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七百零三章 天上的眼睛,字面意思
    头都大了。

    这是苏先生与沈部长的感觉。

    他们本来以为单兵主动要求青港特清部为他做体检是一件好事,也因为检测报告终于出炉而兴奋不已。他们怀着激动的心情,来到了白教授的办公室,期待着看到单兵的检测报告。

    并且认为,看完了报告之后,也许很多未解的问题,就可以在这时得到答案。

    但事实上,他们忽然发现,自己的疑问非但没有消失,反而更多了。

    暴君、妹妹、父亲、苍白之手,未知时间段的未知变化,这一切的前因与后果……

    ……

    ……

    办公室里,出现了很长时间的静默。

    所有人都从不同的角度想着这件事,一时忘了发表意见。

    “呼……”

    白教授揉了一把自己的脸,放松了些许,道:“当然了,问题不只有这些。”

    “单兵身上还有很多难以解释的神秘现象。。”

    “就算这一次检测出了他这么多的能力,但还是无法完全解释他身上发生的某些事。”

    “比如陈菁曾经与单兵一同遇险,结果被单兵救了下来。”

    “那一次你看到了他施展出前所未有的强大念力,挡住大量的多管转轮枪子弹。”

    “比如老沈手底下的一些特工,曾经因为窥视单兵的行动,结果神秘的死亡……”

    “比如是谁教会了单兵打造一栋老楼这么大的寄生物品……”

    “比如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单兵曾经承认,他的想象中,不仅只有父亲、妹妹……”

    “代号为‘妈妈’的能力,又是什么?”

    “……”

    “嗯……”

    苏先生与沈部长都配合的点了下头。

    其实这明明也是一个很让人好奇的事情,但他们已经表现不出震惊了。

    麻了。

    他们现在已经在潜意识里感觉,无论再有什么奇异的事情发现在陆辛身上,都很合理。

    倒是陈菁,发挥出了自己坐在这间办公室里的必要性。

    她思索了片刻之后,道:“我倒觉得,或许问题就出在了白教授之前所说的变化上。”

    “如果,单兵原本就是那个代号为‘暴君’的孩子,那么他本身就是没有能力的,也没有感情。这样一个人,就不可能安安静静的在一间小公司上班这么久,却没有出现任何问题。”

    “也不可能在被我们招募之后,忽然表现出了这么多让人难以理解的能力……”

    “那么……”

    顿了一下,她好奇道:“是什么让他有了这样的变化?”

    白教授听着,赞许的点了点头。

    还是得专业的人来探讨问题,才能抓住重点,看看沈部长与苏先生……唉!

    “两个可能。”

    白教授道:“在那份机密文件里,单兵离开研究院时,还没有出现上述的变化。”

    “那么,他现在的这些变化,极有可能是在逃走的实验室事件发生之后。”

    “也即是说,逃走的实验室,或是说原红月亮孤儿院的院长通过某些方法导致的。”

    “但是那个孤儿院,又是以爆炸作为终结,似乎说明了实验失败……”

    “……”

    “另外一个可能的话……”

    微一沉吟,他道:“你们有没有发现,红月亮孤儿院爆炸事件,与单兵真正开始进入我们的视野,再加上往前追溯调查期间,仍然有着一段很大的空白,无法确定发生了什么……”

    陈菁闻言,立刻轻轻点了下头。

    招募单兵之前,是她负责调查单兵的过往,分析他的失控风险。

    通过调查,他们查到了单兵在那么一间小公司上班四年的经历。

    也查到了单兵曾经就读于二号卫星城的高中,甚至连那份比较普通的成绩单都查了出来。

    但奇怪的是,那一段往事,可以查到一些痕迹,但关键的事情却一应没有。

    平常里面,又透着大量猜之不透的古怪。

    便如,孤儿院爆炸之后,距离单兵上高中,仍然有着差不多三年多的空白。

    那段时间,单兵去了哪里?

    再比如,就算二号卫星城的高中,是通过了基础考试就可以去读,而且基本上学费全免,但在那种混乱的社会秩序下,没有一个稳定的家庭与远见的目光,没人会让孩子去读书。

    况且,出于秩序混乱的考虑,虽然有这样的政策,但实际操作却很难。

    坦白的讲,当时倘若没有大人的保护与签字,甚至捐赠,单兵也很难进入高中。

    谁送他过去的?

    曾经针对这方面,有过调查,但是调查失败了。

    因为管理混乱,那个高中里,大量资料遗失,根本找不到任何线索。

    当然,在红月亮事件之后,这是常见的现象,别说学校,警卫厅都遗失了很多资料。

    可是与单兵有关的话,就不得不让人怀疑。

    这资料的遗失,是偶然,还是刻意?

    ……

    ……

    陈菁抬头看向了白教授。

    事情已经很明显了,这些事,要么需要单独询问单兵,要么需要特清部批准调查。

    以前是特清部叫停了这方面的调查。

    现在想要知道答案的话,那就不仅仅是重启,而且要出动能力者,参与这场调查才行。

    “先为他做心理评估方面的检测吧!”

    白教授轻声道,然后目光看向了苏先生:“如果连单兵都说不清楚这些事件,那么,就需要我们特清部成立一个专门的调查小组去深挖了,当然,需要我们提前做好准备的是,某些久远,而且明显有着被人刻意抹去痕迹的陈年旧事被挖掘出来,也往往代表着危险降临。”

    “当然,既然单兵对我们表示了信任,倒让我们顾虑少了很多。”

    “……”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然后才微微苦笑,道:“至于现在,我们该考虑的是另一件事。”

    沈部长与苏先生闻言,都抬头向他看了过来。

    白教授笑道:“单兵这次自愿配合我们体检,也是有他的诉求的……”

    “他希望我们可以帮他分析自身的能力,并告诉他,应该怎么走才正确……”

    “简单来说,他希望得到我们的引导与帮助……”

    “……”

    “啥玩意儿?”

    沈部长这一下子,差点跳了起来:“他还需要引导与帮助?”

    苏先生也懵了一下,喃喃道:“这么看得起我们呐?”

    “该帮的还是要帮的……”

    白教授则也是有些无奈的笑了笑,轻叹道:“谁让合同上是这么写呢?”

    “虽然说,我们一开始签这个合同,只是为了约束单兵,谁能想到呢?他这么一个人,居然真的从头到尾都严格的遵守了合同,这倒让我们一下子陷入了最大的被动之中了……”

    “……”

    看着沈部长与苏先生一脸惊恐的表情,他轻轻摇头,道:

    “还好,我们在与娃娃合作的天国计划过程中,本来就积累了很多经验。”

    “再说,单兵不是已经配合我们检测了吗?”

    “身为研究人员,对数据进行分析与推测,并进行实验猜想,便是我们的本职吧?”

    “当然,只希望我们最后给出的帮助,可以对得起单兵的信任。”

    “……”

    “……”

    会议室里一下子变得有些安静了。

    哪怕听了白教授这么说,他们还是觉得,特清部去帮助单兵这样的人,有点古怪。

    甚至有点不理解,你都已经第五阶段了,居然这么信得过我们?

    我们青港何德何能啊,得到你这种信任……

    连第四阶段我们都还没搞太明白呢……

    ……

    ……

    “唉,你才是专家,专业知识够深,而且能擅长忽悠人……”

    末了,还是苏先生低低的叹了口气:“所以,这件事还是由你决定吧!”

    “无论怎样,只要是对青港有利,且可以控制风险,我都不会有意见。”

    “既然这一次对单兵的检测,已经发现了很多问题,也意识到了他的潜力与力量层次远远超过了我们的想象,无论我们能不能帮到他,都无法改变如今的单兵强大到变态的事实。”

    “那么,我现在关心的,其实只有一个问题……”

    “……”

    停顿了一下,他抬头向上看了一眼。

    上面就是天花板。

    但办公室里,所有人都知道他这是在抬头看向哪里。

    沈部长道:“如果单兵与娃娃联手,有没有可能对抗上面那个东西?”

    办公室里,空气忽然变得压抑了很多。

    就连苏先生与陈菁,都下意识的向着窗外看了一眼。

    仿佛是在担心被什么存在听见。

    “这个问题……”

    白教授欲言又止,最后还是给出了一个让人失望的答案:“我也不知道。”

    迎着众人的眼神,他低低的叹了口气,道:“因为我们甚至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

    讨论着这个问题时,他向陈菁使了个眼神。

    陈菁立刻会意,取了另外一份资料过来,放在了白教授面前。

    白教授翻开,就见这是一份极为简短的汇报,中间最多的是几页精神辐射检测数据,甚至还有一页速描,而那份速描的内容,则是一双看起来非常简单的眼睛,只有一双眼睛。

    “我们甚至都不知道这种东西,什么时候出现在上空的……”

    白教授再度看到了这份报告,还是忍不住皱了一下眉头,道:

    “一个月前,观察人员第一次发现了青港上空有着些不明来历的精神幅射力量,不知道这种力量已经出现了多久,应该是在娃娃的精神力量进一步与青港绑定,使得青港居民的精神力量变成了一个整体,也就与其他精神力量出现了泾渭分明的变化之后,才被人发现。”

    “我们无法观测到整体,也无法判断这种精神力量的本质。”

    “唯一可视并理解的材料,也只是娃娃对那种精神力量感应之后画下来的……”

    “……这双眼睛!”

    “……”

    白教授皱起了眉头,道:“在娃娃看来,这双眼睛在天上,窥视着青港。”

    “也正是因此,我们取消了不必要的直升机航行与空中作业,只想离它远一点。”

    “但事实上,我们做的事情,似乎对它丝毫没有影响。”

    “那双眼睛只是在那里,静静的看着青港,不知何时开始,也不知何时结束……”

    “……”

    陈菁补充道:“单兵有着可以直接看到精神怪物的能力。”

    “但他并没有发现这双眼睛。”

    “……”

    白教授轻轻点头,道:“意料之内,单兵毕竟不是全知。”

    “我们现在能做的,也只是加强检测以及各项准备,确定这双眼睛是不是真的在靠近。”

    “另外,我已经向研究院求助,希望得到他们的信息支援。”

    “至于现在的话……”

    他忽然笑了笑,轻轻往后一仰,靠在了椅背上,道:“我需要先和单兵进行一次讨论。”

    “无论能帮到他多少,我们能做的就只有尽力。”

    “尽力做好每件事,然后准备与那些未知坐在赌桌上,一较高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