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七百三十章 他们只是入侵而已(四千字)
    “怪……怪物……”

    “那是,那是真正的怪物……”

    “前所未见的邪恶……”

    当那栋老楼若隐若现的出现在了陆辛的身后,所有的执行人,身体都微微颤抖了起来。

    某种对于邪恶与怪异的直觉,使得他们第一时间发觉了那些陆辛,或者说……那些藏在了楼里的怪物的邪恶,不用怀疑,那就是他们最想审判的东西。

    没有之一,也不存在余地。

    同一时间,妹妹惊吓到了极点,极力的躲在妈妈身后,似乎想让妈妈完全把自己遮住。

    她偷眼看着那些形状不同,表情不同的陆辛,仿佛有了无数可怕回忆。

    即使是妈妈,这时也脸色绷紧,严肃的看着陆辛身后的老楼。

    至于父亲,更是努力的把自己的身体缩小,躲在了陆辛的影子里,一声不吭。

    “哗啦啦……”

    他们忽然向前涌来,同时所有人都将手探向了怀里。

    刚才已经有无数人的审判之剑被陆辛融化,但还是有大量的执行人赶来,他们整齐划一的拿出了自己的剑,然后一个个同时抬头看向了陆辛,无法掩饰眼中的激动与跃跃欲试。

    空中,红月以及那双眼睛,似乎更为明亮了。。

    整座城市,或者说,整个二号卫星城,都被猩红色的光芒沐浴在了里面。

    可以看到,整座二号卫星城,正密密麻麻,数不尽的执行人从四面八方汇聚了过来。

    视角如果再拔高,可以看到,整片荒野上,都是密密麻麻的执行人。

    他们像是一支包围了青港二号卫星城的大军,从这个世界的各个方向,浩浩荡荡涌来。

    无数的审判之剑,被他们握在了手里,银色的剑光,正反射出了妖异的光芒。

    遍目所及,整个世界似乎都在颤抖,无形的波纹震颤不已。

    ……

    ……

    “你们要审判,那我便送给你们审判……”

    “只是审判别人,有时候是需要付出代价的,所以……”

    面对着那几乎无穷无尽,看不见尽头的执行人,老楼前的陆辛,目光只有冷漠。

    如果非要形容,那便是冷漠之中,还隐隐藏着些许的兴奋与期待,以及按捺不住的疯狂,他看着那一群一群的执行人靠近,也看到了他们手里那明亮的审判之剑,然后轻轻抬手。

    “杀光他们……”

    “……”

    在他这句话出口的瞬间,老楼的门忽然猛烈的打开。

    下一刻,老楼出现了剧烈的膨胀,居然像是橡胶一样,明显的被撑大了很多。

    撑大的同时,便显出了某种巨大的压力。

    这种压力凝聚到了极点的时候,门窗里,楼道里,无数个“陆辛”都从里面涌了出来。

    带着各种各样的表情,同时冲向了执行人大军。

    轰隆……

    瞬息之间,两种截然不同的精神力量,便冲撞到了一起。

    噩梦出现在了青港的现实之中。

    迸溅的精神力量乱流,使得此时的青港,几乎成为了烟花遍地,每一个人的耳中,都充斥着怪异的笑声,血肉被撕裂的声音,灵魂被折磨时发出的惨叫,还有幽灵的哭泣声。

    “捂紧耳朵,快,捂紧耳朵……”

    “千万……千万不要向外看……”

    红月亮小学,一楼东侧的房间,老保安正拼命的大叫着,提醒着那些害怕的小孩。

    似乎整个世界都在震颤,仿佛无穷的怪物在地下嘶吼。

    但是这个房间,却始终安稳如一,不曾动过。

    ……

    ……

    “精神宫殿,原来真的是精神宫殿……”

    同一时间,青港城外的老院长,也正因为发现了某种秘密,而显得有些激动。

    他虽然距离陆辛有着几百公里,但他却似乎可以直接看到陆辛。

    陆辛身上发生的一切,都让他感觉到了惊奇。

    颓唐的七号抬头看向了青港,离着这么远,她也可以感受到青港方向精神力量的恐怖。

    但在这时,她几乎失去了询问的能力。

    老院长却很开心的向她解释着,似乎他也需要有人分享自己的激动:

    “试炼成功了……”

    “他找到了自己想做的事,也肯定了自己作为人的身份……”

    “而试炼的成功,则必然引出了他身上的那个秘密,那个让他变成人的秘密……”

    “正因为这个秘密,我的实验才得以进行了下去……”

    “……”

    他仿佛在演讲一般,张开了双手,兴奋的向七号说着:

    “那栋老楼,我很早之前就已经发现,但我一直不敢进入其中。”

    “因为,我不知道它的性质,又遵循什么逻辑。”

    “我知道他肯定和九号身上发生的那场怪异有关,但我却不知道具体的关系是什么。”

    “现在我才明白,原来是精神宫殿……”

    “呵呵……”

    他开心的笑了起来,像是发现了糖果的小孩子:“谁能想到呢?”

    “精神宫殿,是只有第五个台阶上的幻想国王才能有的东西。”

    “那代表着他的内心,代表着稳定的精神框架。”

    “精神宫殿以人的内核为支撑,包含了人所有的善念与恶念,随意的释放与关押、囚禁。”

    “我很早就很好奇,究竟是什么人,用了什么样的方法,让当年的他保持了稳定,明明背负着这么可怕的东西,明明承受着这么大的压力,但却一直在外人面前表现的如此稳定。”

    “现在我还是不知道是谁策划了这一切,但我已经明白了他的方法。”

    “原来在那时,便有人为他建造了精神宫殿。”

    “太神奇了,这是一个很早就出现在了现实,几乎与现实完美契合的精神宫殿。”

    “……”

    “然后呢?”

    在老院长欣慰的笑声里,七号无力的开口:“连这种可怕的东西,你都要掌握在手里?”

    “可怕?”

    老院长转头看向了七号,笑道:“这是真相啊……”

    “真相并不可怕,未知才可怕……”

    “而且,我并不贪图这个秘密,我只感觉欣慰,总要有这样的潜力,才有可能面对未知啊,也只有这样的实验体,才有可能让我们真正的成功,去对抗即将到来的东西吧……”

    “……”

    “原来,执行人也会害怕……”

    红月亮小学门前,陆辛清晰的把握住了自己的人生,也第一次释放了自己的恶意。

    ‘毕竟这些执行人,最讨厌的就是这些恶意不是吗?

    不过从结果来看,他们一开始看到了自己的恶意时,兴奋而激动。

    但是,当他们真正的接触到了自己的恶意时,表现却似乎与想象中还有一些差距……

    他们有的,在接触到自己恶意的第一时间,便溃散了。

    有的,则是逐渐露出了惊恐的表情。

    有的,已经跪倒在了地上……

    审判的力量,在真正的恶意面前,根本毫无作用。

    就像人永远审判不了野兽。

    而午夜法庭的污染逻辑链,归根结底,也只有两种。

    一种是通过别人内心的自责,让人引发愧疚,被动的受到污染。

    一种,便是通过强大的精神力量,强行污染。

    如今,头一种污染逻辑,已经在自己与过去和解的时候,彻底的对自己无效了。

    原因很简单。

    承认自己内心里有着一些恶意,这没什么。

    能够关住自身恶意,不去伤害别人的,才更伟大不是么?

    当然了,恶意有时候也需要放出来放放风的,不然他们还真以为自己不懂得怎么作恶。

    ……

    ……

    “呼……”

    想着这个问题时,陆辛看向了远处,那一片片执行人的尽头,比尽头更远的地方。

    他对这些执行人兴趣不大,现在,他更想知道,执剑人在哪里。

    “执行人是杀不完的……”

    一个声音轻轻的响了起来,是妈妈,她轻盈的来到了陆辛的身边,慢慢道:

    “而且最危险的也不是他。”

    “……”

    说着话时,她抬头看向了天空中的那双眼睛。

    在老楼出现之后,天上那双眼睛,已经距离青港越来越近了。

    乍一看去,那双眼睛似乎已经紧贴着青港。

    更准确的形容,那双眼睛是聚焦到了老楼身上,正将老楼的影子倒映了进去。

    一点一点,不放过丝毫细节的倒映进去。

    那双眼睛之后,已隐隐露出了其他的器官,比如鼻梁,比如嘴巴。

    而在这些器官出现之后,便也隐隐勾勒出了一个人的模样。

    陆辛。

    那张脸,居然也隐隐是陆辛的模样。

    “是黑皇后。”

    妈妈轻声解释:“她在试图盗取你的秘密。”

    “我早就应该猜到,当你的秘密开始浮出水面,第一个忍不住的就是她。”

    “她应该是在从天国计划正式开始推进的时候,就已经在布局了。”

    “她将镜子放在了青港的天空之上,一直盯着你。”

    “你每一次施展能力,她就偷走你的一部分秘密,如今,终于到了最关键的时候。”

    “她应该很开心吧,如果你彻底的释放了你的力量,她会盗走所有秘密。”

    “但如果你不尽全力释放,那么,你还是保护不了那个断腿的小女孩不受审判……”

    “所以,你怎么做呢?”

    “……”

    在妈妈说着这些话时,她轻轻的伸手,握住了陆辛的手掌。

    这一刻,陆辛的视野,也随之变化。

    旋即他就看到了更多的东西,他看到了天上的那双眼睛,或者说,那一面镜子。

    镜子里面,倒映出了自己的脸。

    但又不是真正的自己的面容,而是某种精神力量的投射。

    细节越多,精神力量的投射越清楚,自己精神层面的某些变化,也就被对方所掌握。

    看向了那面镜子,尤其是镜子里的眼睛,他脸上也渐渐露出了阴冷的笑容。

    “嗡……”

    同一时间,镜子察觉到了陆辛的目光。

    之前与陆辛的目光接触,它便会在第一时间,隐去形迹。

    就像是一个偷偷摸摸观察着别人的家伙,在对方发觉时,便立刻挪开了目光。

    但这一次,兴许是感觉已经到了关键时候,它居然没有躲闪,而是镜面忽然闪烁起了波纹,然后那张镜子里,自己的脸,或者说,与自己很相似的那张脸,慢慢张开了嘴巴……

    哗啦啦……

    下一刻,忽然有一只身形臃肿的精神怪物,从它嘴里钻了出来。

    像是一个小巨人,重重的落在了地上,落在了青港的高墙外面,幽幽看向了高墙。

    这只是第一只,紧跟着,便是数不清的精神怪物,从那张嘴巴里掉落了下来。

    一只接着一只,数不清有多少数量……

    如同一只数量无穷的精神怪物大军,包围住了青港各个城,并瞬间发起了猛烈进攻。

    与此同时,已经涌进了青港城里,甚至在无数个拥有恶念的“自己”的撕扯下,露出了越来越多的恐惧情绪的执行人中,也渐渐有扭曲的精神乱流出现,绝望引动了某些变化。

    青港城外的荒野上,已隐隐出现了一个高大的影子,像是戴了盔甲的雕像,双手拄着巨剑。盔甲下面的眼睛,正缓缓的睁开,灰色的眸子里,绽放出了足以看透人心的光芒。

    “呜呜呜……”

    另外一边,荒野上的小路之中,足有七支骑士团从各个方向袭来。

    他们每一个人都骑着一辆经过了改装的越野摩托,身上穿着一种常年流浪在荒野上的人才会穿的肮脏皮夹克,可以看到夹克的后面,有着已经被灰尘淹没了一半的黑桃图样。

    他们没敢靠近青港城,这片精神绞肉机一样的战场,而是远远的停下。

    “调查计划正式启动……”

    经过了短暂的无电线交流,然后他们便统一按下了摩托车前面的一个小小银匣子。

    “嗤啦……”

    随着匣子之中,光芒四散,一条条黑色的锁链,凭空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哗啦啦……

    这些黑色的锁链如一条条巨蟒,忽然穿透了虚空,如穿透层层玻璃墙。

    直接出现在了青港各个卫星城内,向着那些正努力维持秩序的能力者缠去。

    ……

    ……

    感受着四面八方传来的压力,陆辛也出现了片刻的沉默。

    然后他轻轻摇了摇头,道:“这不是什么审判……”

    “这只是入侵而已。”

    “面对这样的精神怪物入侵,我不需要思考究竟该怎么做……”

    “杀光他们,就可以了,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