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七百零八章 这一课的秘密(三更)
    这个问题,让陆辛怔在了当场。

    脑海里闪过了很多以前的记忆画面,还有那种清晰的触感。

    比如说在孤儿院里,对一切都无法理解的心情,第一次感受到痛苦,第一次感受到愧疚,因为害怕而努力的学习别人,努力的撑过那段消沉迷茫的岁月,慢慢有了清晰的感知……

    “别人的力量问题在于,如何打破极限,进入第五台阶。”

    白教授温言叮嘱,道:“而你,本来就在第五台阶,甚至还拥有一些超越了第五台阶的东西,所以,你只需要让自己更好的理解第五台阶,如果更好的打造自己的精神内核。”

    “你需要知道,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精神内核。”

    “只要你的精神内核够强大,够坚定,那你便永远不会崩溃,可以掌握更强大的力量。”

    “精神内核,是对抗污染的唯一倚仗。”

    “而神性,也是污染的一种。”

    “所以……”

    他笑着,轻轻拍了拍陆辛的肩膀,眼睛里露出了鼓励的光芒:“永远也不要害怕,不要害怕更强大的神性会毁了你的生活,也不要害怕自己又有一天会变成一个让自己都陌生的样子,更不要担心自己对神性的追逐,会让自己丢失来之不易的,这种清晰的人性……”

    “人性与神性,不是此消彼长的,它们相辅相成。”

    “只有更大的人性,才可以承载永无止境的神性力量呀……”

    “……”

    “……”

    白教授的话,使得陆辛心里,瞬间生出了无尽的迷茫,旋即又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他奇异的生出了一种感觉。

    白教授似乎真的看透了自己的内心,看出了自己内心深处的迷茫,有些问题,哪怕是自己,以前也无法看的这么透彻,但在这时,却因为他的话,慢慢的拨开了所有的迷雾……

    真的这么简单吗?

    是的。

    有些问题,自己是不懂的。

    但别人告诉自己时,自己立刻就会明白,确实是这样的。

    错误的答案,不会引起自己的共鸣。

    在白教授轻轻拍着自己的肩膀,向自己投来了鼓励的眼神时,陆辛甚至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感动,就好像自己一直以来的努力,终于得到了别人的肯定,自己一直无法向别人诉说的苦闷与迷茫,终于遇到了一个可以理解的人,并且笑着与自己进行了讨论……

    这一刻,他眼睛微微湿润。

    ……

    ……

    “诸位,这一次,我请大家过来,要说的便只有这样。”

    而在陆辛的感动,与控制不住的思索之中,白教授重新走回了讲台,抬头看向了礼堂之中的众人,他轻轻点头,道:“我也知道,这些事情,可能会让你们陷入一定的恐慌,或是迷茫,或是对自我价值的怀疑,但我希望,你们可以尽快做出调整,寻找红月下的真理。”

    “那位天才研究员留下的三个预言里说到,神不会放过剩下的人,那是因为一些变化一旦开始,就再也无法终止,就如同洪水不会因为蚂蚁的祈祷,而改变自己的流向……”

    “但我更想让大家明白,在洪水到来之前,我们也绝对不会提前屈服,哪怕一秒……”

    “我相信,我们这个红月之下的扭曲世界,一定可以迎来最终的希望。”

    “为此,我们甘心献出一切。”

    “……”

    说完了这些,他将讲台上的讲义,轻轻的阖上。

    然后,转头看了陆辛一眼,轻轻点了点头,便转过身,慢慢的走出了礼堂。

    直到他的身影,彻底消失在了礼堂之外。这个骚动的礼堂之中,才忽然有人明白了过来。

    有些激动的站了起来,向着礼堂门口的方向,轻轻的鞠了一躬。

    旋即更多的人明白了过来,纷纷起身,向着门口鞠躬。

    哪怕是他说到的东西,让人感觉压抑。

    哪怕他只是简简单单的指出了几个问题的本质。

    但这些研究员们却明白,刚刚的这一堂课,分享的内容有何等的价值。

    静静的,静静的……

    一片鞠躬的人之中,陆辛也忽然反应了过来。

    他猛得站起了身,但是却没有鞠躬,而是脑海里,不断的回想着白教授跟自己说的那些话,回想着他跟自己说那些话时的神态,以及他鼓励的看着自己时那温暖而欣赏的眼神。

    “白教授……”

    他忽然颤抖着开口:“白教授平时,抽烟吗?”

    他的声音比较响亮,一下子吸引了很多人,都有些迷茫的看着他。

    “抽的……”

    有人反应了过来,是韩冰,忙向陆辛回答:“他偶尔会用烟斗抽特别制成的雪茄烟丝。”

    “不,不是烟斗……”

    陆辛急道:“就是那种普通的,劣质的香烟……”

    他着急的表情,还有问出来的问题,让很多人陷入了迷茫。

    不少人都跟着摇头:“那不会,白教授的生活品味,一直都是很讲究的……”

    陆辛得到了答案。

    然后他也一下子明白了过来,如果白教授不会抽这样的劣质香烟,那么,刚刚他靠近了自己,笑着拍自己的肩膀时,那种强烈而熟悉的劣质烟草味道,又是怎么一回事?

    他那熟悉的眼神,还有鼓励的话,又是怎么回事?

    “唰!”

    在周围众人的眼神里,陆辛忽然像是触电了一般,身体陡然间变得异常扭曲,如同鬼魅一样向着礼堂外面窜了出去。

    妹妹没在身边,他也没有时间等妹妹出现,但因为他心里正无比的着急,因此他的速度,甚至快要达到了妹妹帮助自己的时候,一瞬间就出了礼堂。

    他在娃娃的面前闪过,身形窜到了旁边的建筑墙壁上,连续奔踏,如同蜘蛛一样快速的穿过了几栋学舍,直接来到了学院门口处,遥遥看向了学院大门的位置……

    他看到,白教授正坐在了花池的边沿,轻轻的捶打着自己的脑袋。

    与此同时,学院大门外,正有一辆车,缓慢的起步,拐进了一条胡同之中。

    “啪啪啪”

    陆辛从极高的建筑之上跳了下来,双脚沾地的同时,两只手帮忙,迅速向前冲出,在学院门口的持枪守卫还没反应过来之前,便已冲了出去,跳到了那条胡弄旁边的墙壁上。

    但是,里面空空荡荡,只是一条死路,什么也没有。

    刚刚明明有辆车驶了进来,如今却已经空空如也,半个影子也不见。

    ……

    ……

    陆辛呆呆的在这个胡同处看了半晌,才慢慢的站了下来。

    在持枪守卫惊愕的眼神里,他有些沮丧,又有些迷茫的走回学院,来到了白教授的身边。

    白教授在这时看起来似乎很痛苦,轻轻捶打着额头,手掌也在不停的颤抖。

    他眼睛里的血丝,似乎更多,但刚才讲课时的严肃与凌厉,却已经消失不见,站在了他身边,陆辛甚至可以感受到,他的精神力量处于一种混乱状态,正在慢慢的,一点点平息。

    “你……”

    察觉到了陆辛来到身边,他微微抬头,声音嘶哑:“你察觉到了?”

    陆辛有些恍惚,好一会才轻轻点了一下头,道:“刚才讲课的,确实……是他?”

    “是的。”

    白教授用力的晃了一下脑袋,平时梳得板板正正的发丝,都显得有些凌乱。

    声音里,也似乎隐隐有着无法消除的惊惧:

    “月蚀研究院叛逃的研究员,也是红月亮孤儿院的老院长王景云,我也没有想到,他忽然来到了青港,直接来到了我的办公室,说现在还不是讲哲学的时候,要替我讲这一课……”

    “而我,我虽然做了很多应对紧急情况的准备,但还是没有办法表达拒绝的态度……”

    “……”

    哪怕自己已经猜到,但听到了白教授的承认,陆辛心里,还是狠狠一沉。

    是啊……

    如果不是老院长,身上又怎么会有那么强烈的劣质烟草味道?

    如果不是老院长,又怎么可能说得出那些话,给予自己这么深层次的指导?

    如果不是老院长,又怎么会用那样的眼神看着自己?

    但是,他为什么会忽然出现在青港?

    只是为了,给自己上这么一堂课?

    ……

    ……

    同一时间,一辆普通的吉普车,正在青港之外的荒野之上,顺着小路,安静的前行。

    开车的是一个身上纹满了刺青的女人,穿着露脐装,但腰部却有一圈狰狞的伤疤,在她的身后,后座上则是坐着一个身穿中山装的老人,他轻轻揉着额心,慢慢拿出了一支香烟。

    “别抽了。”

    女人忽然用力的一拍方向盘,愤怒道:“味道很冲,你不知道吗?”

    老人怔了怔,然后笑着将香烟收了起来,小心的放回盒里。

    但他这种忍让,却一点也无法让女人感觉到开心,反而有种更为愤怒的感觉,狠狠看向了后视镜,咬牙道:“你跑这么远过来,你在明知道这么多人、甚至那么多怪物都在找你的情况下,不惜冒着被人发现身份的风险,就只是亲自跑过来,给他上这么一堂课?”

    老人脸上露出了安静的笑容。

    过了一会,才轻声道:“值得。”

    “你……”

    女人情绪几乎失控,狠狠道:“你就这么怕他无法通过下一场试炼?”

    老人沉默的看向了车窗外,青港的上空,道:“他和你们不一样,真的。”

    “可以背负着那样的东西活到现在,太不容易了。”

    “所以我在试炼开始之前,给他开个小灶,指明方向,也是他应得的奖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