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七百二十八章 真正的力之试炼
    这还是陆辛头一次感受到这种种不同的能力影响。

    他已经处理过很多特殊污染事件,也经历过与大大小小各不相同的能力者战斗。

    但这一次,似乎与之前完全不同。

    他头一次感受到了一种力量,从浅到深,一点点对自己进行渗透。

    这使得他忽然想起了之前的培训课上,老院长借助白教授的口说出来的一种能力组合,同一个组别下的能力联合起来,便可以统一且有序的发挥力量,形成超出普通人的力量。

    如今,自己遇到的便是这种?

    ……

    ……

    在他想着时,那群执法者,在他的面前,像是幻梦一般的改变着组合。

    陆辛看到了他们,排成了一排站在自己面前,手里的银色手提箱都已经打开。每个人的手里,都捧着一本书。这些书上,本来只是空白,但是当自己的目光落在了书上时,便看到了这些书页上出现了不同的内容。每一页,都出现了一个过去的自己,在做着不同的事情。。

    他的脑海里,居然不受控制的,回想起了自己的一生。

    从自己在孤儿院时期对一切都好奇,再到认识了小鹿老师,装的像个正常人一样的活着,再到离开孤儿院,再到参加工作,他觉得自己很努力,也已经努力的做到了自己认为的最好。

    但在这时,他忽然对自己的过去,产生了强烈的否认心理。

    自己做的一切,都是错的吧?

    自己为什么要老老实实的待在公司里上班?

    自己为什么要接受特清部的招募?

    自己怎么会那么心安理得的收红包呢?

    ……

    ……

    审判力量对于人认识层次的影响,拷问系。

    否认自己过去的一切坚持与原则,产生深深的自责与悔恨,进一步否认自己。

    在这种能力的影响下,陆辛瞬间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

    明明自己之前没感觉有什么问题,但如今,这一幕幕却都翻涌了起来,让自己羞愧。

    仿佛自己极力隐藏的秘密被人发现了似的。

    他觉得自己过去的每一步都是错的。

    自己以前的坚持原来如此的羞愧且可笑,自己应该抛弃过去,成为一个新的自己……

    自己不该收红包,不该收佣金。

    自己这么喜欢钱的想法,都是一种特别不好的习惯。

    自己赚到了这么不该赚的钱,是不是应该把这些钱都给退回去……

    ……不应该。

    用力的甩着脑袋,陆辛恢复了清醒。

    他猛得睁开了眼睛,向着对面对自己施展了认识层面的审判力量的执法者投去了痛恨的目光,苍白的右手猛得向前抓出,挟着那颗黑色的钉子,狠狠的抓向了那个人的心脏位置。

    “唰啦……”

    但是在陆辛出手之后,却忽然感觉心脏剧烈疼痛。

    他猛得低头,才发现,自己的右手,没有抓到对面身上,而是抓到了自己的心口。

    如此用力,几乎要扯出自己的心脏。

    这又是什么能力?

    同样也是在这时候,执法者群体也都吃了一惊。

    他们没想到能力的一步步影响,本来非常的顺利,但居然在这一步,忽然出了岔子。

    这是拷问到了什么?

    竟使得他一下子出现了极大的抵触,险些使得前面的努力付诸东流。

    但还好,第五层次的力量,已经在这一刻,成功的入侵了陆辛的精神,影响了他的本能。

    审判力量对于人本能层次的影响,刽子手系。

    强烈的愧疚与自我否定,影响到了个人的深层潜意识。

    自身的求死意志已经开始影响求生意志,严重分裂的两者,开始此消彼长。

    陆辛的身体里面,已经有一部分,想要杀死自己。

    自己在与自己战斗……

    ……

    ……

    陆辛深深的喘息,咬紧牙关,让自己保持清醒,注意自己的每一个动作。

    他的力量仍然强大,狠狠的向看向了周围的执法者,身边的影子猛得高高扬起,向着前方覆盖了过去,但就在影子即将覆盖到对面那些执法者的身上时,却忽然硬生生的停了下来。

    父亲的声音紧张的响起:

    “你疯了吗?”

    “你为什么要污染自己?”

    “……”

    直到听见了父亲的声音,陆辛才猛得惊醒了过来。

    原来黑色的影子是悬浮在了自己的面前,差一点就将自己吞噬。

    审判力量对本能的影响,已经到了一种匪夷所思的程度,自己甚至已经分不清,每一个看起来正常的反应,是不是已经出现了扭曲,看起来似乎是攻击向了对手,却是在冲击自己。

    周围的世界,不停的变幻,已经无法分清真伪。

    只有自己体内,那种种怪异的想法与力量,不停的升腾了起来。

    陆辛并不知道,此时的自己,已经左手按着右手,静静站在了原地,身体不停颤抖。

    “嗤啦……”

    他右手的掌心里,被钉子刺穿的地方,忽然开始流血,这些鲜血,不停的滴落到地上。

    然后在鲜血滴落的地方,开始出现了一根根的细丝,这些细丝像植物嫩芽一样的成长,从他的双腿缠绕了上来,不停的刺入他的皮肤,又刺出来,仿佛织出了一层诡异的植物……

    “唰……”

    陆辛的眼睛猛得睁开,里面全都是血丝,不停的蠕动着,似乎想要编织成一个数字。

    远处,黑色执法人都已经安静了下来。

    他们排成了一排一排,冷漠而严肃的看着陆辛,没有半点动作。

    在他们的注视下,陆辛的皮肤,忽然出现了一个个的小包。

    仿佛里面有只手,在用力撑起。

    旋即,这样的鼓包出现了很多个,有的甚至形成了一只小手的形状,仿佛有一个,不对,是无数个小人,在陆辛的身体里挣扎着,愤怒着,想要撕破他的皮肤,从他身体里钻出来……

    看着这一幕,所有的黑衣执法者,脸上都慢慢的,露出了笑容。

    审判力量对人的记忆层次的影响:囚笼系。

    认知已经出现了错误,记忆里的自己,便全是错的。

    记忆里的每一个自己,都是做了无法原谅的错事,与此时的自己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于是,被困进了记忆编织的囚笼里,难以自拔,无法解脱。

    ……

    ……

    “是时候了……”

    看着陆辛的身体,不停的被撑起各种古怪的形状,这些黑衣执行人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审判成功了。

    哪怕眼前这个人如同魔鬼,但在审判的力量之下,他还是成功的被困在了记忆牢笼里。

    现在,只需要执行最后一步就可以了。

    其中一个执法者开口,然后所有的执法者,都整齐划一的做了个动作。

    他们伸手,进入了西装里侧,然后慢慢的拿出了一柄剑。

    精致的,剑柄有着红色宝石,剑身上有着细密纹络,像是艺术品一样的剑。

    他们没有别的动作,只是将这柄剑拿了出来。

    轻轻捧在手里。

    下一刻,陆辛却忽然抬起了头来,血色的眼睛里,血管的变化达到了极致,无形的精神力场出现,这些剑便忽然一柄柄的飞了起来,到了他的身边,然后被他抬手握住……

    握住一柄,便有一柄,刺入了自己的身体。

    然后下一柄,再下一柄。

    一柄一柄的剑,连接不断的刺入他的身体,将他扎的像个刺猬。

    看着这一幕,执法者们的脸上,已经露出了胜利的笑容。

    ……

    ……

    审判力量对于第七层面,自我的影响,能力名称:审判之剑。

    到了这一污染程度,陆辛已经与记忆里的自己,形成了最强烈的对立。

    于是,他开始借助这些执法者手里的剑,刺入身体,杀死一个又一个过去的自己。

    等到他开始彻底的杀死了过去的自己,那么,也就彻底的毁灭了“自我”。

    ……

    ……

    “你在做什么……”

    父亲在大吼,影子不停的席卷起来,想要阻止此时的陆辛,但却无力挣扎。

    这些剑刺入了陆辛的身体,也仿佛钉住了他。

    他甚至开始,忍不住的向着妈妈投去了求助的目光,想要她帮助这时候的陆辛。

    但是,妈妈就在不远处,她静静的看着,却没有阻止。

    “哥哥……”

    有一个小小的身影,跳到了妈妈的身边,是没舍得离去的妹妹。

    她担忧的看着将自己扎成了刺猬的陆辛,小声的问着:“哥哥,会怎么样?”

    “在诞生真正的精神内核之前,总是会经历这样一次洗礼的。”

    妈妈轻声回答:“自我否认,自我审判,审判的越彻底,越可以看清楚自己,有些人在自我审判之后,便彻底崩溃了,也有些人经过了这样一场审判,才可以找到真正的自己。”

    说着,她也轻轻叹了一声,道:

    “我们可以替他承担很多东西,但到了最后,还是需要他自己背负。”

    “我想,这就是真正的力之试炼吧……”

    “试炼失败,杀死人性。”

    “试炼成功,他也就真正的变成了……”

    “……”

    “没错,这才是力之试炼的本质。”

    同样也是在这时,吉普车里面的老院长,已经从车上走了下来。

    他用力的看向了青港的方向,甚至微微抬起了双手,借着手势来表达自己内心里的激动:

    “力之试炼,并不是针对他自身力量的试炼。”

    “他的力量来自于最初污染他的神,谁会那么无聊,试图对神的力量进行试炼?”

    “神的力量无须怀疑,本来就是无限的。”

    “而我们要做的试炼,只是对压力的试炼……”

    “看他是否可以撑过这一场压力,真正的背负起身上的神性……”

    “这才是力之试炼真正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