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七百一十章 和妈妈一起出门
    “那只眼睛究竟是什么?”

    关于那双眼睛的事情,陆辛没法给青港一些有用的线索。

    只能很负责任的陪在了这群研究员与娃娃的身边,待在了这栋还没有完全建成的高楼上,静静的看着他们对这座城里出现的奇异精神辐射进行检测。

    同时提防着,那双眼睛会不会再一次突兀的出现在青港上空。

    但是守在了楼顶足有七八个小时,眼见得已经入夜,各方面的检测都已经做过,那双眼睛却也一直没有再出现,即便是最新检测的结果,也都与青港之前检测出来的结果相似。

    无奈之下,陆辛顺理成章的吃了一份工作餐,连夜回到了二号卫星城的家中。

    培训还将继续,但陆辛却需要先回来一趟。

    这一天里,经历了太多事情。

    他需要回家找家人,尤其是妈妈,好好的商量一下。

    不过陆辛很负责任,见到了妈妈之后,先询问的,就是那双眼睛的事情。

    他早就看了出来,对于一些神秘的事件,妈妈了解的比自己多。。

    “我也不知道。”

    出乎陆辛的意料,妈妈微微摇着头,给出了答案。

    “这……”

    陆辛多少有些对这个答案感觉到意外,而且不知道该不该相信妈妈的话。

    “我是真的不知道。”

    妈妈笑道:“你知道的,我从来不骗人。”

    “精神能力有很多天然就有着伪装特性,再加上以前的老朋友或是降临,或是从另外一个空间偷窥着这个世界,因为不同的际遇,现在的形态也并不一定和以前一致。”

    “所以我确实无法远远的看一眼,就准确的猜出它们的身份。”

    “除非,可以近距离的感知它们一下……”

    “……”

    陆辛微微一怔,忙道:“你可以感知?”

    “当然可以。”

    妈妈笑道,抬头看了一眼天上,之前那双眼睛出现的方向。

    道:“只要我想办法靠近它,感知它,就可以知道它的身份,躲也躲不掉。”

    “那……”

    陆辛抱着希望,看向了妈妈。

    “但是我不太敢去。”

    妈妈笑着摇了下头,然后在陆辛诧异的目光里,她轻轻叹了口气,道:“就如同当初在火种城,我可以给别人设下圈套,坑它一次一样,别人又为何不能设下圈套吸引我过去?”

    说着,轻轻一叹,道:“现在,我们的仇家与对手,可都不少呀……”

    “嗯?”

    望着妈妈低声叹惜的样子,陆辛甚至一时分不清她是在说真话还是假话。

    她是真的担心冒然过去,会中了别人的圈套?

    也就是说,妈妈是真的担心,会有一些可怕的力量,已经盯上了自己这一家人?

    说着,他也下意识的转身,向着天上看去。

    眼睛里的黑色粒子微微浮动了一下,真想上去看看啊……

    只可惜,够不着。

    哪怕是乘坐直升机也够不着。

    因为白教授解释过了,那双眼睛,是位于青港的“上方”。

    这个上方,某种程度上,可以理解为精神层面的上方,不一定可以用物理方式达到。

    另外,即便物理方式可以,直升机也到不了。

    如果发射一枚火箭,陆辛抱着火箭上天的话,那还是有点希望的……

    可是,这不保险啊。

    乘着火箭上去容易,那可怎么下来?

    ……

    ……

    “但是不用担心。”

    似乎看出了陆辛心里的疑虑,妈妈笑道:“之前那个东西睁开眼睛时,我也察觉到了。”

    “顺势看了它一眼。”

    “虽然没能看清楚它是什么,但却可以感觉到它的恐惧与忌惮。”

    “也就是说,现在的它不一定是在攒着什么阴谋,也许只是单纯的贪婪又不敢下来而已。”

    “既然它不愿意下来,那我们又何必理它?”

    “只需要趁着这段时间,做好我们的准备就可以了。”

    “毕竟,你刚刚在大学校园里,学到了一些了不起的东西,不是吗?”

    “……”

    “唰!”

    陆辛忽然转头看向了妈妈。

    从妈妈建议自己与青港合作,通过检测了解自己,并试着听取一下他们的建议。然后青港安排了这一场培训课程,再到老院长趁着这个机会来到自己面前,向青港的研究人员与能力者们讲述了他的一些研究成果,对未来局势的预测,以及对自己所面临状况的分析……

    这一切,顺理成章,一环扣一环。

    而妈妈,则是推动了第一步的人,所以……

    过了一会,陆辛才轻声开口:“你知道老院长会来?”

    妈妈迎着陆辛有些认真的眼神,微微摇了摇头,轻声道:“我知道他有可能在这时候给出一些资料,毕竟这一场试炼是他安排的,那么考试前,做一次功课辅导理所当然……”

    “但我没想到,他会亲自来。”

    “其实从任何角度看,他都没有必要亲自来这一趟的,所以我也没有猜到。”

    “……”

    说到了这里,她轻轻摇了下头,叹道:“我如果早知道他会来,那我就会跟着你。”

    “趁这一次机会,直接解决了他。”

    “……”

    陆辛从妈妈的话里,听出了她的认真,以及隐隐的冷酷。

    这让他相信了妈妈的话。

    他了解妈妈,要说她有没有说过谎……

    ……那简直太多了。

    但是,她从来不会在表情严肃、认真的时候说谎。

    她说谎的时候,都是笑的像是狐狸,生怕别人看不出来她在说谎的样子。

    “我也是这么想的。”

    陆辛目光从妈妈的脸上移开,低声说道。

    他指的这么想有两方面:

    一方面是,如果早点知道那就是老院长,他不会放老院长离开。

    另一方面是,他也不明白,老院长为什么一定要出现在自己面前,亲自讲这些。

    明明方法有很多。

    他为什么一定要亲自来到自己面前,讲这一课呢?

    想着这个问题,陆辛心里满是难过。

    ……

    ……

    “所以,他讲的东西,其实是不能信的对吗?”

    陆辛思索了很久,才抬头看向了妈妈,不抱任何目的的轻声询问。

    这似乎是顺理成章的。

    老院长是坏人吗?

    是的。

    他做过的事,太多了。

    不仅是自己,或者说,自己反而是最微不足道的一个。

    这一直以来自己看到的事情,无论是躺在了解剖台上的妹妹,还是被交给了黑台桌的小十九,或是被他抛弃的二号,又或者是在他所谓的计划下,那些丢了性命的人……

    老院长,是陆辛唯一永远不能和解的人。

    “不,要相信。”

    但迎着陆辛的疑问,妈妈却轻轻点了下头。

    “我知道你恨他,内心里也厌恶他对你做出的一切安排。”

    妈妈轻声道:“但那与你该成为什么样的人,是两回事,你不能因为他的话,就改变自己,因为那在某种程度上,同样是陷入了对方的支配之中,所以你要做的,就是走下去。”

    “平静而坚定的走下去,直到哪一天,走到他的面前。”

    “告诉他你的不开心,你的不满,你的痛恨……”

    “然后,杀了他。”

    “……”

    听着妈妈的话,陆辛沉默了很长时间。

    然后他才点了下头,脸上没有表情,但眼神里能够看出明显的迷茫。

    “那么,他说的精神内核,是什么?”

    过了好一会,陆辛才又勉强让自己打起了精神,轻声向妈妈询问道。

    之前,父亲已经给自己解释过精神内核的概念。

    但是他虽然大体明白了,却还是感觉有些迷茫,理解的不是那么的真切。

    “这个问题……”

    妈妈过了一会,才轻声道:“与其用言语解释,倒不如我带你去看看。”

    陆辛有些惊讶的看了妈妈一眼,然后轻轻点了下头。

    妈妈向着陆辛,露出了一个优雅的微笑,然后回身去了自己的房间。

    在陆辛看来,妈妈只是打开了卧室的门,走了进去。

    然后卧室的门关上,下一秒,门就已经打开。

    妈妈已经换了一身衣服,从之前略微有些居家风格的长裙,换成了时尚而且精良的百合边小礼服。脸上还戴了橙色的墨镜,脚下穿了高跟鞋,似乎还化了淡妆,一脚要出门的样子。

    将手提包拎在了手里,她轻盈的来到了陆辛身边,微提自己的左臂。

    陆辛怔了一下,才明白她的意思,伸手挎住了她的臂弯。

    “哒哒哒……”

    这时,天花板里的妹妹见他们要出门,立刻从夹层里钻了出来,贴着天花板跑过来。

    厨房里,坐在小马扎上看着高压锅的父亲,也好奇的伸出了头。

    看着他们跃跃欲试的表情,妈妈皱了皱眉,道:“这是出去办正事,你们就别跟着了。”

    妹妹与父亲听了,顿时有些沮丧。

    妹妹爬回了天花板夹层里,父亲愤愤的关上了厨房的推拉门。

    ……

    ……

    “走吧……”

    妈妈对他们两个理都不理,转头温柔的向他笑了笑,挽着手臂,走出了房门。

    正值深夜,老楼里各种鬼鬼祟祟的东西上窜下跳,窸窸窣窣,一刻也不得安宁。

    但妈妈在走出了房门之后,微微皱眉。

    瞬间,所有的鬼祟全部消失的干干净净,努力的缩回了角落里,瑟瑟发抖。

    ……

    ……

    “这些家伙……”

    妈妈嘴角似乎露出了一抹不屑的笑容,轻声道:“也该死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