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七百二十六章 谁能审判得了我?
    “是时候付出你的代价了……”

    当陆辛轻轻转身,看向了院子里满满的执法者时,便有一声轻柔的声音响了起来。

    这声音轻柔,却又拥挤,因为是无数个人同一时间开口,用整齐到像是尺子量过一样的节奏说出来的。并不是现实中的声音,更像是一种忽然在精神层面听到的,幻听似的感应。

    像是潮水一样向着教学楼涌来,四面八方,与小鹿老师的精神力量同时震颤。

    “曾经的你,因为自己的私心与虚荣,害死了孤儿院的孩子。”

    “他们睁着无力的眼睛,倒在了血泊之中死去。”

    “现在的你,便只能付出代价,换取他们的安息,也换取自己内心的平静……”

    “你,听到了他们的呼唤吗?”

    “……”

    当一片又一片类似的声音,同时在这小小的教学楼内回荡时,小鹿老师的身体,便已经止不住的抽搐,那是一种精神压力大到了极点,影响到自身神经系统时出现的反应。。

    她的瞳孔微微放大,眼睛里折射出了久远的场景。

    整个办公室,或说整个孤儿院,都出现了一个又一个,迷离怪异的身影。

    他们拍着手,在教学楼每一层的楼道里,在空气里,开心的跳动,穿过了墙壁与窗户。

    “小娃娃,过家家。”

    “你铺桌子,我插花。”

    “看呀看呀他来啦,大家一起呜哇哇……”

    “……”

    “小娃娃,逃跑啦。”

    “带上那只怪物吧。”

    “坏啦坏啦他生气啦,大家一起笑哈哈……”

    “……”

    这种似真似假,仿佛覆盖到了现实中的噩梦。

    让每个人都诞生了一种强烈的压抑,以及其中有着让人心酸的愧疚感。

    因为这本来就是一种情绪,是从小鹿老师身上折射出来的情绪,她本来就对过去的事情有着强烈的愧疚,映射到了现实之中,如今又受到了审判力量的影响,达到了失控边缘。

    陆辛在这层层幻象里,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甚至连他的嘴角,都在轻轻抽动,但是他强忍着,一动不动。

    直到老保安已经在幻象里,踉踉跄跄,赶往了一楼的西侧,小孩子们的宿舍。

    他才轻轻呼了口气,猛得抬起了头。

    “呼啦……”

    他的影子,忽然像是潮水一样,从自己的脚下散开。

    像是从三楼位置,瞬间冒出了一眼黑色的泉水,不停的涌出,然后顺着教学楼,一层一层的向下流去,所过之处,所有的幻象都烟消云散,小孩子嘻闹的声音被无声的吞噬。

    旋即陆辛转身,就看到了妈妈,她正轻盈的向前走去。

    从她的小挎包里,慢慢的摸出了一柄剪刀。

    她的影子也不停的散开,同样的优雅与温柔,却瞬间出现在了教学楼不同的位置。

    有的在走廊里,有的在门口,有的在黑漆漆的房间里,有的出现在了执法者身后。

    “与那个牵着气球,戴着王冠的家伙相比,你更像个小丑呢……”

    无数个妈妈,同一时间,露出了嘲讽的微笑。

    喀嚓、喀嚓、喀嚓……

    然后在这同一时间,不知响起了多少剪刀开阖的声音。

    一个又一个的执法者,他们穿着笔挺的西装,打着领带,皮鞋锃亮,头发梳的一丝不乱,他们挤满了整个院子,也已经开始从各个方向进入教学楼,准备对小鹿老师执行审判。

    但却在这同一时间,身体忽然像是电流不稳的投影一样怔住。

    紧接着,他们的身体消散,然后熄灭。

    像是被剪断了电线的电视画面。

    只是倾刻之间,教学楼内外的小孩嘻闹声,以及人头攒动的执法者,全都消失。

    ……

    ……

    “父亲与妈妈的力量,还是很强的……”

    陆辛低声叹着,感慨了一声,然后看到了身边的妹妹。

    妹妹躲在了沙发的后面,小小的身体蜷缩成了一团,偷眼看着小鹿老师。

    刚刚那小孩的嘻闹声响起时,妈妈与父亲都没有受到影响,陆辛虽然受到了影响,但他忍了下来,与之相比,受到了影响最大的,就是妹妹,她脸上都流出了泪水,不停的擦着。

    陆辛本来想走出房间,但却停了下来。

    微一思索,他来到了妹妹身边,轻轻摸了一下她的小脑袋,道:“你先回去。”

    “在家里等我。”

    “……”

    妹妹眼睛微微睁大,有点不理解的看着陆辛。

    陆辛轻轻向她点了一下头,道:“不用担心,我一定会把事情处理好的。”

    “相信我吗?”

    “……”

    妹妹迟疑了好一会,才重重的点了点头。

    陆辛笑了起来,牵住了妹妹的小手,借着妹妹的力量,他的身体一下子变得极为灵活,飞快的从窗户里钻了出来,踩着墙面蹬了几步,灵巧的来到了教学楼的房顶,站直了身体。

    然后才松开了妹妹的手,看着她快速的向着老楼方向跑去。跑出了很远,还回头看自己。

    “沙沙沙……”

    陆辛目送妹妹离开之后,才看向了周围。

    这是一片别墅区,周围的建筑大都矮小,陆辛的视野,得以很大程度的打开。

    于是,他正好看到,刚才妈妈消灭掉的执法者,已经很多,但如今,别墅的周围,小道上,建筑楼顶,甚至是窗户里,玻璃里,地下,远处,都正有无数执法者的身影涌了过来。

    那是一个个穿着黑色西装,提着银色手提箱,眼睛明亮的人。

    他们密密麻麻,从各个方向出现,向着小学走了过来。

    看起来,整个二号卫星城,都已经被这样的执法者填满,影影幢幢,全都是他们。

    同一时间,他也听到了周围再度有小孩子嘻闹的声音。

    还有那首听起来似乎很远,又始终可以打动自己心坎的儿歌声。

    似乎是在楼下的小鹿老师,精神力量已经再度得到了增幅,刚刚被父亲用恐惧的力量消除掉的,怪异而充满了愧疚之意的幻象,像是没有熄灭的野火,再一次慢慢的烧了起来。

    只是,这一次,甚至不再是扩散到整个小学,而是扩散到了整个青港。

    迷离的气息,笼罩住了整个青港,到处都是这种幻象。

    他们像是全都被锁在了一段充满愧疚的回忆里。

    ……

    ……

    “拯救一个在罪判面前认了罪的人,是很难的。”

    妈妈的其中一个身影,出现在了陆辛的身边,与他并肩,一起看向了周围那密密麻麻的执法者影子,感应着下面小鹿老师不稳定的精神力量,轻声解释道:“认罪之后,她自己就是污染源的一部分,那种源源不断的愧疚与自责,会一直折磨她,也一直影响着周围。”

    “所以,很难在不伤到她的情况下拯救她。”

    “这就是审判的强大之处。”

    “别人的指责只是别人的事,但当自己也被这种指责打动,就成了两个人的事。彼此之间形成了统一的逻辑,两种力量也就形成了一个循环。使得单方面指责,变成了双方审判。”

    “你无法让一个人不去自责。”

    “善良是一种美好的品质,但你也必须承认,这是一个人最大的弱点。”

    “因为这往往代表着对自己苛责太过。”

    “……”

    陆辛点了下头,道:“不太明白。”

    “我只想知道,究竟该怎样将这些讨人厌的东西消灭掉。”

    “……”

    妈妈忍不住无声的发笑,然后道:“审判的力量是叠加的。”

    “正如同你现在面临的,是被月蚀研究院定性为世界级的S级污染事件。”

    “我只能告诉你,想通过暴力的手段消灭掉这些执法者,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你根本不知道他们已经执行了多少次审判,而他们每执行一次审判,都会收割掉一个变异精神体。”

    “审判会裹挟所有被他们伤害过的灵魂,并且将这个灵魂,变成他们的一部分……”

    “这就是午夜法庭被定性为S级污染的原因。”

    “就目前的层面而言,你甚至可以理解为,自己在对抗半个世界的人……”

    “……”

    陆辛道:“好可怕呀!”

    妈妈深深看了他一眼,想说什么,又忍住了。

    顿了一下才道:“但你想必也知道,身为零能力者,承受,才一直是你最大的优势。”

    “能够扛着这么可怕的东西成长到现在,别人看来,都担心你的脆弱与不支,但从另外一个层面讲,你又有着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承受能力,因为你确实承受下来了……”

    “你能活着,就是最伟大的事情。”

    “……”

    陆辛看着,那些执法者,已经来到了小学旁边,小鹿老师的幻象,也越来越大。

    下方校园里,父亲正在焦躁的转着圈子,一副想提醒房顶上的两人,又不敢的样子。

    “所以,通过承受,找到他们的逻辑链,并破坏它?”

    已经经过了高级培训,而且领了毕业证的陆辛,很快就明白了妈妈的意思。

    妈妈轻轻点头:“小心,这对你的人性来说,是一场最大的考验。”

    “就如同,并不是所有人都敢让别人评价自己的人生。”

    ……

    ……

    陆辛沉默了一会,点了点头,脸上勉强露出了一点笑容,道:“我不怕。”

    “毕竟我又老实又勤快,认真工作,听话负责。”

    “谁能指责得了我?”

    “……”

    妈妈又深深看了他一眼,忽然笑道:“这么想,就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