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六百九十四章 陆辛的坦白
    静静的在十字路口坐了一会,陆辛慢慢的发动了车子,悄悄离去。

    小野山位置的骚乱越来越厉害了,他也担心被抓住。

    一路上想着这个忽然出现的八号,与现在各自的际遇,他独自开车回到了青港。

    当把守入城通道的人发现了吉普车上的人是陆辛时,立刻将钢铁吊桥放了下来,陆辛驶进了高墙城,就看到已经脱下了服务员衣服的陈菁还有壁虎、韩冰,以及几个武装小队都已经在这里等着,有些焦急的迎了上来,看了一眼车里,略微紧张的问道:“他人呢?”

    “走了!”

    陆辛停下车走了出来,倚在车上,轻轻吁了口气。

    “走了?”

    与陆辛的放松相比,陈菁等人的脸上,则是诧异的表情更多一点。

    “是的。”

    陆辛解释道:“他是我们当初孤儿院的一位同学,现在只是出差,过来看看我们。”

    在场的几个人,微微有点面面相觑。

    陈菁没有说话,她看过当初的红月亮孤儿院资料,自然知道问题没有那么简单。

    起码是在当初那残缺不全的资料上,记载的是红月亮孤儿院经过了那场神秘大爆炸,只活下来了陆辛与小鹿老师两个,那么,这个所谓的孤儿院时的同学,又是怎么回事?

    另外,处理过这么多特殊污染事件的她,有着自己的敏感。。

    那位同学,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人,那么,他来到了青港,目的又岂会这么简单?

    陆辛看出了陈菁的疑虑,但也没法多解释什么。

    或许,在自己心里,也希望八号只是顺路过来看看这么简单。

    “嗨,走了好啊,走了就不用提心吊胆的了……”

    正在气氛稍稍有点压抑时,一边的壁虎笑着开了口,长长的松了口气,脸上便堆起了灿烂的笑容,张开手臂就向着陆辛抱了过来,感动道:“不管怎么样,队长你终于回来了。”

    “你是不知道,这段时间我有多想你……”

    “……”

    “啊哟……”

    陆辛被壁虎突如其来的热情吓了一跳,身体僵硬的被他抱了一下,汗毛起了一层。

    虽然确实有段时间没见了,但似乎没必要这么热情吧?

    另外,这次居然直接看到了壁虎奋斗在危险的边缘,还是很意外的。

    他怎么这么积极了?

    陈菁与韩冰两个人,看到了壁虎热情的样子,也都有些无奈,脸上露出了笑意。

    陈菁脸上的笑意只是一显,便又板起了脸,道:

    “某人犯了生活作风上的错误,堂堂能力者却被堵在了别人家的柜子里,然后从天花板上爬着逃了出来,把人家吓了一跳,后来还上了报纸,在我们青港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

    “虽然我们特殊污染清理部并非明面上的执法机构,但该有的规定还是要有的。”

    “因为这件事,上面正考虑要不要给他降级,并取消他之前与特清部说好的那个特权。”

    “……”

    “啥?”

    陆辛诧异的向壁虎看了过去,眼神里满满是藏不住的惊讶。

    壁虎顿时有点慌,祈求似的道:“队长,我说我去她家里是打斗地主你信不信?”

    陆辛怔了一下,摇头道:“不信。”

    “是的,她老公也不信……”

    壁虎可怜巴巴的看着陆辛道:“所以事情才闹的这么大。”

    “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怎么就这么脆弱呢?”

    “……”

    一边说着,他忽然热切的抓住了陆辛的胳膊,哀求道:“队长,我等了好久你终于回来了,好歹咱们是一个小队,虽然我的资料没调到你这里来,但你的话很有分量啊……所以你给我写个条怎么样?就是那种绝对相信我的队友不会有道德污点,拒绝降级的条……”

    “?”

    陆辛这才明白壁虎的热情来源在哪。

    一时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望着眼神猫咪一样可怜的壁虎,好一会才道:“写条简单……”

    壁虎脸上已经升起了希冀的神色……

    陆辛道:“但老实讲,比起你我觉得人家老公的话可信度更高一些……”

    壁虎都懵了:“你甚至不认识他……”

    陆辛笑着安慰,道:“但是我觉得对你还是挺了解的……”

    ……

    “你要不要降级与取消特权的事情随后再说,只要你态度端正,也不是没有回旋的余地。”

    见这一场谈话的方向已经彻底跑偏了,陈菁板着脸把话题拉了回来,向陆辛道:“不管怎样,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对青港没有恶意就好。现在的青港,正处于高度紧张状态,之前你那栋公寓楼离奇消失又出现,还有这位神秘的访客,都引起了相关部门的高度警戒!”

    说着,微一犹豫:“所以,如果可以……”

    陆辛抬头看了一眼,这座熟悉的城市,确实可以感受到一种紧张的氛围。

    想了一下,他认真回答:“八号有自己的工作与追求,他应该不会对青港产生恶意。”

    “至于那栋老楼,你们倒是不用紧张,我当时是拿它过去处理某些事件了。”

    “……”

    “拿去?处理事件?”

    面对着陆辛的从容回答,陈菁等人却都微微变色,眼睛里是难以理解的惊讶。

    “对啊……”

    陆辛若无其事的回答:“你们……”

    “这么大一栋楼,你说拿走就拿走?还拿去处理问题?”

    不等陆辛说话,壁虎就一脸震惊的开了口:“队长,你可别说为什么我们做不到的话。”

    “这种事,我们是真的做不到啊,而且这绝不是我们的问题……”

    “……”

    “我没想这么说……”

    陆辛把刚才嘴边的话咽了回去,换了一句,心里呵呵冷笑:还想要条?

    但是面对着陈菁与韩冰一脸的疑惑,还是笑着解释道:“这件事确实有点奇怪,应该与之前的装修有关,说实话,我自己也不是特别了解,但我努力了解一下,回头写个报告。”

    “好吧……”

    陈菁只好答应了下来,微一思索,又道:“报告就不用了。”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回头在电话里跟韩冰解释一下就行,说说原因与过程。”

    “……”

    韩冰听了,也立刻会意,点头道:“是的。”

    又省下了一份自己的报告?

    陆辛倒是觉得一下子轻松了许多。

    简单说了几句,陈菁再一次向陆辛确定八号已经离开,可以取消全城戒备,然后才去安排其他的工作,陆辛刚刚放松了下来,也拒绝了壁虎热情的邀请自己去喝酒的请求,向韩冰说了一声这辆吉普车待会再还的事情,然后便上了车,径直向着红月亮小学驶了过来。

    院子里静悄悄的,已是夜里两点多钟,小朋友们早就已经睡下。

    但陆辛看到,别墅的三楼位置,还有一盏灯亮着,便在门口停了车,向保安亭里的老大爷打了声招呼,径直走了进来,放轻脚步上了三楼,推开了那扇透出了灯光的房门。

    小鹿老师早就在窗边看到了陆辛进来,急忙推着轮椅迎了上来。

    “八号已经走了……”

    陆辛看出了她紧张的样子,笑着向她说道。

    小鹿老师微微松了口气,目光轻轻扫过了陆辛的身上,似乎是在看他有没有受伤,然后微微低了下头,又抬头看着陆辛,笑道:“别几号几号的,现在大家都是有名字的不是吗?”

    陆辛怔了一下,笑着点了点头。

    小鹿老师当初在孤儿院,是没有数字编号的,她不喜欢也正常。

    八号的离开,仿佛是掀去了笼罩在红月亮孤儿院上空的一层遮阳布,大家一下子都轻松了很多,小鹿老师坐着,陆辛站着,似乎有片刻的沉默出现在了他们中间,然后还是小鹿老师反应快些,在陆辛说话之前,忽然抬起头来,看着陆辛道:“坐下呀,光站着干什么?”

    “好。”

    陆辛向她笑了笑,坐在了办公室的沙发上。

    “这里明明是你买的房子,但现在你过来了,却跟个外人一样。”

    小鹿老师推着轮椅,拿了自己的杯子,用水仔细的洗过,又要拿茶叶给陆辛泡茶。

    “不用了,晚上喝茶会失眠。”

    陆辛笑着阻止,让她不要再这么麻烦。

    “嗯……”

    小鹿老师将刚刚放进了茶叶的杯子,慢慢放下,转动轮椅,转头看向了陆辛。

    似乎又过了一会,她才轻声道:“你说已经治好自己了,是怎么回事?”

    陆辛反应了一下,才想起这是白天时的话题,微微一怔之后,笑道:“就是字面意思啊,其实上次我们聊过之后,或者说,在我们那一次聊天之前,我就知道自己出了点问题……”

    他轻轻一指自己的脑袋,道:“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我这里确实和别人不太一样。”

    “那这……”

    陆辛的坦白,让小鹿老师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道:“是什么问题?”

    “很复杂……”

    陆辛慢慢俯身,双手交叉,支住了下巴,认真想了一会,才道:

    “如果一定要跟你解释的话,那就是感觉不到开心,也很少会愤怒。”

    “我看这个世界非常的清晰,但又很难理解别人为什么悲伤,又为什么哭泣。”

    “我很认真的生活在这个城市里,但我很难融入他们的生活……”

    “就像我之前见过的一种瓶子。”

    “我始终在瓶子里面生活,并羡慕的看着别人……”

    “有时候我会忽然生出强烈的渴望,想变得和别人一样。但下一刻,这种渴望又被更强大的沮丧淹没。我又失去了一切的兴致,只能让自己像个机器人一样,平静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