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六百九十二章 午夜的行刑人
    午夜法庭,执行人?

    陆辛一路上看着八号,或者说许荆的行为,看着他毫无顾忌的使用能力,熟门熟路的来到了这个小野山聚集点的首领,“将军”的床前,并认真的做着审判的准备,感觉很奇怪。

    许荆是个活人,之前握手的时候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但是他的表现,却像是一个午夜降临的幽灵。

    心里生出了很多怪异的感觉,但陆辛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在旁边看着。

    许荆俯身,看向了躺在床上的这个沉睡的人。

    这个自封为将军的人,应该是喝醉了酒,正一边沉睡,一边打着响亮的鼾声。

    直到许荆仿佛下身来,认真看着他的脸,他的鼾声才忽然停止。

    像是某种感应,惊动了他。

    鼾声停止之后数秒,他忽然腾的一声翻身做起,顺手从枕头底下摸出了一把手枪。

    大拇指一拨,保险便已打开,狠狠指向了许荆的脸,叫道:“你是……”

    迎着那已经上了保险,黑洞洞的枪口,许荆猛得将自己的额头凑了上去。。

    他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将军,沉声道:“你有罪。”

    外人无法体会到这个将军的心情。本来就是喝够了酒,又与聚集点的女人胡天海地了一番,刚刚才将那个女人踹走,自己沉沉睡去。却没想到,忽然被一种莫名的悸动惊醒。

    一睁眼,就看到了两个黑影站在自己的床前,其中一个,还距离极近的看着自己。

    无法形容的战栗感涌上心头,他下意识的就拿枪指了过去,想为自己争一点安全感。

    但却没想到,迎着自己的枪,那个人居然直接将额心凑了上来。

    一双阴冷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自己,说自己有罪。

    “我有你妈……”

    恐惧、震惊,诸般情绪使得将军立刻热血上脑,张口就要大骂,开枪。

    但他只是吼出了这几个字,勾在了扳击上的手指,也只是下意识的想要用力而已,便忽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从心底升起了起来,他忽然感觉心虚的厉害,勇气瞬间荡然无存。

    在那双眼睛的注视下,忽然一幕幕过往在心里涌了上来,淹没了他的心脏。

    他没骂下去,扳击也没能勾动,甚至都心虚到不敢大声声张。

    许荆在这时,则慢慢的直起身来。

    他眼神冷漠的扫了这位“将军”一眼,然后从旁边手提箱的下层,拿出了一个文件夹。

    慢慢的翻开,他低头扫过,认真的阅读:“陈志,四十二岁,原北水城五号卫星城交通运输部部长次子,后因犯罪在其父庇护下逃离北水城,曾至川西、黑沼、青港,最后落脚于青港城外小野山聚集点,曾用名陈一观、王昆、赵强,绰号将军、白秃子、罗圈腿等……”

    念到这里,抬起头来,看向了将军:“这个人,是不是你?”

    小野山将军这时的脸色看起来非常的怪异。

    像是在梦游,又像是清醒,脸上出现了微微挣扎的表情,肌肉线条都不停的扭动着。

    他似乎内心里很抗拒,但最后还是微微点了下头。

    “是。”

    他用很木讷的声音回答。

    许荆听了,轻轻点了一下头,继续道:“十年前,你在北水城时,曾因指使永成商务运输公司帮你偷运黑草而被拒绝,蓄意报复,于深夜闯进永成商务运输总经理赵长青的家中,将赵长青及其妻子、岳父、弟弟、弟媳、表弟、保姆等人在内的十一人尽数灭口……”

    “后又见赵长青女儿漂亮,邪心大起,将其玷污,然后掳走……”

    “三天后,因事发闹大,无处容身,旋即在家族帮助下逃出北水城,是不是真的?”

    “……”

    听着许荆口吻没有分毫起伏的念出了这件事,就连陆辛,心里也微微一惊。

    他瞳孔微缩,看向了那位小野山将军。

    只见他脸色依旧迷茫,眉头抖个不停,但半晌之后,还是点头:“是。”

    “很好。”

    许荆轻轻点头,道:“你有罪。”

    话音未落,他忽然腾出了一只手,摸向了手提箱里,抓起了一柄银色的长匕首。

    然后他眼睛也不眨,直接刺进了小野山将军的眉心。

    “噗”的一声,锋利的匕首,直接洞穿了这个人的脑袋,在后脑突出来了好大一截。

    “你……”

    陆辛都微微吃了一惊,脚步微动。

    “还没有结束……”

    许荆忽然开口,也不知是在提醒陆辛,还是对小野山将军说的。

    更为出奇的是,陆辛忽然发现,这个小野山将军脑袋被洞穿,但居然还没有死。

    鲜血已经顺着刀柄流了出来,后脑更是迸出了些许点点白色物质。

    但他居然还是直挺挺的坐着,脸上闪过了恐惧又痛苦的表情,浑身肌肉都在痉挛。

    但他嘴唇却紧紧的抿着,吭都没有吭一声,任由鲜血流下。

    眼睛更是被强迫睁着,看着手拿文件夹的许荆。

    “这个人能够感受到痛苦……”

    “他受的是致命伤,按理说应该立刻死去,或是最起码陷入昏迷……”

    “但是他没有,他的生命力被锁住了,所以他只能这么清醒的继续感受着痛苦……”

    “……”

    陆辛敏锐的发现了小野山将军的状态,心里甚至微微一凛。

    “审判将继续!”

    许荆平静说道:“其实只这一件事,就足以让你拿生命偿还。”

    “但是,一死债消,不是我们的审判原则。”

    “所以,你现在需要活着,为你曾经犯过的每一件罪孽,付出应有的代价……”

    “……”

    慢慢说着,许荆低头看向文件,继续念道:“九年前,你在家族安排下逃到了螺丝市场,投奔赵某,因利益起了挣扎,你觊觎他的三根金块,借与其外出之际将其杀害……”

    “是不是真的?”

    “……”

    小野山将军的鲜血已经流了满脸,但仍然直挺挺坐着,缓缓点头。

    “你有罪。”

    许荆轻声说着,抬手从箱子里拿出一根细长的钉子,直直的插进了小野山将军心脏。

    小山野将军身体猛得一颤,双鲜凸出,脖子上的青筋都根根爆起。

    但是他还是没有死,仍然保持着同样的姿势。

    许荆面无表情,继续念着:“七年前,你曾与人合伙做人力生意,前后共杀害……”

    “是不是真的?”

    “……”

    小野山将军点头,许荆顺手拿起了有着精美花纹的锯子。

    “……”

    “……”

    一桩桩罪孽,一件件刑罚,血腥味开始在这个房间里弥漫开来。

    陆辛在旁边,看着许荆将这个小野山将军曾经犯过的罪一桩桩的说了出来。

    连他也未曾想过,一个人居然可以在十年之前,犯下这么多的罪,可以杀这么多的人。

    甚至,可以把一些惨绝人寰的事情做的这么熟练。

    他甚至怀疑这张人皮下的那个,究竟是不是一个人……

    ……他是。

    而且他并非能力者,简单来说,他是一个正常人。

    另外让他感觉到了有些毛骨悚然的是,许荆正在认真而严谨的,对他的这一桩桩罪行进行审判与惩罚,那一页纸上的内容已经快念完了,手提箱里的各种刑具,也已经快用完了。

    至于这位小野山将军,则已经变得了无法形容的样子……

    他身上有着无数足以致命的伤口,但他偏偏还活着,直挺挺的坐着。

    甚至,陆辛感觉得到,他还是清醒的。

    他只是被一种奇异的力量撑着,没有死去,就像是一个被砍头的人,仍然活着。

    活着看到自己的身体离开了自己,活着感受绝望。

    ……

    ……

    陆辛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头一次感觉,这个房间里弥漫的血腥味,有点重了……

    因此,当他看到许荆念完了最后一桩罪行,慢慢向着小野山将军走了过去时。

    忍不住上前了一步,手掌下意识的抬了起来,抓住了许荆的肩膀。

    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时的感觉,哪怕这个小野山将军,犯下了一种种令人发指的罪行,这样的人,也确实不该活在世上,但是看到了许荆做的事,陆辛还是隐隐生出了担忧。

    这一幕幕,带着巨大的冲击力,动摇着他的心脏。

    手掌按在了许荆肩膀上时,他动作停下。

    半晌之后,他慢慢的转过了身。

    他的脸上,身上,全都是鲜血,将白色衬衫染成了红色。

    这让他在窗外投进来的灯光下,显得有种凄厉而怪异的气质。

    但是他的表情,却仍然显得平静而沉稳。

    慢慢的开口道:“不要阻拦我,九号,我有自己做事的原则,以及处理事情的方法。”

    “这样的坏人,红月之下有很多,但你知道我为什么一定要接他的单子吗?”

    “……”

    他表情平静,甚至有些温柔的说着:“因为一个叫赵小萌的女孩。”

    “她是这个人在北水城犯下的那桩灭门惨案唯一幸存者,也是赵长青的女儿。”

    “当年她只有七岁,便被这个人玷污,并将她掳走。”

    “事后,他在家族的安排下,离开了北水城,这个只有七岁的女孩则被卖去了人力市场。”

    “她在那里,像条小狗一样的活着,过着你想象不出来的悲惨生活。”

    “十一岁那年,她被卖进了歌舞场,成为了歌舞场里的最小的歌姬。又在三年后,被一个八十岁的老头子看上,成为了他年龄最小的情妇。那个人已经无法人道,但他有很多方法折磨这个女孩,幸好他在两年之后去世了,这个女孩偷偷跑了出来,进入了工厂打工。”

    “她开始试着遗忘过去,想要过一种普通人的生活,但就在这时,她得了重病……”

    “她花光了自己攒下的一点钱,却只换来了半瓶止痛药。”

    “半年之后,她躺在满是苍蝇的福利院里等待死亡降临时,心里只有一个问题。”

    “这个世界上,有公平吗?”

    “……”

    听着许荆平静的语调讲出来的故事,陆辛的手掌,忽然变得僵硬了。

    他的脑海里,甚至都出现了一双黯淡无助的眼睛。

    “因为这个问题,她在弥留之际向午夜法庭诉说了自己的不公,我们受理了她的倾诉。”

    许荆说完了最后一句话,转身向着床上的小野山将军走去,他的手掌插进了西装的里侧,慢慢的抽出了一柄狭长的,银亮的细长短剑,剑柄上有着精致的花纹,勾成一个秤的形状。

    “我的工作,就是给这样的灵魂,最后一点公平……”

    说着,他手持这柄剑,站在了小野山将军面前,低声道:“你有罪!”

    下一刻,他举起了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