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七百一十九章 穿过了时光的笑声
    自己最后一次近距离看见小鹿老师,是在两个小时前.

    那时她眼睛里的倒计时是三个小时零七分钟四十二秒,现在也就剩了一个小时多点。

    所以在保安亭里静静的坐了两个小时左右,陆辛便从保安亭里走了出来,默默的在学校大铁门外面,抽完了一支烟,然后将烟蒂扔在地上踩熄,轻轻活动了一下身体,转身进来。

    他径直走向了教学楼。

    倒计时即将迎来归零,小鹿老师的执行人,便也即将出现。

    自己当然要在这时,守在小鹿老师身边。

    哪怕对如今的自己来说,感觉守在了保安亭,和守在小鹿老师身边是差别不大的。

    教学楼里很安静,小孩子们都被小鹿老师安排到了一楼靠近西侧礼堂的一个宿舍之中,并且让他们无论听到什么都不可以出来。

    她自己则留在了三楼靠东的办公室里。

    似乎是在潜意识里,让这些小孩子与自己保持最远的距离,如果发生了什么,也不会影响到他们。

    如果不是因为如今的青港,本身也在那双眼睛的注视下,处于极大的压力中,混乱随时有可能出现,待在了小学外面反而更不安全,小鹿老师没准已经安排他们离开学校。。

    陆辛静静的上楼,来到了三楼办公室门前,轻轻敲门。

    里面没有人应答,陆辛便自动打开了门,是从老保安里那里拿的钥匙。

    办公室很昏暗。

    这个小学本来就是由别墅改过来的,小鹿老师的办公室则是以前有钱人的书房。

    空间很大,左左右右,安装了很多不同形式的灯源。

    但如今小鹿老师,却只开了书桌上面的台灯。

    以致于办公室里的大部分空间,都淹没在了昏沉的黑暗里,只有身前一点明亮的地方。

    她坐在了轮椅上,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垂着头,双腿上披着一张毛毯。

    房间里显得有些冷。

    听到了陆辛进来,她也没有抬头,仍然只是静静的在书桌旁边坐着。

    陆辛在门口站了一会,缓步走了进来,拉了一张椅子,坐在了办公室的中央。

    离小鹿老师既不会太近,也不会太远。

    然后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在保持了这种距离的情况下坐着。

    陆辛无法走近了去看小鹿老师眼睛里的倒计时,但他之前已经算过,如今倒计时归零的时间,应该还剩了一个小时,也就是说,执法者到来的时间,应该就在一个小时之后。

    但自己每次靠近了小鹿老师,她眼睛里的倒计时便会加快。

    这么计算,执法者到来的时间,也有可能提前。

    但没关系了,既然总归是要到来,自己并不介意提前一段时间和他们相见。

    ……

    ……

    “陆辛……”

    静静的不知坐了多久,安静到让人感觉办公室里的气氛有些压抑。

    小鹿老师似乎也有些承受不住这样的压力,在沉默了很久之后,轻轻抬头叫道。

    “我在。”

    坐在了椅子上的陆辛笑着开口,轻声答应。

    “你真的……”

    小鹿老师犹豫了一下,道:“你真的要在这里守着我吗?”

    “你就不担心,会有危险?”

    “……”

    陆辛静静的向小鹿老师露出了一个微笑,道:“我不怕危险。”

    小鹿老师抬头看了他一眼,似乎从他平静微笑的脸上,看到了一种熟悉的影子。

    这使得她身体颤动了一下,微微抱紧了身体。

    好一会才抬起了头来,似乎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颤声道:

    “我知道,你是为了保护我……”

    “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其实这是我应得的呢?”

    “……”

    “应得的……”

    陆辛从小鹿老师的口吻之中,感受到了强烈的愧疚之意。

    这让他感觉有些奇怪。

    过了一会,才轻声道:“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

    “因为……”

    小鹿老师双唇轻颤,神情竟显得有些绝望:“有的事情,可能并不像你想的那样,有的人,也没有你想的那么好,你是一个真正善良的人,因为你总是把别人想的那么善良,但是,可能有人,根本配不上这份善良,就算装的再好,也总是有死去的冤魂,在角落里盯着她……”

    她的语调太奇怪。

    也不知为什么,陆辛居然听得有种汗毛微微直竖的感觉。

    他猛得抬头,看向了小鹿老师的眼睛。

    这么近的距离下,陆辛看到她眼睛里的倒计时,正在以一种疯狂的速度减少。

    他等着听小鹿老师继续把话说下去,却发现她沉默了下来。

    她的脸上满是纠结的表情,像是陷入了痛苦的选择,话堵在喉咙,却说不出来。

    这对于等待回答的人来说,是一种异常难以忍受的煎熬。

    但陆辛并没有着急。

    经过了关于精神污染及异变高级陪训,他已经学到了很多之前所不曾掌握的细节知识。

    对于这些受到了精神污染的人来说,应该习惯并且尊重她们的沉默。

    面对受到了精神污染的人,不了解的人,总会想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这么痛苦,又这么纠结,不明白心里有事的时候,为什么不肯说出来,不明白为什么一定不允许别人坐他的床,也不明白明明只是忍耐一下的事情,为什么就偏偏忍不住,一定要让事情变得糟糕。

    就好像小鹿老师明明可以一句话解开自己的疑惑。

    但陆辛明白,对于受到精神污染,情绪出现在了异常的人来说,这是常态。

    不是为什么,而是做不到。

    人做出每一种行为,都有背后的逻辑与动力在支撑。

    他们看起来只是这简单的行为无法做到,但实际上是行为背后的逻辑与动力出问题了。

    机械零件的缺损与燃料的不足,都会导致运转不灵。

    可怜的是,很多人能够理解机械,却理解不了同类。

    ……

    ……

    白教授在培训的时候已经提到过,青港如今在大力培养精神心理方面的医生,急需此类人才,但是在考核中,专业技能方面,甚至不是排在首位的,排在首位的,是耐心……

    已经拿到了大学毕业证的陆辛,都想过是不是要考个证。

    更不用说,自己现在面对的是小鹿老师了。

    而在陆辛安静而且温柔的等待中,小鹿老师也是过了很长一会,才像是泄了气般缓缓摇了摇头,她终是没有说出刚才涌到了喉间的话,但是她的情绪,却也渐渐的平静了下来。

    “你等我一会吧。”

    半晌之后,她慢慢的推动轮椅,向着一边的墙角走去。

    陆辛也沉默的起身,静静的跟着她。

    小鹿老师停了下来,脸上带着勉强的笑意:“你要一直跟着我吗?”

    “是的。”

    陆辛看着她眼睛里快要归零的倒计时,轻轻点头。

    “但是……”

    小鹿老师都微微有些尴尬了,看着面前的那扇室内门,小声道:“我要去洗手间……”

    “嗯?”

    陆辛微微诧异,然后又反应了过来,轻轻点了下头:“哦。”

    说着,他转身,坐回了椅子上,仍然静静的等着。

    小鹿老师红着脸转过了身,推着轮椅,走进了那扇室内门后,打开了灯。

    有雪亮的灯光,暂时冲缓了这办公室里昏暗压抑的气氛。

    但又随着门的关闭,截断了所有的光芒。

    陆辛静静坐在了半黑半亮的客厅,被远处书桌上的灯照亮了一半的身体。

    在沉默中,静静的听着周围的动静。

    洗手间里,传来了些微的轮椅晃动声,过了很长一会,响起了水龙头放水的声音。

    然后这个声音一直不停。

    陆辛静静的等了一会,然后起身,径直来到了洗手间门口。

    他去推门,却发现门已经被锁死,于是微一停顿,后退了一步,抬脚踹了出去。

    “嘭”的一声,门被踹开,他就看到了洗手间里的恐怖景象。

    舆洗镜的对面,坐在了轮椅上的小鹿老师,已经用裁纸刀割开了自己的手腕。

    听到了陆辛强行打开门的动作,她猛得转过身来。

    陆辛看到,她的脸上,居然已经布满了一丝一丝的黑色纹络。

    努力的露出笑容,像是一朵诡异黑色的花朵。

    嘴唇则被一种黑色的丝线缝了起来,手腕处的伤口,像是拥有自己的生命力,在用力的向两边张开,如同一个人咧开了嘴在笑,一边用力的笑,一边有鲜血不停的喷溅了出来。

    鲜血溅到的地方,空气都显得异常迷离。

    嘻嘻嘻……

    陆辛的耳中,忽然听到了小孩子嘻闹的声音。

    这声音像是来自记忆深处一样的熟悉。

    是小时候的孤儿院,大家在阳光底下玩游戏时发出的笑声。这种笑声穿过了层层的时光,在这种鲜血折射的迷离空气里响了起来,陆辛甚至还可以看到,有依稀的一个个小时候的身影,在这种迷离的空气里若隐若现的跳动。

    他的心脏忍不住的加速跳动了起来。

    心脏像是被一只只的小手不停捏着一样的难过。

    他只能竭尽全力不去听这样的声音,也不去追逐这些幻象,只是低头看向了小鹿老师。

    小鹿老师整个的身体,都已经被这种黑色的丝线贯穿,千疮百孔。

    这些怪异的丝线,像是植物嫩芽一样从她鲜血里生长了出来,充斥了整个卫生间。

    穿透她的皮肤钻了出来,又钻回了她的身体。

    将她的眼睛、鼻子、耳朵,全都一层层的缝起,像是一个破破烂烂的布娃娃。

    蠕动着,绷紧着。

    仿佛要将她像个罪人一样吊在半空之中。

    在她的身边,陆辛看到了一张张熟悉的脸,那是以前孤儿院的小孩子们的笑脸。

    ……

    ……

    “唉……”

    陆辛沉默不语的站在了门口,好一会,才慢慢向前。

    他无视这些黑色的丝线,只是表情显得有些哀伤。

    在无数黑色丝线的缠绕中,他轻轻俯下身来,拿过了小鹿老师手里的裁纸刀,扔在一边。

    然后揽住她的腰,将她抱了起来。

    小鹿老师的满面的泪痕,神智都像是已经有些不清楚,忽然用力的在陆辛的怀里挣扎了起来,荷荷的叫着,用力捶打陆辛的肩膀和胳膊,无数的黑色丝线,则像是疯了一样,涌动着缠绕在了陆辛的身上,攀爬在了整个办公室里,使得办公室里充斥了新鲜的血腥味。

    小鹿老师的眼睛与鼻子、嘴巴,都已经被黑色丝线缝了起来。

    但是整个办公室里,却充斥着疯狂的笑声,与痛苦的哭喊,时隐时现,混乱纷杂。

    周围那些做游戏的小孩,那些快乐的笑声,交织成了诡异的氛围,挤满了这间宽敞的办公室,陆辛在这一刻,甚至觉得自己好像进入了一种怪异而扭曲的回忆,心情压抑至极。

    但他仍是无视周围的一切诡异与疯狂,只是将小鹿老师放在了沙发上。

    从办公室里,找到了平时给小孩子们处理擦伤的药箱,给她清洗伤口,缠上纱布。

    直到做完了这一切,他才轻轻直起腰身。

    ……

    ……

    扫过了周围一幕幕无法用言语解释的疯狂,他深吸了一口气,忽然用力大喝:

    “八号,滚出来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