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七百二十九章 老楼里的怪物陆辛(二合一大章)
    在被这一柄柄艺术品一样华而不实的剑,贯穿了自己的身体与记忆时,陆辛身体里那种怪异而激烈的冲突,一只只向外拼命撑起皮肤伸了出来的手,反而忽然变得安静。

    他身上插着无数柄剑,鲜血顺着剑柄流了下来,在他的脚边汇成了小河。

    小河里面,则有更多的黑色丝线生长了起来。

    这些丝线爬满了他的身体,缝起他的嘴唇,缝起他的眼睛。

    被困在了记忆囚笼里的他,与外界隔绝了联系。

    而他的精神力量,则于此时,无意识的蔓延,渐渐与小鹿老师的精神力量融合在了一起。

    那种似真似幻的嬉闹与游戏声,开始不停的扩展,并且越来越真实。

    整个青港二号卫星城里,每个人,都仿佛看到了阴影之中,有小孩子的身影,钻来钻去。

    他们笑的很开心,像是在阳光下。

    但是他们笑的越开心,空气里越有一种让人压抑的愧疚感。。

    这种愧疚感,足以淹没一切的理智与记忆。

    ……

    ……

    同一时间,八号则守在了小鹿老师面前。

    他身上的黑色西装,以及白色衬衫,都在被鲜血染红,仿佛大片的鲜红花朵在绽放。

    他的手掌在颤抖,西装内衫里装着的那柄审判之剑,也正在不停的颤抖。

    仿佛是催促着他,让他快些对眼前这个女孩下手,结束审判。

    但八号只是提着手提箱,死死的站在那里。

    他的脸上,额头上,不停的绽放,出现了一道道伤口,像是瓷器出现了裂痕。

    “为什么是我呢?”

    他喃喃自语,眼神迷离:“为什么要把我留下来?”

    “九号,九号,你不是想阻止我吗?”

    “你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却还要让我单独留在这里?”

    “……”

    他的声音里满是不解,并忍受着这种强烈的折磨,整个人几乎要疯掉。

    “因为他相信你呀……”

    一个有些温柔的声音在八号的耳边响起,是精神力量的奇异震颤,像是一个女人的叹惜:

    “虽然会因为你的固执愤怒,虽然也会恨不得打你一顿,虽然对你喜欢告状的行为很不喜欢,但是,你毕竟还是他的家人啊,和他一起在孤儿院里长大,给了他最初记忆的家人。”

    “八号,他也希望你可以变成许荆,真正的摆脱这个数字啊……”

    “……”

    “……”

    听着这个声音,八号的身体忽然颤抖的更厉害,眼睛里有泪水涌了出来。

    看着沙发上的小鹿老师,他的感情一下子变得难以自持。

    ……

    ……

    “过去的我,真的错了吗?”

    被困在了记忆囚笼里的陆辛,正在迷茫的看着自己的人生。

    他本来以为自己不会害怕审判。

    毕竟自己积极健康努力向上,简直就是……完美。

    但是在被审判的力量彻底影响之后,他却忽然发现,自己的人生真是惨不忍睹啊。

    从幼儿院再到商务公司,从公司又到了被特清部招募……

    自己过去的人生里面,有后悔的地方吗?

    有的,特别多。

    似乎自己每件事都可以做到更好,都可以做的不那么愚蠢,细细的观察自己的每一段人生,都可以发现很多值得自己后悔的事情,甚至让自己羞愧难当,想要杀死这个自己。

    每个人都面临着一个终极诅咒:如果当时没那么做就好了……

    陆辛便是在看着过去的每一个自己。

    看着他们被银色的审判之剑刺穿,看着他们胸口流着血,静静的站在自己面前。

    看着他们一个个的脸上,露出了痛苦或是羞愧的表情。

    看着他们像是一条长龙,从自己最初有记忆开始,一直排到了自己的面前。

    他在这时,只有一种念头,想否决过去的一切。

    巨大的愤怒与羞愧作用之下,他挥舞起了一柄一柄的审判之剑。

    狠狠的插进了每一个自己的身体。

    只有杀死了过去的自己,才能消弥过去犯下的错误。

    一柄一柄的审判之剑,插进了自己的身体,带着对自我的仇恨与否定。

    他在自己的记忆里,展开了一场屠杀。

    杀掉每一个阶段的自己。

    无论是在公司里悄悄玩俄罗斯方块的,还是暗戳戳收红包的。

    在公司里受人欺压的,还是努力在小鹿老师面前演戏的……

    最后,他穿过了一段漫长的空白,那是他的记忆里真正缺失的部分,来到了最初……

    ……孤儿院。

    这里是一切发生的地方,也是如今每个人都背负着痛苦的开始。

    陆辛最恨这里,也最恨这时的自己。

    于是他提着已经杀了很多人的审判之剑,闯进了孤儿院,来到了记忆的尽头。

    或者说,源头。

    他看到了自己的记忆之中,最初的一个人。

    那是一个抱着双腿,躲在了苍白的实验室角落里,静静坐着的小男孩。

    他抬起头来,和一身是血,手里拿着审判之剑的陆辛对视。

    眼睛非常的干净,整个人也显得非常的空洞。

    “这是最初时的自己?”

    “就是这个小怪物,杀掉了孤儿院里的所有人吗?”

    “……”

    这种奇异的感觉,笼罩了陆辛的全身。

    他慢慢的举起了审判之剑,指向了这个坐在角落里的小男孩。

    明明这时杀掉了最初的自己,就可以让自己得到真正的解脱,真正得到放松。

    但是,陆辛又忽然间有了犹豫。

    这是不甘心。

    就是那种在被小鹿老师说破了自己这辈子最大的幻觉,疲惫时产生的不甘心。

    他看着那个小男孩,握着剑的手开始轻轻的颤抖。

    这是自己记忆的源头,也是罪魁祸首,就是他做出了孤儿院的事情,造成了痛苦开端。

    也是从他开始,有了这段槽糕的人生。

    所以,只要解决了他,就一切都解决了。

    自己将会被彻底毁灭,自己曾经犯过的所有错,都将会被抹去。

    从现在开始,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愧疚的自己。

    当陆辛看着那个小男孩的时候,他也慢慢的抬起了头来,静静的看着陆辛。

    周围各种各样的影子出现,带着久远而刺眼的光亮。

    有他被关在巨大而空旷的房间里观察的场景。

    有他被送到了实验台上,一点一点割开的场景。

    也有在各种噪音或是强光的刺激下,观察他情绪变化的场景。

    还有在一个个的手术台旁边走过,听到了无数的哭喊挣扎,却丝毫无动于衷的场景。

    很少有人可以有这样的经历。

    和过去的自己,面对面,目光交融,作为两端,讨论中间的人生。

    他们似乎谁都没有说过话,又似乎已经交换了很多的意见。

    看着那个缩在了墙角的小男孩,陆辛不知道,应该向他挥剑砍死,又或者是……

    ……

    ……

    “绕过他,执行审判!”

    同一时间,外面的执行人已经感觉到了陆辛正在快速的陷入自我封闭。

    也可以感受到,审判的力量已经彻底将这个人淹没,并且从他的内心深处开始了污染。那无数的黑色丝线,正在快速的将陆辛封闭起来,一点一点改变着他的模样与精神辐射。

    甚至他身上的衣服,都即将变成了和自己一样的黑色西装。

    只差一点,便可以形成最终的彻底污染。

    一个执行人的诞生。

    他们不敢催促这种过程,也无力加速,因此,他们便也同一时间,做出了统一的选择。

    如同流水一样涌进了红月亮小学,从陆辛的身边绕了过去,齐唰唰的走进了教学楼中,或是直接穿过了教学楼的墙壁,如同巨大的阴影,从各个方向,聚拢到了办公室周围。

    “该审判了……”

    “许荆,请完成你作为执行人的使命……”

    “……”

    一张张不同的脸,从办公室旁边的墙壁上浮现了出来。

    从玻璃窗的倒影之中反射了出来。

    从小鹿老师的幻觉之中诞生了出来,幽幽的看着八号。

    因为是他接受了小鹿老师的控告,所以,最后的一个关键,便也在他的身上。

    但在无数的目光之中,八号却只是沉默的站着,身体一直在发抖。

    直到完全被执行人包围,他也彻底的失去了所有的选择。

    他的状态,反而稳定了下来,默默的将手里的银色手提箱放在了地上。

    抬头看向了那一张张冷漠的面孔,低声回答道:“我无法执行行刑。”

    “唰!”

    周围无数的面孔,都忽然变得愤怒而阴冷。

    但看着他们,许荆却前所未有的平静,低声道:“因为,我也感觉她没有错。”

    “我不能杀掉一个只是因为自己的善良而愿意背负起罪孽的人。”

    “……”

    “你是午夜法庭的执行人。”

    周围无数张脸,忽然同时开阖,发出了海浪一样的声音:“你需要做的是执行。”

    “你不能违背审判的力量……”

    “……”

    “我是午夜法庭的执行人……”

    许荆慢慢的抬头,看向了这一张张的脸。

    又似乎,看的不仅是这些脸,而是更深处的东西。

    他慢慢道:“但我也是孤儿院长大的人,与她曾经相依为命的人啊……”

    慢慢说着这些话时,他伸手进入了西装内侧,摸出了那柄精致的审判之剑。

    然后他低头看了看,似乎有些不舍。

    但还是轻轻的将这柄剑丢在了地上,然后摸起了旁边的一个花瓶。

    抬头看向了执行人,态度明确。

    此时的他,头发凌乱,皮肤上布满了裂痕,白色衬衫都显得异常的黯淡与皱巴巴的,而且他的形象,像是流氓摸起了板砖一样拎起了花瓶,实在是他这辈子,前所未有的狼狈时刻。

    但他的眼神,却也显得前所未有的明亮。

    ……

    ……

    “当啷……”

    记忆囚笼里,面对着那个面无表情的小男孩,陆辛手里的审判之剑,也掉落在了地上。

    他没有把剑刺向这个缩在了角落里的小男孩。

    而是慢慢的上前,蹲在了他的面前,轻轻的伸出双手,抱住了他。

    怎么能去责怪一个从小就被关在了实验里的小男孩呢?

    哪怕这个小男孩是自己……

    ……

    ……

    “背叛了午夜法庭,便背叛了公平……”

    “你一样需要被审判……”

    似乎有怒气冲击在了这些执行人的心脏里,使得他们的表情都微微扭曲。

    因为他们的出现,而变得微微扭曲的空气波纹,也开始一层一层,不停的掀起高峰。

    一个个的执行人,都绕过了陆辛,走进了红月亮小学。

    三楼的办公室里,八号手里提着花瓶,向着这些执行人表现着自己的凶狠。

    如同一个当初只会告状挨打的小孩子,终于学会了打架。

    小学门口,陆辛则是静静的站在了原地,那一只只不停撑起他皮肤的小手,忽然消失。

    好像记忆里的冲突,终于平息。

    记忆牢笼里,抱住了这个小男孩的他,开始重新审视过去的自己,认真的思索。

    一个一个的他出现在了这个实验室里,有的大些,有的小些,有的身上带着鲜血,有的头发如同鸡窝,脸上带着迷茫,有人手里正拿着一个信封,还下意识的往身后藏,那是陈菁当初给的第一笔报酬,也有人静静的站在了夜色笼罩的窗户前,孤伶伶一个人,看着窗外。

    陆辛的心脏,忽然开始剧烈的颤抖。

    其实,没有任何一个自己是不够努力的。

    他们只是恰好存在于过去,帮且自己熬过了最初最难熬的时光……

    最初的自己,对一切都漠不关心的自己,没有如今自己可以感受到的情绪。

    那么,自己又怎么可以苛责他冷漠的看着这个世界?

    最早进入了公司的自己,因为不想做错什么,所以只能学习别人怎么做。

    自己又怎么可以责怪那时候的他反应太过死板,只知道加班?

    重新见到了小鹿老师时的自己,已经遗忘了过去的事,又怎么可能不笑着和她打招呼?

    不同的时间的自己,塑造了现在的自己……

    ……所以,为什么要否定过去?

    人生是无需后悔的,就像是复杂的数据经过精密的计算也只会有一个结果,把如今的自己投放到了曾经的过去,在当时的具体数据之下,自己做出来的,也是一样的选择。

    感知、情绪、欲望、认识、本能、记忆,才是决定一切的数据。

    自我,在找到精神内核前,只是这些数据里的提线木偶。

    过去所有的自己,都是在这种被裹挟的时光里,帮助此时的自己,找到真正的自我。

    想着这些,陆辛脸上忽然出现了一种释然的感觉。

    不过,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在这记忆囚笼里,当所有的自己都在准备和解时,实验室的角落里,这个被他抱在了怀里的,最初的自己,脸上忽然露出了一点,惊讶而好奇的表情。

    ……

    ……

    “唰!”

    当无数的执行人涌进了红月亮小学,冲向了三楼的办公室时,陆辛忽然醒来。

    他的双眼本来已经被缝上,但在这些执行人有所行动的时候,却强行的睁开了。

    因为太过用力,以至于他的双眼直接被黑色丝线撕裂,形成了血肉模糊的一团。

    但是在那模糊的血肉里面,仍然可以看到,有种奇异的光芒从眼睛里绽放,之前因为知道了小鹿老师的谎言,而变得空荡荡的内心,也在这时生出了一种微妙而奇怪的情绪,刚才在记忆囚笼里的一切,都在他醒来的瞬间变得模糊,唯有一个场景,忽然变得异常清晰。

    那是在自己很小很小的时候,一个来自未来的自己,轻轻抱住了最初自己的场景。

    或许没有人真的在意过自己吧?

    但是,某些时候,自己给自己的拥抱,不也是同样的温暖吗?

    ……

    ……

    “唰唰唰……”

    同一时间,周围自陆辛身边经过的执行人,还有一直在盯着他看的执行人,同时停下了脚步,他们本来以为陆辛即将被彻底的污染,变成他们的一员,却在此时忽然出现了意外。

    污染的过程没有意外,非常顺利。

    就如同给一个人下毒,整个过程都很顺利,眼睁睁看着那人把毒喝了下去。

    但偏偏在这时,他们忽然发现,那人居然没有死……

    陆辛便是如此,明明受到了最强也最彻底的污染,但他反而在此时睁开了眼睛。

    他的眼睛里,居然有了生机。

    “你们……”

    陆辛在这些执行人的视野之中,在被审判的力量淹没之中,慢慢的开口,一点一点挣开了自己嘴唇上的黑色丝线,声音有些含混不清的说着:“你们都想要审判我,指责我?”

    “我不接受……”

    “……”

    所有的执行人,在陆辛的声音响起时,猛得停了下来。

    而在远处的楼顶上,妈妈与妹妹看到了陆辛的样子,也忽然表情变得激动了起来。

    妹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她感觉到了陆辛身体里的变化,下意识变得非常兴奋。

    而妈妈则是眼睛微微发亮,似乎刚刚一直紧紧提了起来的心,终于在这一刻落了下来。

    她甚至眼眶微红,似乎有些感动。

    ……

    ……

    声音出现了些许的迷茫,陆辛的身体微微摇晃着,他像是在做一种不带感情的陈述,但似乎这种平静,本来就已经代表着他对过去自己的理解,以及与自身之间,最大程度的和解:

    “即便我的人生只是从一个误会开始的,那也是我的人生。”

    “或许漏洞百出,但绝不需要别人指手划脚……”

    “你们想在规则之上,居高临下的审判我,那么我想问……”

    “……”

    在他说到了这里的时候,声音忽然从模糊,变得异常的清晰。

    身上的黑色丝线节节挣断,消失的一干二净。

    插在了他身上的审判之剑,也像是被炙烈的高温,倾刻之间融化。

    变成了一滴一滴的火红色汁水,顺着他的身体,慢慢的流到了他的脚下……

    黑色的影子慢慢涌动了起来,像是阴沉的夜色,隐隐还夹杂着兴奋的笑声。

    而陆辛的目光,则轻轻投向了眼前的每一位执行人,声音里慢慢出现了奇异的挑衅:

    “你们有资格吗?”

    “……”

    “哗……”

    同一时间,所有的执行人,同时向后退了一步。

    他们统一动作,抬头看向了陆辛,然后同一时间,抬起了手掌,向着陆辛按去。

    他们不愿接受眼前的一幕,怎么可能有人从审判之中逃脱?

    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有阴暗的秘密,所以每个人都有被审判的理由。

    这就是审判力量的强大之处。

    没有人可以逃脱审判,更不用说是眼前这个人……

    在他们的精神力量作用下,一层层的空气波纹,迅速的笼罩向了陆辛的身上,各种各样的审判力量,再次侵入了陆辛的每一个层面,迅速的挖崛着陆辛内心里的阴暗,加以扭曲。

    但这一次,他们很快便发现了事实与自己想象中不同。

    在他们的精神力量作用下,眼前的画面正在不停的变化,扭曲,跳动。

    像是线条被打乱了重组,一幕幕闪烁不定的幻象出现在了视野之中。

    陆辛任由精神力量作用于他的身上,但他脸上的笑容不变,周围的画面却开始不停闪烁。

    有的画面中,陆辛站在了小学门口挡着他们。

    有的画面中,陆辛的身后,像是出现了一栋怪异的老楼……

    空气似乎沉默了片刻,然后老楼里面有了动静。

    一扇一扇的破碎的窗被推了开来,黑暗的房间里,有一双双的眼睛浮现。

    每一位执行人,在这时都感受到了那老楼内的奇异精神力量,忍不住心脏猛得一颤,像是被一只手提了起来,所有的注意力,都被那窗户内的眼睛吸引了过去,手掌微微发抖。

    然后,他们渐渐看清楚了那老楼内的窗户里,一张张浮现的脸。

    陆辛。

    楼内出现的那些脸,每一张都是陆辛的脸。

    年幼的,或是年长的,冷漠的,或是微笑的,凶狠的,或是温柔的……

    每一张脸都是陆辛,但是身体却是各种各样的。

    有的是生长在了一个蜘蛛的身体上,有的身边缠绕着巨大的章鱼触手。

    有的身体只是一堆缝合在了一起的破碎身体,有的身材瘦高,快要挨着了天花板。

    有的只是一堆破碎的组织,沾在了天花板上,只垂下来了一颗头颅。

    这所有的脸,都在向着那些执行人露出了笑容。

    当站在了楼前的陆辛,带了些懒散的感觉说话时,他们也都跟着开口。

    声音同样整齐划一,只是因为无数个声音重叠在了一起,因此显得让人异常难受:

    “你们所谓的审判,只是把人内心里每一个阴暗的角落挖掘出来,给人定罪……”

    “我选择了用最善良的一面面对这个世界……”

    “但你们却只想质问我……”

    “……”

    他脸上忽然露出了笑容:“那你们想过没有,如果大家都露出了最真实的一面……”

    “受不了的是我,还是这个世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