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六百五十七章 聚会时间到了(三更)
    二号眼泪一直止不住的流,陆辛甚至可以感觉到肩膀处的温热。

    陆辛没有阻止他,也没有劝他不要哭。

    就像是呆在这一片绝望的世界里,他唯一可以送给二号的,便是那微不足道的希望一样。

    此时此刻,他唯一可以做到的,也只是抱着二号,让他尽情的发泄……

    这是一片绝望的世界。

    神之梦魇,不是任何人可以对抗的世界。

    每个人面临的都是被它同化的命运。

    但在这片世界里,仍然可以有人做到一定程度的对抗。

    那便是,借由自己的某些人性中的微小部分,来保持自己不必被它彻底的同化……

    或是好奇,或是希望。

    这是他们抵挡漫长岁月,唯一的武器。

    陆辛希望,二号可以撑得再久一点,因为自己一定会回来带他离开。。

    ……

    ……

    在他们的旁边,三个俱乐部成员不知何时已经停止了说话。

    他们伸了脖子,二十二只眼睛同时瞪圆了看着陆辛与二号抱在一起,表情惊恐。

    夜猫子犹豫了一下,伸出一根指手,试图碰一碰陆辛。

    但另外两个立刻把他拉开了,表情凝重的向着摇了摇头。

    ……

    ……

    “九号,我真的很羡慕你。”

    二号哭了很久之后,才默默的抬起了头来,他的眼睛还隐隐发红,背过身去,悄悄的抹着自己脸上的泪花,似乎他也意识到,作为一个大男人,这么趴在一个男人肩膀上哭不太好。

    陆辛也很配合的转了半个身,没有去看他。

    还有什么比趴在另外一个男人肩膀上哭更惨的处境呢?

    那大概就是自己了吧?

    这一转过身去,就看到不远处三个俱乐部成员都瞪大了眼睛,瞬也不瞬的看着自己。

    虽然不知道他们想到了什么,但陆辛认真的考虑了一下要不要让二号把他们灭口的问题。

    二号一边悄悄的抹着泪,一边小声问着:“你离开孤儿院后,都经历了什么?”

    “感觉你跟以前,真的有了很大的变化。”

    “……”

    “确实经历了一些事情,我念了书,遇到了现在的家人,还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成为了公司里最年青的主管。我还找了份兼职,可以赚很多钱,对了,小鹿你还记得吗?”

    “她现在成了院长,带着很多小孩子搬进了大房子里。”

    “还有小十九,我已经找到她了……”

    “还有七号,她,唉,她现在在荒野上做强盗……”

    “还有一个叫陈勋的,不知道你还有没有印象,他……他死的可惨了……”

    “……”

    陆辛叙叙叨叨的,跟二号讲着自己这几年经历的事情。

    二号听的异常神往:“真的精彩啊,不知道有没有一天,我也可以……”

    “可以的。”

    陆辛轻声保证:“当你摆脱了这个梦魇时,我会接你回青港,那里现在,很好。”

    二号轻轻点头,空洞的眼神里,多了一些光芒。

    在他们说着话的时候,周围的世界,隐隐开始多了一些变化。

    陆辛隐隐听到,周围似乎多了很多声音。

    那是无数人呓语与祈祷声混杂在了一起的声音,微风一般在这个世界里刮过。

    这种声音越来越响亮,似乎整个世界都感受到了微微的晃动.

    陆辛甚至看到,远处的黑色湖泊里,正隐隐有水花起伏,似乎有人头在耸动着。

    他能够明显的感觉到,有一些物质,正在飞快的流进这个世界。

    微微一怔之后,他明白了这是什么。

    “他们又开始放人进来了。”

    二号在陆辛问出来之前,便主动开口,轻声道:“我之前跟你说过,他们现在有了一种不经过我同意,就把人送进来的方法,这应该与那个声音,在我身上拿走的东西有关。”

    “一亿精神体……”

    陆辛低声自语。

    他在之前的潜入中,就已经偷听到,火种准备了一亿精神体。

    应该是为了与这个世界交换什么。

    或者说,用他们自己的话,那就是用来献祭。

    这是火种地狱之门打开之前,最后的一个准备仪式。

    “我该走了。”

    陆辛看向了二号,认真道:“我答应了你,以后一定会带你离开。”

    “而在我兑现这个承诺之前,我准备先替你做另外的一件事。”

    “那个骗了你的人,无论他是谁,是什么东西,我都会把他找出来,好好的教训他。”

    “他从你这里夺走的东西,我也会帮你拿回来。”

    “……”

    二号抬头看向了陆辛,过了一会,他轻轻点头:“好的。”

    “把她唤醒吧。”

    陆辛看向了夏虫。

    二号轻轻点了下头。

    甚至看不到他做了什么,只能够感觉他身边似乎有精神力量,微微的颤动了一下。

    旁边地面上半昏迷状态,小短腿不停的蹬动的夏虫,猛得睁开了眼睛,先怔怔的呆坐了几秒之后,她忽然蹭的一声跳了起来,握着匕首飞快的找着:“怪物呢,我……我要杀了它。”

    陆辛微微有些好奇,看向了夏虫:“你刚才在做什么?”

    “我……”

    夏虫也反应了一下,才喃喃道:“我刚才在骑着自行车追杀一只会喷火的怪物……”

    “哎哟哟,我们刚才是不是应该闭上眼睛?”

    “嘿嘿嘿嘿,看的还挺过瘾的……”

    “啧啧,我这才发现,这个人身上穿的是我哥的衣裳啊……”

    “……”

    旁边有嘈杂的声音响了起来,原来是那三个被屏蔽掉了声音的家伙又能说话了。

    “你们是谁?”

    刚刚醒了过来的夏虫迷迷糊糊,下意识的问:“他们说的又是什么?”

    陆辛又认真考虑了一下要不要把这三个灭口的问题。

    考虑到如今的形势,他轻轻摇了一下头,道:“现在没有时间讨论这些无聊的问题了。”

    “外面的献祭已经开始,我们该出去了。”

    “……”

    “唰!”

    夏虫猛得反应了过来,一个鲤鱼打挺,就跳了起来,特有精神。

    但是目光微微迷茫的打量了一下周围的世界,她抿了抿嘴唇,向二号看了过去。

    “我能帮你的只有这些……”

    二号抬头看向了陆辛,低声道:“出去的话,我确实忘了怎么做了……”

    “我只骗了你那一件事,其他的事情都是真的……”

    “……”

    “没关系。”

    陆辛点了一下头,转身来到了桥边,看着眼前颜色不停变化,模糊而涌现着毛边的空气,他抬起了手掌,轻轻的触摸,眼睛里的黑色粒子开始颤抖,然后像水一样的流动,右眼里的黑色粒子,居然明显的流向了左眼,然后使得他整个左眼,都变得了一团浓郁的黑色。

    同时,他的左手,也变成了黑色,像是戴了一只手套。

    经过了之前被神之梦魇的污染,他能感觉到,自己对黑色粒子的理解加深了。

    这是他以前做不到的事情,某种程度上控制黑色粒子。

    当黑色粒子集中在了左手上时,他沉思了一会,然后屈起了手指。

    向着空气,他敲了一下。

    咚咚

    他的动作,像是在敲门。

    空气里发出来的声音,同样像是在敲门。

    被他敲击的地方,轻轻的颤动,但是,自然不会有任何回应。

    在他身后,包括了二号在内,夏虫、老王、夜猫子、九头蛇,全都呆呆的看着他。

    看他们的表情,似乎有些不理解。

    而陆辛则是在轻轻敲了几下之后,沉默了一下,忽然间五指张开,黑色的手掌像是一下子变得狂暴无比,左眼中的黑色粒子,更是震颤到了极点,然后他五指用力,抓进了空气里,下一刻,狠狠的向下撕扯,便看到,空气像是壁纸一样,直接被他撕了一大片下来。

    粗暴,且不讲理。

    一个扭曲而异常的孔洞,顿时出现在了所有人面前。

    他们甚至可以感觉到,外面有新鲜的空气,瞬间涌了进来。

    “这……”

    所有人都顿时呆滞了。

    其他的人看到了陆辛面前出现的那道口子,甚至可以通过那道口子,看到外面的火种城以及那一片片闪亮的建筑还有灯光,以及空中的一轮红月,表情慢慢变得又惊又喜。

    即使是二号,也微微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低声道:“九号,你的另一半太厉害了……”

    “他的质量甚至越过了这片世界……”

    “……”

    陆辛轻轻点头,在被这个世界污染的时候,他就发现了。

    一直等到现在才尝试,是因为他不能把一个仅剩了绝望的二号独自留在这里。

    参加工作好几年的他,深知画个饼的重要性。

    只给老实人画饼是可恶的。

    但连个饼都没有的老实人,又怎么熬得下去呢?

    然后,也在其他人还沉浸在了看到这个出口的惊喜,陆辛则沉浸在感慨之中时。

    夏虫却忽然反应了过来。

    “另一半?”

    她微微有些好奇,然后看到了陆辛那一只黑色的左手,表情似乎微微有些不解。

    ……

    ……

    “我先走了……”

    陆辛回头看了二号一眼,轻轻点头,然后跨出了这个世界。

    在他跨出这个世界的一瞬间,发现自己的落脚点,是一处高大的建筑,位于火种的城心位置,可以感受到周围卷来的夜风,还有城市的嘈杂,以及无尽混乱的精神力量涌动着。

    身后,忽然响起了争抢与打斗声:“我先,我先……”

    一顿嘈杂,老王、夜猫子、夏虫都从那个世界挤了出来,九头蛇走最后。

    而且九颗脑袋都缩了起来,以免被妹妹看到。

    在陆辛走出了这个世界的时候,妹妹与父亲的身影便出现在了他身边,一个身材高大,沉默而阴冷,一个小心翼翼,躲在了陆辛的身边,他们三个人一起回头,看向了那个被陆辛撕开的口子,就看到,二号孤伶伶的站在了梦魇世界的桥上,努力向他们露出了微笑。

    他们轻轻挥手,道别,看着那被撕开的一片,逐渐愈和。

    ……

    ……

    “呼……”

    梦魇世界彻底关闭时,陆辛深吸了一口气,终于感觉摆脱了那种压抑而错位的感觉。

    低头看去,就看到这座城市正在被疯狂袭卷。

    他看着周围一片片拥挤的人群,感受着淹没整座城的精神力量。

    抬手看了看腕表,低声道:“聚会时间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