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七百零七章 终极只是猎物(二更)
    “轰……”

    这一瞬间,礼堂里的气氛,差一点炸开。

    早在白教授说出了最后这一句话之前,便已经有人预感到了他要说什么,感觉到了一种无法形容的恐惧,而直到他终于将这两个字说出来时,甚至有人瞬间吓得脸色发白了起来。

    是啊,捆绑的方式,纵然理论可行,但也必然有所不足。

    因为人与人之间,不可能做到真正的理解与配合。

    那么,如何才能解决这个问题?

    当然就是吞噬。

    如果注定能力者都必须取得了同一个组别下的另外六种能力,才有可能触及终极层面的话,那只要有一种方法,可以让他们吞噬其他的能力,就必然会出现无数的野心家,四处猎杀同一组别下的能力者,彼此杀戮与吞噬,然后在七个人里,只诞生出一个人来……

    如果真的这样,这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

    同组别的能力者彼此猎杀与角逐的战场?

    在这样一个红月之下苟延残喘,混乱破败的世界,如何能承受得起这种折腾?

    这一瞬间,不知有多少研究员高高举起了手。

    无数举起的手臂,代表着无数个疑问,以及他们的担忧。

    但这一次,白教授没有让任何一个人出来说话,只是道:“我了解你们心里的恐惧,也知道你们在担心什么,但我希望,你们可以像个真正的研究员,不要被恐惧影响了理智。”

    “这样的情况,是必然会出现的,我们只是将它提前推测出来而已。”

    “现在,彼此猎杀的局面,还不会出现,起码还不会大面积的出现,但据我所知,这世界上早就已经有一些组织在这么做了,人类在应对灾难时的直觉,有时候也会酿成恐怖的力量,他们哪怕还没有明白这些不同的力量层次之间的差别与问题,但也猜到了本质……”

    “……”

    说着,他的目光看向了一个人,礼堂之中,个子最高的人。。

    那是看门狗,他穿着黑色皮大衣,戴着鸭舌帽,口罩,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

    “就如同,试图缝合能力的实验,早就在二十年前,便有人开始研究了,虽然在之前对禁忌实验的打击之中,大量的实验室都被清除,但你们真的相信已经没有人研究这些了?”

    “……”

    这句话,让很多人恍然大悟,看向了看门狗。

    高级研究员都了解看门狗,他是从一个禁忌实验室里逃出来的。

    别人只有一种能力,他有三种。

    另外两种能力,便是用一种残忍的方法,缝合到了他身上的。

    在众人的目光中,看门狗巨大的身体,都在微微颤抖,不知道他是愤怒,还是恐惧。

    “所以,这种彼此猎杀的局面,一定会出现。”

    讲台上的白教授,继续说了下去,道:“现在限制这些人,不去这么做的原因,并不是什么人性或是规则,而是因为,他们们现在很多人都还不知道哪些能力属于自己这一组别。”

    “很多能力会有着表面趋近的特征,但本质却属于完全不同的组别,极难分辨。”

    “无法判断别人的能力本质是什么,也就无法狩猎。”

    “但是,现在各大组织,都热衷于研究精神能力模型,并且已经有很多人都发现了精神力量的本质,便是十三种终极精神力量在人的七个层面不同的表现,并且借着这个模型,推测出了大体的能力特征。虽然还不够准确,但随着研究的推进,这是一定会研究明白的。”

    “到了那时,如果再有人研究出了吞噬与缝合的秘密……”

    “呵呵,那整个世界,都会变成红月之下的猎杀战场,绝对无法避免!”

    “……”

    “……”

    “嗡嗡嗡……”

    礼堂里窃窃私语声,一下子便达到了极致,每个人都在讨论,在询问彼此的意见。

    而讨论过后,他们每个人的眼神,都变得有些绝望。

    似乎,这一点是真的无法避免……

    对于精神力量的模型,确实一直在搭建与研究中,而且也确实越来越清晰。

    如果有一天,这样一个模型,被推测了出来,并准确判断出了不同能力者的特征。

    那么,谁能保证这样一个模型不外泄?

    如果外泄了,又有谁能保证,不会有人按照这个模型去猎杀?

    至于吞噬与缝合的方法,这当然也是必要条件。

    可让人感到绝望的是,恐怕这样的方法,早就被人研究出来了吧?

    吞噬与缝合,本来就是最初那一批禁忌实验室最为广泛追求的目标……

    看门狗,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

    ……

    “只有这一种方法吗?”

    下方又有人高声开口,是神秘学专家袁勤勤。

    这时,甚至她的询问,都无法将礼堂里其他人的注意力集中到白教授身上。

    “也是有的。”

    白教授轻声开口,这才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每一个人,甚至都带了些祈求的神色,看向了讲台上面的白教授。

    “确实有一个方法,高于能力者的捆绑,也可以避免惨无人道的彼此猎杀……”

    白教授轻声道:“那便是,猎杀终极。”

    “?”

    整个礼堂里呈现出了与刚才截然不同的氛围。

    刚才是所有人感觉到了恐慌,如今却是忽然怔在了当场,迷茫的眨着眼睛。

    “终极是一种污染,也是目前已知的……”

    白教授顿了一下,才道:“……最强污染。”

    “但是,终极也代表着力量,它们是最为强大,也最为纯粹的力量。”

    “所以,如果可以猎杀终极,那就可以取得它们的力量,有了它们的力量,那么,任何一个能力者,都有可能打破自身的凡人之限,取得触及终极层面的本质,甚至可以以此为起点,不断的提升自己,直到他真正的跨过了第五个台阶,成为了超脱凡人的,新的终极……”

    “……”

    会议室里,静悄悄的,良久没有人开口。

    不是因为他们没有听懂白教授的话,而是因为他们听懂了。

    正是因为听懂了,所以才惊恐到说不出话来……

    白教授刚刚说的,真的是猎杀终极吗?

    精神力量里面的终极,在很多语境里,是被称之为“神”的吧?

    他要猎杀神明?

    ……

    ……

    “我知道冷不丁听到这个问题,你们都会感觉有些疑惑。”

    白教授在台上,轻轻注视着礼堂里面露慌乱的众人,淡淡笑了一下,道:“但我希望你们可以快些想明白这个问题,猎杀终极,似乎是一条最危险的道路,但其实,却是人类能选择的唯一道路,退一步说,就算你们不想猎杀终极,终极难道就会放过你们了吗?”

    “……”

    面对满屋子研究员与能力者们的疑问,白教授轻轻摇头,做出了以上总结。

    讲完了这两个问题,他便从讲台上走了下来,然后在一礼堂的人惊讶的目光里,慢慢的走到了陆辛的身边,于是陆辛、娃娃、壁虎三个,同时抬头,紧张的看向了站着的他。

    白教授沉默了一会,忽然对壁虎道:“你先出去。”

    “?”

    壁虎脸上露出了呆滞的表情。

    白教授道:“刚才我讲这么重要的问题时,你都在开小差看女生……”

    “……出去!”

    “……”

    壁虎懵了,豁得站了起来,在整整一个礼堂的人目光注视下,挺起胸膛走了出去。

    然后白教授又看向了娃娃。

    娃娃呆呆的看着白教授,然后忽然反应了过来,磨磨蹭蹭的起身,低着头走了出去。

    和壁虎一左一右站在了礼堂外面,悄悄的伸头向里面看着。

    看看左右,就剩自己了。

    陆辛犹豫着,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也该主动出去……

    但也就在这时,白教授轻轻按了一下他的肩膀,示意他坐稳,坐好。

    轻声道:“你是想知道,自己应该如何提升是吗?”

    陆辛怔了一下,慢慢点了点头。

    他这一次做体检,本来就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

    不过,之前就连妈妈都担心,青港可能不会真的明白该如何引导自己……

    “我刚才讲的两件事,是针对他们的疑问。”

    白教授和蔼的看着陆辛,轻声道:“第三件事,则是针对你。”

    “你与其他人不同,本来就不需要像其他能力者一样慢慢的提升,走过不同的台阶。”

    “你甚至没有凡人之限。”

    “……”

    他慢慢的看着陆辛,似乎在努力的让自己说的更清楚。

    也可以看出,他在说出了这个答案时,非常的认真,与慎重:“你本来就拥有着更高层次的力量,所以,你需要认识到自己的本质与源泉。与其收集其他各种不同的能力,或是开发出各种能力的作用,倒不如想想,该如何更好的掌握自身的本质,并发挥它的作用。”

    听着他的话,陆辛瞬间就想到了黑色粒子。

    他心里也不由得被触动,下意识道:“那如何才能更好的掌握本质?”

    “这个问题……”

    白教授笑了笑,道:“与其问别人,不如问问你自己。”

    “你一开始,又是如何掌握了别人根本不可能掌控的本质,并且承载了它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