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六百七十二章 这是一场战争(三更)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体育场上方,本来正有些焦急的陆辛,被这突如其来的顺利搞的有些措手不及,还没怎么反应过来呢,就忽然看到下方打成了一团,周围给自己造威胁的元素,一下子都消失了。

    微微转头,向下看去。

    然后他就看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大场面。

    ……

    ……

    “呼喇喇……”

    同样在红月俱乐部的能力者们都开始出手之后,火种的反击也到了。

    在一声声调令,或许,还有那颗体育场上空的“胚胎”催促的作用下,火种城的各处,正有之前或是被冲散,或是终于提上了裤子的神秘组织等成员集合了起来,纷纷赶到了这里。

    远处,无数耀眼的车灯打了过来,各种密密麻麻的身影在周围若隐若现。

    嗡嗡……

    大地忽然震颤了起来,石板马路像是一块块颗粒不停的上浮,颤抖。

    颗粒之下,时时隆起,似乎有某个怪物隐匿其中。

    高大的卡车从各个路口驶了过来,有穿着奇怪袍子的人从上面跳下。

    他们的袍子整体为黑色,但中间却有一轮圆圆的,向外发散光芒的花纹,正是火种城里的神秘组织白日会。。他们高高举起了双手,将一面直径两米多的大钟,立在了卡车上。

    然后一群穿着黑色袍子的人跪在了钟前,静静的祈祷。

    鼓嘟嘟……

    空中有直升机飞过,忽然从上面跳下来了无数矫健的身影。

    他们或是悬挂在了旁边的高楼楼面上,或是直接这么落在了地上,密密麻麻十几人。

    等他们抬起头来时,却不由得让人心间一惊。

    他们每个人脸上,都带着京剧脸谱,上面的花纹,像是六只眼睛。

    火种的特殊应急部队,代号:六面佛陀。

    轰隆……

    有低矮的建筑,忽然被撞垮,高大的装甲车碾过了废墟,来到场间。

    一群群身穿特制防护服的战士围绕在装甲车旁边,各种重型武器,都已作好了准备。

    这是本来防守在火种周围的军队,也派了进来。

    倘若不是普通人进来了容易被能力者影响,反而成为对方的助力,想必来的更多。

    喀喀……

    远处几栋高大的建筑,都有一层厚厚的伪装型钢板褪去,露出了黑洞洞的炮口。

    一排排圆滚滚的地狱伞系列电浆弹已遥遥的从火种城内各个发射台微微抬头。

    这是火种城经营多年,建造起来的自主防卫系统,也毫不犹豫的启动了。

    如今他们还没有发射,因为这里还有他们自己人。

    而且他们也担心,这样大杀伤力的武器会破坏自己的计划。

    但这样的武器对准了体育馆方向,本来就是对场间所有人的一种威慑……

    似乎是察觉到了形势紧急,火种已亮出了最后的底牌。

    ……

    ……

    “我的天,好吓人啊,他们是过来做什么的?”

    “又是人形蛛网,又是那个黑色影子里的恶魔,火种居然还藏了这么多力量?”

    “队长别开枪,我只是过来参加聚会的……”

    “……”

    体育场周围,也出现了瞬间的混乱。

    没有人对这种代表了一座城的军事与神秘事件综合力量不感到恐惧……

    明亮的手电筒光芒,黑洞洞的枪口,严肃冷厉的眼神。

    体育场周围,形成了让人紧张的对峙。

    ……

    ……

    “呼……”

    这一刻,人群里的夏虫,感觉到了一种天将降大任于己身的感觉。

    她下意识的转头,就看到担架上,手术刀正向着自己投来了一个鼓励而且激动的眼神。

    于是面对着这一片片拥了上来的火种武装力量,她咬了咬牙。

    悄无声息的将背上的火箭筒取了出来,捣鼓两下,又抗到了肩上。

    因为她个子较矮,周围人又多,外围的人居然没留意到她。

    “为了世界的秩序与文明……”

    夏虫则是低低的说了一句,然后猛得勾动了扳机。

    “嗤……”

    下一刻,一颗冒着烟的火箭弹直溜溜的飞了出去,将一辆装甲车直接掀翻在地。

    “开火……”

    紧绷着的弦瞬间断掉。

    就连火种一方,也没想到,自己这边人数与装备明显更强,但先动手的居然是对方。

    惊怒之下,毫不犹豫的发起了进攻。

    一片混乱的战场,瞬间展开。

    其中,有主动出手的,也有被卷进来被迫还手的。

    如果说刚才的战斗,是各自运用自己的能力,在火种城居民的精神海洋里抢占主导地位,战斗风格诡异,又像是海平面下的暗流那般不怎么惹人醒目的话。那么这一刻,便成了所有的特质与能力者,运用自己的能力或是寄生物品等等,开始了一种面对面的精神力量对轰。

    “喀、喀、喀……”

    白日教会的祭司,拨动了混乱时钟,巨大表盘上的指针,开始缓慢跳动。

    这颗指针上跳动的速度很慢,差不多是正常时针的两倍。

    于是,进入了这混乱时钟影响范围内的非火种人员,便也感觉自己的时间被拖长了两倍。

    他们每一下举枪,每一下射击,都像视频被调到了0.5倍速。

    在这种近身战场上,这无疑是极为致命的。

    不知有多少来自某些甚至身份都未亮明的势力的调查员,被火种取走了性命。

    而在这一片惊恐里,脑袋上顶着皮卡丘头罩的劫匪父亲,深深的向那个混乱时钟看了一眼,然后他抬起了头,在自己的后脑勺位置,慢慢的作出了一个拧动着什么东西的动作。

    看起来,就像是在上发条。

    下一刻,拧足了两圈的他,忽然大步向前冲去。

    还不等白日教会的祭司们做出什么动作,他已经冲到跟前,拿枪指去:

    “不许动,抢劫……”

    “……”

    一群祭司都懵了,眨眨眼睛看着这个劫匪:“他为什么不受影响?”

    “呵呵,老子是不会告诉你们我的能力就是在上紧了发条之后可以在一定时间内不受能力影响的,哼,别人都是仗着自己的能力横行霸道,唯有老子,抢银行靠的都是真本事!”

    头上戴着皮卡丘面具的父亲骄傲的说着,招呼自己的孩子开了一辆大卡车过来,两人废劲的把混沌时钟推到了卡车的后车箱里,感慨道:“以后你起床上学,就用这玩意儿叫你……”

    另一边,代号六面佛陀的一众火种特殊人士,带着京剧脸谱冲进了战场。

    他们的能力变化多端,普通人根本就无法抵挡,还来不及分析他们的能力就被干掉了。

    但也就在此时,身穿黑色紧身防护服的负零部队人员出现在了他们面前,他们几乎是下意识的,连续施展了好几种能力打到了他们的身上,但换来的却是几颗耀眼的电浆弹。

    一片焦糊的尸体躺在了地上时,负零部队的人员才快速的撤退。

    哪怕自身情绪已经被调到了几乎没有,还是有个队员忍不住冷哼了一声:

    “花里胡哨……”

    “……”

    外面武装部队里派进来的身穿防护服的武装战士,怀抱特殊武器,在装甲车的护送下冲进了战场,借着高级防护服可以大幅度削弱能力者对自己的影响,倚仗自身的高级军事素养开始屠杀,却忽然听到了“啪啪”声,那种声音仿佛直接涌进了自己的身体,引动了什么。

    身不由己,要跟着跳跃。

    而在他们惊恐的眼神里,便看到了一个穿着红裙的女子撩着裙角,在向他们笑:

    “防护服确实有用,但也不是针对每一种能力哦……”

    “没有人跟你们说过,舞者系是通过节奏影响别人,是防护服唯一不起作用的吗?”

    “……”

    “……”

    乱象一起,便止不住了。

    就连陆辛,也不由得感慨这一场战斗的激烈,与……怪异。

    他看到了无数能力者在战斗,也看到了混乱的人群里,夏虫蹲在了一只后背上背着一个红沙发的精神怪物背上,向着周围的深渊怪物,发出了一颗又一颗的单兵式导弹……

    在这么紧张而激奋人心的时刻,所有人都忙了起来。

    有跑去发电站偷电缆的。

    有冲进了地铁指挥中心抢方向盘的。

    有抱了一堆垃圾堆在了体育场的门口,一边点火一边往里面煽风的。

    当然了,有些战斗,连陆辛自己都不知道。

    便如同一时间,火种城的地下基地,正有一个胖子遭到了基地内保安的抓捕。

    他吓的一脸肥肉不停的颤抖。

    一边大呼小叫的四下里冲撞奔逃,一边搞得整个地下基地到处鸡飞狗跳。

    最后时,他居然误打误撞,冲进了停着一辆辆车身高大,上面还载着导弹的库房。

    于是他眼睛一下子亮了。

    ……

    ……

    “呼……”

    陆辛心头忽然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

    他也感觉很好奇,这么恰是时候的压力分担,是谁安排出来的?

    抱着这个想法,目光扫过了战场,很快就看到了一个人。

    那是躺在了担架上,自己的好朋友,手术刀,在努力的向着自己,竖起了一根大拇指。

    陆辛都忍不住怔了一下,旋即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好朋友啊……”

    他也向手术刀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然后,慢慢转身,看向了体育场上空的那个胚胎。

    脸上一下子露出了温柔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