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六百六十九章 精神病人大集会
    之前在神之梦魇,二号就告诉过自己,他被人偷走了很多东西。

    那时候,陆辛还不知道这种意义上的“偷走”,具体指的是什么样的形式,直到现在,他忽然明白了过来,虽然如今已经是红月亮事件之后,秩序崩溃,大部分人都没有接受过系统的教育,但是陆辛却曾经是有的,所以他知道红月亮事件之前,有“克隆”这么一个概念。

    所以,看到了三个不同的二号,他瞬间就明白了过来。

    原来是这种偷走……

    二号很强大,某种程度上与神之梦魇绑定的他,几乎天生就站在了能力者的顶端,他的能力,甚至已经不能通过某某类别来划分,他有很多能力,只要偷了过来,就可以在现实之中造成极大的影响,但是,这些被偷了出来的能力,是需要一个载体的,载体从哪来?

    答案很简单,同样也是二号。

    对二号进行复制,就得到了一个个的躯壳,正好用来承载这样的能力。

    但是,这可是复制啊……

    把这个世界上本来只有一个的自己,复制出了很多个……

    陆辛讨厌这种行为!

    ……

    ……

    “唰……”

    也就在陆辛想着这个问题时,对面的三个二号,便都已经一言不发,向自己发动了攻击,从这一点,也可以明显的看出来,他们绝对不是二号,因为他们甚至都没有打过招呼。

    “嗤嗤嗤……”

    空气里响起了细密的破空声,那是一根根如同丝线一样的血管飞快割裂了空气。

    那个从蛛网之上,一下子缠绕了很多人,把他们绑成了自己身体一部分的二号,身边捆绑的人越多,周围飘散出来的血管与肌肉组织便越多,它们像是某种毛发,无限的延长,弹射,每一根都有着坚韧的生命力还有异样的灵活性,铺天盖地一般,向着陆辛飞来。

    父亲正在对抗地狱军团,陆辛几乎想也不想,便已释放了精神冲击。

    “哗啦……”

    迎着他身前扭曲变形的空气,所有的血管都被弹射开来,并且大量的枯萎。。

    但是精神冲击,本来就是无法持久的。

    就像是挥出一拳。

    一拳打出,力量便已穷尽,与第二拳之间,有间隔。

    而那些血管与肌肉组织,却是密密麻麻,连续不断的向前飞来,更有很多,直接绕过了陆辛的正面,从侧面,甚至是后面,纷纷扬扬的向着自己弹射了过来,扎向他的身体。

    同样也是在这时,东边楼顶上的二号,轻轻抚摸了一下自己手里的玻璃杯。

    下一刻,玻璃杯变成了红色的苹果。

    这仿佛是一个信号,陆辛身边,空气忽然剧烈的颤抖,纯黑色的零件凭空出现。

    在空中自动组装,一点一点细密的结合在一起,瞬间就变成了一架黑黝黝闪烁着危险光泽的冲锋枪,下一刻,这架冲锋枪又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变成了密密麻麻,几十把枪。

    它们从空中呈扇形排布,对准了最中间的陆辛。

    这一刻,陆辛猛得警觉。

    他知道这应该是假的,只是光线的折射,形成的虚影。

    酒鬼就可以轻易的做到这一点。

    但是,偏偏他觉得是假的,但是感应中,这却是真的,无比真实。

    于是,连他的认知也动摇了,也觉得这是真的。

    到了这一刻,他心里便一下子生出了无法形容的警兆,就像是被真实的冲锋枪指住。

    “十七……”

    他忽然开口大叫,眉眼都微微的跳动。

    “唰!”

    远处蛛网上的妹妹,猛得抬头,小脸上有点惊讶。

    刚才无论是地狱军团,还是那个一身血管的怪物出现,她都没有用蛛网去正面对抗,因为她能感觉到,那是一种超过了她自身层次的力量,这张蛛网强大,强大到可以瞬间将火种城覆盖,切断火种的暴力执法系统,也将无数个失去了控制,在大街上嚎叫的人震慑住。

    可蛛网再强,也只是靠了蜘蛛系的能力将他们编织到了一起的。

    但是这三个人怪物,却隐隐感觉都是一种超出了第四阶,自己能力无法对抗的。

    便如地狱军团,本身无法被蜘蛛系的力量影响,那么,自己如果想阻止,便只能用这些连结成了蛛网的人去堆成一堆强行阻拦他们,结果就是瞬间便会损失惨重,得不偿失。

    那个血管状怪物,则是可以瞬间切断他们与自己的联系,反而把他们变成自己的一员。

    楼上那个,妹妹甚至下意识不想靠近他。

    总之,每一个都很危险,再加上妹妹心疼自己的玩具,不想拿他们去撞石头。

    所以她下意识的躲开了。

    直到这时,妹妹知道自己不能再躲了,哥哥生气了。

    他甚至开始叫自己名字了……

    ……

    ……

    哒哒哒……

    妹妹快速的顺着蛛网,跑到了陆辛的身边。

    她还是不舍得用自己的新玩具去堆积生命来对抗,但是她自己跑了过来。

    随着她距离陆辛越近,这张巨大的蛛网,便从边缘开始,不停的有一些人掉了下去。

    那是因为妹妹在收缩精神力量,导致蛛网边缘的人失去了精神力量的束缚。

    她的精神力量越来越强,蛛网却越来越弱。

    “唰!”

    跑到了陆辛身边的妹妹,两只小手飞快的抓了出去。

    在强大的精神力量下,妹妹的两只小手快成了无数残影,仿佛一下子长了几百只手。

    这些小手飞快的抓动,将所有靠近陆辛的血管丝线,同时抓了下来。

    同一时间,陆辛舍弃了身上飘落无数血管状组织的二号,转头面向了高楼上的二号,此时所有的冲锋枪都已经上膛,然后剧烈震颤,无数的子弹向着陆辛的身上倾泄了过来。

    这些子弹都是假的,但陆辛毫不怀疑,假的子弹打到身上,便是一个血洞。

    于是他也一点不敢怠慢,飞快扯来了父亲的部分影子,左手抓起,整个手掌都已经变成了黑色,影子随之颤动,将无数的子弹化于了无形,甚至向外荡出,将那些冲锋枪都遮在了里面,下一刻,就看到几块木头茬子掉落在了地上,所谓的冲锋枪,只是木头变出来的。

    “妹妹……”

    解决完了这个问题,陆辛又瞬间低呼,提醒妹妹。

    妹妹很开心,又不叫名字了,这说明消气了,大声答应着,用力一扯。

    “哗啦”一声。

    她两只小手里,都已经攥满了无数的血管与肌肉组织,用力一扯之下,那个将无数人捆绑在一起,看起来像是一个臃肿而怪异的巨人模样的二号,立刻被她拉扯的向前飞来。

    身体上,无数张脸同时睁眼张口,露出了恐怖的表情。

    而陆辛却是看也不看,回身一把抓出。

    “嗤”的一声,这个二号的复制体被他的手掌洞穿,心脏直接捏爆。

    但下一刻,心脏被捏爆的二号,与陆辛不过近在咫尺的脸,忽然变得通红,那是因为心脏被捏爆时,血液一下子挤到了他的脸上,他的眼睛里涌现出了剧烈的疯狂与痛苦之色,猛然之间,血管飞舞,却将一颗被他捆在了身边的,被污染者的心脏扯了出来,填进胸腔。

    下一刻,它的力量不减反增,身上无数的肢体,同时向着陆辛抓了过来。

    陆辛瞳孔微微一缩,黑色手掌向外抵挡,每一只抓住了他这只手的肢体,都瞬间被汽化,甚至湮灭,但是其他的肢体,却瞬间抓到了陆辛身上,无数的血管,针刺般攒了进来。

    这一刻,陆辛的情绪、感知,都出现了强烈的混乱。

    “这就是第五台阶的力量?”

    陆辛默默感受着这种混乱,身体有一半被搅成了浆糊,但却还有一半纹丝不动。

    他只是意识到,这三个二号复制体的能力,果然不一样。

    普通的污染,早就已经被自己稀释掉,但这时受到的污染,居然一直存在。

    同一时间,因为自己受到了影响,父亲的力量也微微失去了平衡。

    街道上黑色军团如潮水一般的增加,一口气涌到了自己的身前,模糊的视野之中,自己甚至可以看到那一张张黑色礼帽下苍白的脸,以及他们直勾勾的,向着自己伸出来的手。

    对面楼顶上的二号复制体,同样也抓住了机会,轻轻抚摸手里的苹果。

    下一刻,陆辛忽然感觉自己脚下微微一松,居然有些站立不稳,低头看去,便看到脚下的体育场钢架已经不复存在,自己居然站在了一堆玻璃杯子上面,一只只圆滑的杯子,根本无法形成有效的支撑,自己的身体一滑,便已经不由自主的向着无数玻璃杯之间陷落进去。

    皮肤感受到了地狱军团一只只苍白手掌向自己按过来的冰冷。

    身体里是无数不属于自己的血管游走攒刺。

    脚下则是因为无数滚动的玻璃杯带来的失衡以及被淹没的感觉……

    陆辛头一次感觉这个世界如此不真实。

    于是也在这一刻,他深深的吸了口气,低低的说道:“二号,我帮你把这些账讨回来……”

    这句话的尾音轻轻的飘起来时,黑色粒子同时聚集到了左眼之中。

    然后他这一只黑色的眼睛里,猛然有实质般的光芒涌现。

    “哗啦……”

    使得周围梦幻一般折射了无数光线的玻璃杯,忽然像是投影一般,飞快的向外退去。

    陆辛看到,自己还是站在了体育场顶端。

    下一刻,他左手牵住了妹妹的手掌,右手按住了父亲的黑色影子。

    “喀喀……”

    妹妹身体随之四分五裂,猛然将近在陆辛身前,这个仿佛是无数活人捆绑在一起的二号复制体“抱”在了怀里,然后恐怖的扭曲力量,瞬间涌进了这个二号的身体里,它身边捆绑着的其他人的身体,纷纷被弹飞了出去,只剩下了二号复制体苍白而瘦削的身体……

    下一刻,这个身体也忽然一块块的撕裂,变成了跳动的血肉。

    同一时间,父亲的力量也瞬息之间暴涨,滚滚的黑色影子从体育场抽离了出来,一截一截向着黑色军团涌去,一击之下,足有数百米的距离,前面的黑色军团被彻底毁灭,成了精神乱流不说,这一股黑色的影子还直接涌向了地狱军团的尽头,那个穿着西装的二号。

    “哗啦……”

    那个二号也被击成了粉末。

    父亲猖狂的笑声顿时响了起来,响亮而兴奋,之前被地狱军团压制,异常的憋屈,又因为陆辛不允许,无法通过污染他人获得精神力量的父亲,终于在这时报了一箭之仇。

    陆辛在父亲的笑声里,猛得回头,看向了远处楼顶上的二号复制体。

    眼睛里的黑色粒子颤动,直直的看在了那个二号复制体手里的玻璃杯子上。

    杯子瞬间炸碎,那个二号踉跄后退……

    ……

    ……

    “他们的能力很强,但是,本身都是残缺体……”

    “如果是真正的二号来了,恐怕……”

    陆辛心里想着这个问题,微微摇头,看向了那三个复制体的残骸。

    但也就在这时,他身后忽然响起了锁链的哗啦摇动声。

    那颗地狱胚胎上,忽然有四条若隐若现的白色锁链飘飞了起来。

    一根飞快的扎向了陆辛的后脑勺,另外三根,则快速的延伸向了三个不同的地方。

    陆辛第一时间察觉不对,猛得转身,将扎向自己的锁链握在了手里。

    “嗤啦……”

    这一根锁链被他掌心里的精神力量汽化,碎成了一截一截。

    但另外三根锁链飞了出去,一层层洞穿了空气,仿佛扎进了某种神秘的空间。

    下一刻,三根锁链回扯,顿时又有三个二号被它拉扯了出来。

    一个仍是浑身飘飞着怪异的血管,伏在了不远处的蛛网上,阴森的看着自己。

    一个则穿着黑色西装,戴着礼帽,静静的站在了街头。

    一个站在了对面的楼顶,手里捧着玻璃杯。

    三个二号复制体,一个没少。

    ……

    ……

    “这又是什么?”

    陆辛都出现了一种惊讶的神色。

    究竟是这颗地狱胚胎的力量,还是二号本身的力量?

    他忽然想起,神之梦魇之中,二号曾经说过,他是无法被杀死的,但是,他又说,只有自己可以杀死他,这么说,这两个二号复制体的再次出现,并不是因为自己没有杀死。

    那么……

    陆辛脑海里忽然闪过了之前在这火种城里躲避的时候,看到的那些绝望的东西。

    他们已经死了,但还是游荡在这个世界……

    所以,这颗地狱胚胎,拥有在某种程度上,打破了生死的能力?

    ……

    ……

    “咕咚!”

    “咕咚!”

    “咕咚!”

    在陆辛思索着这个问题,并全力对抗三个“二号”时,身后的胚胎,正在剧烈的颤抖。

    陆辛能够感觉到那种如芒在背的威胁感,也能感觉到,趁着这个功夫,那个胚胎,正在抓紧了时间孕育,每过一秒,它的可怕便增涨一分,已经快速的接近了某个极限值……

    一边是三个掌握着某种超出了精神领主层次力量的二号复制体,一边是地狱胚胎……

    这怎么办?

    想着这个问题,陆辛心里生出了焦急,牙关都已微微咬紧。

    “呼喇……”

    也就在此时,远处忽然有剧烈的噪音传了过来。

    ……

    ……

    体育场周围,空中起起伏伏的荡着人形的蛛网,街道上废弃的汽车,火烧的痕迹。

    周围的人,早就已经被吓跑了,除了蛛网上的人,地面空空荡荡。

    但是在体育场周围,不知何时出现了无数颗攒动的人头。

    数不清的人影攀墙走壁,在楼顶上跳动,仿佛一支气势腾腾的军队,轰隆隆的赶了过来。

    最为怪异的是,这支军队里面,居然每一个都长成了德古拉的模样。

    纷纷呲着虎牙,又凶又好看,拥挤的冲到了体育场前。

    旋即,人流分开,一辆敞篷吉普开了出来,一头金发并戴着眼罩的德古拉坐在驾驶座上。

    掀起眼罩,抬头看了看周围的战况,尤其是体育场上的陆辛。

    表情渐渐变得有些惊喜:“这五百万花的很值啊……”

    ……

    旋即,是西北方向的一条街道上。

    无数如同木讷的行尸走肉一样的人,脚步沉重迟滞的走了过来。

    看起来人数起码有数百个,仿佛没有睡醒似的,而在他们每个人的脖子上,都缠着一条条红色的蛇,蛇目森然,警惕的向周围看着,还不时吐出唁子,在他们的耳边发出低语。

    ……

    再之后,南边方向,是刺龙画虎,身材矮小的老王,手里还拎着一块板砖。

    一边夹着腿向前走,一边呲牙咧嘴:“那群娘们踢人裆的时候可真狠啊……”

    ……

    再紧接着,一辆跑车飞快的冲到了近前,猛得一个甩尾,几张钞票随之飘落。

    车上下来的是一对戴着皮卡丘面具的父子,警惕的看着周围。

    父子二人还在交谈着:“爸,人家都没戴面具……”

    “龟儿子少说话……”

    父亲低声警告着:“咱们跟他们能一样吗?”

    “他们都是神经病,闹完了事就跑了,咱们还得在这里生活呢……”

    ……

    ……

    越来越多的人来到了这里,有的拿着唢呐,有的身姿轻盈如跳舞,有的怀里抱着电浆枪。

    看起来,有的是俱乐部里的成员,有的是某些不知名的组织隐藏在了火种的内应,也有一些可能只是趁火打劫的,统统被那颗胚胎散发的精神力量吸引了过来,鬼鬼祟祟的打量着。

    “地狱入口在哪?”

    “刚才那个小姑娘的声音究竟是谁的?”

    “说是聚会,咋也没人摆桌席面呢?”

    “……”

    当然了,也不乏走错了路的。

    比如此时的某个地下基地中,一个胖胖的身影努力的挣脱了墙壁的束缚。

    然后他迷茫的看着地下这片巨大的空间:“这是哪啊?”

    “我还要去参加聚会呢,怎么跑这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