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六百七十五章 终极的计划(三更)
    苍白之手。

    十三种终极之一。

    在刚到火种城的时候,陆辛已经见到过它一次,那是猝不及防之下,被某个黑匣子的高级祭司借来了他的力量,在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德古拉便被它偷去了心脏。

    那时起,自己就知道它在火种城。

    又或者说,不是它在火种城,对于它这个层次来说,在与不在,是一个复杂的问题。

    但在那一次见面之后,陆辛确实想过再见见它,只是它一直没有再出现。

    直到这一刻,正是自己与这个地狱胚胎较量的最关键时刻,它居然出现了。

    而且它突如其来的出现的第一时间,居然就是偷取自己的黑色粒子。

    又或者说,是想偷取自己的神性……

    它穿过了层层空间而来,无论是妹妹还是父亲,都完全阻止不了它。

    更关键的是,也从来没有想到过。。

    陆辛在这之前,都不知道自己的黑色粒子,居然可以被偷取……

    ……

    ……

    下意识的,陆辛眼睛里的黑色粒子便已消散。

    这是一种本能的反应,便如被人摸到了钱包的时候下意识往回夺。

    但苍白之手抓住了自己的黑色粒子,便狠狠拉取,一点也没有放松的意思。

    而因为这一部分黑色粒子被它抓住,自己居然无法收回并藏起来。

    尤其是刚才自己正在和地狱胚胎对抗黑色粒子处于最活跃的时间,也最容易抓取。

    所以,这一切都是个圈套?

    陆辛猛得向地狱胚胎看了过去,它与自己对抗,就是为了让苍白之手偷取自己的神性?

    但看过去时,却发现地狱胚胎已经开始崩溃。

    这不像是它安排的……

    这一切来得突然又难以解释,但陆辛也已经没有时间思索了。

    苍白之手的拉扯,使得他身体里的黑色粒子已经有大半出现在了自己体外。

    嗡嗡作响,一层一层的腐蚀着苍白之手的手掌。

    但苍白之手却紧紧的拉扯住,还在用尽了力量继续拉扯。

    自己内心里有反抗的想法,但是虚浮的身体,完全不知道有什么办法可以防止被偷。

    身体在这种拉扯下,都呈现出了弓形。

    一丝一丝的黑色粒子,都在被苍白之手拉住,一点点的离开自己的身体。

    “哥哥出事了……”

    远处,妹妹吓得小脸苍白,飞快的向前冲了过来。

    但还不等她靠近,苍白之手周围自然形成的扭曲力场便已经将她弹飞了出去。

    “哥哥……”

    妹妹焦急的流眼泪,身体跌在了人形蛛网上,立刻又翻身跳起,再度向前冲了过来。

    “不要过去……”

    黑色的影子将她卷住,拉扯了回来。

    血红色的眼睛在影子里浮现,父亲咬紧了牙关:“我去……”

    说话的同时,黑色的影子已经滚滚向它涌来,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身体,黑色的影子挥出巨大的拳头,狠狠的向着那只苍白色的手掌抓了过去,无尽恐惧的情绪在空气里流淌。

    “嗡……”

    但是苍白之手不为所动,精神力场瞬间就将黑色的影子击溃。

    甚至那种精神力量微微震颤,还发出了一声若无若无的冷笑:“丧家之犬……”

    陆辛听到了这些叫喊,却无能为力。

    他甚至感觉到自己的意识,都在渐渐的模糊,并开始消散。

    就好像,自己整个人都是被一条骨头撑了起来,但如今这一根骨头正在脱离自己的身体。

    因此一切的认知与记忆,感知与情绪,皆在此时轰然崩塌,他脑海里的一幕幕画面飞快的闪过,然后一点点的湮灭,感觉身体前所未有的放松,终于感受到了些许的轻盈……

    所以,居然是以这种形式,在这里结束生命?

    最后关头,陆辛想了起来的,居然是之前在火种大楼的地下沉坑之中,举行的葬礼。

    心里忽然生出了很强烈的不甘,这不是自己想要的死亡方式啊……

    自己想要的就是那种安静而体面的死亡,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突如其来且毫无心理准备。

    ……

    ……

    “那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此时的体育场下方,同样也有无数人抬头看了过来。

    他们看不清楚,被人形蛛网挡住了视线,又被混乱的精神乱流隔绝了感知,因此他们只能看到,人形蛛网,正一片片的坠落下来,那代表着人形蛛网的核心力量,正在消失。

    里面似乎正在发生什么,但谁也不知道。

    唯有德古拉,猛得抬头看向了体育场中心,感觉到了一些熟悉的东西。

    她忽然低头,感觉心脏在剧烈的跳动,似乎在害怕。

    ……

    ……

    “咝咝咝……”

    纵然陆辛已经第一次感觉到了强烈的求生意味,也在为了自己的生命挣扎,但还是有一丝一缕的黑色粒子被扯了出来,像是一团挣扎的活物,缠绕在苍白之手上。

    终于,最后一点黑色粒子,也即将扯出陆辛的身体。

    偷取即将完成。

    陆辛的脸上,甚至都露出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平静与轻松表情。

    两边的父亲与妹妹,身体则开始变得模糊,仿佛他们的印迹,也将被随手抹去。

    事情的变化,只在一瞬间。

    陆辛身边的地狱胚胎之中,已是一片死寂,再也没有任何生命痕迹。

    但也就在此时,忽然胚胎轻轻颤了一下,一柄银色的精致剪刀,从胚胎里面伸了出来。

    锋利的刀口在周围五彩般的灯光下,显得有种诡异的美。

    这柄剪刀飞快的探到了苍白之手的手腕位置,然后刀口张开,衔住了苍白之手的手腕。

    轻轻合起,像是剪断了一张白纸。

    “嗤!”

    苍白之手被剪断。

    剧烈的颤抖从苍白之手上面散发了出来。

    那只断臂,猛然迸发出了无法形容的精神力量,可以从中感知到惊讶,恐惧,愤怒,不甘,它狠狠的向前探来,手腕断面冲向了被捡掉的手掌,似乎要将这一只手掌接回去。

    但是,那只手掌里,正握着黑色粒子。

    黑色粒子还差一点,没有完全离开陆辛的身体。

    在手掌被剪掉之后,黑色粒子瞬间回归了陆辛的身体,同时将苍白手掌也带了过来。

    “呼……”

    陆辛猛得醒来,像是经历了一场噩梦。

    下一刻,他就看到了苍白之手的手腕,那怪异而可怕的断茬,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同一时间,他感觉身体里像是多了什么,在挣扎着,要破开自己的身体。

    还不等他做出什么反应,就忽然看到,一个女人的身影,从旁边的胚胎里探出了身体。

    是妈妈!

    她右手里拿着剪刀,左手里却拿着一根黑色的钉子。

    探出身来的第一刻,便飞快的将这根黑色的钉子,猛得钉在了陆辛的右手之上。

    下一刻,伴随着触及灵魂的疼痛,陆辛感觉身体里挣扎的东西消失了。

    但自己的手掌,被钉子钉住的地方,却开始迅速泛白。

    再下一刻,他似乎明白了什么,惊愕的抬头看去。

    妈妈就站在了自己身前,穿着白色小礼服,梳着精致的头发,只是,这白色小礼服上,出现了一片片的污痕,精致的头发,也有一缕缕垂落了下来,甚至高跟鞋都丢了一只。

    这实在是妈妈最狼狈的模样。

    但是妈妈面对着那只苍白之手的断茬,却笑的非常开心。

    温柔的眼睛里,甚至有些许的得意与挑衅。

    迎着妈妈的目光,那只苍白之手的断茬,似乎犹豫了一下,慢慢停止了动作。

    它颤抖着,愤怒着,但终于还是什么也没说,慢慢的收了回去。

    ……

    ……

    空气里异样的压抑感忽然消失,周围仿佛是爆炸的空气一下子回归到了平静。

    陆辛盯着自己的手掌,只见这只右手,变成了苍白的皮肤。

    隐隐有某种精美却怪异的花纹在飞快的流动。

    能够感觉到这只手掌里面,存在着某种怪异的精神力量,黑色的钉子刺穿了自己的掌心,却也将这种本来不属于自己的精神力量,钉在了自己的手掌之上,强行将它留了下来……

    “所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过了好一会,他才忽然抬头,向妈妈看了过去。

    妈妈回过了身,脸上是陆辛从来没有见过的开心笑容,轻轻点着头:“成功了。”

    “成功了?”

    陆辛仍是有些不解,迷茫的看着妈妈。

    “是的,这个爱偷东西且爱占便宜的家伙盯上了你。”

    妈妈微笑着道:“虽然他也知道你不好惹,但当他的贪婪出现时,他自己也控制不了自己,于是,他不惜抛弃了他们这么多年的计划,也要找到一个机会,把你的神性偷走。”

    “只不过……”

    她微微笑了一下,道:“他不知道的是,我也盯上了它。”

    “配合着他们演了这么多戏,忍耐了这么久,终于找到了机会,把他的东西偷来给你。”

    “……”

    “仅有神性是不够的。”

    在陆辛以及父亲,还有妹妹,都一片错愕之中,她笑着作出了解释:“只有加上了这只手,你才有足够的把握去渡过你那位老师,给你设下的力之试炼,这样说,你明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