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七百二十章 孤儿院的控诉人
    在陆辛这一声压抑而愤怒的吼声响起时,他身上的扭曲力场,也随着吼声猛得激发。

    周围的空气,瞬间一层层的扭曲了起来。

    像是一种震荡的波纹,瞬间涌到了周围的墙壁上,然后又反弹了回来。

    在这过程中,扭曲力场充斥了整个办公室,也淹没了所有的黑色丝线,只一瞬间,所有黑色丝线节节寸断,掉落在地上,痛苦的挣扎,又一点点消失。而那些杂乱无章,又重叠交织的笑声,与诡异的身影,也被瞬间洗涮,发出了尖利的叫声,然后被他的精神力量洗去。

    就连小鹿老师,也忽然停止了挣扎,再向她看去,就会发现,刚才的所有,好像只是幻觉,她身上没有什么黑色丝线,只是静静的躺在了沙发上,只有手腕处的包扎异常显眼。

    办公室在颤着,像是处于地震之中。

    大门处的保安亭里,老保安猛得抬起头来,将早就准备好的霰弹枪拿在了手里。

    但是看着教学楼那唯一一间亮着昏暗灯光的办公室,他在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上去。

    ……

    ……

    “九号……”

    在陆辛吼过了之后半晌,办公室停止了震颤之后,有一个声音,轻轻的响了起来。。

    陆辛冷漠的转头,看向了后面舆洗间的门。

    舆洗间的门已经破破烂烂,半开半合,可以通过破碎的孔隙,看到那面镜子。

    陆辛看到,那面镜子里,正有一个人慢慢从里面走了出来。

    他穿着黑色的西装,手里提着一个银色的手提箱。

    像是钻过一扇窗户一般,略微有些狼狈的钻出了镜子,然后从舆洗间里走了出来。

    白色的衬衫,似乎沾了些血迹,头发也没有像之前一样梳的整整齐齐。

    来到了客厅,他眼神痛苦的看向了陆辛,许荆,或说八号。

    看到了他的一瞬间,陆辛便忍不住脚步一动。

    恨不得立刻将他一把扯到自己的身前,好好的质问他。

    “刚刚不是我……”

    但在陆辛的手掌,抓到自己的脖子之前,八号便深深的叹了口气,低声开口:

    “不是我让她做了这些。”

    “我也是察觉了她有轻生的想法,才从城外赶了过来的。”

    “……”

    陆辛的手掌,在他的面前停了下来。

    其实他也能感觉得出来,小鹿老师割开手腕前,并没有清晰的精神力量波动。

    即便刚才舆洗室里出现的疯狂与怪异,也是在她自杀之后才因为强烈精神变化出现的。

    “所以,这是怎么回事?”

    陆辛的手掌缓缓放了下来,微一沉默,将脚下的椅子踢到了八号面前。

    这是请他坐下,毕竟需要待客之道。

    “她的压力太大了……”

    八号没有坐下,只是低声开口:“这段时间,我一直努力的拖着,想要找一个解救她的办法,但我没想到,虽然拖了这么一段时间,但契约本身却对她造成了越来越大的影响。”

    “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又承受了别的方面的压力,居然……”

    “居然选择了行刑之前,试图自杀……”

    “……”

    陆辛沉默着。

    但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是因为自己在这里守着小鹿老师,反而让她心里的压力增大了?

    这或许是一部分原因,更重要的,则是她已经濒临崩溃,自己看着她,只是沉默而固执,精神力量出现了些许的混乱,但是哪怕面对面,也不知道她已经被内心折磨到了极点。

    她甚至承受不住,准备提前结束自己的生命。

    也正是因为这种濒临崩溃的精神,使得她自杀时,产生了精神力量的涣散与辐射。

    所以自己感知到了她离奇而扭曲的内心世界。

    那无尽的幻听与幻象,哪怕自己只是感受到了片刻,都感觉到了异常的压抑与痛苦……

    而她,每天都在被这样的感觉折磨着?

    ……

    ……

    沉默了片刻之后,陆辛猛得抬头看向了八号,低声道:“所以,究竟是怎么回事?”

    还是像刚才一样的问题,但问的内容已经不同。

    而且陆辛的口吻也已经变得更为沉重,眼底有黑色粒子隐隐浮动。

    八号感觉到了陆辛的愤怒,站在陆辛面前,也可以清晰的感觉到他给予的压力。

    但是他却沉默了下来。

    “回答我……”

    陆辛忽然再次开口,整个房间都跟着震颤了一下。

    周围的书桌,台灯灯光,墙壁,都变得模糊了起来,像是被扭曲拉长,只有他的身影,在这一片模糊之中愈发的清晰的,但他给人的压力也越来越重,几乎要把人逼到疯狂。

    他的意志,在这种扭曲之中被增强。

    只是简单的三个字,却已经足够传达更多的意念。

    回答我:为什么要跟小鹿老师签订这样的契约?

    回答我:她有什么罪?

    回答我:究竟是谁控诉了她?

    回答我:如果无法解决这个问题,你想怎么死?

    ……

    ……

    “因为……”

    在陆辛给予的压力之中,八号都忍不住后退了两步。

    无形的压力一寸寸的碾压在了他的身上,使得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抗着一座山。

    精神更是濒临崩溃,一种来自于本能层面的恐惧与敬惧,折磨着他的身心。

    他几乎忍受不住这种折磨,快要瘫倒在地。

    而在这无形的压力中,他忽然拼命大喊了出来:“因为你!”

    “唰!”

    无形扭曲中间的陆辛,目光瞬间变得冰冷,看在了他的脸上。

    而八号则是隐隐变得有些疯狂,眼睛里的血色都浮现了出来:“没有人想审判小鹿。”

    “我也不会。”

    “我想审判的是你,一直都是你。”

    “我想要你,为孤儿院那些死去的人,付出应有的代价……”

    “……”

    与此时陆辛身上无意识释放的威压相比,八号在发怒的时候,无论是力量层面,还是压迫层面,都隐隐低了一筹。

    但是他的怒火,却不输于此时的陆辛。

    这种怒火,也影响到了陆辛。

    尤其是当他提到了孤儿院那些死去的人时,陆辛混乱的精神力量,也忽然微微收敛。

    他的目光,不再那么凝实而有力,愧疚之意一闪而过。

    目光静静的看着八号,过了好一会,才低声道:“既然是我,那么……”

    “我……”

    八号深深的喘了几口气,看向了沙发上躺着的小鹿老师。

    哪怕已经陷入了昏迷,她的表情也很痛苦,满满都是化不去的愧疚之意。

    手腕上缠着的白色纱布,在这昏暗的办公室里,无比显眼。

    “我也没想到她会这么做……”

    八号过了一会,才低声回答:“我只是想要为孤儿院那些死去的人,讨回一个公道而已。”

    “但是,我想讨回公道,需要午夜法庭的力量。”

    “我是执法人,无法向你提出控诉,所以,我必找一个控诉你的人……”

    “……”

    他慢慢的说着,声音里已经有了不自然的颤抖:“我找到了小鹿,跟她提起了这件事。”

    “我说过了现在孤儿院的孩子们的下场,跟她说到了都还有哪些人活着……”

    “更重要的是,我跟她说了哪些人已经永远的活不过来了。”

    “又有哪些人,因为你而陷入了永恒的恐惧之中……”

    “……”

    “他们不该这样。”

    他忽然咬紧了牙关,显得有些森然:“他们没做错过什么,为什么会落得这个下场?”

    “我们过的越来越好,但他们为什么要被遗忘?”

    “所以,我要替他们讨回公道,我需要有人对你提出控诉,然后……”

    他猛得抬头,目光死死的看在了陆辛的脸上,眼睛里满是血丝,一字一句的说道:

    “审判你。”

    “……”

    陆辛沉默了下来,面对着这时的八号,就连他也有些不敢直视。

    他此时看到的仿佛不是八号,而是那一张张在记忆里清晰无比,充满恐惧的脸。

    ……

    ……

    “我觉得自己已经说的够清楚了。”

    八号说到了这里,却忽然声音再次微微颤了起来:“我也觉得她可以理解。”

    他的目光看向了小鹿老师,脸上止不住的出现了无奈与悲哀:“但我没有想到,她哪怕是在我讲明白了道理,也向她确保了我一定可以将你这样的怪物审判时,她却还是做出了一个我意想不到的决定,她没有拒绝我让她控诉的请求,但是她控诉的对象却不是你……”

    “她控诉了她自己。”

    “……”

    陆辛听到这里,忽然抬起了头来,欲言又止。

    “她说如果要给那些死去的孩子一个公道,那应该被审判的就是她。”

    八号则是一边说着,一边缓缓的蹲了下去,眼睛看着小鹿老师,有种说不出的疲惫:“所以我才在你回来之后,尽快的离开了,我本来想要跟你聊聊,但我必须去解决这件事……”

    “我去向午夜法庭解释,这是一个误会……”

    “但我也没想到,问题会这么麻烦,因为她不仅控诉了自己,还直接认了罪。”

    “午夜法庭与她的审判契约已经达成了。”

    “而契约一旦达成,是无法解除的。”

    “更何况,午夜法庭经过了调查,已经确定了一个事实……”

    仿佛用尽了最后的全力,他才缓慢的说出了这最后一句话:“她确实是有罪的。”

    ……

    ……

    “什么?”

    八号前面的解释,陆辛已经听懂。

    他甚至因为这个真相,而生出了一种复杂的情绪,陷入了深深的迷茫。

    但是,在八号说出了最后的话时,他还是忽然被出人意料的击中,抬来了诧异的光芒。

    这一刻,他甚至觉得午夜法庭非常的荒诞……

    如果说一开始的误会,还勉强可以理解的话,那后面的甚至是胡扯……

    小鹿老师怎么可能有罪?

    小鹿老师她……

    ……

    ……

    “我确实是有罪的。”

    忽然一个虚弱的声音响了起来。

    陆辛与八号同时转头,就看到小鹿老师不知何时已经睁开了眼睛。

    刚刚流了很多血的她,脸色异常的苍白,精神濒临失控,也使得她眼神有些恍惚,正有些吃力的从沙发上坐起,将自己的双腿,慢慢的扳到了沙发下面,动作有种迷离感。

    “真的。”

    她无力的抬头看了八号一眼,又看向了陆辛,低声的解释:

    “一把刀杀了人,有罪的不是刀,而是拿刀的人。”

    “一个怪物吃了人,有罪的不是怪物,而是……那个释放了怪物的人!”

    “所以,有罪的是我……”

    “从一开始,导致了这些事情发生的,就是我。”

    “……”

    她表情呆滞,有点恍惚的看向了陆辛,嘴角微微抽动,露出了怪异的笑容:

    “九号,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你是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