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六百九十一章 八号的工作
    八号真是过来出差的?

    陆辛眼神有些奇怪的看向了坐在对面的八号,如今自己已经请过了饭,也叙过了旧,自己也已经认真的询问过,如果八号心里真的藏着什么目的,现在也应该会说实话了吧?

    但直到这时,他仍这么回答,而且很坦然。

    这时面对八号的邀请,他沉默了一下,认真思索了一下这个问题。

    如果八号确实只是顺路过来拜访一下自己和小鹿老师,那自己就真的可以放松一下了。

    而对于他的工作,陆辛确实有些好奇。

    与这个饭店里的“服务员”交换了一下眼神,陆辛点了下头,道:“好啊!”

    ……

    ……

    八号是一个很危险的人。

    这种危险,并不是一定是指他抱有什么恶意。

    而是因为他是一个即便在拥有了精神领主的青港城,仍然可以摆脱特殊污染清理部的视线,并且让精神领主本人,都感觉到他身上的危险,需要来到了他近距离盯着的“怪人”。

    这样的人,公然来到了青港,目的不明的情况下,便无人可以放心。

    青港也是这种态度。

    他们没有对八号进行某种强制性的询问与行为,但必要的监视,却是必不可少。。

    但相比起其他的特工与能力者,受到了八号邀请的陆辛无疑最合适。

    约定了要陪着八号去做他的工作,桌上的气氛便松快了很多。

    陆辛与八号一人喝了一瓶啤酒,就连小鹿老师,也慢慢的吃了一小碗饭。

    眼看时间差不多了,陆辛便先将小鹿老师送了回去,按理说在这种形势下,他就算不送也没什么,也可以请陈菁或是壁虎将她送回去,但陆辛却还是坚持着自己做了这件事。

    至于那半个小时的数学课,因为时间不足,自然也就取消了。

    这也算陆辛做了件好事。

    从孤儿院里出来,便见一辆吉普车已经准备好。

    陆辛径直带着八号坐上了吉普车,由他来开车,自己坐在了副驾驶。

    两个人趁着夜幕还没有降临,径直驶出了青港,进入了暮色沉沉的荒野之中。

    ……

    ……

    “你是不是很想问我怎么活下来的?”

    当吉普车驶进了没有路灯的荒野时,周围的一切都变得阴沉沉的。

    红月仍然在天上,但是位置已经偏西。

    再加上本来就有点阴天,所以光线很暗,只有吉普车的车灯,划破了黑暗,照亮了眼前坎坷崎岖,到处可以看见坑洼碎石,以及一些前不久下雨留下一个个大小水洼的道路。

    车外一片寂静,车里也很沉闷,八号没有打开音乐。

    他在静静的开着车,在沉默着行驶了几个小时,才忽然笑着问了一句。

    陆辛转头看了他一眼,轻轻点了下头。

    “是被院长救回来的。”

    八号笑着回答:“本来以为死定了,带着对这个世界的失望沉入永恒的睡眠。”

    “但没想到后来又忽然醒了过来,是院长救了我。”

    “院长的本事很大,他拥有一种特殊的精神力量,在救治我们的时候起到了很大作用。”

    “……”

    说到这里,他顿了下,忽然向陆辛看了一眼,笑道:

    “我看到小鹿一直坐在轮椅上,她应该是脊椎受到了严重的损伤吧?”

    “挺可惜的,以前那是一个跑的多快的女孩子啊……”

    “总是像小鹿一样蹦蹦跳跳,所以大家才给她取了这么一个名字,不是吗?”

    “……”

    陆辛沉默着坐在了副驾驶上,摇下了窗户,慢慢点着了烟。

    “我观察过她,她的伤不是普通的医疗技术可以治好的,大概你也明白这一点。”

    八号继续说着,仿佛只是在感慨。

    陆辛则只是静静的抽着烟,没有接他说的话。

    车前灯的光芒,只有一部分很微弱的反射进了车厢,看不清他的表情。

    陆辛的脸上其实也没有表情,只是沉默的坐着。

    心里的难过就像是时不时会亮起的烟头,隐隐的出现。

    八号则轻叹着,道:“不过,如果有机会的话,找到了老院长或许可以,他能治好的。”

    陆辛慢慢转过了头来,认真看向了八号。

    自己与之前已经不同了,比以前更容易了解一些事情,也能更好的控制自己的感情。

    所以,他沉默了一会之后,轻声询问:“你是帮院长做事?”

    车厢里的氛围,似乎隐隐变得压抑。

    “不是。”

    但八号却很坦然的摇了下头,道:“当初我曾经想过要成为院长的助手,我觉得自己也达到了成为他助手的标准,但是很可惜,当我了解到了院长的一些想法时,还是拒绝了。”

    “院长有他的追求与目的,我有我的。”

    “所以我离开了他,然后找到了现在在执行的这份工作。”

    黯沉的光线里,他转头向着陆辛笑:“我很喜欢,这才是我要做的事业。”

    陆辛微微皱起了眉头。

    与八号的聊天,让他始终有种不舒服的感觉。

    过了一会,他才直接问道:“那么,老院长要做的事情究竟是什么?”

    “不能说的。”

    八号摇了下头,直接道:“况且我也只是猜到了一点,接触不到核心。”

    “大概也只是因为我不知道核心,所以院长才会放我离开吧,不然以他的性格……”

    “……”

    说到这里,微微摇了下头,轻轻叹了一声。

    陆辛心里,奇怪的感觉越来越重,忍不住还要问些其他的问题。

    但也就在这时,八号已经抬起头来,看向了斜前方,轻声道:“我们马上要到了。”

    陆辛看了他一眼,暂时压下了这个话题。

    顺着他的目光一看,便见斜前方,正有一片灯光在黑沉沉的大地尽头亮起。

    从距离判断,应该还有四五十分钟的路程。

    他调出了眼镜片上的地图,发现那个位置,应该是一处叫作小野山的聚集点。

    资料显示这个地方,聚集了大约两万人,平时以搜荒与地下交易维生。

    这样的一个聚集点,荒野上不知有多少。

    八号专门赶到这里来是做什么?

    难道他也有什么见不得光的货物,需要借他们的市场出手?

    ……

    ……

    “那里面,有一个人,自封为小野山将军,但实际上就是个村长。”

    八号主动解释道:“荒野上的彪悍人物不少,不心狠手辣也很难活得下来,这位小野山将军就是一位活的很好的人。与其他本来生存在荒野上,一心想着进入高墙城里生活的人不同,他本来生活在高墙城内,但却因为犯了罪,从高墙城里逃了出来,最后流落到此。”

    “他的人生不仅没有因此变得糟糕,甚至还多姿多彩了起来。”

    “他天生就很适应这种荒野上弱肉强食、尔虞我诈的生活。”

    “短短几年,就在小野山混到了一个搜荒队队长的职务,然后又趁着小野山的老将军病重,用枕头闷死了他,将老将军全家男女老幼加他的下属,一共三十二人,全部杀死喂猪。”

    “从那之后,他就成为了小野山的将军。”

    “因为在高墙城里长大,而且家境不错,所以他也深谙高墙城内的规则,勾搭上了包括你们青港在内,好几个大势力的官员,并暗中替他们销赃,以及处理些见不得光的活。”

    “表面上看,他是以收赃销赃为主业,但实际上,他更擅长抢劫。”

    “直到如今,之所以荒野上关于他抢劫商队的事情传闻不多,是因为他小心。”

    “他小心,所以他从来不留活口。”

    “哪怕是让他也心动的漂亮的女人,他也会在玩弄过后,直接杀掉。”

    “……”

    听着八号一点一点的述叙着,陆辛的眉头也深深皱了起来。

    无疑,八号说的是一个坏人。

    这个人做的事情,哪怕只有一半是真的,也真可以算得上罪恶滔天。

    但是,八号来到这里……

    “这就是我的业务……”

    陆辛想着时,八号笑着,主动开口:“我是过来审判他的。”

    ……

    ……

    还不等陆辛细问,八号已经停下了车,远处已经可以看到小野山聚集点的大门。

    八号推开车门,穿上了自己的西装外套,然后拎上了他一直随身携带的那个黑色的手提箱,和陆辛一起向着那个聚集点的大门走了过去,远远可以看到聚集点外抱着枪的守卫。

    “什么人?”

    看到黑暗之中有车过来,这些守卫早就警惕,见到了人,立刻端枪指住。

    “你们好,我是午夜法庭的执行人,许荆。”

    八号来到了聚集点的门口,居然直接报出了自己的身份,同时笑着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了一张名片出示给他们看。

    陆辛注意到,那张黑色的名片上面,什么内容也没有,只是一片空白。

    但是所有持枪的守卫,却都被名片吸引住了目光。

    然后他们的眼神微微迷茫,慢慢的让开了道路。

    八号就这样直接进入了聚集点,向着小野山聚集点最里面的别墅走去。

    路上遇到了问路的,他便直接亮出名片,无论是谁,便在第一时间让他过去。

    当他们经过之后,那些人恢复清醒,但似乎根本就忘了见过他们。

    一边聊天,一边前行,只用了不到十分钟,他们就来到了小野山这位将军的别墅,然后让他的保安打开了门,径直走进了大厅,登上吱呀作响的木楼梯,来到了一张大床前面。

    八号将黑色的箱子放下,轻轻打开,里面是精致如艺术品一样整齐摆放的器具。

    比如银亮修长的锋利窄刀,弧线优美,放在了黑色红绒盒子里的一对不锈钢尖钩,一排插在了皮具上面的细长钉子,五颜六色,看起来很漂亮的液体,一捆细长带倒刺的铁丝等等。

    脱下西装外套,八号又给自己戴上了白色的橡皮手套。

    面对着那个躺在了床上,一无所知的男人,他向陆辛笑道:“现在,我要开始工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