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七百二十四章 我并不想毁灭这个世界(四千字)
    红月下,红月亮小学,校长办公室。

    小鹿老师在讲完了那些话后,便像是耗尽了所有的力量,脑袋无力的低了下来,她的手腕,被裁纸刀割出来的位置,哪怕已经缠上了厚厚的纱布,却也已经再次渗血,殷红色的颜色湿透了纱布,看起来有些触目惊心,而办公室里,昏暗的灯光,再度变得迷离凄惨。

    有嘻嘻的笑声,若有若无,在办公室里响了起来。

    周围灯光照不到的黑暗阴影里,开始出现了一个又一个神秘而怪异的身影,它们带着一张张在场的三人都很熟悉的脸,奔跑在黑影里,像是奔跑在阳光下,它们嘻嘻的笑着,玩闹着,然后距离小鹿老师越来越近,小手纷纷从沙发的后面伸了出来,抓向小鹿老师头发。

    这让人无法分辨真假的画面,给人一种深沉的愧疚感。

    那是一种绝望……

    而陆辛孤伶伶的站在了办公室里,脑袋一直低着,像是没有看到这一幕。

    “不要……”

    但在这时,八号忽然低声喊着。

    他响亮的声音回荡在办公室里,围绕着小鹿老师的迷离与虚幻,也在这时微微后退。

    八号咬紧了牙关,冲到小鹿老师身边,帮她驱散周围的迷离与不真实的散乱精神力量,大声提醒着她:“你醒醒,不要被这种愧疚感淹没,这不应该是你需要背负的东西……”

    小鹿老师的脸上,只有凄然。

    她瞳孔里面的倒计时已经归零,变成了可怕的血色。。

    而在她的眼睛里面,居然倒映了一幅幅快速跳动的画面。

    那是一个扎着马尾,总是叉着腰,阳光而快乐的小姑娘,她有活力,也带了一点荒野世界里的野蛮,她很有正义感,但也总是带了一点愿意替别人做决定的小小霸道与聪明……

    小鹿老师痛恨的看着这个女孩。

    她愿意杀掉过去的自己,好让事情不至于走到如今的境地……

    “不该是这样的……”

    八号看着她眼睛里的愧疚与痛恨,越来越浓郁,感受着她精神力量一步步的溃散,几乎绝望的大喊了起来:“这不关你的事,杀人的是他,是那些老师,是当时的老院长……”

    “我本来想的是先审判了他,再去审判老院长……”

    “但是,为什么成了你?”

    “如果这件事最后由你背负,那我追求的东西又成了什么?”

    “……”

    他绝望的喊着,甚至带了些祈求的看向了旁边沉默的站着,一声不吭的陆辛。

    但是陆辛没有回应,小鹿老师也没有回应。

    一切都在向着无法挽回的地步,一点点的靠近,走向绝望。

    “哗啦……”

    但也就在这一刻,忽然办公室的门被人踹开了,楼道里站着一个沉默的身影,随着他一步步走进了办公室,才看到,那个人居然就是老保安,他抱着一把霰弹枪,苍老的脸上满满都是愤怒与扭曲,血红色的眼睛里,似乎隐隐可以看到,眼角有些湿润,不久前哭过。

    “你不本来就是这样的吗?”

    老保安看到了办公室里的人,尤其是看到了颓然躺在沙发上,眼神绝望的小鹿老师。

    他手里的枪没有指向陆辛,而是忽然指向了八号。

    声音低沉,但却有着满满的愤怒,大声道:“小时候的你,就是这个样子。”

    “你喜欢告这个,告那个,是因为什么好心吗?”

    “不对,这只是因为你喜欢告状。”

    “这让你有一种优越感,也可以让你成为老师们眼中那个最乖最听话的孩子。”

    “至于现在……”

    他忽然哗啦一声,扯动了枪拴,子弹上膛,然后顶住了八号的脑袋,恶狠狠的道:

    “现在也是……”

    “这两个孩子活的都这么不容易,就他妈你,觉得自己翅膀硬了……”

    “就又过来指手画脚?”

    “……”

    老保安的出现,让八号陷入了霎那间的迷茫之中。

    他仿佛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影子,逐渐跟眼前这个老保安的脸重叠到了一起。

    但是,他甚至已经无力辨解老保安究竟是谁了。

    他仿佛被老保安的话,揭穿了最后的一块遮羞布,羞耻的看到了童年时候的自己……

    他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但是,话到嘴边,却感觉如此的无力,甚至只能闭上眼睛。

    小学外面,影影幢幢。

    不知何时,院子里渐渐出现了很多人影。

    他们穿着黑色的西装,手里提着银色的箱子,迈着轻缓的步子,来到了小学的铁大门前。

    明明铁大门已经紧紧锁死,甚至还通上了电,更有一些奇怪的电子设备,被布置在了大门与校墙的周围,但他们还是悄无声息的穿过了铁门,来到了这小小的校园之内,静静看着。

    越来越多的人走了进来,几乎挤满了院子。

    他们都保持着一个动作,站在了小学的楼下,静静抬头看向了三楼。

    “快,让他们滚……”

    老保安手指扳到了扳机上,用力怼着八号的额头,愤怒的大叫。

    “我……”

    八号无力的开口:“我做不到啊……”

    “你……”

    听着他的话,老保安额头都爆起了青筋,便要直接开枪。

    但也就在这一霎,陆辛忽然伸手过来,抓住了他的枪身,缓缓提了起来。

    ……

    ……

    陆辛在这一刻,都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也不知道要做些什么……

    小鹿老师的自白,让他有种措手不及的崩溃……

    其实小鹿老师说的事情,对于事情本身,并没有太大意义,只是对她本身有影响。

    这只是她的自责,让她自愿把所有的过错,都揽到了她的身上。

    就连八号都不认同这个举动。

    但是,她的自责里面,揭穿了一个真相。

    这个真相,对于事情本身,同样没有太大意义,只是对陆辛有影响。

    总有一些小事,对世界是没有意义的,但是对个人却有着绝对性的,决定性的意义。

    怎么会这样呢?

    明明这是唯一一个相信自己的人,明明这是一个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关系最好的朋友。

    因为她相信自己,自己才有了最一开始的动力,一点一点变成了自己想变成的那种人,哪怕是到了后来,发现她其实对小时候的自己,有着某种误解,但自己也仍然很相信她……

    甚至连这种误解,都成了自己去努力,“治好”自己的一种动力。

    直到这一刻,他才知道,原来误会的是自己。

    浑浑噩噩,没有方向的成长,那么多的忍受与努力,最终证明没有意义。

    一切的一切,只是建立在了谎言之上……

    ……

    ……

    该怎么形容自己这时的心情?

    愤怒吗?

    还是想要毁灭掉所有的一切?

    其实都没有,陆辛只是在一瞬间,感觉,挺累的。

    累到了连毁灭这个世界的想法都没有。

    毁灭他干什么,把他扔在那里就好了,反正与自己无关。

    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的,那种巨大的恐慌与压力,再次出现了。

    而且这一次,似乎更巨大,也更可怕,像是不允许被拒绝的黑夜一样到来。

    陆辛只能静静的站在那里,任由无边的黑暗把自己淹没。

    而他甚至生不出反抗的力气。

    或许不去反抗,才是最能让自己舒服的方式。

    整个脑海都被这种沮丧占据的陆辛,对一切都仿佛失去了兴趣。

    包括被愧疚淹没的小鹿老师,也包括愤怒的老保安。

    直到一个温柔的声音,在自己的耳边响起:“你真要放弃这么久以来寻找的一切吗?”

    陆辛微微的抬头,就看到了妈妈。

    自己好像已经不在这个小学的办公室里,而是回到了老楼。

    他看到了优雅而体贴的妈妈,正站在了自己面前,轻轻伸手,握住了自己的手掌,在她的身边,则站着胆小的妹妹,她有一半的身体藏在了妈妈身后,但眼睛里最多的不是恐惧。

    而是担忧。

    父亲站在了更远些的地方,似乎想说什么,但又不敢说出来。

    家人的出现,让陆辛的心脏轻轻颤了一下,似乎心里涌出了很多想说的话。

    但最终,他只能说出了很简单的话:“我很难过。”

    “我知道。”

    妈妈轻轻点头,声音柔软,像是怕吓到了这时候的陆辛。

    身边的妹妹,也紧跟着点头,用力点头。

    “每个人都有感觉很累的时候。”

    妈妈笑着道:“什么也不想做,什么也不想理,你当然也可以有的呀……”

    “所以,如果你现在感觉很难过,很累的话,那我们就什么都不要理了。我们现在就回家,好好的吃个饭,洗个澡,再睡上一觉。别的一切,都跟我们没有什么关系。我们不需要一直背负着这些东西啊,能好好的活着就很好了。我们凭什么不能让自己更轻松些呢?”

    “这个世界不需要一个伤心的人拯救……”

    “……”

    “……”

    妈妈的话,让陆辛甚至有了一种想哭的冲动。

    这些话,击中了他内心里最渴望的地方。

    他确实什么也不想做,什么也不想理,一点力气也没有,但是,当妈妈温柔的说出了这些话时,他却又觉得,自己空荡荡的内心里,又隐隐的,多了一点说不清楚的东西……

    直接放开这一切,回到家里,洗个澡,好好睡一觉,确实是很好的吧。

    但是……

    他沉默着,身体没有动,但无论是自责到了濒临崩溃的小鹿老师,还有愤怒的保安,还有无力而沮丧的八号,以及,走进了小学里来,成群成片,给人带来了极大压力的执法者,还有空中那双不知来历,但睁开之后,便给青港带来了无穷压力的眼睛,都收在了眼底。

    他甚至可以感受到娃娃的精神力量在与天上那双眼睛交锋。

    感受到青港几个城里,引发的混乱与紧张……

    想要回家好好睡一觉的想法,和现在各个城里混乱的局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于是他在这种交织涌动着的不同情绪里,沉默了很久。

    低声向妈妈道:“我还是有点不甘心……”

    ……

    ……

    听他说出了这些话时,无论是妹妹,还是后面的父亲,都微微紧张,眼睛也亮了。

    妈妈的表情,也明亮了一些,然后她更有耐心,轻声道:“不甘心什么呢?”

    “很多……”

    陆辛仔细考虑了一下。

    他也在想,自己还有什么不甘心呢?

    从来历上讲,小鹿老师说出来的“真相”,便代表着,自己一开始就没有必要出现。

    自己已经被否认了。

    现在,什么也不理会,回去睡一觉,才是自己最想要的。

    但内心里总还有那么一丝丝的不甘,像是在努力挽回最后一点尊严的小孩。

    妈妈关心的眼神,给了他说出这句话的勇气。

    用很轻的力气,低声道:“因为,事情不该是这个样子的……”

    妈妈欣慰的看着陆辛,过了好一会,才轻轻拥抱了他一下,轻声道:“很好……”

    “你已经开始感受到自己的精神内核了……”

    “……”

    一边说着,她轻盈的向前走了几步,伸出手去,握住了老保安手里的枪。

    “既然不对,那就让事情回到他应该有的轨迹吧……”

    “我们是有这个能力的。”

    “……”

    “……”

    老保安手里的霰弹枪被握住的时候,在场的人忽然同时转头向陆辛看了过来。

    昏暗的办公室里,陆辛垂着头,只是沉默着,却给人一种异样的怪异与错位感,明明他就站在那里,孤伶伶的,但他身边的空气却不停出现隐约的波纹,让人心里发紧……

    他们一愣之下,说话与喘息声都被压了下去,就听到了陆辛口中有细微的声音传出。

    这个声音,不停的变着语调,时而迷茫,时而温柔,时而捏紧了像个小女孩。

    不停的重复着各种各样的话:“是吧,我们什么也不要管了,回去睡上一觉就好了吧?”

    “但是有点不甘心呢……”

    “为什么不甘心?”

    “哥哥加油!”

    “杀了他们,把这群什么也不懂的蠢货,全部杀光……”

    “很多,我不甘心的事情有很多,我不想放弃这么好的生活,也不想再孤伶伶的一个人活着,就像以前,我不喜欢那些人,也不在乎他们,但只剩了我自己的时候,我心里……”

    “……好难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