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六百七十七章 地狱降临,百鬼夜行
    “这么多的铁链?”

    陆辛看到了这一幕,瞳孔也不由得微微一缩。

    自己眼睛里的黑色粒子,有和铁链交锋的底气。

    但出人意料的是,那个黑色的影子,居然可以将这么多的铁链抛洒到现实之中。

    起码从这数量上相比,自己完全被碾压了……

    但还好,自己还有家人。

    在看到那无穷的铁链抛洒了下来时,妈妈的身体忽然出现了一个又一个虚幻的影子。

    这个影子在短时间内,便一下子包围住了整个体育场,甚至是空中。

    数不清楚的铁链像是巨蟒一般横过天空,从各个角度冲向了陆辛,却都被妈妈拦了下来。

    旋即。

    喀嚓、喀噻……

    怪异的磨擦声响起,如同长指甲挠过黑板,生铁之间剧烈磨擦。

    那是妈妈的剪刀剪在了铁链上面的声音。。

    但无疑,即使妈妈,也有些吃力。

    陆辛见过妈妈很多次使用剪刀,但每一次都是轻轻松松,锋利的剪刀似乎可以剪断一切。

    只有这一次,从这种刺耳的声音里,陆辛听出了一种隐隐有些勉强的意味。

    “啪啦……”

    但终于,在妈妈争取来的时间下,陆辛手里出现了脆响。

    是那一根代表着支配的铁链,终于在他的掌心里,被腐蚀出了斑斑锈迹。

    生锈到了极致,便忽然间崩碎。

    这是一种精神力量上交锋的胜利。

    陆辛甚至感觉,在捏碎这条铁链时,自己身体里的黑色粒子顿时凝固了几分。

    不过他来不及细细体会这种感觉,看到了身边的妈妈在与漫天的铁链对抗,立刻抬起了脑袋,同时手掌紧紧握着妹妹的小手,便要借助蜘蛛系的能力上冲上前去帮助妈妈解决问题。“哥哥……”

    眼神很乖的妹妹,忽然小声的向陆辛叫道:“你以后变得更厉害了,不要扔下我好么?”

    陆辛怔了一下。

    与妹妹的配合,是经历了无数次的事情,但如今,却感觉妹妹的情绪好像不太对。

    他想也不想的回答:“永远不会。”

    说出了这句话时,他还向父亲看过去了一眼,似乎是一句话在回答两个人。

    同一时间,在妹妹眼神都变得微微明亮时,他飞快的窜了出去。

    身形灵活的在体育场边缘游走,如同鬼魅,有些时候需要冲到半空中去,也是下意识里伸手一按,便有束缚在了周围的人梯像是蜈蚣一样挺到了半空,成为了他随心所欲的台阶。

    身边的影子,同样也变得越来越浓郁,黑色粒子注入其中。

    父亲这时候显得话很少,只是默默的帮忙。

    “喀喀喀喀喀……”

    无数声脆响,似乎是在同一时间,那一条条的铁链都被灌注了黑色粒子的影子斩断,或是弹到了周围,周围变得干干净净,陆辛与妈妈回收的影子一起,轻轻落在了“蛛网”上。

    一家人联手,轻松的解决了藏杖人垂落的无尽锁链。

    红月在这一刻,仿佛变大了好几倍。

    巨大的光影俯视着这个世界,将陆辛与父亲、妈妈、妹妹的影子剪的清晰无比。

    ……

    ……

    “哗啦啦……”

    “哗啦啦……”

    藏杖人似乎在发怒,无数的铁链不停的抖动,发出了清脆而刺耳的声响。

    阴冷的目光隔着几层空间,死死的看在了陆辛的身上。

    然后,他身边那些同样也只能看到一个剪影的精神怪物们,同时向前嘶吼。

    下一刻,一种异样的感应从火种的各处冲天而起。

    垂落到了现实之中的黑色锁铁,不停的在火种城上上方飞舞,到处响起了清脆而突兀的玻璃破碎声,一个个怪异扭曲的裂隙出现在了半空中,像是被铁链强行打破了处处壁垒。

    紧接着,忽然一条血红色的触手,猛得从裂隙里探了出来。

    精神力量强大到足以在现实中引起一圈一圈的空气波纹的精神怪物,从裂隙里钻了出来。

    然后,又是另一只。

    再另一只。

    难以形容的嘈杂声涌进了火种城每一个居民的耳中,钢针一样搅动着人的脑袋。

    藏杖人身后的无数精神怪物,都争先恐后的向着现实之中钻了过来。

    仿佛一支精神怪物组成的大军。

    它们贪婪而怪异,扭曲着身体,蠕动着血肉,一个又一个吃力的挤过缝隙,顺着从另外一个空间垂落的铁链来到现实,然后便立刻发出怪异的嘶吼,向着陆辛扑了过来。

    密密麻麻,几乎可以覆盖整座火种城。

    同一时间,就算火种城里,很多之前已经在战斗之中被杀死的火种城祭司,还有某些奇怪的东西,也被一根根垂落的铁链扯回了现实,加入了这一批精神怪物的大军之中冲来。

    生与死的界限都被打破,整片火种成为了精神怪物的海洋。

    群魔乱舞,百鬼夜行,火种仿佛成为了真正的地狱。

    ……

    ……

    “怎么会这么多?”

    见到了这一幕,就连陆辛也忍不住心间微颤。

    他见过深渊里的精神怪物来到现实,但那只是一个两个。

    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又这么混乱的场面。

    更何况,他能看明白,藏杖人所在的甚至不是深渊,而是比深渊更深层次的地方。

    “是火种城……”

    妈妈低声解释:“本来这些怪物无法降临到现实世界,即使降临了,也会被排斥。”

    “因为他们的精神量级太高,与现在世界的人类精精神力量海洋形成了冲突。”

    “但是火种城不一样。”

    “他们打造了这座怪异的城市,虽然还没有完全成功,但已经可以让这些怪物立足。”

    “……”

    “果然,没有任何一种死不是作出来的……”

    陆辛微微咬牙。

    他很愤怒。

    这种愤怒,不仅仅是看到有东西在自己的面前降临现实。

    更重要的是,他心里生出了一种奇怪的感觉,藏杖人很可恶,精神怪物也很可恶,但是他们造成的巨大危害,又偏偏是火种的人在给它们创造合适的条件,在努力的帮它们……

    ……这算什么,将绳子卖给敌人好让他们把自己吊死吗?

    ……

    “既然来了,那就全部杀掉……”

    狠狠低头,看向了远处一片混乱,向自己冲了过来的一只只精神怪物,陆辛表情狰狞。

    那些精神怪物顺着垂落的铁链落到了火种城,便立刻向着自己冲了过来。

    有的还顺手污染起了周围的人,之前妹妹织了起来,将火种城各大要道与重要建筑围起来的人形蛛网,都瞬间被它们撕的四分五裂,一个个受到严重污染的人眼神狂热,身体扭曲。

    支配锁链的束缚下,他们像是被牵着的狗,乱轰轰的向前冲了过来。

    ……

    ……

    体育场周围的人都吓坏了。

    无论是红月俱乐部还是火种一方的人,都感受到了那种看不见,却让人心惊的精神力量。

    更可以看到,整个火种城的居民都像是变成了荒野上的疯子,狂热而不顾一切。

    与之相比,德古拉通过自己的能力制造出的临时“疯子”,简直优雅的像一个个贵妇人。

    同样在这时,陆辛则是微微屈身,握紧了双拳。

    不得不说,那密密麻麻的场面,让他都感觉有些心惊。

    一半的自己在愤怒,另一半的自己在下意识害怕,缩合起来,就成了狠劲。

    不惜杀光一切的狠劲。

    “何必呢?”

    但在这时,妈妈忽然轻声说道。

    转过头去,陆辛就看到了妈妈的表情,在背着月光的情况下,显得神秘,而又隐隐得意:

    “面对这么多的精神怪物,你就算真的可以把它们全都清理掉,现在的身体也是承受不住这种消耗的,再加上这也与你的身份不符,所以,你又何必要亲自和它们动手呢……”

    “之前我让你好好装修一下房子……”

    妈妈的笑容舒展了开来:“你应该没有偷工减料吧?”

    “嗯?”

    陆辛忍不住怔了一下,眼睛都亮了几分。

    然后他坦然,甚至有些自豪的点了点头:“虽然花费很大,但我确实没有偷工减料……”

    “既然这样……”

    妈妈看向了陆辛钉着钉子的右手,笑道:“为什么不把它拿过来呢?”

    陆辛很快明白了妈妈的话,忽然笑的非常开心。

    ……

    ……

    同一时间,青港,二号卫星城,月亮台。

    老楼周围的脚手架已经拆掉,施工队也已经全部撤离。

    虽然房子的主人这段时间并不在城内,但是大有来头的韩冰一直亲力亲为的帮忙盯着装修进程,再加上这支施工队,本来也是青港特清部特殊武器研发部门的顶级工程师与执行团队,所以装修进程一直很顺利。早在两天之前,就已经完工了,只等最后主人的验收。

    不过,虽然装修完了,但毕竟这栋表面似乎没有任何变化的老楼,里面已经安置了不知多少比黄金还昂贵的材料,再加上,这栋老楼实在是太普通了,普通到连大门都没有。

    所以,特清部还是安装了摄像头,还有专门的保安人员,在这里盯着。

    不仅盯着,还要记录老楼发生的所有动静。

    但是等了两天,一点异常也没有,观察人员也未免有点懈怠,难免想着:

    “有什么可看的呢,这么大楼,还能被人偷走了不成?”

    直到这一天,安保人员们照例在旁边的工棚里打牌磕瓜子,忽然听到了玻璃破碎声。

    他们先是一怔,旋即想到了什么,一个个顶着满脸的纸条从工棚里探出头来。

    然后他们就看到了让他们前半辈子从没想过,后半辈子也永远不会忘记的一幕……

    一只苍白的手掌,从空气深处探了出来,仿佛洞穿了一层层的玻璃墙。

    下一刻,这只手掌直直的抓到了老楼上,然后飞快收回。

    老楼消失了。

    整个消失了,地面上只有四四方方的一个深坑。

    ……

    ……

    足有七八秒后,这群观察人员才立刻手忙脚乱的拨通了一个电话。

    电话那头,是陈菁被人惊醒,但仍然努力保持着清醒与理智的声音:“出了什么事?”

    “如果……”

    观察人员咽了口口水,声音惊恐又担忧的道:“我们说这栋老楼被人偷走了……”

    “你能信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