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六百七十八章 第五台阶
    嘎吱……

    与青港不同的便是此时的火种。当那种奇怪的铁链晃动声与怪异野蛮的精神力量忽然充斥在了这座城市里时,火种里面的每一位居民,包括了体育场周围的火种武装与红月俱乐部成员们,都感受到了一种类似于生命层次上的恐慌与绝望。像是被命运浪潮席卷并淹没。

    在这一刻,他们甚至生不出抵抗的能力。

    因为在他们眼里,连敌人的模样都看不清楚,只能感受到一团团怪异的精神力量迅速的在这座城市里晕染开来,并连成大浪卷向前方,将这城里的每一个活物都瞬间污染……

    这是一个个拥有着自主意识的污染源。

    每一个污染源的清理,都是需要大量的调查、分析,与准备的。

    如今一下子出现了这么多,怎么清理?

    ……

    同样也在他们这种惊恐心理不由自主的涌现时,他们忽然听到了巨大而沉闷的声音。

    像是钢筋在巨大的力量拉扯下,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呻吟,其间又夹杂着巨大的物体从高处轰一下降落,以及空气受到了挤压,猛得向四面八方扩散出来时所引动的强烈狂风声。

    泥尘弥漫,狂风猎猎。

    他们下意识的散开,并抬手遮挡着自己的眼睛。。

    过了好一会,当他们感觉到周围风声消弥,睁开了眼睛时,顿时看到了惊人的一幕。

    体育场旁边,是一条整齐的柏油马路,只是因为这一场能力者之间的战斗,已经被虐的坑坑尘尘,到处都是破碎的路面断层与电浆弹的痕迹,扭曲的车辆残骸被扔在了路边。

    但如今,这一片片的痕迹,都已经看不见了。

    因为一栋孤伶伶的老楼,突兀的出现在了这条马路的中间,周围尚有灰尘飘落。

    老楼一共有七层,看起来并不高。

    楼面破旧,还有着干枯的爬山虎,与不知道哪个小孩用粉笔画的涂鸦。

    每一个房间的窗户却都是完整的,但却紧紧关闭,且没有开灯。

    所以从外界看去,只有一片漆黑,静悄悄的,里面似乎空无一人。

    这怪异的一幕使得周围人都呆住了。

    甚至连远处一片片涌来的怪异精神力量都顾不上了,只是呆呆看着这老楼。

    这是什么情况?

    为什么会有一栋老楼,突兀的出现在这里?

    一种严重违背了现实的错愕感,让他们感觉自己的认知都已经被撕裂。

    下一刻,在他们的错愕中,远处漫漫卷来的精神怪物们,已有些到了近前,他们哪怕看不见,也可以感受到那种贴紧了皮肤的滑腻感,还有锋利到让人寒毛直竖的爪牙挥舞感觉。

    但同样也在此时,老楼忽然出现了变化。

    “啪!”

    一盏灯亮起,照亮了这个绝望的夜。

    旋即,另一盏。

    一个个漆黑的窗户后面,灯光都亮了起来。

    整齐的一排一排,温馨而明亮。

    伴随着灯光,则是一扇扇的窗被推开,露出了空洞洞的窗口,仿佛一张张大嘴。

    看不见里面有什么人,但这种所有的窗户同时被推开的感觉,透着种焦急与紧张的劲。

    就好像是楼里有着一个又一个热情的主人,在欢喜的迎接客人的到来……

    紧接着,在这些人的感觉里,那一团一团涌来的精神力量,似乎受到了极大撕扯力量,或者说是热情,在拼命的挣扎与扭曲之中,一团一团的被扯进了这栋突兀出现的老楼里。

    最后,老楼里出现了一声声清晰到让人发毛的咀嚼声。

    火种城的每一个人,都产生了一种疯狂且怪异的幻觉,他们感觉自己像是身处两个不停冲击的潮水之间,周围细密的水流在冲撞,撕咬,袭卷,吞噬,他们感觉身边有无数看不见的精神怪物在战斗,自己像是处于无数个巨大噩梦的夹层之中,只能身不由己,随波逐流。

    ……

    ……

    “啊哟……”

    陆辛都被这一幕吓了一跳。

    他一开始,甚至没想到自己真的可以把老楼拉扯过来。

    直到老楼成功的出现在了体育场旁边,他才有些惊喜的看向了自己的右手。

    被扎了一颗钉子的感觉都不疼了。

    紧接着,他就想到了另外一个重要的问题……

    自己居然真的可以将老楼拉扯到另外一座城市,那么,中心城的房价那么贵,所以……

    ……转念间,便又无奈的摇头,这房子产权归谁还不知道呢!

    ……

    虽然因为这件事,微微的分了下神,但定睛看去,老楼又紧接着给了他很大的惊喜。

    他清楚的看到,那密密麻麻如洪水一样的精神怪物,浩浩荡荡的涌到了体育场前,却被老楼挡了下来,紧接着,灯光亮起,窗户被推开,一只只怪异的手掌与触手从里面探了出来。

    密密麻麻,一座老楼,却几乎有了种铺天盖地的感觉。

    这让他想起了最初碰到记忆沙漏时,在自己的记忆里看到的一幕,极为相似。

    一只只冲到了自己身前的精神怪物,便被老楼里的人热情邀请了进去,再也没有出来。

    只有几乎冲破楼顶的惊恐叫喊震得整个楼体颤动,然后响起一片切菜剁肉声。

    ……从声音听来,似乎某些存在吃的还是刺身。

    ……

    “这是什么?”

    陆辛几乎有些惊喜的看向了妈妈。

    住了这么久,他居然都不知道,原来自己家还有这么多邻居呢……

    “囚犯……”

    而迎着陆辛的询问,妈妈则是低声回答,眼神也似乎有些意味深长的看向了陆辛:

    “这楼里住着的,都是囚犯……”

    “……”

    “……”

    “精神殿堂……”

    同样也在这时,红月俱乐部成员们还有火种的残武装力量,也终于在惊恐中反应了过来。

    有人看向了那栋老楼,感受着无数精神力量被老楼吞噬的过程,只感觉到了难以言喻的撕裂与不真实感,也有人意识到了什么,猛得低低的惊呼了起来:“那是一座精神殿堂……”

    很多目光都看向了这个惊呼的人,他长着九颗细长的蛇头。

    正是九头蛇。

    见到周围的人都向他看了过来,他也怔了一下,蛇头微缩,但还是低声道:

    “只有真正达到了第五台阶的人,才可以拥有精神殿堂!”

    “幻想国度为什么会被称之为幻想国度,就是因为在那个研究院那位天才研究员的理论之中,第五台阶的能力者,可以靠自己的精神力量影响周围,形成一个不真实的国度……”

    “精神殿堂,就是这国度的核心,是城堡……”

    “……”

    他说着,甚至有些激动,或者说惊恐:“如果这是真的……”

    “那么,这就代表着,现实之中,刚刚出现了一个真正达到了第五台阶的人……”

    “……”

    这话不知惊动了多少人,一个个面面相觑,表情诡异。

    真正的第五台阶出现了?

    虽然,那栋体育场旁边的老楼,跟想象中的殿堂,差别还挺大的……

    ……

    ……

    “哼!”

    另一边,看到老楼吞噬了大量的精神怪物,使得那些顺着铁链爬了下来的精神怪物,都隐隐产生了一种畏惧感,即便它们真的冲了过来,也难逃被吞噬的命运,精神瑟瑟发抖。

    隔着层层空间壁垒,那个拖着无数黑色铁链的藏杖人,怒气瞬间飙升。

    他的意志,可以让这些精神怪物毫无拒绝能力,继续向着老楼冲击过来,但没有意义。

    他知道,自己被算计了。

    如果不是有人精心安排,又怎么可能每一件事的发展,对方都像是早有准备?

    这让他感觉到了无尽的愤怒。

    冷哼声中,他忽然缓缓的向前走出了一步。

    他已经距离现实世界极近,所以才会让人听到铁链拖动的声音。

    而在他走出了这一步时,更是几乎贴近了现实世界。

    甚至可以看到,那厚厚的空间壁垒,都因为他的接近,出现了一层层蛛网状的细密裂隙。

    仿佛是这些空间壁垒,已经无法再承受它自身巨大的重量……

    “喀喀喀……”

    似乎可以听到清晰的玻璃破裂声。

    藏杖人的动作也在迈出了这一步之后停下,没有继续向前挤压。

    毕竟地狱没有完成,火种城也承受不住他的压力。

    “哗啦啦……”

    再下一刻,忽然前所未有的铁链,猛得飞舞到了空中,因为铁链的数量实在太多,看起来简直是一条黑压压的河流,成群成片,激荡着锋利而沉重的精神力量波动涌了过来。

    看这铁链的方向,居然正是涌向了老楼。

    一根根的铁链,蛇一样爬在了老楼上,紧紧的绑缚其中,然后绷的紧直。

    老楼甚至都已经被拖动,将地面拖出了深深的刮痕。

    ……

    “他想抢走老楼……”

    在这一瞬间,陆辛察觉到了藏杖人的用意,瞳孔之中,黑色粒子大作。

    但他甚至还没出手,肩膀已被人轻轻扶住。

    蓦地转头,他就看到了妈妈脸上正露出了阴冷而不屑的笑容,低声道:“他中圈套了……”

    “这……”

    陆辛微一迟疑,就忽然听到了巨大的爆破声。

    猛得转头,他就看到了难以想象的一幕。

    他所在的地方,位于老楼的东边。

    而在藏杖人有无数的铁链垂落,捆在了老楼上时,老楼的西边,出现了一个女人。

    她穿着繁冗精致的黑色宫廷裙装,骄傲的像是一位皇后,手里捧着一面镜子。

    紧接着是南边,有摩托车从几十层高的大楼里冲出,上面坐着一个女人,双脚蹬在摩托上,借力弹起在了半空,手里牵着一个红色的气球,飞快向着那一片铁链撞了过去。

    再然后是北方,一个穿着白大褂的漂亮女人推开了窗子,笑吟吟的伸出了白晳的手掌。

    掌心里,是一张空白的契约文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