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七百三十五章 执剑人,算什么东西?
    无论是入侵也好,还是审判力量的波及也好,二号卫星城内的污染已经截断。

    而在青港其他地方,娃娃将那一只只冲到了青港高墙城周围的精神怪物给挡在了外面。

    除非黑皇后亲自过来,否则不可能打破此时的娃娃给青港设下的屏障。

    而在其他地方,那些不明来历的能力者,也已经与各个方向赶来的支援力量撞在了一起。

    所以,归根结底,污染的重点只有一个。

    世界级S级特殊污染——午夜法庭。

    陆辛踩足了油门,卡车发挥出了它当初被打造出来时所要求的超性能,一口气向着二号卫星城的钢铁吊桥驶了过去,然后吊桥及时放下,陆辛一口气冲出了二号卫星城……

    “呼喇喇……”

    在城外,陆辛又看到了那一个一个,密密麻麻的执行人。

    他没有犹豫,只是狠狠一踩油门,卡车顿时咆哮着从人群之中冲了过去。

    以最大的马力与坚决的态度,冲向了执行人中的那具雕像。

    喀喀喀……

    那是车轮碾碎了无数骨头的声音。。

    真的奇怪,这些人连心脏都没有,但却可以被车轮碾碎骨头?

    还是说,这种声音只是自己的幻想?

    无所谓了,反正自己很喜欢。

    陆辛脸上甚至忍不住露出了兴奋的表情,油门狠狠踩了下去,握着方向盘的手,像是在握着多管转轮枪的把手,车轮带起了一串飞扬的沙土,冲向了执剑人投在了现实中的投影。

    “哗啦啦……”

    迎着向前冲过去的卡车,无数的执行人同时转头看了过来。

    那异常统一的动作,看起来像是一群机器,带着种生硬而死板的恐惧感。

    他们完全不畏惧带着巨大动能的卡车,以及卡车上面的陆辛,纷纷向着中间聚拢。

    仿佛以自己的血肉之躯迎向了卡车,然后抓向了陆辛的身体。

    “唰唰唰……”

    同一时间,荒野之上,无数不知是真实还是虚幻的绞刑架,垂落了大量的绳索。

    这些绳索像是毒蛇一样,不停的垂落,向着卡车里的陆辛脖子上缠了过来,给人的感觉,便像是进入了一个茂密的森林,树梢叶间,全都是阴冷的毒蛇,一直往人的脖子上钻。

    “帮忙……”

    但迎着这无法形容的危险,陆辛一点也不担心,只是低声说着。

    于是,妈妈露出了微笑,从自己精致的小挎包里,掏出了她那柄闪亮的剪刀。

    “喀嚓喀嚓……”

    清脆的剪刀闭合声不停的响起,两侧所有的绞刑架上垂落的绳索都瞬间被剪断。

    甚至可以看到掉落在地上的一截正不停的扭曲着。

    “呵呵呵呵……”

    父亲的冷笑声则在卡车之上响起,旋即黑色的影子慢慢向外卷了出去。

    每一个执行人被黑色的影子覆盖之时,都像是掉进了黑色的湖面一样消失不见。

    过了一定的时间,他们又在影子里出现,但似乎已经变了一个人。

    不再像是执行人,而像是……

    ……厨师?

    给人的感觉,就是黑色的影子漫过之处,所有的执行人都在进行变装。

    本来是穿着黑色西装,打着领带,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的办公室白领,却在父亲的黑色影子吞没之后,迅速的变成了穿着透明雨衣,手里拿着剁骨刀,嗷嗷叫着向前冲了出去。

    午夜法庭,同样有恐惧的力量加持,这是扩展影响的必要元素。

    但在这种情况下,则给了父亲趁机凝聚力量的机会。

    这种污染与吞噬的过程,看起来,简直像是一只……隶属于餐饮界的屠夫军团。

    因为这一幕实在太过具有冲击力,陆辛都不由得抬头看了父亲一眼。

    两个感悟:

    一是在终极力量的对抗之下,这些普通的精神体,只有污染与被污染的选择。

    二是当初自己实在不该给父亲买这件雨衣的,虽然很符合他的气质……

    ……

    ……

    “该见见真章了……”

    在父亲与妈妈的帮助下,陆辛几乎丝毫不受影响,甚至还一路积聚着力量向前冲来。

    卡车成为了行驶在执行人之间的绞肉机。

    眼前,那具站在了荒野之上,巨大的身形几乎让人喘不过气来的执剑人雕塑越来越近。

    陆辛内心里的冲动,也开始像是野火一样,不停的烧了起来……

    执剑人。

    十三种终极之一,代表着审判的力量。

    如今面对着它的投影,甚至可以说,已经接近真实的投影。

    这当然是可怕的。

    某种程度上,这与面对真正的执剑人,又有什么分别?

    哪怕刚刚自己已经解决了很多执行人,也被他们的审判之剑刺穿过身体。

    但无疑,被执剑人的审判之剑亲自刺穿,滋味是不一样的。

    只是,自己同样也是找到了精神内核,前不久还刚刚领了大学毕业证的人……

    ……怕他个鸟。

    ……老子天下无敌。

    抱着这种想法,陆辛眼见得距离执剑人的影子越来越近,便猛得握住了妹妹的手。

    迅速而灵活的从车窗里翻了出去,与父亲站在了一起,没有他把握的方向盘,却仍然稳稳的对准了前方,油门更是在没有人踩着的情况下,仍然压到了最低,不停的施加着动力。

    “你就是执剑人?”

    陆辛在不足百米的距离下看到了执剑人。

    那高大的身躯,厚重的头盔,缠绕着恐怖精神力量的躯体,以及横亘在了半空之中,像是一道巨大桥梁的审判之剑,无一不给人强大的压迫力。

    但是陆辛面对着这巨大的身躯,却是微微咬紧了牙关。

    忽然之间,身边的影子开始暴涨,仿佛形成了夜色,覆盖了整片荒野。

    陆辛与执剑人巨大的身躯相比,渺小的如同蚂蚁。

    “我不喜欢你站的那么高跟我说话!”

    陆辛的声音,忽然沉沉出口,然后他猛得向前伸出了右手。

    “呼喇”一声。

    他的右手瞬间变成了苍白的颜色。

    而且可以明显看到苍白的右手中间,有着一颗黑色的钉子,贯穿了掌心。

    随着陆辛向前伸出了手的动作,空气里一层层的波纹散开,仿佛中间隔了无数的玻璃墙。

    陆辛的手掌,则忽然穿过了这一层层玻璃墙,抓到了执剑人面前。

    苍白之手。

    青港对这种能力进行过检测,确定了他的能力。

    而且,青港的白教授对这只手的能力进行分析,认为是“偷窃”的能力。

    但陆辛却从妈妈这里,得到了不一样的答案。

    偷窃只是一部分,但偷窃的力量,无法在精神力量之中占据十三终极之一的席位。

    苍白之手真正代表的,是占有。

    合法的占有,以及不合法的占有。

    尤其是当陆辛体内的黑色粒子开始涌动时,这种占有的力量,更是发挥到了极致。

    轰隆隆……

    在苍白之手伸出之时,巨大的执剑雕像,正缓缓的挥起了他手里锈迹斑斑的审判之剑。

    挟着足以将地面吹出一道深壑的力量砸了下来。

    在这柄锈剑之下,所有的生物,精神层面都会诞生出一种底气不足的感觉。

    体内各个层面涌动着的愧疚之意,让自己甚至忘了躲避。

    简单来说,就跟街道上掏人钱包的忽然摸到了冰冷的铐子。

    一抬头,就看到和蔼的警察叔叔在向自己微笑的感觉。

    ……但那是对其他人。

    陆辛此时不同,刚刚与自己完成了和解的他,又一次的信心满满了。

    你们凭什么审判我?

    我七点半起床,八点半之前到公司,认真负责不玩游戏也不惦记公司里的姑娘……

    ……我有什么可值得审判的?

    所以,站在了卡车车顶上的他,几乎是不躲不闪的姿态,硬碰硬的伸向了手。

    “嗤啦”。

    巨大的审判之剑穿过了陆辛的心脏。

    很难想象,那么宽大的剑穿过小小心脏的画面。

    因为那巨大的锈剑,看起来可以直接将陆辛的身体剖成两半。

    但陆辛硬是任由那巨大的审判之剑,贯穿了自己的心脏,脸色甚至都没有变一分。

    与此同时,他的右掌已经诡异的抓在了执剑人的喉咙位置。

    然后根本不给他反应的时间,便已狠狠的向下拉扯了下来。

    苍白之手接触什么,便占有什么。

    一旦抓住了执剑人的喉咙,便不给他半点挣脱的机会。

    同一时间,父亲呵呵冷笑,身躯在黑色的影子里浮现,足有十几米高。

    挟着巨大的恐惧力量,猛得向前冲撞了出去,直直的撞在了执剑人的双腿之上。

    哗啦……

    执剑人的身子,瞬间出现了细密的电流不稳定感。

    旋即,他如此庞大的身躯,居然也一个踉跄,重重的向前跌了出来。

    巨大的灰尘向天上扬起,几乎遮住了红月与空中的两只眼睛。

    散乱的精神力量冲击,一下子向外扩散了出去。

    周围几十米内的执行人全都冲击成了散乱的精神力量。

    向前冲出的卡车,一头撞在了巨大的精神力量上面,整个倒翻了出来。

    陆辛在这巨大的冲击力之中,借着贯穿自己心脏的审判之剑,狠狠向前看去。

    执剑人已经倒下,所以他的目光与陆辛平视。

    扑通!扑通!

    他的心脏在剧烈的跳动,因为被审判之剑贯穿,每跳动一下,都涌出大量血液。

    ……

    ……

    “看到了吗?”

    迎着执剑人死灰色的眼睛,陆辛咬紧了牙关,忍受着心脏被贯穿的痛苦大喝:

    “哪怕被你的剑刺穿,我的心脏仍然在跳动着。”

    “所以……”

    “你算个什么东西?”