”

    陆辛与夏虫听着,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他们刚刚进来这里,还没有体会到二号所说的超越自身生命层次的感觉。

    但是,从二号平静的描述里,他们可以隐隐猜到那些人的经历。

    也意识到了,这个如今看起来只是有些怪异的世界里,可能还藏着某些危险的东西。

    抬头看向了周围,只见这个破碎而怪异的世界,总是给人一种别扭与怪诞感。

    那种别扭的感觉,就像是高烧的情况下,睡一个并不安稳的觉。

    ……还有什么比这更恐惧?

    ……

    ……

    “既然早就知道带这些人进来没有用,那你为什么还要带他们进来?”

    陆辛忍不住开口,看向了二号,道:“你想折磨他们?”

    “不是的。”

    二号听着陆辛的话,好一会才缓过神来,摇了摇头,道:“除了一开始的人,其他的人,有的他们苦苦哀求着我带他们进来,也有一些,是那个声音让我带他们进来的。”

    “现在的话,已经有很多人,是在我都不知道的情况下,进入了这个世界里的……”

    “会有人在你不知道的情况下进来?”

    陆辛微微一怔,看向了二号。

    二号好一会,才轻轻点头,道:“或许只是因为我没有在意。”

    陆辛还在分辨这里面的不同,夏虫已经低声开口:“神之梦魇的名字,我也听说过,只是说不清这是个什么地方,在我们的调查里,只说神之梦魇是一个怪异的监狱,曾经有不少潜入了火种的调查员,或是别的人,都莫名其妙的消失了,甚至一点痕迹也没留下……”

    “如果说,神之梦魇,就是指这个地方的话……”

    她顿了一下,道:“或许重点是在于,那个声音,为什么要送这些人进来?”

    “或许……”

    听着她的话,二号微微沉默了一下,道:“是为了我带出去的东西?”

    陆辛与夏虫,猛得转头向他看了过去。

    二号迟疑了很久,才轻声道:“每次他让我带其他的人,或是灵魂进来,我都可以感觉到,这里发生了一些变化,或者说,是当我醒过来时,我自己的身上,发生了很多变化。”

    “我可以感知到很多东西,也可以用自己的想象去改变一些东西。”

    “一开始,我只能带一两个人进来这里,但后来,我感觉可以直接带一个城市进来。”

    “醒着的时候,看到周围的人,我感觉他们像是一个机械。”

    “我可以随意的改变他们的精神力量,强大或是弱小,甚至直接抹掉。”

    “我可以让所有感应到的人,随着我的想法改变。”

    “去说我想让他们说的话,做我想让他们做的事,但他们却认为理所当然。”

    “我甚至,可以让周围的世界变成我想要的样子……”

    “……”

    二号声音极为平静的叙说着:“我不知道这代表了什么。”

    “但那个声音曾经恭喜我说,他说当这个世界上的其他人,还藏在地下室里把打造第三台阶的生物当作是某个崇高的信仰时,我已经轻易的达到了第五个台阶的高度……”

    “他说如果我愿意,那我就是一个行走在城市里的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