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七百二十一章 一场拙劣的表演
    看着不知何时醒了过来,一脸懊恼的小鹿老师,陆辛与八号,都忽然陷入了沉默。

    他们看出了小鹿老师的愧疚,内心的折磨。

    但他们站在了两个不同的角度,都不懂,也看不明白。

    孤儿院里的孩子,分成了三种:

    一种是死去了又被救活的,便如八号,他们对当初曾经杀掉他们的陆辛,都保持着不一样的态度与感情。另外一种,是已经死去的人,他们已经没有了知觉,但还有人在心疼他们。

    还有一种,便是小鹿……

    她活了下来,但是她却成了残疾,曾经跑的那么快的人,再也跑不动了。

    理应来说,她是最痛苦的一个……

    所以八号才找到了她,因为她是最适合诉讼的人。

    但是,如今的她却认为,自己才是罪人。

    而且,这种情绪,是真的?

    ……

    ……

    “我……”

    小鹿老师,也在艰难的开着口,鼓起勇气,看向了陆辛。

    她仿佛很难直视陆辛的眼睛。。

    而且,陆辛在她的眼睛里,居然只看到了很少的恐惧,更多的则是愧疚与难过。

    “我其实一直都知道的……”

    她低声的说着,但却没有说出自己知道什么。

    像是在努力整理自己混乱的思绪,慢慢抬头看向了八号,道:“你说,要为孤儿院的孩子们讨回一个公道,是对的,他们确实不该就这么被遗忘,但是,你不该找陆辛的……”

    “真的,因为当时的逃跑计划,本来就是我提出来的啊……”

    她有些艰难的回答:“如果不是我,又怎么会逃跑失败,又怎么会出现现在这样的事情?”

    “……”

    听着她的话,陆辛与八号,都陷入了深深的沉默之中。

    这个回答,他们并不意外。

    他们自然知道当年是谁提出了逃跑计划,因为他们本来也都是参与之人。

    但是,面对小鹿老师深深的自责,就连八号,也无法露出认同的态度,他在小鹿老师说起了这些话时,就已经忍不住摇头,虽然一时没想到如何驳诉这些话,但他完全不认可。

    逃跑计划失败了,那么提出逃跑计划的人就是有罪的吗?

    这当然不对。

    无论是谁,都无法去质疑这样一个人……

    ……

    ……

    “不,你们有很多事情不知道……”

    而在陆辛与八号都露出了下意识的否认态度时,小鹿老师却用力的摇了下头,阻止了这两个人开口,低声说着:“事情没有你们想的这么简单,这一切确实应该由我负责……”

    “当时的我,只是在混乱的城市里,到处偷东西吃的人……”

    “我根本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会被饿死。”

    “那个,那个对你来说如同噩梦一样的孤儿院,对我来说,简直就像是天堂一样。”

    “我只有在那里,才能吃饱饭,甚至可以吃到,那么甜的,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巧克力,我甚至可以像那些有钱人家的小孩子一样,坐在教室里念书,写字,穿上干净的衣服……”

    “……”

    在小鹿老师的讲述中,陆辛与八号,都保持了沉默。

    她的话语,似乎将那段时间的回忆,带到了面前,让人不由自主,沉浸其中。

    “你说,这么好的生活,我当时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小鹿老师慢慢的讲着,声音都微微颤抖了起来:“我根本不知道当初自己为什么要那么说,我……我和你们在一起,明明知道这里就是最好的生活,但是,我却总是故意的跟你们讲述外面的生活,我好像是炫耀一样的,跟你们说,外面的世界有多大,多么自由……”

    说到这里,她都忍不住声音微微沉了一下。

    良久,她才低声开口:“我当时根本不知道,自己毫无意义的炫耀,在那些表面上干干净净,背地里却几乎每天都要遭受各种实验的孩子们眼里,代表着什么样的渴望……”

    “后来,逃跑计划出现了……”

    “准确提出了这个逃跑计划的人,是我。”

    她说着,忍不住下意识的摇起了头:“但其实,真正想逃跑的人,不是我。”

    “我本来就是不需要进行实验的,又怎么会一心想着逃跑?”

    “早在我提出来之前,或者说,早在我一开始用谎言进行那些毫无意义的炫耀之前,孤儿院里,已经有很多大孩子想到了,我只是发现了他们的想法,并且第一个提出来而已……”

    “我甚至还因为看到了你们身上的针孔与刀伤,觉得带你们逃出去像个小英雄。”

    “……”

    陆辛与八号听着她的讲述,脸上也露出了迷茫的神色。

    即使是他们,也几乎忘记了逃跑计划真正实现之前发生的事情。

    当时,好像一切都是自然而然,顺理成章的。

    太多的小孩,因为无休止实验的折磨,感觉到了痛苦。

    而他们一天天长大,也渐渐意识到了自己的强大。

    虽然因为年幼,他们还没有生出真正反抗那些大人的想法。

    但是逃跑这个念头,却在心里越来越清晰。

    他们想要离开这个孤儿院,逃避这永远的折磨与实验。

    这一切的发生,仿佛就是注定的。

    谁还会记得当时具体怎么生出了这个想法,又如何确定的呢……

    小鹿老师居然会记得……

    她居然记得如此清楚,仿佛一丝一毫也没有遗忘。

    或许,她也确实因为小孩子微妙的好胜心,用谎言向他们描述过外面世界的美好吧,或许,她也确实觉得自己像个英雄,因为可以解救这些痛苦的小孩子,脱离这个苦海……

    但这些,能够认定为错误吗?

    ……

    ……

    “再后来,逃跑的计划,就这样在一群小孩子们中间,被确定下来了。”

    小鹿老师仿佛喘息了很久,才又慢慢开口:“但最初要逃跑的,根本就不是这么多人,是那几个大孩子,他们决定了要逃跑,而且他们本来就不想带着那几个年龄还小的孩子。因为她们年龄小,而且还不懂事,带着她们,几乎不可能从防守森严的孤儿院里逃掉……”

    “但是……”

    她的声音颤抖,艰难的说了下去:“但是我拦住了他们。”

    “我很逞能,我真的很逞能,我真觉得,那时的我,在你们里面,是最聪明的……”

    “我要他们带上所有人一起逃跑,这样才像个英雄。”

    “除了这些小孩子,我甚至,我甚至还坚持要把陆辛……把九号带上。”

    “……”

    这是她第一次称呼陆辛为“九号”。

    而在说出了这两个字时,她轻轻抬头,眼睛里是无法形容的自责与恐惧。

    “那些大孩子,其实是不打算带着你的,因为他们,都怕你……”

    小鹿老师有些艰难的向陆辛解释:“很多人眼里,你比孤儿院,还要恐惧……”

    陆辛沉默着听着这些话,然后轻轻点头。

    他自然也记得当时在孤儿院里的事,越懂事的人,年龄越大的人,越怕自己。

    所以,反而是小鹿老师这样的普通人,以及三小只那样的小孩子们,才会跟自己亲近。

    而自己……自己好像对谁都不会亲近。

    那时的世界,在自己的眼睛里,本来就只有好奇,以及隔阂。

    “但我坚持让他们带上了你。”

    小鹿老师慢慢的说着,眼睛里满满都是愧疚。

    “但并不是因为什么高尚,真的……”

    她仿佛鼓起了最大的勇气,才将这些话说了出来:“我当时一定要带上你,是因为我知道那些大孩子们都怕你,我和你的关系好,所以带上了你,那些大孩子才会听我的,我……”

    “我甚至还当着他们的面,问你是不是真的会带我们离开,是不是会听我的话……”

    “当你笑着答应,而大孩子们则都不敢回答时,我心里不知有多开心……”

    “他们终于不敢扔下我们了,他们甚至不敢说出,想要放弃逃跑计划的话来……”

    “……”

    八号的眼睛,逐渐变得迷茫。

    小鹿老师的话,似乎只是讲述了一件他们早就知道的事情。

    但是,她如今讲出来的内容,作为当事人,他居然越听越觉得迷茫……

    陆辛也沉默了下来,他静静坐在了昏暗的办公室里,整个人的状态,非常的奇怪。

    “后来的事情,你们都知道……”

    小鹿老师则轻轻的抚摸了一下脸,低声道:“没有人怪过我。”

    “每个人看着我,都充满了歉意与同情,仿佛我才是受到了伤害最多的那个……”

    “但是……”

    她的声音里带了哭腔:“是我对不起所有人啊……”

    “这一切本来都是因为我而起,你的痛苦因我而起,所有小孩子的死亡也是因我而起,你背负的一切都是因我而起,释放了你心里的那只怪物的人是我,搞砸了所有事情的是我。”

    “这么多年来,一直不敢把真相告诉你的人,仍然还是我……”

    “……”

    她看向了陆辛,脸上流着泪,倒计时飞快滚动,瞬息归零:“对不起,九号……”

    “其实,其实我一直知道你是什么样子的……”

    “这么多年来,我早就知道,只是我一直都不敢承认而已……”

    “因为只要我承认了,那就说明,当年的事情,真的是我一手搞砸的……”

    “所以我一直不愿承认,一直固执的认为,当年孤儿院里的你,是个温柔的小孩……”

    “但是现在,我不能再欺骗自己了……”

    “……”

    “是这样吗?”

    陆辛听着小鹿老师的话,心里涌现了无尽的迷茫。

    他的内心里,猛得出现了一种异常复杂的情绪,感觉很悲伤,又很痛苦。

    一直以来,自己都在坚持的某些东西,似乎瞬间破碎了。

    自己一直在努力,在拼了命的生活,在努力的向别人传达自己的正常与好转。

    他以为自己演的很好,骗过了所有人,重点是,骗过了她。

    正是为了骗过她,所以自己才在明知道她误会的情况下,都不想说出来。

    才会在她面前,承认自己出了点问题,并努力去治好自己。

    但直到此时,他才明白。

    原来,自己的努力是没有用的,自己一直在进行着一种拙劣而可笑的表演。

    ……

    ……

    轰隆!

    同样也在这一刻,教学校外,忽然出现了剧烈的震颤,整个城市,似乎都在晃动,下一刻,远处传来了人群的尖叫,每个人都惊恐的抬头,看到了天上出现的一双眼睛,红彤彤的,带着血色的眼睛,那双眼睛距离青港如此之近,就那么垂在天空,阴冷的看着青港城。

    与红月一起挂在天上,看起来像是出现了三轮红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