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六百八十章 献祭给你,我要见你
    虽然经历了这样一片混乱,但妹妹还有一部分织起来的“人形蛛网”没有散开。因此,当陆辛大声询问的时候,体育场周围所有蛛网上的人,像葫芦藤上的葫芦娃一样大喊了起来::

    “谁有欲望层面寄生物品?”

    “……”

    刚刚经历了混乱污染的大片出现,又看到了一栋老楼从天而降。

    再然后,是强大到让人难以窒息的黑色精神力量从天而降,缠住了老楼。

    结果这些铁链,又忽然间被不知道从哪里出现的几个女人联手截断,完全收走。

    然后便是火种城某种神秘的精神力量,被人抽取一空。

    一切的一切,目不暇接,简直让人的大脑都处理不了这么多的信息。

    但也就在这么混乱的时候,忽然看到眼前的蛛网上,在齐齐唰唰的大声喊着。

    顿时下方无数的人,都猛得打了个激灵。

    一时间甚至难以反应过来。

    不过,还是夏虫反而最快。。

    旁边被人抬过来的手术刀,伸出两根能动的手指扯了一下她的裙边,投来催促的眼神。

    她顿时反应了过来,从这些蛛网上的人说的话里,听出了陆辛的语气,便立刻知道了这是自己人的要求,急忙向周围的人大喊了起来:“快,谁有欲望类寄生物品,快给他……”

    一下子,周围的人更懵了,面面相觑。

    寄生物品极为稀罕,本来就不是人人都有,更何况还是专门指定的某一层面?

    更让人反应不过来的是,即使是有,也不是人人都舍得外借吧?

    “我这里有……”

    一片诧异里,忽然有一个女子的声音响起来。

    众人循声望去,就见红舞鞋正弯下了腰,显得身条极为优美,她动作优雅又利落的从自己的脚上扯下了一只红色的高跟鞋,轻轻的抛向了旁边荡在了空中的人形蛛网方向。

    然后,便又换了一只脚,去脱另一只。

    “够了……”

    但也就在这时,陆辛的回答声已经响起。

    蛛网上的人手与手之间接力,将鞋递到了他的手上。

    陆辛一边回答,一边快速的拿出了自己的黑色袋子,将记忆沙漏、黑色扑克牌、十二阶魔方、六识脸谱,甚至还有自己脸上戴着的眼镜都拿了出来,摆放到了面前的体育场钢架上。

    三十七码的红色高跟鞋,与它们并列在一起。

    这么迅急的动作,下方的红舞鞋也明显的吃了一惊,急忙道:“使用方法是……”

    不等她把话说完,陆辛便已经深深的看了那只红色高跟鞋一眼。

    眼睛里的黑色粒子颤动的厉害。

    “啪哒!”

    那只本来歪着放在了钢架上的红色高跟鞋,忽然自动扶正,老老实实的竖立了起来。

    “你这是……”

    就连妈妈还有父亲、妹妹,都没有反应过来,有些吃惊的看向了他。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

    陆辛看向了妈妈,笑了一下,眼角扫向了那栋老楼:“那应该是自我层面的寄生物品吧?”

    “……是!”

    妈妈隐约猜到了什么,微微吃惊,但还是点了下头。

    “那就够了……”

    陆辛深呼了口气,脸色变得异常严肃,猛得抬头,看向了藏杖人几乎完全消失的背影。

    然后他沉声说道:“我将这七种寄生物品给你,换取与你见面的机会……”

    ……

    ……

    之前在帮夏虫她们捉拿那只地狱使者时,陆辛无意中抓到了火种的一群人。在那位龙组长的口中,他知道了黑匣子法典的事情。并且得知,黑匣子法典里面,记载的都是神秘仪式。

    其中最顶级的,就是献祭七种寄生物品,换取一个与神直面的机会……

    仪式的细节,陆辛仔细打听过。

    正常来说,举行这些仪式,每一步都需要考虑的极为精细严谨。

    需要小心翼翼,并投入十二分的虔诚。

    无论是仪式的准备环节,还是进行仪式的过程,都有着大量的细节,一点也不可以错,包括在说出自己的祈祷词时,包括了七种寄生物品的摆放位置,也包括自己的跪姿与言语。

    但陆辛统统都没有。

    他只是把七种寄物品摆放在了这里,然后说出了自己的请求。

    甚至连这个话语,都说的异常随便。

    不像是求神,而像是给神一个“我允许你来允许我见你”的机会。

    ……

    因为某种黑色粒子的直觉,让他对这种仪式有着异常的敏感。

    那些乱七八糟花里胡哨的东西本来就是没什么用的。

    再繁缛的准备,再虔诚的话语,卑微的态度,也无非是两个目的:

    一是提防自己的仪式出了错,找到了其他的未知存在。

    二就是担心神不满意自己的态度。

    这就跟签合同之前又是在客户面前装孙子,又是陪酒陪笑送购物卡一个道理。

    本质就是签合同,其他都是附带的。

    仪式的本质,也就是一种交换。

    陆辛感觉自己不用在他面前装孙子,更不必给他送购物卡。

    开什么玩笑,现在在公司里,自己都是收购物卡的。

    另外,距离这么近的情况下,他也不担心找错人,更不担心“神”会嫌弃自己的不尊重。

    便如看一眼就可以控制这些寄生物品,那么举行一个神秘仪式也一样吧?

    意思到了就行。

    ……

    ……

    仪式确实成了……

    随着陆辛认真说出了那句话,他面前的这七种寄生物品,同时颤抖。

    包括那体育场旁边的老楼。

    剧烈的颤抖,隐约可以感知到,它们里面蕴含的精神力量,忽然飞快的向外扩散。

    它们的精神力量,与陆辛的精神力量,无形之中,凝聚成了一体。

    因为七种不同层面的精神力量结合,使得某种壁垒被打破,进入了某个神秘空间。

    在这个空间里,它们指向了一个地方,也引来了另外一种精神力量。

    仪式便是契约的力量,使得他们准确的在这个遥远的虚幻世界,找到了彼此。

    于是陆辛身边,忽然响起了铁链的哗啦声与无穷尽的呓语。

    这些精神力量的交缠,快速的在陆辛的脚下,形成了一个怪异但又比例完美的图案。

    如果可以用实物将这些图案勾勒出来,那将会是一个近乎完美的六芒星。

    下一刻,陆辛忽然感觉自己的身体微微失重。

    仿佛一下子穿过了千山万水,走过了遥远而怪异的空间壁垒。

    甚至有种在神之梦魇穿梭的感觉。

    感觉很漫长,又感觉非常的快,陆辛猛得睁开了眼睛。

    下一刻,他就发现,自己居然已经身处在一个奇怪的空间里。

    这里类似深渊,却比深渊干净,干净的多。

    周围几乎什么也没有,只有永恒而彻底的孤寂。

    七种寄生物品,包括那栋老楼,都在他的身边漂浮着,像是位于失重的真空空间。

    散乱交织的精神力量帮他稳定着身体。

    而在他的面前,则有一条飘浮着的铁链,自遥远的地方延伸了出来,若隐若现。

    指引着他,在这个空幻的世界里,飞快的向前穿梭着……

    这种铁链的指引,似乎是无意识的,根本不需要某种意志的控制。

    理论上讲,可以将它理解为某种程序。

    程序的运行,并不时时需要程度设定者的操控。

    陆辛倾刻间便穿梭出了不知多远的距离,然后看到了虚幻的空间之中,出现了一个人影。

    那是一个穿着黑色袍子,身上垂落下来了无数铁链的人。

    藏杖人。

    看起来他受了重伤,走的很艰难,铁链都无力的垂落,似乎沉重万分。

    他只是在消沉的向前走去,完全没想到自己身后出现了一个人。

    在陆辛看到了他的这一刻,他与对方,同时身体剧烈的一颤。

    陆辛是感觉到自己看到对方的霎那,脑袋便狠狠的头痛了起来。

    自身的精神力量,似乎一下子失去了稳定的架构,变得嘈杂可怕。

    他甚至能够感觉到自身的精神力量,都在一种强烈的吸引下不停的产生变化。

    就像是用磁铁搭建起来的一个平衡木,遇到了一个拥有更强磁力的东西。

    瞬间便要直接崩溃,塌陷。

    直到眼睛里的黑色粒子剧烈颤动,他才忽然稳定了下来,保持了自身精神力的稳定。

    这一刻,陆辛忽然明白了过来。

    凡人面见神明,第一时间便会崩溃或是疯掉,原来是真的。

    因为如果把人的精神力量比作是一个磁场,那么神的磁场,便远远高过了人的层次。

    但还好,陆辛自身也有着一个很强的磁场。

    同一时间,正在前方缓慢走动的藏杖人,也猛得转过了身来。

    看到了陆辛一霎那,他身体周围垂落的黑色铁链,都在哗啦啦的抖动。

    斗篷之下,一张僵硬而苍白的脸上,也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就好像一个失落而疲惫的人,在情绪已经很低落的情况下,遇到了讨债的……

    下一刻,骤然反应过来的他,快速的抬手抹去。

    献祭七种寄生物品来面见他的仪式,对于他而言是一种契约,一种程序。

    这是他亲自定下,也会作用于他本身的规则。

    猝不及防下,连他都无法预料,并且拒绝这种规则,甚至说,这一类的仪式对于他而言,本来就太简单,只是精神力量范畴内的一点小变化,所以,他刚刚都懒得理会这变化。

    陆辛正是通过这种方法见到了他。

    猝不及防下,他都怔了一下,才忽然明白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

    而对着他,陆辛是忽然露出了一个阴冷的笑容,轻轻招呼:

    “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