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六百六十三章 低语、丧尸与狂人(一更)
    “这究竟是出了什么事?”

    与此同时,地下基地的会议室里,所有人都看着墙上的屏幕,发出了低呼声。

    屏幕上不仅仅是一个个的监控画面,还可以看到一张即时显现的曲线图。

    在这个屏幕上,能够看到不同颜色的色块,正以不同的坐标点为中心,一点点的在向外扩散,就好像干净的水池里,投下了不同颜色的球,正飞快的污染着池水。

    甚至在屏幕的一侧,还有对这种污染辐度的计算。

    如今显示的是70%,且数值在不断增高。

    但莫名其妙的,就在整体污染开始不久,这些稳定向外扩散的色块,便一下子受到了干扰,扩散的速度慢变了,而且不再规则,甚至还有一些色块,在飞快的收缩着自身范围。

    相应的,则是每一个出现了变化的色块旁边,多出了几个未知的绿点。

    这些绿点形成了不一样的辐射,扰断了整体进程。

    明明已经达到了70%的辐射进程,居然快速的降临,降到了63%左右。

    同一时间,系统自动识别,便将这几个出现了异状的画面勾选了出来,自动放大,一块一块的铺在了屏幕上,相应地点的具体场景,顿时出现在了会议室众人的眼前,里面种种怪异的场景,一下子便让人感觉到了种无法形容的怪异,甚至有人猛得起身,低呼了起来。。

    ……

    ……

    画面一:火种城西教区

    正站在了广场中间红布演讲台上的传教士,已经声嘶力竭,脖子上青筋毕现,大声的喊着口号,他身边,一圈一圈,全都是单膝跪地,重重拍击着自己心脏位置的信众。

    通过检测仪器的模似,他们甚至可以看到一圈一圈的精神力量,从他身上向着周围释放。

    但是,周围那些信众身上,却也同样泛起一丝一缕的怪异精神力量,与之对抗。

    这两种精神力量不时的碰撞,然后相互湮灭。

    而夹杂在了这两种精神力量中间的信众们,表情则是一时变得狂热,一时变得迷茫,就像是一个处在了艰难抉择中的人,左边是好的,右边也是好的,念头冲斥,乱成了一团。

    若要形容,便是那位传教士身上,正向周围散去一股浪潮。

    但是,这股浪潮,被无形的墙壁拦下了。

    ……

    ……

    火种一众高层,目光齐唰唰的向着地狱设计师看了过来。

    非能力者,甚至连这样的表现代表着什么都看不出来,普通能力者,也看不出来。

    “低语者……”

    地狱设计师仔细看了一眼画面,道:“我们动用的是演讲者,可以调动周围人的情绪,天生就适合站在聚光灯下,但这些过来捣乱的人里,想必有一个低语者,这是一种专会煽动别人心间阴暗念头的能力,可以在无声无息之间,改变他人的想法,激起他们的情绪。”

    “只不过,这个低语者居然可以一次煽动这么多人……”

    “……实力不错。”

    说着,微微一顿,便道:“派神秘事物调查科去,用检测仪器找他出来。”

    “低语者释放影响力的周围,一定藏着他的本体。”

    “……”

    旁边的秘书,立刻飞快的记下了他的话。

    画面二:火种城演播大厅

    之前做好了准备,向着全城的人作出“表演”的巨星,身形已经扭曲成了怪异的形状,在惊恐与痛苦之中死去。出现在了舞台中间的,却是一个穿着红裙的舞者,看不见她的脸,只能看到曼妙的舞姿,周围的安保人员,还有导播等等,全都痴痴傻傻的跟着她起舞。

    与之相应的,则是通过电视画面传播的污染,完全停止,同时反弹。

    精神辐射下降的7%,有大半是因她引起来的。

    “舞者系……”

    地狱设计师看着,不由得微微叹惜了一声,道:“按理说舞者系是最脆弱的一种能力者,几乎没有独自对抗超过五人的武装人员的能力,但这一个,居然闯进了我们的演播大厅……”

    “找死吗?”

    “派两支特级应急部队过去,用强火力覆盖就可以消灭,不必在意伤亡。”

    “……”

    旁边的秘书立刻记了下来。

    画面三:某处街道

    混乱的人群像是浪潮一样,从街道的另一端涌了过来,看起来每个人都像是疯了,他们攀爬在地面,墙上,眼睛红彤彤的,画面里听不到他们的声音,但可以看出他们在吼叫,迅速向着街上冲来,每遇到一个人,便冲上去嘶咬,咬过一口之后,便立刻扔在了原地。

    而被他们咬过的人,迷茫过后,则扭捏起身,旋即加入了咬人的大军。

    他们的人数,正在呈几何状增加,瞬间充满了一片城区。

    隐隐可以看到他们中间,有一辆敞篷吉普,上面坐着一个金发独眼的女孩。

    “丧尸系?”

    即使是地狱设计师看到了这一幕,也微微一惊,身体都僵直了:“这是一种非常罕见的能力。可以将受到自己影响的人变成与自己一样的精神体系,简单来说,可以理解为污染源的次级污染源。并严格执行自己的指令,通过同样的污染方式,逐渐扩散出去……”

    “如果条件允许,他甚至可以把全城的人都变成荒野上的疯子……”

    “……”

    旁边的秘书猛得抬头看向了他,隐隐有些惊恐。

    “将她标记为重点……”

    地狱设计师没有多说话,而是沉声下令:“她应该很好发现,因为我们在监控镜头里,看到他们都是各种模样,但如果当面遇上,我们会看到他们全部都成长了一个人的样子。”

    “所以……”

    微微一怔之后,他道:“派白日教会的人过去,用他们的寄生物品混乱时钟对抗。”

    画面四:城东某处街头

    这里甚至没有火种城的布置在,镜头里是一群打架的人,有男有女,一边十个,一边只有一个,双方正在斗殴,最关键的是,看起来,居然是那一个人,在殴打其他所有人。

    那个人看起来瘦瘦小小,刺龙画虎,一阵风似就可以吹倒,但在画面里却呈现出了怪异的一幕,他轻飘飘的一拳打过去,对面便有一个人不停翻着跟头从地上滚了出去,滚出去了足有几十米才停下,他向着空中大笑一声,周围的人便都抱着脑袋痛苦的蹲在了地上。

    最关键的是,镜头里可以看到,正有一群疯狂的信众,足有三四十人,冲进了画面之中,似乎想把他们抓住,但这个瘦猴一样的人,只是转头向他们打了一拳,一群人同时摔倒……

    这个镜头太怪异,让人感觉,像是在演一出哑剧。

    众人都有点懵的对视:“这是什么?”

    地狱设计师脸色逐渐变得凝重了起来,低声道:“这个也标记上。”

    “但是,尽量不要靠近他……”

    “……”

    “什么?”

    周围人满面皆是不解,不太理解这是怎么回事。

    “狂人系。”

    地狱设计师低声道:“这种人拥有妄想症,认为自己是一个拥有着无穷力量的超人。”

    “一拳可以打爆月球那种……”

    “……”

    即使在这么严肃的气氛里,也有人差点笑出声来:“这又算什么?”

    “听起来似乎不可怕……”

    地狱设计师看了他一眼,沉声道:“但是他不光可以影响自己,还可以影响对手,靠近他一定范围的人,同样也会认为他是一个有着无穷力量的超人,所以,当他打你一拳的时候,物理上讲,这可能只是轻飘飘的一拳,但在你的精神世界,你会感觉自己被火车撞了……”

    “这样你还会觉得他好笑?”

    “……”

    周围一时鸦雀无声。

    地狱设计师低低的叹了一声,道:“蜘蛛、木偶、愿望、狂人,便是近战最可怕的。”

    “而在这四种能力里,狂人又是公认的最强者。”

    “不过……”

    他顿了顿,脸上再次露出了冷笑:“这种能力者,对远程打击手段几乎毫无抵抗力,派一支狙击部队过去吧,只要一颗远程的子弹,便可以轻易要了他的命……当然了,”顿了一下之后,他特意向秘书叮嘱:“千万记住,一定要一击致命,被他近身之后,等死吧……”

    “……”

    画面五:闹市街头

    手持小提琴的燕尾服男人飞快的拉动着手里的琴弦,汗水已经将额前头发打湿,他的身边,聚拢的是近百个兴奋的女人,围绕着他欢呼雀悦,明显可以看出,她们的精神状态已经异于常人,距离达到理想的精神辐射值只差一步之遥,但这一步,居然硬是跨不过去。

    他琴声拉的越来越快,越来越响,但硬是无法在将她们的精神状态推进一步。

    似乎,周围有某种怪物,不停的吞噬着他的精神力量。

    乍一看去,什么人也没有,但是,当特制摄像头切换了一种精神辐射检测模式,并在某个高频点卡顿时,便隐隐的发现,那些女人的精神力量交织成的海洋里,有另外一道身影,躲在了对面建筑的二楼,双手举着一个唢呐,正在摇头晃脑,滴滴哒哒开心的吹着……

    地狱设计师没有发表意见,这个模式谁都懂。

    秘书直接派应急部队赶过去了。

    画面六:城中心核电站位置

    这个画面里没有别的,只能看到一辆孤伶伶的坦克正冲进了核电站,四处开炮。

    “唰……”

    地狱设计师看了,都一下子愣住了。

    他甚至忘了说话。

    不过也不用他解释,所有人都能看得懂这个画面的意义。

    微微呆滞了一下之后,所有人都猛得窜了起来大叫:“快快快,快派人去拦住他……”

    “疯了吗?”

    “他是想跟我们同归于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