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六百六十五章 人形蛛网(三更)
    呜呜呜……

    当火种的地面应急部队,或者说,如今城里唯一还在运行的执法力量开始运转,并且在地下基地的指令下,飞快赶往火种城的各个地方时,陆辛正坐在了警卫厅的长椅上,身边有七八个人蜷缩成了一团,地面上还扔着缠了黄布的棒球棍,画着神秘符文的水果刀等等。

    他感知到了周围装甲车轰隆驶过的声音,以及鞭炮一样迅速响起的枪声。

    他很平静,也很温和,哪怕刚被一群暴徒袭击过。

    也没有杀人。

    只是看着妹妹将他们卷成了一团。

    越是冷静,越是可以分辨清楚这座火种城里,如今正在发生着什么。

    在他的感知里,如今的火种城,便像是一片混乱的海洋。

    海洋之中,正有一些意志,正在快速的扩散,试图污染整片海洋。

    但是,当自己以及俱乐部里的其他成员都出手之后,这种污染的势头已经得到了阻止。

    不过,蔓延的势头也只是稍稍一缓,污染形势仍然很严俊。。

    所以他又问出了刚刚来到这个警卫厅时问出的问题:“所以,你们管还是不管?”

    ……

    “这人……是个神经病吗?”

    警卫厅里特别的安静,外面的骚乱声,嘈杂声,正从厅外不停的传了进来,但玻璃墙后的那群身穿特制防护服的执法者,,却一个个表情呆滞的看着端端正正坐在了长椅上的陆辛。

    他们甚至都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什么情况了,他居然来报案?

    一开始,警卫厅的人,还真当他是过来报案的,所以没有人理他。

    他们认为,或许他立刻就会被街道上疯狂的人抓走。

    但没想到的是,确实有一队街道上疯狂的人冲了进来,但都没有靠近他,便一个个的胳膊腿都扭曲成了麻花,然后形成了一团一团怪异的形状,老老实实的摆在了大厅里面。

    “外面闹的很严重,你们身为执法者,管不管的,总得给个话。”

    陆辛礼貌的等了几秒,然后慢慢站了起来,问那些执法人员最后一遍。

    “喀喀……”

    没有人回答,玻璃墙后面,反而响起了轻微的子弹上膛声。

    陆辛叹了口气,眼睛眯了一下。

    “各部门请注意,青石街口出现了入侵者袭击事件,应急部队立时赶赴处理……”

    “火种广播大厅出现疑似‘舞者’系入侵者,就近武装部队立时赶去支援,直接击毙。”

    “城南核电站厂出现……”

    “……”

    沉默的气氛里,这群武装人员的腰间,有命令声迅速的响起,其中提到了几个,都是陆辛隐隐感觉熟悉的,他不由得摇了摇头,而玻璃墙后面,执法队的队长也猛得反应了过来,高声叫道:“我们只听从火种高层的命令,晚十八点之前,便已接到紧急命令,收缩一切警力。”

    “闭门不出,但你闯进警卫厅,并当着我们的面袭击无辜平民,已经触犯了火种条例!”

    “所以……立刻对他进行处决,所有人,开枪!”

    “……”

    最后一句话却是向着其他队员们说的。

    也同样是在这一刻,玻璃墙上,打开了一扇小窗,枪口探了出来,喷射出火焰。

    “唉……”

    陆辛有些无奈的摇了一下头,低声道:“到了这种时候,仍不想着处理那些可怕的集会与污染事件,却只想着把阻止这些集会的人清理掉……火种的规则,实在无法遵守啊……”

    “……”

    说着话时,子弹向他呼啸而来,他脑袋一歪,躲了过去。

    下一刻,他的身影一花,突兀的出现在了玻璃墙前,与里面的人近距离面对面。

    “你……”

    里面的人大吃了一惊,齐唰唰后退,有的更是慌乱至极,下意识便开了枪。

    但子弹打在了玻璃墙上,只留下了一点点白色痕迹。

    “既然你们不管……”

    陆辛隔着一层玻璃墙,静静的看着,手掌慢慢抬了起来。

    低声道:“那只好我们来管了……”

    下一刻,他手掌覆盖到了强化玻璃墙上,然后眼睛里黑色粒子微微一动,忽然整面玻璃墙都受到了剧烈的震颤,“哗啦”一声脆响,破碎成了一片片小如指甲盖似的一堆玻璃片。

    “汪汪……”

    玻璃墙后的执法队刚要动手,便忽然听到了凶恶的犬吠声。

    一只没皮的小狗猛得超过了他,高高的跃起,没有皮肤包裹的肌肉,呈现出了结实有力的线条,直接跃到了旁边的墙壁,冲进了这群执法队员之中,张牙舞爪,疯狂的乱咬了起来。

    每一个被他咬到的执法队员,便都觉得情绪一下子混乱。

    或是极度低落,或是异常的烦躁与愤怒。

    “开枪……”

    那位队长反应快些,虽然受到了影响,仍是举起了枪,对着陆辛大叫。

    但指出去之后,他却呆在了原地,似乎忘了自己要说什么。

    “原来是这样……”

    同一时间,陆辛将记忆沙漏放回了自己的黑色袋子里。

    他看到,沙漏里面的沙子,隐隐多了一颗。

    于是明白了使用这个沙漏的方法,只要用它剥夺其他人的记忆,里面的沙子便会变多,但如果是修改甚至覆盖别人的记忆,沙子就会减少,自己一直以来,都是用它扰乱别人的记忆,也就导致里面的沙子越来越少……怪不得,以前自己还以为它可以一直使用不用护理呢。

    将沙漏放进了口袋里,陆辛轻声道:“妹妹,该我们了。”

    妹妹听到了陆辛的话,顿时激动的搓起了两只小手:“这一次,可以尽情的玩吗?”

    陆辛转头,看向了兴奋的妹妹,笑着摇了摇头,道:“你平时玩的,都太小打小闹了。”

    “这一次,我们完全放开了玩……”

    “……”

    “唰!”

    妹妹的眼睛一下子亮了,然后兴奋的张开两只小手,向前扑了出去。

    惊慌失措的执法队,根本没有拒绝的余地。

    妹妹伸出两只小手抓住了两个武装人员,这两个武装人员立刻身体扭曲,不由自主,猛得伸了出去,又抓住了另外两个武装人员,仿佛一层层的铁环扣搭了起来,连成了一片。

    “嘻嘻,太好玩了……”

    妹妹兴奋的瞳孔收缩,扭曲的力量滚滚向周围扩散。

    被她影响到的执法队员身不由己的飞了起来,抓住了大厅里团成一团的人,冲向了街道。

    甩动过程中,他们下意识的抓向周围,便在混乱的街上碰到了无数人。

    这些人一个接着一个,手臂把着手臂,脚腕勾着脚腕。

    离地而起,居然织成了一张巨大的蜘蛛网。

    一半挂在了大楼上,另一半悬浮在了地上,蛛网的边缘,那些人还正不停的甩动着,一条条的手臂向外甩去,妹妹很懂陆辛的心思,即便是这些人抓了出去,抓向的也只是那些疯狂在街道上追逐着其他人的狂信,将他们一个个的拉扯了起来,然后变成了“网”的一部分。

    蜘蛛结的网叫蛛网,妹妹结的网叫……

    名声不重要。

    妹妹每拉扯一个人,蛛网便多了一块,覆盖的面积也更大了一点。

    街道上空,妹妹兴奋的在蛛网之中爬着,还低下头来看向了陆辛:“哥哥,织多大?”

    “能织多大织多大……”

    陆辛道:“只要你不会累,那就织一个把所有路口都封起来的大网……”

    “嗯!”

    妹妹兴奋的点着头。

    于是巨大的网飞快的蔓延了开去,覆盖了周围几个路口。

    “嘭嘭……”

    混乱之中,有人开枪向着网上射击。

    也有人受到了惊吓,疯狂的挥舞着刀具向网上斩去。

    网的每一部分都是人,会受伤,会死,但在蜘蛛系的能力者将他们串起了起来的情况下,生命力与精神力量,都形成了一定程度的共享,甚至连蜘蛛系的自愈能力也分享到了整张网上,于是,整个火种的人,都看到了这张织在了城中心,由一个个的人织起来的大网。

    打不死,斩不断,甚至烧都烧不坏的“人体大网”。

    同一时间,借助了妹妹的能力,陆辛心里生出了极为怪异的感觉。

    他的感知与视觉,听觉,都在顺着这张大网的扩张而延伸。

    ……

    他看到了无数个街口,正有火种的暴力执法部队冲向指定的目的地,于是这张网直接织了过去,将各大要道与重要的路口都封锁了起来,有着重火力的装甲车与其他各种武装车辆挟着巨大的力量冲撞了过来,却直接被这张网卷了进来,一辆辆车掀翻在了地上。

    这些人手里居然有人拿着特殊武器。

    但即便是加强版的特殊子弹打在了这张网上,伤害也被整张网分散又共同承受了下来。

    ……

    他看到一群手持特殊武器,身穿防护服的人包围了广播大厅,于是一片网直接笼罩了过去,将那一群武装人员网在了里面,剥去了他们的防护服,然后变成了自己这张网的一部分。

    通过网上的无数眼睛,他甚至看到了演播厅里,一个跳舞的红裙女子。

    他看到了有人对九头蛇的包围,于是顺手替九头蛇解了围。

    看到了一辆疯狂的开在路上洒钱的跑车,沉默了一下,蔓延向了更远处。

    他看到了夜猫子正开着一辆坦克在核电站附近一边被一支军队围攻一边到处放炮……

    ……这个他没有帮忙,还把坦克给掀了,毕竟这玩意儿不能真的炸。

    然后他看到了一群德古拉正在与一支火种的武装力量对抗,直接绕了过去。

    看到了在某个街头,十个德古拉正在跟老王干架,强大的精神力量对着轰来轰去。

    他们彼此之间倒是没看出什么事,便是周围的好几个祭坛却被他们拆得干干净净,他也沉默了一下,没有打扰这两位俱乐部小伙伴的友好切磋,顺手帮他们解决了狙击手便走了。

    看到了夏虫等人在一群穿袍子的人包围之中苦战,于是网的一侧直接向他们覆盖了过去。

    对方有强大的能力者惊恐失措,向他出手。

    但是无论他们的能力是什么,攻击到了这张网上的任何一个人时,便瞬间被所有人强大的精神力量稀释掉,甚至起不到丝毫作用……

    ……

    ……

    蛛网过处,所有的人要么被拦下,要么被卷进了蛛网之中。

    整座城市在这时乱成了一团,无论是收到指令,赶向各个地方支援的武装车辆,还是原本在这个城市里疯狂的追逐,闹成了一团的混乱者,又或是某些隐藏在了暗中的势力等。

    全都惊的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呆呆抬头向上面的蛛网看去。

    那是一个又一个狰狞扭曲的人纠缠在了一起,手脚勾连在了一起,怪异而恐怖,但这上面的人,甚至还活着,一个个拼命的挤眉弄眼,在各自的位置蠕动着,颤抖着,像是异常的恐惧,但却又失去了说话的能力,只能呜呜的叫着,高高悬挂在了街道两侧的建筑物上。

    整个火种,都像是变成了一个破旧的城堡,到处都是蛛网虬结。

    所不同的是,蛛网与之相比,简直太正常了。

    ……

    ……

    “什么?”

    那是如德古拉一样的能力者,她们也看到了这张似乎覆盖了整座城的网,无论是对抗多么激烈,也无论是正玩的有多疯,看到了这张巨大的网出现时,他们都惊呆在了当场。

    尤其是德古拉,惊的连眼罩都掀了起来:“这是什么等级的能力?”

    她杀过一个黑匣子的高级祭司,并借用了对方的能力一段时间,也织过一张网。

    不过那张网更多的是增加自己出场的神秘感,自己毕竟不是蜘蛛系,做不到这么灵活。

    可眼下这个,算什么?

    ……

    “这是谁的能力?”

    夏虫等人看着这一张巨大的蛛网,也吃惊的愣在了当场。

    “他的污染蔓延,不需要时间的吗?”

    ……

    ……

    “嘻嘻……”

    也就在他们或是迷茫,或是吃惊时,蜘蛛网上那些人,忽然异口同声的开口。

    他们挤眉弄眼,脸上表情飞快的变化。

    齐唰唰的发出了一个小女孩可爱的声音:“哥哥说了,你们需要帮忙,可以找我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