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六百九十八章 体检是一件大事
    陆辛这一通电话打出来的效果很大。

    但他自己倒没什么感觉,摞下电话之后,就已经过来上班了。

    不光过来上班了,还好好反省了一下自己早晨起床时那堕落的想法,虽然现在自己已经有一个亿了,虽然这一个亿算起来足够自己还完账之后,再吃一辈子鸡腿也还不完了……

    但是,这就够了吗?

    仔细想想,把这个一个亿存起来,然后每天上班赚这一个月两千多的工资,不香吗?

    难怪这么多人喜欢上班啊!

    ……

    ……

    抱着这种想法,陆辛在自己剩下的两辆越野车里挑了挑,选了一辆开着来了。

    这就是有三辆车的好处。

    一辆扔在了火种城,还有两辆可以选。

    到了公司楼下的时候,陆辛长长的吁了口气。

    只是去火种城参加了一场聚会而已,居然有种阔别已久的感觉。

    这是因为在公司呆久了,有了感情的缘故吗?

    这么感慨着,他走上了公司的楼梯,心情其实多少是有点忐忑的。

    毕竟自己之前那把左轮丢了。

    虽然现在口袋里还剩了一把枪,但毕竟不是原来那把了,也不知道同事们还认不认可。。

    怀着这种忐忑不安的想法进入了办公室,热情的向同事们打着招呼。

    同事们正一脸忙碌的样子在那里摸鱼,有点惊讶的看着姗姗来迟一脸热情的陆主管,然后很快反应了过来,开心的和他打着招呼,下意识的也觉得陆主管和以前不一样了,做人似乎热情了很多,笑容发自内心,不像以前那种总是面带微笑,但却显得有些阴郁的样子了……

    ……这话让陆辛听了肯定是不承认的,以前的自己明明那么阳光。

    不过有一个其他的变化倒是大家都发现了。

    之前上了那么多年班,陆辛就没请过假,也没迟到早退过。

    但如今,非但时不时的就请假,长时间不来上班,甚至还开始迟到了……

    ……这大概是他终于学会了怎么做领导的缘故。

    职业生涯来讲,这是伟大的进步。

    笑着向同事们打过了招呼,陆辛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如今同事们也熟悉了自己时不时的请假,对于冷不丁回来的他,已经习惯了。

    回到办公室坐了十分钟,没有红包递进来。

    陆辛拿出资料算了一下,明白这是因为时间还短了点, 没有新项目到达节点的问题, 唉, 不得不承认,红包虽然不错,但却不如工资稳定, 好歹工资是每个月都会准时结算的啊……

    难怪收红包的人是少数,大部分人还是老老实实的拿基本工资。

    ……

    ……

    刚刚打开俄罗斯方块玩了半个来小时, 就有人轻轻敲门, 陆辛关闭了游戏页面, 拉出了一页报表在桌面,还把笔记本打开, 作出了一副正在认真分析的样子,然后道:“进来。”

    来的是刘经理,他一脸的红晕, 看样子刚才累的不轻。

    倒也没什么大事, 只是照例问了问陆辛这次外出顺不顺利, 最近挺好的吧之类。

    然后就是一些小细节, 比如公司增加了给他的油补啦,考虑要不要给他安排个秘书之类。

    油补之类的且不说, 这秘书啥的,一看就是肖副总的授意。

    总是搞的这么花里胡哨的。

    陆辛把找秘书这个请求给拒绝了。

    讲真,自己的工作确实不重, 就是数数红包而已,俄罗斯方块也是亲自玩比较好。

    所以没必要再给公司增加额外的人力负担了。

    刘经理笑呵呵的答应了下来, 然后顺便提议中午请陆辛一起吃个工作餐。

    喝两杯,顺便讨论一下如何更好的做公司的业务。

    这是正事, 陆辛痛快答应了下来。

    工作餐嘛,刘经理经常吃, 不过陆辛以前的机会倒是不多。

    早些时候,他是没有资格和刘经理一起吃工作餐的,开始带枪上班后,虽然自己的工作环境变得好了很多,但是刘经理不仅不敢带着他吃工作餐,甚至自己都不太敢吃了。

    再后来,请陆辛吃工作餐的变成了肖副总,刘经理倒是想,但肖副总不愿带着他呀……

    这就导致,关系如此友好,配合这么默契的上下级,如今才有了吃工作餐的机会。

    不到十一点,刘经理就做好了安排,请陆辛下楼。

    毕竟下午还要上班,吃的也简单,也就十来个菜再加一瓶好白酒而已。

    杯来筷往,频频举杯,吃的很是尽兴。

    刘经理对陆辛明显很热情,其实他没有向陆辛透露的是,之前他参加了一个酒局。

    局里有肖副总、高严、小孟等等一批富家子弟与高端人士。

    这样的局刘经理是没有资格参加的,严格来说,他只是作为倒酒跑腿的身份过去伺候的。

    但也因此,在那个酒桌上,听到了这群人神神秘秘的聊起了小陆哥。

    什么带着一群人去抓卧室里看不健康小电影的熊孩子啦,枪击工地老保安啦,带着差不多整个卫星城警卫厅的警员跑去抓那些无证开房的恶臭情侣啦之类的,全都是光荣事迹。

    言谈之间,他们的钦佩与赞叹,简直无法形容。

    尤其是一位叫小孟的,浑身缠着绷带,据说是他爹亲手拿棍子打的。

    但是他却一脸的自豪,说到了激动的时候,拐杖都扔了。

    “小陆哥是真的厉害啊,我已经把他视作我的偶像了……”

    “我跟你们讲,别说我爹打断我一条腿,打断我两条腿,我都不后悔跟着他混这一次!”

    “我爹也是不会算账,他打我又能怎样?”

    “还是立码求着医生一定要把我的腿才给我接好?”

    “……”

    “……”

    这一场饭局,让刘经理对陆辛产生了深深的好奇,这究竟是个什么背景的人啊?

    大家对他的传说越来越神了。

    哪怕都说他是个混道的,但混到这种境界,那也已经是一般人抱不起的大腿了啊……

    刘经理是个谨慎的人,观察了这么久,才决定要来抱一下。

    当然了,抱之前,秘书也劝过他,这样的人不好有牵连的,不定哪天就犯事了。

    说不定今天刚谈好了合作,第二天就被警卫厅带走调查了。

    刘经理不信这一套,哪怕有点风险,这上好的大腿就在身边晃悠,还能不抱上去?

    抱着这种想法他与陆辛吃了一顿开心的工作餐。

    并且在饭桌上明里暗里挑明,公司业绩蒸蒸日上,绝对有陆主管一份功劳。

    以后红包大大的。

    毕竟咱们为公司流过血出过汗,公司也会委曲了我们是不是?

    当大家都酒足饭饱的出来,准备上楼继续为公司流血流汗时,却出现了意想不到的一幕:

    忽然有唰啦啦好几辆警车驶了过来,连成一排停在了路边,然后一位穿着短发,身穿制服,表情严酷到让人不敢直视的女人从车里走了下来,径直来到了陆辛身边,道:“走吧?”

    陆辛怔了一下,有点心虚的看了刘经理他们一眼:“去哪?”

    短发女人皱了皱眉,道:“你说呢?”

    “哦哦!”

    陆辛恍然大悟,很配合的钻进了吉普车。

    一排警车与武装人员哗啦啦的上车离去,留下了一地寒风与发呆的刘经理等人。

    “这是怎么回事?”

    秘书一脸惊恐的看着身边的刘经理。

    “看这阵仗……”

    刘经理也呆呆的,脸上的肥肉不停的哆嗦:“不是他的身份大到无法想象……”

    “就是他犯的事大到无法想象啊……”

    ……

    ……

    “只是一个体检而已,不必这么闹这么大吧?”

    陆辛上了车之后,看了看这前呼后拥的阵势,都多少有点心虚。

    “你只是把这当成了体检……”

    陈菁一边开着车,一边道:“但青港的那些研究员与教授们可不这么想……”

    陆辛诧异:“那他们把这当成了什么?”

    陈菁想了一会,找到了一个合适的词汇:“过年?”

    “!”

    陆辛莫名的想到了过年的时候,大家欢天喜地的把猪架到肉案子上的感觉。

    忍不住哆嗦了一下:自己应该不会是这个待遇吧?

    车队径直将陆辛护送到了高列站,然后簇拥着陆辛进入了一节特殊车厢。

    然后高列直接启程,向青港主城赶来。

    陆辛很好奇,不是越紧急的事件,越是会启动直升机飞过去的吗?

    怎么这一次却要乘坐高列?

    不过陈菁正处于紧张状态里,对此也没有多作解释。

    乘坐高列来到了主城,又通过特殊通道直接进去,没有走那一条满是涂鸦的通道,也没有再被看门狗的目光扫视一遍,陈菁带着陆辛,直接坐进了驶入高列站的汽车之中,然后在前后几辆车的开路与护送下,径直向着特清部赶去,简直像是在押送某个珍贵的宝贝……

    到了特清部,迎接他的是陈立清教授、精神异变领域专家莫博士、心理学专家贾梦怡、神秘学专家袁勤勤、医学专家皮斯文、精神分析师周先生等等,青港六疯彻底凑齐了。

    此外,还有青港特殊污染研究院院长白教授、城防部沈部长、行政总厅苏先生等。

    青港话语权最大的几位也凑齐了。

    这阵杖大的陆辛都有点腿软。

    这可都是领导。

    ……

    ……

    一群领导把陆辛带进了特清部一间早就准备好的新型实验室……不对,是医疗室。

    上面的招牌明显是新换的。

    打造出了一种这本来就是用来体检,绝对不是用来研究什么的氛围。

    然后在正式开始检查之前,又先与陆辛进行了一场对话,询问他有没有特殊要求之类的。

    陆辛本来没什么要求。

    就是体检一下还搞什么要求呢?

    但是看着那一群脸上带着微笑,镜片闪着寒光,明显压抑着内心激动的研究员们。

    他还是吞了口口水,道:“别的先不说,你们要把我切开,我可是会翻脸的跟你们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