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六百九十三章 消灭一切罪孽
    小野山将军死了。

    在许荆将剑挥下的时候,他身上各种各样的刑具,便也随之掉落在了地上。

    陆辛能够敏锐的感觉到,这个人的生命终于结束。

    但这种结束里面,非但没有悲伤与绝望,反而有种绷得越来越紧的弓弦,忽然之间松懈了下来的感觉。

    与此同时,陆辛没有感受到他的精神力量消散,反而感觉到了一种异样的消失。

    就是那种,忽然看不见了的感觉。

    正常情况下,一个人死去,他的精神力量,也会因为失去了载体,消散在这个世界上。

    除非是经过了精神变异,否则以正常人只有十个左右的精神量级,完全无法停留。

    但小野山将军的精神力量却没有消散,只是消失了。

    这无疑是许荆做的。。

    陆辛甚至生出了一种奇怪的猜想:“难道许荆是要留着他的精神与意识,继续折磨?”

    ……

    ……

    陆辛沉默的站在了后面,看着许荆的动作,尤其是他手里的那柄剑。

    红月亮事件之后,很少有看到用剑的。

    哪怕是在荒野上,人们除了枪械,需要一些近身冷兵器,但也多会选择匕首或是短刀。

    再不济,拿坚实的木头削根长矛也可以防身。

    尤其是,许荆的那柄剑,看起来像艺术器多过于像武器,精美的花纹看着都让人头晕。

    如今那些花纹上沾了血,但许荆甚至没有试图清理。

    他之前是从自己的西装内侧取出了这柄剑,似乎是西装里面有一个袋子盛放。

    如今,他居然直接将这柄血淋淋的剑放回了西装口袋,还拍了拍。

    直到这时,他仿佛才微微放心。

    然后从手提箱里拿出了一块白布,一一捡起了掉落在小野山将军床上的刀具刑器。

    仔细的擦拭着,每擦拭一件,便往手提箱里放回一件。

    动作熟练,有条不紊,不多一会,便已将刀具刑器尽数放回。

    一件一件的摆在了箱子里,散发着幽幽的寒光,看起来竟十分精美,有迷人的魅力。

    放完了刑具,他又做了最后一件事。

    将那张文件夹里的纸张拿了出来,陆辛可以看到这纸张非常的厚实,质地细腻。

    上面一行一行的优美字体,罗列着小野山将军的罪行。

    纸张的底色,是一个秤的虚影,在最下面,还留了一个执法人签名栏。

    许荆拿出钢笔,认真的写上了自己的名字:许荆。

    纸张轻轻摆在了小野山将军的尸体上,很快便被鲜血洇湿,显出了大片的血迹。

    ……

    ……

    “等我一会。”

    许荆像是在做某种极具仪式感的事情,每一个步骤都非常的仔细而且专注。

    做完了这所有的事,他才转过身来,向陆辛笑了笑。

    然后他从手提箱的另一侧,拿出了一套换洗的衣服,然后走进了小野山将军的浴室,不一会流水声哗啦啦的响起,时间倒是过得很快,十分钟左右,他就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身上的血渍已经不见,他换了一身衣服。

    清清爽爽的向陆辛笑了笑,道:“工作完成了,我们走吧?”

    陆辛沉默的跟着许荆下来,静静的思索着。

    他刚刚看到了许荆在房间里,把一个人做成了某种有着强烈后现代风格的艺术品,看着他的脸上与衣服上都沾满了鲜血,现在又看着他拎着箱子,一身干净客气的走在街上。

    他气质爽朗自然,甚至还与周围的路人微笑点头。

    有种极度分裂的感觉。

    许荆是能力者,只是陆辛不确定他是什么能力,又在第几台阶。

    但是可以明显看得出,他走在这个小野山聚集点里,而且刚刚杀了他们的将军。

    或者说,审判了他们的将军……

    ……毕竟,仅仅是一个“杀”字,绝无法形容他刚才所做之事的惨烈。

    但是整个聚集点里,没有人看得出来。

    陆辛甚至感觉,许荆最可怕的能力,不是这种在人群里公然潜入然后审判的怪异。

    而是他这种完全不会受到任何影响的淡然。

    杀一个人,对他来说真的只是一份工作?

    ……

    ……

    “这就是我们正在做的事。”

    直到离开了聚集点,登上了他们刚刚停在外面的吉普车,许荆才轻轻吁了口气。

    发动车子的同时,他轻轻的向陆辛说道:“如今这个红月亮之下的世界,隐藏了太多的罪恶,我们无法坐视这些一身罪孽的人逍遥法外,也无法不去看那双临死前绝望的眼睛。”

    “所以,我们游走在红月之下,对这些罪人进行审判。”

    “……”

    他说着,微微停顿,转头看向了陆辛,道:“你一直不说话,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陆辛沉默的坐着,好一会,才轻声道:“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他的目光微微有些低沉,但也很坦然,慢慢思索着,道:“我也遇到过这种看不下去的事情,也杀过人,如果你说的这件事,是被我遇到了,或许我也做不到袖手旁观……”

    “但是……”

    眼睛的余光,可以看到许荆的嘴角,已经露出了微笑,陆辛接着说了下去:

    “你们这种独自潜入并对人行刑的方式,让我不太习惯。”

    “我始终觉得只有法官才可以定人的生死。”

    “另外,你们这种毫无顾忌使用武力与能力的行为,也让我感觉到了有些不舒服……”

    “……”

    一口气说出了这些话,他才顿了一下,轻轻叹了口气,然后缓缓摇了摇头。

    许荆认真的驾驶着吉普车,久久没有开口。

    仿佛是在专心看着车前的路,又仿佛是在认真的思索着陆辛的话。

    过了一会,他才轻声道:“九号,我也你也明白,如果不是我来审判,那么刚刚那位披着人皮的恶魔,会一直在这个聚集点里,过着如同土皇帝一样的生活……”

    “他所在的聚集点,就在你们青港的辐射范围内,但你们青港没人管得了他。”

    “或许,是无人想过要管他。”

    “……”

    陆辛虽然迟疑着,但也只能轻轻的点头,因为这是事实。

    “至于你说的使用能力与武力……”

    许荆微一沉默,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道:“能力,就是用来使用的。”

    “我知道你们的规定,不允许随便使用能力,遇到了问题,哪怕开枪都比使用能力强。”

    “但是,之所以有这样的规定,是因为你们害怕失控。”

    “你们害怕能力的过渡使用,会让能力者把握不住尺度,走向了极端。”

    “但我们不会。”

    “……”

    他转头看了陆辛一眼,笑道:“我们有自己的追求,也有自己的原则。”

    “因为我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所以我们从不担心自己失控。”

    “……”

    陆辛微微吸了口气,似乎想说什么,但看着许荆自信的笑容,却最终还是沉默了下去。

    是啊,许荆是个有追求的人。

    他从小就是。

    因为他有太多看不惯的事情,所以他特别喜欢告状。

    向院长,向老师,甚至是向那些偶尔会出现,穿着白大褂,脸上很少有表情的人。

    他总是不厌其烦的告诉他们,谁谁做了什么不对的事情,需要管理。

    哪怕他总是因此被人打的鼻青脸肿,也从不改变。

    如今的他,也是这样?

    ……

    ……

    “吱……”

    吉普车驶到了一处十字路口,许荆停了下来。

    陆辛微微有些奇怪,转头看向了他。

    “我要走了,九号。”

    许荆松开了安全带,笑着转头向陆辛说道:“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的业务要做。”

    陆辛微微皱眉,道:“你又要去哪里?”

    “很多地方。”

    许荆笑道:“红月之下,每一个经受了不公的人,都可以向午夜法庭提出诉讼。”

    “然后我们就会过去。”

    “哪里有不公,哪里有罪孽,午夜法庭的执法人,就会出现在哪里……”

    “……”

    “你……”

    陆辛有些迟疑。

    他还有很多问题没来得及问许荆,很多话没有聊。

    比如午夜法庭,比如像他这样的执法人。

    比如他所了解的老院长……

    但他最后问出来的却是:“这世界上的不公这么多,你们都处理得了吗?”

    “可以的……”

    许荆已经提起了他的手提箱,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这时夜色已经很深,夜空里的乌云散去了不少,红月的光芒,也较之前更明亮了些。

    许荆走下了车子之后,身体便出现了好几个重影,然后几个影子轻轻分开,许荆变成了三个人,同时向着陆辛微笑,然后其中两个向着十字路口的两个方向,慢慢的走了过去。

    还剩了一个许荆,站在了车前,看着陆辛,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不用着急,九号,我们会再见的……”

    他提着手提箱,西装外套脱了下来,搭在臂弯上,安静的看向着陆辛微笑:

    “也许再见的时间很快,毕竟我知道你在这里了。”

    陆辛还有话要说,但最终却只是轻轻叹了口气,道:“保重。”

    “你今天问我的问题,我或许会在想明白之后,下一次见面的时候告诉你。”

    “……”

    许荆听着陆辛的话,似乎微微怔了一下。

    旋及他又爽朗的笑了起来,向陆辛摆手:“你变了,九号,你变成了陆辛。”

    “不过,总有些东西是永远不会变的。”

    “……”

    说完了这些话,他轻轻转身,向着地平线附近的红月方向走去。

    很快,他的身影消失在了迷蒙的夜色里。

    只剩了陆辛静静的坐在了吉普车上,良久,良久,他听到了小野山聚集点方向的枪声。

    低低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