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六百九十五章 两个人的宵夜
    办公室里很安静,只有陆辛轻轻讲述的声音。

    他尽可能让自己语调放慢,描述准确,但仍然无法确定小鹿老师听明白了没有。

    小鹿老师的脸上,有着努力去理解,但又迷茫的神色。

    她理解起来很吃力,而这陆辛并不意外,他能看出来,小鹿老师这么晚了还在等着自己,一是担心和八号一起出去的自己能否安全回来,也是因为,她似乎想好好跟自己聊一次。

    陆辛不打算向小鹿老师撒谎,所以他尽可能准确的将自己的感觉说了出来。

    但看她的表情,就猜到她其实无法明白。

    “我……”

    小鹿老师似乎纠结了片刻,还是轻轻抬头,道:“我好像无法理解这种感觉。”

    说这话的时候,她脸上出现了失望的表情。

    是对自己的失望,里面掺杂着浓浓的自责,以及气馁。

    但陆辛听着她的话,沉默了片刻之后,脸上露出了温和的笑容,道:“没关系的。。”

    “这种感觉本来就很少有人能够理解。”

    说着,他的眼睛里出现了几分认真,道:“你不理解,挺好的,这是一种幸运。”

    小鹿老师看着陆辛的笑容,能够感觉到他话里真诚的安慰。

    但是她的心情,却一点也没有因为这种安慰而变得好转,她慢慢低下了头,手指用力的搅在了一起,看起来她很累,也很沮丧,一点也没有之前那种乐观活泼的样子,陆辛看着她现在的模样,忽然想到,难道以前的小鹿老师,在自己面前的乐观活泼也是演出来的?

    因为自己之前不懂,所以看不出来。

    现在懂了,所以察觉了?

    这算是什么?

    两个每当遇到了一起,都拼命向对方表演的人吗?

    ……

    当陆辛思索着这些奇怪的问题时,小鹿老师像是经过了深深的思索,慢慢的抬头看着陆辛,轻轻比划了一下,道:“那么,你现在说的变好了,那又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陆辛还是不愿在小鹿老师面前撒谎。

    他认真的思索了一下,左手手指,轻轻捏在了一起,然后右手手指,也捏在了一起。

    两只手像是分别捏着一条线,轻轻在空中拉扯,慢慢的接近。

    “就像是两条波长不一样的线,可以看到彼此,但却无法理解,这条线是这个世界,这条线是我,本来我好像永远也无法与这个世界契合,因为波长不一样,哪怕我再讨好它,也没有用处,但是渐渐的,我的波长在改变,这个世界也在改变,它开始变得喜欢我了……”

    “……”

    小鹿老师努力的理解着,着急道:“会真的融合到一起吗?”

    看着小鹿老师眼睛里的焦急,关切,还有那种真正的喜悦神色,陆辛的动作停下。

    他知道,如果自己说可以,小鹿老师会相信的。

    但是,他不愿说谎。

    于是他沉默了一会之后,放下了自己的手掌,轻声道:“我希望可以。”

    “但我不知道。”

    “因为这一部分,是我也无法掌握在自己手里的。”

    “……”

    小鹿老师脸上的喜悦怔住了,表情也微微有些僵硬。

    “所以……”

    她沉默了很长时间,才抬头看着陆辛,道:“你仍然不是以前的你?”

    这个问题问倒了陆辛,他沉默了好久。

    其实自己能感觉到,现在的自己和以前已经不一样了,但是这和小鹿老师想的不同。

    她印象里的自己,只是在孤儿院的时候,感受不到这个世界的自己,但是她把那时候的自己当成了一个温柔且善良的人,她记住了自己分给她巧克力的样子,却不知道自己当时在她的身后好奇的打量着她,思索这个女孩明明这么弱小,为什么却表现的这么坚强……

    思索她为什么可以跑的这么快。

    也在思索,如果她不会跑了,那她是不是还有胆量招惹那些小怪物们……

    她对自己的误解,从孤儿院到现在。

    只可惜,她心目里的自己,一直都是虚假的……

    自己在往好的方向变化,但是她却认为自己和以前越来越远了……

    人的思维,真是件有趣的事情。

    但是对于她问的这个问题……

    陆辛沉默了很久,也想到了很多的问题,包括自己最近的经历,还有八号。

    然后他慢慢回答:“我一直都是我。”

    “只是我对周围的感知不太一样了,所以做的选择也不太一样。”

    “但我仍然是我,这一点没有变过。”

    “……”

    小鹿老师猛得抬起头来,她的表情里,有着清晰的迷茫与不解,以及恐惧。

    或许她想听到的是,以前做了某些事的,不是自己?

    陆辛可以清楚的明白,这时候小鹿老师想听到什么,但他还是不愿撒谎,因此他只能慢慢的道:“我不知道在别人眼里自己什么样子,但在我的感受中,我没有变过,无论是准备逃走时的我……还是后来……的我,一直都是一个我,只是我做出了不同的反应……”

    “或许八号说的没错,有些东西变了,但有些东西永远不会……”

    “……”

    小鹿老师沉默着。

    她似乎有焦急的情绪,又有担忧的情绪,还有些不甘的情绪。

    她努力抬头看向了陆辛,但又因为陆辛的沉默,导致了她的恐慌,不知道该怎么说。

    该怎么说呢?

    陆辛陷入了深深的纠结。

    或许八号说的对吧,自己那时候该好好学习的,否则也不至于表达不出这种感觉。

    自己仍然是自己。

    那么,该如何在承认这一点的情况下,告诉小鹿老师自己已经变了?

    或许可以把问题推给以前的自己吧。

    那时候的自己不懂事,太冲动,太极端,太愤怒之类的。

    但是,一个人最不应该的就是太苛责以前的自己吧,以前的自己就已经很努力了。

    现在的自己与以前的自己相比,只是多了些经历罢了。

    “现在时间也不早了,你早点休息。”

    想着这个问题,陆辛慢慢的站了起来,他脸上的表情是不会后悔的坚定。

    向小鹿老师笑了笑,道:“过两天,我再过来看你。”

    “……”

    小鹿老师抬头看着陆辛,过了很久,最后还是只能点了下头。

    陆辛帮她把手里的杯子拿了过来,倒掉了里面的茶叶,又倒了一杯热水给她,然后提起了桌子旁边的垃圾袋,轻轻走出了房门。整个过程中,小鹿老师都沉默着,想说话,但她的手却在发抖,她心里的情绪就像是沸水,没有一刻可以保持稳定,扰乱了她的思索。

    当走廊里他离开的脚步声响消失时,小鹿老师慢慢转身,推着轮椅来到窗前。

    她看到了陆辛的身影,正从别墅的院子里走过,心脏像是忽然剧烈的抽搐了起来……

    她用微不可闻的声音,低声道:“其实,我只是想帮帮你啊……”

    ……

    ……

    院子里,陆辛走出了小学,扔掉了垃圾,然后坐上了吉普车,轻轻吁了口气。

    其实能看出来小鹿老师心里有种强烈的,想要帮自己做些什么的冲动。

    但是,她其实已经帮过自己了。

    很长一段时间里,自己也不是真的完全无法融入这个世界。

    在红月亮小学的时候,自己会有那种真实的感觉,也只有在这里的时候才有……

    只是,不知道是太过迫切,或是别的什么,如今的自己,明显感觉到了好转。

    但是在红月亮小学的时候,以前的感觉反而越来越淡,就如同今天这场谈话,自己明白小鹿老师其实是想安慰自己,帮助自己,但实际上,这样的谈话反而让自己感觉不到舒服……

    挥之不去的阴影,始终将心脏淹没在了里面。

    “唉……”

    淡淡的疲惫感在心底涌起,陆辛慢慢发动了车子,缓慢向前开着。

    但走出了没多远后,车灯忽然照亮了前方道路栏杆上坐着的一个身影,她穿着漂亮的黑色裙子,手里攥着一个塑料袋,看到了陆辛的车子过来,她的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是娃娃。

    她为什么还在这里?

    陆辛微微有些惊讶的停下了车,推开车门走了下来。

    看到他下车,娃娃的表情更开心了,她轻盈的站了起来,举起了手里的塑料袋。

    里面是一颗颗红色的小丸子。

    看着她开心的样子,陆辛忽然明白了过来,她在这里等自己吃晚餐。

    ……

    ……

    说不准这一刻是什么感觉。

    陆辛从火种城起飞,中途除了落地加油,几乎没有停止,只在飞机上吃了一点东西,见到了八号的时候,虽然请他吃了顿饭,但因为心里有事,也只是喝了两杯啤酒而已,几乎没有吃什么,而这一顿饭,现在算起来,也已经是八个小时之前的事情了,所以现在的自己……

    ……确实饿了。

    他笑着招了招手,让娃娃坐进了吉普车里的副驾驶,然后载着她,来到了附近的广场上停下来,两个人坐在了广场旁边的长椅上,然后接过了娃娃手里一直抓着的塑料袋。

    这确实是好东西啊……

    陆辛想着,当时发条橙说来着,这是很昂贵的食材。

    一边想,他一边打开了塑料袋,微微一怔,挡住了娃娃伸过来的手。

    在娃娃不解的眼神里,陆辛重新系上了塑料袋,然后随手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里。

    臭了。

    貌似从自己一开始打包到现在,时间确实久了点……

    只是,那应该吃什么啊……

    看着旁边的娃娃可怜巴巴的眼神,陆辛也不由得想到,她不会是一直等着自己吧?

    难道她也八个小时没吃东西了?

    正感觉为难的时候,不远处响起了脚步声,只见广场旁的黑影里,走出来了一个穿着制服,身材高大,一脸英气的女人。她的身材很有压迫感,看向了陆辛的眼神,也很有压迫感,快步来到了陆辛和娃娃的面前,然后将手里的两个便当放在了陆辛怀里,转身就走了。

    临走前还瞪了陆辛一眼。

    “这……”

    陆辛呆呆看着这个女人离开,怔了一下,才打开了便当。

    只见一个便当里面,放着的一块一块做的非常精致,有漂亮花纹的夹心饼干。

    另一个便当里是炒蛋,居然还是加了蛋的。

    陆辛的心情,忽然就变得好了起来,深夜里也有东西吃了。

    ……

    ……

    远处森林一样的大楼间隙里,可以看到低垂在西边天际的红月,周围的路灯昏暗,将长椅上两个人的影子拉的极长,融合在了一起,很难分得清楚。

    坐在了长椅上的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吃着饭,偶尔会响起一点咬碎饼干的喀嚓声,还有吃炒面的“吸溜”声。

    过了很久,很久,陆辛忽然道:“你了解我吗?”

    娃娃嘴里叼着半块饼干,认真思索了一会,然后一点也不给面子的摇了摇头。

    陆辛开心的笑了起来:这种感觉,太轻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