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七百零一章 单兵的层次
    对于一颗在实验室里忽然消失的苹果,白教授就讲了很多。

    关键是讲完之后,沈部长与苏先生的表情,仍然有些迷茫。

    对于高位与低位,一种精神力量在不同层面体现出来的不同效果,对于这种精神力量在不同的情况下受到的不同的克制,他们都隐隐的感觉自己懂了,好像确实是这么回事。

    但是真要让他们讲的话,又发现自己还有很多不明白的。

    比如,看起来只是隔空盗取了一颗苹果的能力,在现实中能造成多大的危害?

    但白教授以一种学霸应付学渣的态度,在给他们解释了自己认为最完整的原理之后,便让陈菁播放了第二盒录影带,这里记录的是单兵所掌握的一种代号为“父亲”的能力。

    检测的地点并非在海上,而是陆地。

    画面里,单兵一个人面对着一支足有几十人的骑士团。

    白教授翻了一下记录,轻声解释:“这是在距离青港二百多公里之外的一座岛上。之前我们帮助海上国牵徒到青港的时候,发现了这座岛。这里是一支骑士团的老巢。。他们平时会乘坐轮渡来到岸上,四处劫掠聚集点。然后闹得风声大了,便躲回岛上,等待风声过去……”

    “因为他们有着不少人手与强大火力,甚至还有能力者,所以一直没能派人去清理。”

    “这一场实验,便放在了这座岛上。”

    “当时登岛的只有单兵一个人,他面对着对方三十多位武装人员,还有各种热武器。”

    “……”

    在白教授轻声解释过后,陈菁播放了画面,然后就看到陆辛独自向前走去。

    对面的人似乎大声喊着什么,还挥舞着手里的枪械。

    但是陆辛什么话也没说,只是向他们走去。

    距离越近,对方越慌,枪都举了起来。

    陆辛还是没说什么,继续靠近,背影极为瘦削,速度也不快。

    在两者接近,差不多只有不到五十米时,对方发起狠来,忽然同时开火。

    但同样也是在这一霎,陆辛站住了脚步,抬头向他们看去。

    哪怕是隔着这么远,摄影画面,也忽然变得花了起来。

    不是特别清楚,但没有拍摄苍白之手的时候那么凌乱,依稀可以分辨出画面里的内容。

    陆辛抬手,隔着五十多米的距离,向前轻轻一按。

    身边的空气,似乎一下子变得混乱扭曲,仿佛有无尽波纹向着涌出。

    下一刻,所有的武装人员,全都蹲在了地上,双手抱着头,眼泪鼻涕一起流……

    “这是……”

    沈部长微微好奇。

    从表面看来,这个画面似乎远不如之前的苍白之手来的震憾。

    因为同样效果的场面,能做到的不仅陆辛一个,看门狗似乎也可以做到。

    距离可能没有单兵这么远。

    “恐惧的力量。”

    白教授翻看着一应资料,轻声道:“我们的资料上记录的单兵是蜘蛛系能力者,但其实他早就具备并展现出了这种极为可怕污染特性的能力,那便是恐惧。”

    “当初海上国的S级能力者对青港发动袭击时,单兵清理污染的过程,被几种不同的方式分别记录下来了一部分。”

    “我后来仔细研究过,可以确定单兵拥有这种强大的精神力量。”

    “或许只从这一个检测画面来看,并不觉得有什么。”

    “但如果细细分析,就可以发现他这种能力的可怕。”

    “通过之前对看门狗的检测,我们就已经得知,恐惧类型的污染,最可怕的不在于它能造成什么。而在于,它的污染逻辑,往往直接又快速,而且效果最为明显……”

    “污染方式而言,只需它看你一眼,或是你看它一眼,或是什么都不需要,仅仅是在距离上你们接近了,或是仅仅是因为他在某个时候,忽然想到了你,便可以造成污染……”

    “污染的结果也很直接。”

    “作用于感知,便是让你看到一些最不愿意看到的幻象。”

    “作用于情绪,便是一种不可言说的恐惧忽然生出,扰乱你的思维与理智。”

    “作用于欲望,便有可能形成一些听起来不可思议的作用,比如,让人主动从楼上跳下来,拥抱死亡,比如,不计一切后果的自残与自我伤害,比如,无法控制自己,听命于人……”

    “此外,记忆、认识、本能,都可以产生种种不同的反应。”

    “但无一例外,这些反应,都是直接而且强烈的,让人想反抗都很难。”

    “……”

    “那么,单兵是掌握了哪一种?”

    苏先生皱了一下眉头,快速的问了出来。

    “从各方面的记录与单兵之前的表现来看,他掌握的很有可能不是任何一种……”

    白教授轻声道:“我怀疑,他从一开始,掌控的就是最高层次的恐惧力量。”

    “或者说,接近最高层次。”

    “……”

    一边说,他从抽屉里翻了一会,拿出了另外一份资料,轻轻放在桌上,推到了苏先生与沈部长的面前,道:“这是之前我让人搜集的关于黑沼城‘恐惧大魔王’污染事件的资料。”

    “你们可以看到,凡是因为恐惧大魔王现身而死的人,每一个死法都并不一样……”

    顿了顿,他才道:“简直是因恐惧污染而花样死亡大展览……”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差距极大的被污染形式?”

    “只有一种解释,这种污染,本来就是从七个层面进行污染。”

    “虽然是同一种力量,但因为污染层面的不同,才表现出了不同的污染方式。”

    “……”

    “……”

    “这这这……”

    苏先生忍不住有些惊恐,道:“黑沼城的事情,不是……你之前不是说……”

    当时陆辛与韩冰他们这支支援小队,刚刚从黑沼城回来。

    或者说,在他们还没有回来的时候,恐惧大魔王事件便已发生,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青港后续过去接洽的人员,也看到了因为恐惧大魔王的存在,黑沼城被迫发生的变化。

    作为青港的高层,自然不可能没有猜测。

    但是,哪怕他们都猜到了这与单兵有关,也没有人承认。

    一是因为,单兵说了这与他无关。

    二是,白教授之前说过,一定要停止对单兵的任何秘密调查……

    ……合着不让我们调查,你自己却去搜集资料了?

    ……

    “不让你们调查,是因为不知轻重的试探与秘密挖掘,有可能会引来一场大祸。”

    面对着他们纠结又疑问的表情,白教授淡淡道:“但我作为研究员,不可能对于这些神秘事件的发生无动于衷,况且,我这甚至不是自己安排人调查的,而是直接买的资料……”

    说到这里,他微微顿了一下,看向了苏先生:“还没来得及报销,回头你看看。”

    苏先生都怔了一下,才晦气的摆手:“什么时候了还说这个……”

    沈部长也道:“你让我们看这份资料的意思是?”

    “让你们了解单兵真正的层次。”

    白教授轻轻吁了口气,道:“如今我们青港的天国计划,一直在稳定推进。”

    “我们已经拥有了一个几乎最稳定,也最完整的精神领主。”

    “这是我们的幸运,也等于是在向世界宣告:”

    “对于能力者的层级,我们青港一直都走在了高墙城的最前列。”

    “但是……”

    他顿了一下,道:“你们可以从检测数据与这份资料里,看到单兵与娃娃的不同。”

    “精神领主,便是主动污染一定数量的人,使得所有人的精神力量形成一个整体,这样便便可以将整座城市,变成一个强大而稳定的的精神量级,可以用来对抗其他的污染。”

    “但同样的,对于精神领主本身,也有着极大的压力。”

    “便如娃娃,她承载着整座青港城的居民精神力量,已经有些吃力了……”

    “可单兵不同。”

    “恐惧大魔王出现在了黑沼城,这无疑是精神领主层面的表现。”

    “但他又不像娃娃一样需要时时保持这种稳定,成为明面上可检测的精神领主,而是在某些特定的时候才会显露作用,其他时候,黑沼城看起来根本就没有精神领主存在。”

    “尤其是,单兵早已回来,但精神力量还在起着作用……”

    “……”

    苏先生与白教授听着他的话,表情微微变得惊恐:“所以……”

    “所以,我们研究了这么长的时间,废了这么多心思去做的事情,单兵随手就能做到。”

    白教授轻声道:“我们以为自己走在了最前列。”

    “但实际上,单兵的层次,一开始就要比我们青港预设的计划目标更高。”

    “……”

    “……”

    办公室里,忽然出现了极度的安静。

    没有声音出现,彼此似乎可以隐隐听到心跳声。

    说不准是沮丧,还是绝望,又或者说,是一种惊喜,以及难以言喻的惶恐……

    单兵的层次,比青港预设的天国计划还要高?

    那这代表了什么?

    青港这么多年的努力,又代表着什么?

    “倒也不用太绝望。”

    白教授过了一会,才轻声叹道:“或许我们青港做的事情,也不是没有作用的。”

    “起码在精神领主这个层面的理论上,我们已经做到了领先,以及全面。”

    “这世界上或许就是有些人,天生便可以做到我们殚精竭虑才勉强做到的层面。”

    “但我们的研究,却有着最关键的作用。”

    ……

    ……

    虽然白教授说的话,隐隐有些提气,但还是无法让苏先生与沈部长心情变好多少。

    这一桩检测的打击,实在太过可怕。

    沈部长过了很久,才猛得抬头,向白教授道:“那么,单兵究竟是什么层面的能力者?”

    “或许,天生就是的第四阶段。”

    “或许,是不完整的第五阶段。”

    白教授慢慢的说着:“又或许,他本来就不是什么能力者……”

    不是能力者的话,又是什么?

    白教授没有把最后的话说下去,但苏先生与沈部长,却都已经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