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六百六十八章 精神内核
    “这东西究竟是死的,还是活的?”

    “究竟属于现实,还是深渊?”

    手掌触摸到了那个心脏,或者说“胚胎”的陆辛,心里甚至都出现了异常的感觉。

    如今,随着现实世界里的研究者们对精神异变,了解的越来越深,各方面的理论,也趋于完善,对于污染源、精神怪物、精神异变者种种不同的类型之间,做出了细致并严谨的阐述。无意识且具备污染性质的,便是污染源,有意识的污染源,便是属于精神怪物范畴。

    拥有现实世界身体的生物,便是精神异变者。

    但如果照着这个理论来看,自己如今看到的这个,明显打破了常规。

    它诞生于精神世界,却让自己感觉到了现实的波动……

    最重要的是,陆辛感觉到了它的危险。

    自己手掌贴在了上面,便是想靠着扭曲力场的能力,感受一下里面有什么,这就如同于雷达,但是,手掌贴在了上面之后,如今扭曲力场可以扩展到几百米范围的陆辛,居然完全无法从这一颗直径不过两米的胚胎之中感知到什么东西,精神力量,似乎直接被它吞噬了。

    它可以吞噬自己的精神力量!

    这东西,无法形容的恐怖,比自己当初在黑沼城遇到的稻草人还恐惧!

    ……

    ……

    “哈哈,好……”

    父亲听了陆辛的话,立刻放声狂笑,黑色的影子像是实质的波涛一般向前涌去。

    这一群坐在了体育场里面的狂信徒,本来就已经有相当一部分,被父亲的力量影响,产生了恐惧心理,而恐惧又是最强的污染源,被污染者越害怕,恐惧的力量越强,力量越强,被污染者感受到的恐惧便越强,而且这种恐惧,还能轻易的影响到自己身边的其他人……

    渐次叠加,层层提升,直到被污染者彻底崩溃。

    父亲便是这样做的,他要将这片体育场内的狂信徒,彻底的淹没,实现真正的深度污染。。

    这群体育场内的人,借着某种仪式与祈祷,使得他们的精神力量交织成了奇异的一片,而这一片精神力量里,又诞生出了这颗怪异的胚胎,所以陆辛毫不犹豫便向父亲表达了尽快将他们深度污染的意思,深度污染之后,这一整片精神海洋,便会被父亲彻底掌握。

    只有这样,才可以将这颗胚胎掌握在手里。

    为了让父亲尽快做到,陆辛已完全放开了对父亲的束缚。

    而父亲,当然也是喜出望外,全力施展。

    黑色的潮水向前涌去,冲击着体育场内的狂信徒,淹没最后一丝光芒……

    ……

    ……

    “不对……”

    父亲忽然发出了诧异的声音。

    陆辛手掌仍然按向了那颗“胚胎”,闻言也不由得一怔:“怎么了?”

    他可以清楚的感觉到,随着父亲的力量加剧,自己对这颗胚胎的掌握,也越来越多,但偏偏在这时,父亲强大的污染,莫名其妙的停了下来,就好像高速的列车,猛得刹车。

    “不对劲……”

    父亲低声道:“他们的精神内核已经消失了……”

    陆辛怔了下:“精神内核?”

    “对……”

    父亲的精神震荡,快速回答:“你可以理解为人的意志、自我,总之就是那么个玩意儿。”

    “是一个人的精神里面最稳定的部分,也是区分轻度污染与深度污染的核心点。”

    “一旦被吞噬,这个人就成为了精神的奴隶。”

    “而如果没有被吞噬,哪怕感知被剥夺,情绪被掌控,记忆被抹去,这个人在某种程度上,仍然还算是自己,但被剥夺之后,哪怕一切感知情绪欲都还在,他也不能算是自己了。”

    “……”

    “七个伤口之中的自我?”

    陆辛听了父亲的话,微微一怔,旋即明白了过来。

    父亲说的正是人会被污染的七个层次之中,最深的一具层次,自我。

    感知、情绪、欲望、认识、本能、记忆,都可以受到精神力量的影响以及改变。

    但唯独是自我层次的污染,最厉害,也最不可逆。

    毕竟,失去了自我,也就永远丢失了自己。

    同时,他以前虽然没有仔细想过,但平时的行事之中,也下意识遵守了这个原则,能不在污染别人的情况下解决问题,便不去污染别人,能不重度污染,便不重度污染,哪怕是妹妹与父亲刚才闹出来的动静这么大,对火种居民的污染,其实也只是停留在轻度污染。

    毕竟他是来救人的,不是杀人的。

    若是重点污染,事情结束后,火种的问题解决了,这里的人也都解决了。

    “这些人都失去了精神内核。”

    同一时间,父亲不知道陆辛在想什么,继续道:“在我眼里,他们就是一个空空的躯壳。”

    “明白了……”

    陆辛低头看向了这群狂信徒,低声道:“他们已经将自我献给了他们的神……”

    说到“神”这个字时,他隐隐露出了冷笑。

    ……

    ……

    抬头看去,陆辛发现,那个胚胎的变化正在加剧。

    父亲的影子已经染到了它身上,使得它变成了一个隐然发黑的物体。

    但是,因为污染无法进一步加剧,它仍然保持着自由与旺盛的生命力,甚至可以看到,胚胎的表面正在轻轻的蠕动,一点一点,将父亲覆盖在上面的污染,给吞噬进了胚胎之中。

    它居然在吞噬父亲的力量。

    “咕咚……”

    同一时间,这颗胚胎再一次剧烈的跳动。

    巨大的精神力量瞬间向外扩散了出去,涌进了这座城市所有人的心里。

    而随着这种联系的加深,胚胎旁边,垂落的铁链,已经变得越来越清晰,如同实质……

    “这东西很古怪……”

    陆辛深深吸了一口气,微微咬牙道:“送我过去,我要好好看看它!”

    如今距离很远,他只能借助于父亲的力量,才可以“触摸”到那颗地狱胚胎。

    但发现了这胚胎身上的异样之后,他想亲自过去接触一下。

    似乎听出了陆辛话里的阴冷与不屑,父亲怔了一下,旋及发出了开心的笑声。

    他很奇怪。

    有时候会害怕陆辛无意中露出来的这一面,有时候又会非常的激动。

    “真要去吗?”

    就连不远处的妹妹,察觉到了陆辛的意志,也微微怔了一下。

    然后她怔了怔,不敢说不行,小手摸索了一下,体育场周围的“人形蛛网”,便开始自动延伸,一个又一个的人从半空之中搭了过去,仿佛一座“人梯”,铺出了前往体育场半空之中,直直的指向了那一团位于下方狂信徒精神海洋里面,不停蠕动并颤抖着的胚胎。

    陆辛踏上了人梯。

    在不确定那究竟是什么东西的情况下,直接用自己的身体去接触,无疑是危险的。

    但是,反正危险的事情自己做了很多,一直也没死过……

    ……

    “嗡嗡……”

    想着这个问题时,陆辛眼睛里的黑色粒子,已经在剧烈颤动。

    便要召唤妹妹帮忙,把自己送过去。

    但也就在这时,他忽然听到了一种异样的声响,猛得转过了头去。

    “唰”“唰”“唰”

    那是厚重的皮靴,齐唰唰踩在地面上的声音。

    地狱军团。

    陆辛又一次看到了地狱军团,之前自己都差一点吃了亏的怪异力量。

    他们从远处的街道齐唰唰的踏步而来,像一条黑压压的人头大河,速度比之前还快了很多,如今的街道上,本来混乱不堪,但在妹妹的蜘蛛网织了起来之后,一部分疯狂的人被吊在了空中,更多的一部分受到惊吓,跑回了家中,路上只有稀稀疏疏几个受了伤的人。

    地狱军团大踏步而来,瞬间便将这些受了伤的人淹没。

    妹妹远远的看到了这支地狱军团,也大吃了一惊,下意识掀高了蜘蛛网,因为她知道这只地狱军团的可怕,也知道他们在某种程度上免疫精神污染,自己的蛛网对付不了它们。

    不过在她掀起了蛛网之后,便发现,这支地狱军团根本没有丝毫留意。

    它们径直冲向了体育场,视竖直的墙壁于无物,齐唰唰的涌了上来。

    “又是这鬼东西……”

    父亲愤怒,一片黑色影子直接卷了过去,在半空中便与他们撞到了一起,彼此湮灭。

    陆辛抬头看向了体育场上空的胚胎。

    他可以感受到那个胚胎里的东西越来越强大,与现实联系的也越来越深。

    知道那才是重点,无暇理会地狱军团。

    只不过,无意中的一瞥之后,他忽然再次转过头去,盯向了一处。

    这一次,因为角度问题,他看到了地狱军团后面,隐隐站着一个人,那人身上穿着同样的黑色西装与黑色礼帽,微微垂了头,身边精神力量颤抖涣散,走出了一排排地狱军团。

    “二号……”

    看到了这个人的瞬间,陆辛微微一滞。

    那个穿着地狱军团衣服,散发出了那种奇异波动的人,赫然便是二号。

    无论模样,还是精神辐射,都与二号一模一样。

    唯一不同的,是他们的精神力量波动,与二号有着很大的差别。

    “吼……”

    正在陆辛想着这个问题时,忽然一声凄厉的吼叫响了起来。

    猛得转头,他就看到一只怪物,或者说是一团血肉,忽然之间,从黑暗之中跳了出来,这一跳,看起来起码有百米远,在空中划出了一个弧线,然后落到了体育场周围,荡在了半空中的人形蛛网之上,身体趴伏,脸色苍白,眼睛森然冷厉的向着体育场上的陆辛看了过来。

    “哗啦啦……”

    蛛网受到异物撞击,立刻向上倒卷,要把这个人吞没。

    但这个人身上,忽然生出了凌乱的血管与肌肉组织,蛛网上的人在接触到的一瞬间,便忽然被这些东西缠绕,然后拉合,以那个人为中心,迅速的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臃肿怪物。

    蛛网,则如同被他腐蚀出了一个大洞。

    “又一个二号?”

    陆辛心里充斥了一种无法形容的怪异感。

    同样也在这时,他忽然感应到了什么,猛得抬头看去。

    二百米外,体育场的东侧,有一栋三十多层的高楼,那栋楼比体育场还高不少。

    陆辛抬头看过去,就看到在巨大的红月之下,高楼的边缘,出现了瘦瘦的影子,他穿着一件白色宽松的病号服,静静的站在了楼顶,手里捧着一个玻璃杯子,向下俯视过来。

    在陆辛看向了他时,就发现,他手里的玻璃杯子,忽然变成了一只红色的苹果。

    微一眨眼,再看,又发现苹果变成了玻璃杯子。

    最主要是他的脸,同样也是二号。

    ……

    ……

    “呼……”

    连续看到三个二号之后,陆辛忽然明白了过来。

    一种无法形容的厌恶感从心底涌了出来:“这群人,究竟对二号做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