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六百五十四章 梦魇里的俱乐部成员
    “闭嘴闭嘴闭嘴……”

    在被二号重复性的轰炸之中,陆辛几乎气的青筋毕露。

    他一边努力的将二号的叙叙叨叨的话杜绝于耳中,一边飞快的提起了夏虫,靠着模仿妹妹的能力,身形变得矫健而灵活。在这一片光怪陆离且不可捉摸的世界里,奋力的纵跃着。

    看起来,他就像是一只误闯进了绞肉机里的苍蝇。

    周围无数超出了他理解的怪诞向着他涌了过来。

    有冲天而起的血河,向着他扑面而来,有即将落脚的地方,忽然出现了一张怪异的人脸,锋利的牙齿向他的腿上咬了过来,有在纵掠的过程中,空气里忽然出现了无数锋利的细针。

    陆辛在这种逃跑的过程中,感觉自己被刺的遍体淋伤,血肉模糊。

    更为恐怖的是,他不想放弃夏虫,拼尽了全力带着夏虫躲避。

    但是纵跃很久之后,他终于微微松了一口气,向下看去,却忽然之间,浑身发凉。

    因为他看到,自己的手里,只拉着一条胳膊。。

    断面肉茬狰狞,夏虫整个人,似乎都在那无尽的变化里被撕裂了。

    心脏咕咚一声跳动,陆辛感觉眼睛湿润了。

    夏虫,就这么死了吗?

    他心里忽然生出了一种不甘又愤怒的感觉,猛得抬头看向了这片残破的世界。

    他看到这个世界的极高处,破碎世界的残缺空隙里,有无数高大的影子,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那些影子都模糊而且阴暗,是因为人的精神力量,不足以捕捉它们本来的形貌。

    “嗡……”

    黑色粒子在眼眶里猛然跳动,瞬间挤满了眼眶。

    陆辛猛得抬头看向了他们,脸上的肌肉因为太过狰狞,猛缩起来,露出了鲜红牙龈。

    “你们敢惹我?”

    他猛得大叫,双足用力蹬在墙面,向着天上那些东西冲去。

    但是,哗啦一声,他刚才才弹起了身子,天空中忽然有巨大的东西降临,又或者说,那不是降临,而是整个天空,都变成了一只巨大的眼珠子,冷冷看着他,轻轻眨了一下。

    刚刚才冲了起来的陆辛,立刻感觉身体如遭重击。

    他从天上跌落了下来,将地面砸出了一个龟裂的大坑。

    他忍着痛苦从地面爬起,但地面却忽然破裂,无数鲜血色的触手卷到了他的身上。

    撕扯着,缠绕着他,将他远远的抛向了一片黑色的海洋,黑暗的海水淹没了他,他忽然发现,海面下面,居然是一只只锋利的手掌,它们向着自己蜂拥而来,抓住了自己的身体。

    自己的大脑仿佛要炸开,有一种种针刺的感觉。

    仿佛无数人钻进了自己的脑袋,拉扯着自己,让自己听他们的故事,感受到它们的人生。

    “滚开……”

    陆辛愤怒的大叫,身体周围,强大的精神力量绽放,瞬间蒸干了这片湖泊。

    他身上带着血淋淋的伤口,愤怒的向前走去。

    转眼之前,前方出现了高达数百米高的鲜红色,那都是一个又一个的人,在争相向前攀爬,形成了像是风卷草一样巨大的人形肉球,贴着地面飞快的向前滚了过来。最上面的人看到了陆辛,立刻露出了贪婪而又明亮的眼神,带着一种惊喜而僵硬的笑容,争先恐后攀爬着。

    瞬间便将陆辛淹没,一只只手掌从各个地方,抓到了陆辛身上。

    陆辛感觉自己的血肉被撕走,心脏被拿掉,血管都被扯成了一条一条……

    他几乎只剩了一副骨架,在这片河水里踉跄挣扎。

    陆辛的身体几乎不复存在,唯有眼中的黑色粒子,纯净无瑕。

    剧烈跳动着,频率已隐隐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他用力的握紧了拳头。

    于是周围的一切,都隐隐开始晃动。

    “九号……”

    二号出现在了陆辛的不远处,他也不知为什么,脸色苍白,且已胀得通红,但他的眼睛里,却露出了不自然的兴奋,眼神里带着期待的光芒:“我就知道,你一定可以的……”

    “你要打破这个世界吗?”

    “我一直都相信,只有你,才可以打破……绝望!”

    “对……对不起……”

    “……”

    “对不起?”

    正固执的挣扎,想要冲破这一切束缚的陆辛,忽然感觉到了什么。

    周围那种种不符合逻辑,又像是世界上最可怕的噩梦变成的实质性现象仍然正在发生着。

    数不清的精神怪流,仍然用一种强干扰的状态,扰乱着自己的脑海。

    他能感觉到,自己已经几乎不剩了什么,只有愤怒,在冲向了最后的临界点。

    在蕴酿着打破最后极限的力量。

    但是,在最后走到这一步之前,陆辛微微停顿了一下。

    他已经不是之前的自己了,以前的他会毫不犹豫的任由怒火冲破所有的东西。

    但这一次,他停顿了一下。

    并借着这次的停顿,瞬间想明白了什么,轻轻握着的拳头,忽然微微放松。

    抬头看向了前方,低声道:“二号,够了。”

    ……

    ……

    在他说出这句话时,身体周围传来的冲撞感与无法形容的嘈杂声音忽然消失。

    陆辛睁开了眼睛,就看到自己仍然在桥上。

    手掌不自由主的伸向了前方,握住了一个柔软的东西。

    那是二号的脖子,已经被自己握紧。

    而二号却只是眼睛无神的看着自己,眼睛里似乎有隐隐的潮水在飞快的消褪。

    与此同时,他的表情变得更为绝望,带了点彷徨无助,看着自己。

    转头看去,夏虫就跌坐在了旁边。

    她紧闭着双眼,小短腿下意识的蹬踢,似乎在做噩梦挣扎。

    但无疑,她还是完整的,胳膊腿都没有变少。

    陆辛慢慢松开了手,抬头看向了二号,目光静静的与他对视。

    二号无力的坐了下去,垂头坐在了地上,脖子上有一道明显的掐痕,异常的深。

    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掌,陆辛若有所思。

    过了一会,他才轻声道:“所以,你之前说的是真的。”

    “你真的可以做到任意的控制其他人的思想,感知,你可以让人按你想的去做,按你想的去想,可以让人看到任何你想让他们看到的东西,感觉到你想让他们感知到的东西……”

    “你可以随意的让人去经历你经历过的噩梦……”

    二号过了一会,才低声道:“不是所有。”

    “比如你,九号,我能影响到你身体里的一部分,另一部分我动摇不了。”

    “……”

    陆辛想到了刚才离奇的景像与经历,想到了自己的愤怒,与撕碎一切的感觉。

    这解释了自己的手掌为什么会掐在二号脖子上。

    自己差点无意中把二号杀死。

    “所以,你做这一切,都是为了逼出我的另一外,好让我直接杀掉你?”

    他沉默了一下,道:“为什么你不控制我容易控制的那一半,直接让我杀掉你?”

    “因为我控制了你,那想杀我的,也只是我自己……”

    二号轻声道:“所以,我只有激怒另一半的你,让他来杀掉我……”

    陆辛对自己这番经历,已经完全明白,心里甚至生出了一种无法形容的荒诞:

    “这么说,这一切都只是你布的局。”

    “你之前在火种大楼,说无法解开深渊的封锁,也是假的吧?”

    “我无法想象你这样的力量连那种程度的封锁都解不开……”

    “你那么说,就是为了带我进入神之梦魇。”

    “进入了神之梦魇,目的就是为了让我杀掉你。”

    “这片梦魇世界给我的压力,都是你给我的,你就是为了让我用尽全力与这片梦魇世界对抗,好借助于我身体里的另一半,用打破这个梦魇世界的方法,把你彻底杀死……”

    说到这里,陆辛才微微顿了一下,道:“你在骗我,二号。”

    二号低下了头,好一会,才垂着脑袋,苍白手掌,轻轻捧住了脸:“对不起,九号。”

    “我没有别的办法……”

    “……”

    他的声音,显得有些含混,仿佛在尽最大的努力,阻止自己的呜咽。

    但是陆辛,还是可以从他的声音里,听出那种无法掩饰的绝望感:“我没有时间了……”

    “我预感到,自己就快被这个世界吞噬了。”

    “所以对我来说,你就是我解脱的最后机会了,我真的,真的不想害你……”

    “我只是想请你帮我解脱,我不会伤害你的……”

    “……”

    听着二号的悲怮哭声,陆辛沉默了好一会,才低声道:“你这么做,本来就是伤害了我。”

    “……”

    二号猛得抬头,似乎眼睛里可以看到迷茫与疑惑。

    陆辛看着他,道:“你差点让我成为了杀人犯。”

    “……”

    二号的脑袋,又深深埋了下去,仿佛感觉到了深深的疲惫与无力。

    “况且……”

    陆辛也像是犹豫了一下,才轻声道:“杀掉了你,我会难过……”

    二号微微愕然,抬头看向了陆辛。

    他看到了陆辛认真的表情,这让他微微感觉到了错愕。

    “你真的和以前不一样了……”

    过了一会,二号才低声道:“但是,你帮不到我的,我无法摆脱这个世界,也无法抗拒这个世界,从一开始就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情况只会变得更糟,你刚才体会到的,就是我每天都会体会到的,九号,请你相信我,真的没有办法,没有任何人可以抗拒神之梦魇……”

    “这里,只有绝望……”

    “……”

    陆辛想要反谈他的话,但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他心里充满了郁气,却不知道该如何表达,然后也就在这时,他们忽然听到了笑声。

    是一种兴奋至极的笑声,从桥下河流的上流响了起来:

    “哈哈,这波看谁死的快……”

    “左扳左扳,快要翻掉啦……”

    “……”

    乱七八糟的大叫,在这样一个压抑而混乱,嘈杂却又单调的世界里,显得异常刺耳。

    陆辛冷不丁抬头,就看到“人河”的上流,居然有个筏子漂落了下来。

    这条河,是由无数的人组成的,滚滚向下而来,那条筏子,居然也是由人编织成的。

    无数人扭曲着,编织成了这个筏子,飞快的从上面滑落,上面甚至还坐着几个人,拿着不知名的怪物骨头当作船浆,一边大呼小叫的划动着,一边飞快从上流向着下流栽了下来。

    瞬间,无论是悲慽的二号,还是动摇的陆辛,注意力都被他们吸引了过去。

    左一扳,右一扳,那只筏子飞快从上而下,像是在玩漂流。

    只见最前头的一个,是个光着脊梁的瘦猴,一身的刺龙画虎,也是他在前面大呼小叫,大声指挥。后面的,则一个是穿着西装,脑袋是九条蛇的怪物,另一个是个看起来老实巴交的胖子。他们飞快从上流漂落了下来,很快就看到了站在了大桥边缘的陆辛和二号。

    上面的人先是微微皱眉,旋及用力一扳,放慢了速度,向着陆辛严肃大叫:

    “天王盖地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