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七百一十八章 高墙外的执行人
    放下了电话,陆辛深深呼了口气。然后洗了个澡,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又把从培训课上带了回来,还没收拾到柜子里的行李,以及白教授给的那份资料带上。跟家人交换了一个眼神,便从老楼里走了出来,从容的吃了个早餐,便坐上了那辆停在楼后面的卡车。

    这是当时从黑沼城开回来的,要送给红月亮小学使用,一直没功夫送去。

    今天这个机会倒是正好。

    开着卡车走在路上,总有种高人一等的感觉。

    旁边的车都比自己矮了一头,一种优越感油然而生。

    陆辛真是有点不明白,明明卡车开着这么威风,怎么那么多人喜欢小轿车?

    就像大家现在明知到了荒野,还是得开爬坡能力强的车才能跑得动,但进了高墙城里面,还是那种小轿车卖的更贵,最过分的是,居然还有人喜欢开那种趴在地上跑的跑车……

    ……呸,还好意思叫跑车,跑到荒野上你都跑不动。

    ……

    带着这种优越的心情,陆辛晃晃悠悠的一路把卡车开到了红月亮小学前。

    当高大的车头快要顶在了红月亮小学的铁大门时,里面的保安大爷都惊了。。

    急忙出来,见是陆辛,就打开了大门。

    向着车里喊道:“这是怎么的?”

    “你最近过来,怎么还来一次就换一辆车呢?”

    “……”

    老保安似乎误会了什么,但陆辛听着这话,脸上却不由自主的露出了笑容。

    没有解释。

    只是针对这辆大卡车,笑着向老保安道:“这是我之前从别的地方开回来的,想着送到小学这边,毕竟平时你们出去采购个菜,买点课本桌椅体育用品啥的,都能用得上。”

    老保安微微有些惊奇,绕着这巨大的车身转了一圈。

    目光落在了车身两边,专门用来安置重型武器的卡槽,表情更惊了。

    “还能放这玩意儿,你是担心有人抢我们的菜吗?”

    “……”

    “懂得还不少……”

    陆辛瞅了老保安一眼,把车开进了小学里面,停在了院子西边的墙角。

    然后他打开车门,走了下来,由得老保安打量那辆车,自己却走进了保安亭。

    在老保安平时坐的一把破烂电脑椅上坐了下来,慢悠悠转了半圈,惬意的叹了一口气,自从搬到了这个别墅,老保安的待遇也跟着涨高了,虽然是个保安亭,但却有桌子有椅子。

    桌子上放了一个老旧的收音机,后面还放了一张小床。

    往左手边一看,微微有些诧异,只见四盆花靠墙放着,生长的特别好看。

    ……难怪这几次过来没看到,原来他给养在保安亭里面了。

    “你这是……”

    老保安出现在了玻璃窗外面,好奇的看着坐在了里面的陆辛。

    尤其是有点担心的瞥了一眼墙边那几盆花。

    虽然这几盆花,是上次陆辛说了让自己种之后才种的,但还是有点心疼。

    “小学的安保力量还是薄弱了点。”

    陆辛向他轻轻点了点头,道:“所以我这几天会在这里看着。”

    “这……”

    老保安有点意外,也微微紧张,勉强笑道:“你这是过来抢我的工作?”

    “想什么呢?”

    陆辛看了他一眼,笑道:“我是过来当老师的。”

    “保安这份工作虽然我以前做过,但现在好歹有了大学文凭了,怎么可能再当回去?”

    “……”

    老保安都顿时懵了一会。

    自己只是开个玩笑,怎么他看起来却很认真的样子?

    再说了,他从哪里搞的大学文凭?

    过了一会,他才有点忧心忡忡的看了一眼正在上课的小楼方向,推开门走了进来,椅子已经被陆辛占了,只好坐在了后面的小钢丝床上,压低了声音道:“你有没有查到什么?”

    “我只知道跟谁有关。”

    陆辛摇了下头,也收起了笑容,道:“其他的事情,基本上知道的跟你一样多。”

    “那么她……”

    老保安微微担忧,欲言又止。

    “她不会有事。”

    陆辛笑着回答,很轻松,但回答的没有任何让人置疑的余地。

    老保安沉默了下来,没有再多问。

    不论是老保安,还是小鹿老师,都表现的虽然有些惊讶,但还是沉默的接受了陆辛来到了小学申请当老师的事实,不过一直没有给陆辛安排上课,只是开饭时多了份饭而已。

    倒是老保安,不知道是不是看陆辛太无聊了,总是盯着自己的几盆花。

    找了个时间,抱了一摞作业过来让陆辛批改,同时用怀疑的眼神在旁边看着。

    陆辛用红笔改了几份之后,掩上了作业本陷入沉思。

    原来当老师最难的不是看他这道题错没错,是思索他是怎么把三乘三算成八的……

    ……毫无逻辑可言嘛这是!

    ……

    当然自己过来,改作业是次要的,重点是观察小鹿老师身上的变化。

    妈妈之前说的没错,受到了污染,就一定会影响某些行为与情绪,发生变化。

    那么相应的,通过行为与情绪变化,也可以分析她受到的污染。

    但观察的结果,却并不算清晰,陆辛发现,小鹿老师平时似乎很正常,只是憔悴了些。

    另外,她明明状态已经很糟了,但却像是不知疲倦一般,帮孤儿院里的小朋友安排着课程表、填写青港身份登记册,帮每一个小朋友,登记资料,准备初中报名的申报等等……

    她似乎感觉时间很不够用?

    陆辛甚至看到了,她正在面试新的老师,而且要求学历一定要在高中以上……

    隐隐猜到了她在做什么。

    同时冷笑:高中文凭,呵呵……

    但陆辛没有阻止她,也没有再问她什么。

    他已经发现,每当自己与她接近的时候,她眼睛里的倒计时数字,都会飞快跳动。

    这是因为自己一接触她,便会让她的污染加剧?

    陆辛心里无奈的想着。

    她眼睛里的倒计时数字,已经只仅了十七个小时零三十六分了。

    陆辛不知道倒计时数字归零时会发生什么,但已经做好了应对的准备。

    青港的事情,已经安排好了。

    虽然陆辛也可以明显的感觉到,随着天上那双眼睛在这个周内又一次的降临,青港的气氛正在一点一点变得紧张。

    那双天上的眼睛,已经被很多人看到了。

    虽然青港竭力的解释过,但还是无法压制一些人的怀疑。

    各种各样的流言,早就已经在大街小巷之中传了开来。

    更有一些人,已经控制不住的要逃离青港了……

    一双在天上看着青港的眼睛,足以引发让社会秩序失控的问题。

    但有娃娃和其他人在,陆辛相信他们会处理好。

    唯一让自己体会到的变化是,开着卡车去买菜时,发现菜价上涨了很多。

    回头倒要向上面提提意见。

    ……

    ……

    紧张也好,放松也罢,倒计时归零的时间,终于还是一点点接近了。

    陆辛坐在夕阳下的保安亭里,歪歪的躺在电脑椅上,双腿搭在桌子上,静静的出神。

    与在外面无家可归,焦躁不安转圈子的老保安相比,他似乎极为镇定。

    从他的角度看过去,恰好可以看到小鹿老师的办公室。

    正坐在了靠近窗边的办公桌前,认认真真的写着什么,但是每写一会,便又拿了起来,揉成一团,扔进了垃圾篓里,偶尔会抬头向保安亭处的陆辛看一眼,然后便又很快低下了头。

    到了后来,她甚至连窗帘都拉上了。

    “呵……”

    见她拉上了窗帘,陆辛也很不服气的滑动电脑椅,换了另一个方向,看向学校外面。

    不看就不看,自己稀罕么?

    ……

    ……

    同样也是这一天,太阳即将落山之时,蜿蜒穿过了荒野的大路上,一位穿着西装,头发梳得极为整齐,手里提着一个银色手提箱的男人,慢慢的从地平线的方向走了过来。

    他缓步来到了青港二号卫星城的高墙之前,停下了脚步。

    他臂弯上搭着西装外套,抬头看向了高墙,眼睛里满满都是血丝……

    ……那是一种疲惫,而又无奈的眼神。

    他静静的站在了青港的高墙前,却始终没有进去。

    似乎在犹豫。

    在他犹豫的期间,夜晚已经降临,暗红色的月亮升起,在遥远的空中冷冷看着世界。

    昏暗的月光下,又有一个人从荒野的道路上走了过来,他同样也穿着黑色的西装,提着银色的手提箱,脚上踩着锃亮的皮鞋,身形挺得笔直,脸上带着淡然而又自信的表情。

    他走到了八号的身边,与他并肩,抬头向高墙看着。

    八号回头看了看他,想说什么,却又闭住了嘴,只是将目光投向了远方。

    红月之下,正有一个又一个穿着黑色西装,提着银色手提箱的人走了过来。

    每条道路上都有,每条道路上都不只一个。

    看起来些密密麻麻,不知有几百还是几千个,从荒野间的道路上走了过来。

    他们都自信而从容,汇聚到了二号卫星城的高墙之前,然后慢慢的抬头,看向了高墙。

    八号的嘴唇,轻轻颤了一下。

    他忽然转头,狠狠看向了身边的一个模样和自己不一样的人,低声道:

    “你们是过来帮我,还是催促我?”

    “……”

    “只是法庭怕你没有足够的能力行刑而已……”

    周围无数张脸转头向八号看了过来,无论远近,整齐划一的开口:“你知道的……”

    “认了罪的人,必须被执行审判……”

    “无论被审判的人是谁,也无论我们会遇到什么样的阻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